消失故事

yyedt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東遊記討論-第1041章 詭異的小村看書-jphmn

yyedt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東遊記討論-第1041章 詭異的小村看書-jphmn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何况太元子军师已经有了对付云中子的办法!”
“哦?”
“是吗”
韩湘子则是诡异一笑,他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太元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但他有理由相信,云中子是绝对不可能被这太元子算计的。
在韩湘子等人的眼中,云中子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也是他们目前是为崇拜的人,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不敌魔族这些下三滥的人?
“那么你现在知道云中子在何方吗?”韩湘子诡笑过后,又装作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其实他现在也迫切的想知道云中子在哪里,因为前几日云中子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任何的音讯,如今还真有些担心他。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韩湘子也已经隐隐猜到,对方极有可能是去了云浮山,否则这名魔将不会无缘无故的说云中子和妖圣搅和在一起。
但正是因为云中子与妖圣搅和在一起,才更让韩湘子担忧不已,因为此前他已经隐隐有听说过,似乎云中子和妖圣早年还曾有一段过节,否则也不会把天怒神剑传给林贞,并打算把林贞培养成自己的弟子,以便将来能够与妖圣的女儿一决高下。
此前韩湘子也曾见过妖圣,并且私心感觉妖圣人品不差,性格更是极具亲和力,再者说了,妖圣又是赵东来的朋友,所以他不希望妖圣和云中子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然就真的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我怎么知道他在何方?”
魔将生气的朝着韩湘子番了个白眼,呵斥道:“我要是知道他在何方,又何必在这里瞎转悠?”
“哦……”
如此一来,韩湘子也就明白了,这些魔将应该都是那个叫太元子的用播出来寻找云中子的眼线,不过这些眼线的水平一般,根本没有能力跟踪云中子,所以只能像个无头苍蝇在岭南的群山之中瞎转悠。
既然是这样,那说明如今云中子还是安全的,而妖圣那边可能就相对不是特别安全了,毕竟方才那魔将也说了,大巫祝和太元子已经准围攻云浮山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问这么多干嘛?”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与上古魔族作对,现在整个南疆和岭南都是魔族的天下,你们若是想反抗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死路一条?”
蓝采和不以为在的耸了耸肩,反讽道:“是送你去死才对。”
“看我烈火诀!”
言罢,蓝采合右手平平往前一推,顿时一股强大的烈火自手掌心中迸发了出来,笔直朝着那名魔将狂轰而去。
这烈火出来得极快,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魔将的面前,可以说是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名魔将倒也有些战斗经验,并没有因为对方的速度快疾绝伦而被吓破胆。
当感应到对方进行攻击之时,他已经疾速的身形一恍,以流光般的速度避开了这一股强大的烈火。
随即又往前一跃,手中大刀隔空朝着蓝采合狂砍而去,出手也是极为灵敏,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大刀一出,顿时漫天的魔气朝着蓝采合狂袭而去,那暗灰色的魔气十分凌厉,看起来几乎要将蓝采和整个人都给吞噬一般。
若放在平时,可能韩湘子与林贞二人还会有些担忧蓝采和的安危,但这一次二人却是丝毫也不担忧,因为这些魔气根本近不得蓝采和的身。
果然,当那些魔气靠近蓝采和之后,却莫名其妙的弱了五分不止,而且其余的魔气也自主的往后退却,根本不敢接近蓝采和的本体。
那隔空一刀没有了魔气的加持,自然力量也就弱了很多。
“找死。”
蓝采和嘴角一扬,露出一个冷漠的笑容,右手再度往前连拍两下,顿时两道烈火自他的掌心迸发出来,一上一下直接朝着魔将的身体轰了过去。
这一次他出手的速度更快,而且力量也更足,最重要的是,这两股烈火的攻击范围也已经大大的增加了。”
“额啊……”
但听一声惨叫传来,那名魔将已然被烈火击中,当场呈自由落体运动往地面跌去,双腿已经被烧焦,但上半身看起来还算健全,这场景确实也是颇有些凄凉。”
“跟我斗?”
蓝采和得意的笑了笑,飞身一跃落到那魔将身边,以睥睨的眼神扫视了对方一眼,眼神里满是不屑一顾的意味。
不过此刻蓝采和的内心其实是充满了成就感的,当然也还有一种报仇的爽感,毕竟当初宗门被灭,这也算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了。
如今这名魔将,将他是他杀的第一个仇人,这是一个极好的开端,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的。
“你……你这是什么火,为什么能把我的腿给烧掉?”
那名魔将一时半会虽然还死不了,但是身体却也是极为痛苦的,在一旁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在他的世界观里,寻常的凡火是烧不死他的,因为魔界的每一个魔名天生都具备抗火的能力。
然而今天这个看起来像凡人的男子,却能轻易的将他双腿给烧掉,这确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是三昧真火,怎么样?”
“味道不好受吧?”
蓝采和洒然一笑,心中却是开心极了,同时对于云中子的敬仰之情又多了几分。
虽然云中子不是他的师傅,但说到底云中子也是他的授业之人,这一点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
“你一个人凡人怎么会三昧真火?”
“另外为什么我的魔气无法接近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名魔将直到此刻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魔气靠近他之后,立即就会自动的散开,导致自己的力量受到极大的阻碍,所以才会一招就被对方给击败的。
否则以这魔将的修为,也确实不可能这么轻易输给蓝采和,因为魔将的修为也已经超过了两千年,与蓝采和其实是在伯仲之间。
要是真刀真枪打起来的话,蓝采和未必是魔将的对手,而且很大概率会输掉。
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天仙金莲专克魔气,所以别说此人有两千年功力,就算有三千年功力,也未必打得过身怀天仙金莲的蓝采和。
“因为我有天仙金莲啊。”
蓝采和咧嘴笑了笑,质问道:“少废话,我且问你,云浮山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为何要围攻妖圣,是不是与赵东来有关系?”
“我不知道……”那名魔将咬了咬牙,忍住双腿被烧断的剧痛,硬是不回答对方的问题。
那模样看起来倒也确实是挺坚强的。
其实魔族的这些魔族,每一个都是十分忠通之辈,哪怕身死道消,也绝对不会出卖魔君,单就这一点来说,无论是天界还是妖界,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不说?”
“那我就用天仙金莲将你身上的魔气慢慢的侵蚀掉,使你在精气神流失之中慢慢的享受死亡的滋味!”
言罢,蓝采和缓缓掏出那块天仙金莲的根茎,双眼之中充满了戏虐的味道。
“我死也不会说的。”
那魔将当场大吼一声,双手平平朝着自己的额头一拍,力量所及之处,当场将自己的脑袋给拍成了粉碎,自然也就一命呜呼了。
“这……”
估计没有料到对方会如此烈性吧,所以看到魔将把自己拍死的刹那,包括蓝采和在内的三人全部都不免怔了一怔。
好一会儿之后,韩湘子这才深呼吸一口气,提醒道:“罢了,看来这些魔将全部都是不怕死之辈,以后咱们遇到魔将的时候,都得小心一点才是,否则很容易就被对方同归于尽。”
“是啊。”
林贞也有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想不到这些魔将居然如此忠于魔君,这一点倒是比当朝的那些乱臣贼子强多了。”
“若非双方处于一个敌对的状态,我还真不想杀死这名魔将呢……”
“哼。”
蓝采和却是厥了厥嘴,怒声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魔将的,他们在南疆到处烧杀,害死了那么多的无辜百姓。”
“湘子,林贞,你们可不要被他们表面的忠勇所欺骗了,要知道他们的忠勇以建立在凡间这些百姓的死亡之上,你认为这样的忠勇值得提倡吗?”
“这……倒也是……”
林贞尴尬的笑了笑,心知自己方才确实是有些妇人之仁了。
当下不无歉意的说:“采合,对不起啊,刚才我也是一时糊涂,差点被表相迷惑了。”
“不过你放心,以后遇到魔将,我肯定不会心慈手软。”
“但是目前咱们需要考虑的还是师傅云中子的去向,以及东来的安危。”
“没错!”
韩湘子这时也冷静的点点头,分析道:“方才那名魔将也说了,东来如今已经进入了幽冥之渊,虽然我不知道他进入幽冥之渊是为了什么,但我相信以他的聪慧,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进入幽冥之渊,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相传幽冥之渊是被结界封印住的,寻常人根本进不去,既然东来可以进入,那说明肯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
“如今云中子前辈也出现了云浮山,我猜他极有可能也是想助东来一臂之力,而大巫祝等人准备围攻云浮山,更有可能是想在云浮山中截杀东来。”
“从现在的局面来看,东来应该是已经把东华上仙从魔族大营中救了出来,并且将东华上仙藏在了云浮山的须弥幻境之中,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大巫祝等人才会如此恼羞成怒的想要围攻妖圣!”
“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赶紧赶到云浮山去,助云中子前辈和妖圣前辈一臂之力。”
“不行!”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林贞当场便摆了摆手,制止道:“目前云浮山太危险了,而咱们三人的法力又不够精深,就算去了云浮山,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到时候非但不能帮助师傅对付那些魔将,说不定还会拖累师傅。”
“再者说了,如果连师傅和妖圣前辈联手都不敌太元子和大巫祝那些魔将的话,那咱们三人就算云了,又该如何扭转局面呢?”
“至少在我看来目前是没有办扭转这种局面的。”
“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赶紧返回荷花村去,在荔枝山中等师傅的消息。”
“如果师傅真的需要帮手的话,他肯定会回来找咱们的!”
“这……”
原本韩湘子是坚决要去云浮山中帮助云中子和妖圣的,但是听林贞这么一说,似乎也非常有道理,再加上他也知道自己的修为确实一般,能不能帮上云中子还真不好说。
所以一时间不免有些犹豫了起来。
韩湘子这个人虽然比较冲动,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极聪明的人,所以在关键的时刻,他还是可以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知道被别人带着节奏走,这一点比寻常人强多了。
但蓝采和就不同了。
他可没有林贞和韩湘子这么多的顾虑,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今有妖圣和云中子在,他如果前往云浮山的话,那肯定可以杀死很多魔将,说不定还有机会亲眼见到云中子杀死大巫祝和太元子。
这两人是他们宗门被灭的罪魁祸首,哪怕不能亲手杀了他们,但只要能亲眼看到他们被杀死,同样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所以听完林贞的话之后,蓝采和当场便反驳道:“林贞,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
“咱们修行之人怎么能怕死呢?”
“万一你们的好朋友赵东来真的被围攻,咱们三人赶过去的话,多少还能出一份力。”
“如今南疆是魔族的天下,就凭云中子前辈和妖圣等人,就算修为再高,也是势单力薄啊。”
“咱们三人虽然修为不济,但也不至于拖后腿,所以我建议马上赶到云浮山去,和那些魔将一决生死。”
“而且……”
说到这里蓝采和又神色一正,一字一顿的说:“我不管你们怎么决定,反正我这次是去定了,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我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有机会报仇血恨了。”
“所以就算你们不同意,我一个人也要前往云浮山去给宗门报仇……”
“罢了。”
见蓝采和表现的如此执着,再加上林贞也知道他身怀大仇,如果不让他去的话,就算强行将他带回荔枝山去,恐怕也不能安心的修行。
当下只好无可奈何的说:“既然你去意已决,那我们又能说什么呢,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咱们现在就出发吧,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云浮山!”
“太好了。”
见自己的两个队友都妥协了,蓝采和自然心中也是欣喜万分。
当下三人迈开步子朝着云浮山的方向走去。
然而仅仅只是走了不出半里路的距离,鼻息间却隐隐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传来。
三人均是修行之人,自然神识比寻常人要敏锐得多,闻到这气息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当下三人停下了脚步,朝着四下打量起来。
“怎么回事?”
“怎么这里会有如此浓郁的血腥气?”
“是不是这里刚发生过血案?”韩湘子当场眉头一皱,站在原地嘀咕了起来,神情看着十分凝重。
“应该是在左侧的山林之中,血腥之气是从那边传来的。”
蓝采和则是第一时间用神识四下打量了一番,并且还使出了道门的引灵诀法,从而轻易的捕捉到了气息的来源。
“咱们去看看。”
三人相视一眼,并并朝着左侧的树林之中飞奔而去。
等到三人越过树林之后,前方一个不大不小的村落浮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多户人家的村落,村子并不算很大,但看起来却是错落有致,而且规划得也相当不错,每一栋屋子之间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小路看起来也十分的干净。
这是一个充满古香古色的岭南小村。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这个小村落里却充满了血腥之气,而且整个村子死一般的寂静,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生机。
甚至就连鸟兽虫鸣之声也没有传来,端的是怪异无比。
“这村子怎么了?”
“怎么感觉连一个活人也没有看到?”站在树林边缘的小山坡上,韩湘子朝着小村子里眺望,眼神里满是疑惑和担忧。
“有可能是遭遇到了魔族的袭击,我在这里感应到了一丝丝魔气的村在。”
蓝采和边说边身形一跃,化作一道残影朝着村落里飘飞而去。
林贞见状则是疾速的跟在他的身后,二人一前一后朝着村里奔去,韩湘子自然也是不敢怠慢,连忙追着二人的身影飞去。
待到三人飞落在村子的正中心时,顿时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坏了。
在村子的正中心,此时正有一群身着粗布麻衣的百姓倒在地上,有一些人的身上还有血迹,但大多数人看起来似乎都体态正常,而且还有呼吸,倒像是晕厥了过去一般。
只是这些百姓的身上,无一例外的都有魔气萦绕,看起来诡异非常。
“他们……”
“都感染了魔气吗?”
林贞仅只是扫视了眼前倒在地上七零八落的百姓一眼,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暗叹这回可是遇到真正棘手的事情了。
虽然他们早就已经听云中子等人说过,一旦被魔气入侵,那么只有三日的机会可以得到根治,若是超过三日的时间,那么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是无回天之力。
而且就算是三日之内,也必须得有天仙金莲的根茎泡水,才有可能把这些魔气给净化完成,否则就算在三日之内看到了这些被魔气入侵的百姓,也是无能为力。
如今眼前躺着的大约有七八十名百姓,而且年纪有大有小,大的看起来似乎头发都已经白了,脸上满是皱纹,估计至少也有七八十岁,而年纪小一点的,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这些男女老少一个个躺在村中心的青石板道路上,看起来很是可怜。
“应该是。”
韩湘子缓缓蹲在地上,用手探了探身前那位晕厥在地的百姓的鼻子,瞬间感觉到对方似乎还有鼻息存在,只是气息也相对比较弱。
另外手指所及之处,还有一股魔气朝着他的手指往手少阳三焦经脉中窜出,速度相当之快。
好在韩湘子也有天仙金莲护体,所以那股魔气仅只是在他的手臂上停留了片刻,就被天仙金莲的灵气给化解得无影无形了。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忍不住快速的将手给收了回来,脸上浮现出惊诧之情。
“怎么样?”
林贞见状连忙走上前去,急切的询问。
“所有人都被魔气侵袭了,但目前还不知道他们这种状态维持了多久……”
“若是没有超过三日的话,咱们用天仙金莲的根茎,泡以山泉水,应该还能净化这些魔气。”
“若是超过了三日,那可就麻烦了……”
说话的同时,他又抬眼打量了林贞一眼,眼神是满是无奈的神情。
“那咱们就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林贞相对反倒是豁达一点,当下耸了耸肩,吩咐道:“蓝采和,你马上去村外的树林里找找,看没有清澈的一点的山泉水,必须要没有杂质的水,太浑浊的水不行。”
“找到后立即乘一大桶回来,准许给这些乡民解毒。”
“明白。”
蓝采和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当下不敢有所耽搁,在旁边的屋子里找了一个水桶之后,立即朝着村外奔去。
“湘子,咱俩把这些村民都挪到屋子里去吧,一会儿方便统一喂服解药。”
“行。”
韩湘子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当林贞说完以后,他马上就开始行动了,动作确实是十分敏捷。
二人都是修行之人,所以联手之下倒也没有费太多的力气,便把这些村民给挪到了旁边的屋子里。
待到所有人都安顿好了之后,韩湘子又吩咐林贞看护好这些百姓,他则独自一人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魔族的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