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s8sji优美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ptt-2363-搞定了讀書-cd5no

s8sji优美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ptt-2363-搞定了讀書-cd5no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一波波俘虏陆续的被带回来。
姬贼心里高兴,脸上却是一脸的淡定。
大家远远瞧见了都挑大拇哥,呵,到底是陛下,这也太淡定了一点。
转念一想,就列山面对陛下这个表现,实在是算不上对手,淡定也是情有可原的。
陆续的族人回来上报功绩。
其中,黎娅乱战中格杀了阿上,飞鸟乱战中生擒了阿顺,泰和狩带回来了胸口中招的羲和,应龙带回了垂死的夸父,九个大王,每个都带回来了不下两千的俘虏。
一时间,整个连峰郡内,全都是相互恭喜的声音。
阿晃空着手回来的,大家瞧见了都还很惊讶,问阿晃怎么没有抓到人。
不说是列山本人了,你就是随便抓回来一个也行啊,祝融,望舒,赤松,共工他们。
阿晃没好意思说自己迷路了,就吭哧一声拿搪塞族人的话来搪塞兽血黎娅他们。
大家纷纷摇头,直说可惜。
可惜让列山跑了。
姬贼开始很淡定,因为他在两道内关安排了黑水郡援兵来着。
可日头接进了中午,姬贼淡定不下来了。
虽然表面上不见慌乱,但暗地里,姬贼吩咐胖鸟去看情况,怎么还没有消息送回来。
胖鸟去得快回来的也快,提前就有暗卫打听了内关的消息,回来告诉胖鸟。
胖鸟心惊不已,带着消息,颤巍巍的去见姬贼。
当姬贼听说了并不见有黑水郡援兵的消息时,脸色都变了。
按着约定好的时间算,昨天阿石熊山就应该是带着援兵到了,他们人在哪?
姬贼的脸色阴晴不定,胖鸟吓得不敢吭声。
到最后,姬贼方才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来笑容来:“算了,跑了就跑了吧,现在,开始庆功宴。”
姬贼这一说,胖鸟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庆功宴上,大家都知道没有抓住列山的事情,也都很有眼色的没有提这件事情。
唯独小姬焕几次看姬贼,表情很古怪,那样子,就好像是再问姬贼为什么没有抓住列山。
好在小姬焕忍住了,就眼巴前这一场大胜,还想什么呢?
都已经是抓住了阿顺羲和夸父这三位,杀了阿上,这已经是让列山元气大伤了,至于抓不抓的到列山,已经不重要了。
庆功宴上,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同一时间,在坂泉郡,却凄惨一片。
列山大败归来,好容易安顿下来,整个郡城内,到处都是族人寻子觅爷,哭兄悲弟的声音,列山闻之落泪。
被阿晃打落山间,凭着毅力又跑回来的祝融架不住暴躁脾气,表示要好好整治族人,不就是吃了一场败仗么,哭什么哭。
列山喊住了祝融,说这一场仗失败是因为自己,和族人不相干,说罢,现场赤松望舒共工等人都悲伤不停。
刑天差点,气哼哼的还有些不服气,被阿晃挑伤了手腕的仇,他怕是一直记着呢。
炎黄双方,一方欢天喜地,一方垂头丧气的,倒是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姬贼在连峰郡庆功三天,三天来,列山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从暗卫这里探听到了列山消息,姬贼不由得摇头惋惜,说列山这也叫跟自己偷师学出来的?自己摆出来这么大的一个破绽列山都不敢过来踩雷,真是有点怂了。
见勾引不到列山,姬贼也不说强迫了,集合修整队伍,开拔向坂泉郡,要把最后一根稻草放在列山身上。
将三天前战斗中抓回来的两万六千多名俘虏送到阿良手底下安置,姬贼整顿精锐,两万人入主坂泉郡,进一步摧毁列山心理防线。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天来,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夸父死也不喝姬贼他们的水,不吃姬贼他们的食物,不接受姬贼他们的治疗,以至于,鲜血流干,活活饿死在了连峰郡内。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羲和哭的惨烈,阿顺则呆滞古板的表现,念叨着说自己也活不长久了。
第二件事情,那就是都三天了,黑水郡的援兵还没来。
阿石已经是放了姬贼四天鸽子了。
进坂泉郡之前,姬贼让人写了封信飞书送到黑水郡,询问阿石为什么违抗命令。
这会算时间,信鸟应该还在半路上。
坂泉郡城之下,在双方都严重的缺乏重武器床弩投石机的情况下,姬贼变戏法的一般,拿出来了二百架床弩和投石机,摆在坂泉郡之外。
这是乌斯玛后来又紧急赶做的,开始姬贼轻装支援小姬焕的时候,因为这玩意太重没法带着来,姬贼就吩咐阿智慢慢赶路,反正不着急。
眼下击败了列山获得一场大胜,重新打开了补给道路,阿智的支援,也就赶到了。
姬贼将床弩投石机一字排开在坂泉郡城之外,这对于城内的列山他们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坂泉郡城内一万两千多连山战士,除了望舒,赤松,刑天,共工,祝融这五个管事的人之外,包括列山在内,都没有再打下去的心思了。
只不过,下面族人厌战可以摆在明面上,列山身为首领,不能主动说投降,这对不起被抓的羲和,保护自己的夸父。
城墙下,姬贼让火石叫阵。
被姬贼点名,火石高兴不已,跑出来张口就要骂,却给姬贼踹了一脚:“我让你叫阵,不是让你骂阵,你这一点话都听不懂呢。”
火石呃了一声,兽血有点尴尬:“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胡来,听陛下的,去叫阵,别骂人,咱们联邦是文明的部落。”
黎娅旁边噗嗤乐了。
众人都回头瞧,问黎娅笑什么。
黎娅就疯狂摆手:“没,没什么,我就是想起来了之前火石好几次把列山骂吐血的事情,觉得好笑罢了。”
众人:“···”
火石上前叫阵去了,开口就是让列山他们一哆嗦,比及听火石没有辱骂的意思,众人方才松了口气,心说还好还好,本来士气就低,你这再一骂,大家更没有活路了。
但话说回来,火石外面叫阵,列山这边没有一个敢应战的同样丢士气。
刑天敢,但手腕伤了,被列山拦着不让他出来。
其余的,像是望舒共工这两个仅存的战将,又不是阿晃对手,只能是藏起来不言语。
如此一来,搞得列山这边士气丢的更快。
姬贼也是故意搞列山心态,就眼下这个局势,强攻说不定还要多死人,倒不如搞你心态让你自己瓦解算了。
论起来搞心态,姬贼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哪怕列山防备着了,可每天从墙头上跳下来投降的连山战士,都是上百计的。
列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赤松建议之下,倒是出来和姬贼打了一场,可惜的是,以失败告终了。
这一来,列山对于姬贼的梦魇,更加的重了。
半个月后,姬贼又一次的叫阵之中,列山完全崩溃了。
担心姬贼使阴招,列山已经很少休息了,几乎每天睡不到两个小时就起来巡逻,防备族人跳城投降的同时,还有防备姬贼的意思。
可挡不住族人投降不说,还没防备住姬贼的搞心态战术。
特别是,当一个人出现在了坂泉郡郡城之下的时候,列山心态彻底炸裂。
阿依来了。
看到阿依的瞬间,列山再也搂不住了,尤其是,阿依红着眼睛几句话一说,列山直接崩溃,哭着叫着就打开了城门,出来投降。
姬贼回头笑了,冲儿子和几个大王道:“好了,搞定了。”
众人:“···”
片刻之后,阿依带着列山来到了姬贼跟前,二话不说,扑通下跪,哭着求姬贼原谅。
兽血破口大骂:“列山趁着陛下不在就来偷袭联邦,还敢求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