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6po1精品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826、人王壁壘中的遊戲規則看書-vx08x

h6po1精品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826、人王壁壘中的遊戲規則看書-vx08x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相对于落仙宗疆域的全面改造工作,郑拓并未参与其中。
有云阳子师伯等一众长老团在,他并不用担心此事。
他如今要做的,便是专心致志修行,提升自身实力,自己变得更强。
神魂界,仙巅之上。
郑拓宝相庄严,盘膝蹲坐虚空。
在他身后有九颗神阳熠熠生辉,神阳之中,九尊神魂道身与他一般无二,正吸收石鼎中的神魂之力加持己身。
修行万道魔皇经已有几日,郑拓感觉相当不错。
在修行过程中,并未出现任何意外。
神魂道身有序的吸收石鼎中神魂之力加持己身,增强自身修为。
对于他来说,神魂道身越强,他自身提升便越多。
如今。
他修行万道魔皇经时间尚短,还不能确定继续修行下去,是否会有意外出现。
所以。
他并不打算继续孕育神魂道身,而是先以九尊神魂道身继续修行个把年月。
若在修行过程中没有出现太多意外,在孕育神魂道身修行也不迟。
让九尊道身安静于神魂界修行,他则分出一缕神魂附着于傀儡之上,来到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安静充满希望。
十二神将与冥神此刻正在安静修行中。
郑拓并未打扰几人。
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便是利用人王壁垒进行阵法方面的修行。
经过影魔之劫,他对十阶阵法的兴趣异常浓厚。
若自己也能布置出十阶阵法,岂不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退一万步想,就算自己不能布置出十阶阵法,能布置出九阶阵法或者八阶阵法,那也是极强的护身手段。
如今的他,只能布置出六阶阵法。
六阶阵法在修仙界中已属强力阵法。
可是,以他如今所要面对的强者,六阶阵法显然不够看。
最少也需要七阶阵法,才能让他心里有一个较为放心的底线。
而学习阵法,如今最好的方式,便是通过人王壁垒进行参悟与学习。
他拥有人王符,通过人王符,能够进入人王壁垒,进行更深层次的学习与参悟。
心念一动。
青青草原之上,出现一颗柳树。
柳树枝条垂落,降下大片阴凉。
郑拓端坐柳树下,调整状态,准备参悟阵道之法。
柳树的存在,并非只是装饰品。
那每一根柳条,皆为一道阵法。
阵法与阵法互相碰撞,组成更强的阵法。
所以从表面上看是一颗大柳树,实际上是非常严禁且强大的保护类阵法。
郑拓盘膝端坐大柳树下,细细感受人王符传来波动。
恍惚间!
他置身于人王壁垒之中。
人王壁垒如今虽只剩余三层,可其毕竟是人王壁垒,十阶阵法。
对他来说,人王壁垒便是一片充满无尽阵道的海洋。
在这片海洋中,每一朵浪花,每一枚水滴,每一条游鱼,皆蕴含阵道之法。
郑拓,作为一名能够布置出六阶阵法的阵道师。
此刻身处这片阵道之海中,他内心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渺小。
能够布置出六阶阵法的阵道师,在东域,在修仙界,也是响当当的存在。
可是他在十阶阵法面前,感觉自己像一位柔弱女子,正面对一座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山峰,一片蔚蓝而深不见底的海洋。
他是这般弱小。
在这片海洋中,他仅仅只是一滴海水。
他无法自控,他只能随波逐流,任由大海的力量将他摆布。
纵然如此。
郑拓却感悟到了前所未有的经验,来自阵道之法的经验。
他这一滴海水弱小不要紧,他周围的每一滴海水,皆为至真之理的阵道之法。
此时此刻。
他什么也不做,只需随波逐流,便能参悟比平时多出数倍的阵道真理。
更何况郑拓怎么可能什么也不错。
他保持本心,释放自身阵道之法,试图与周围海水建立联系。
开始很困难。
他毕竟是外来户,想要在本地建立牢靠的人际关系,需要时间,也需要付出许多心力。
坚持,往往是最痛苦的美好。
不知过了多久。
专注于建立联系的郑拓,开始有那么一点点感受到周围海水与自己建立联系。
郑拓露出喜色。
精诚所致,金石为开。
在保持本心,时刻努力建立联系的情况下,终于得到回报。
郑拓信心大增。
有回报,便说明他所走的路是正确的。
接下来只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他相信自己的阵道之法必将会有巨大提升。
保持本心,继续持之恒,试图与周围海水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
修行,是一件会让人忘记时间的郊游。
郑拓也不知自己在阵道之法的海洋中畅游多久。
他只感觉很舒服,自己时刻被海水包围,那种感觉无与伦比,让他贪恋。
当你贪恋某一种感觉时,你会惊讶的发现,那种感觉消失的速度,会比你想象中快很多很多。
仿佛就在一瞬间,很舒服的感觉消失不见。
同时。
郑拓惊喜发现,自己与周围海水建立联系的那种感觉越加清晰与牢靠。
甚至。
他这一滴海水在不知不觉中膨胀了一整整一圈。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对此,郑拓并不买账。
他时刻保持警惕,越是看上去非常顺利的时候,他越是会保持警惕。
多少人因为在得意时忘形,从而一落千丈,泯然众人矣。
他可不想刚刚登临巅峰便一脚踩空而摔下去。
以如此心态,继续于周围海水建立联系,继续于阵道海洋之中修行。
又不知过了多久。
郑拓忽然有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
那就是,自己似乎能够控制周围水滴为我所用。
如此感觉,异常强烈。
郑拓对此充满好奇与警惕。
他心念一动,小心翼翼,与周围水滴取得联系。
呼吸间!
那与他取得联系的水滴被他吸收。
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吸收掉水滴后的自己,比刚刚的自己又膨胀了一小圈。
自身的膨胀,便代表着阵法之法的提升。
郑拓当即看向周围那无穷无尽的水滴,对此,他充满期待。
事不宜迟。
他让自己先冷静一秒钟,然后开始联系身边水滴。
水滴有很多,但能与他取得联系的水滴并不多。
想来。
那些能够与他取得联系的水滴,便是与他阵道理念相契合的阵道之法。
而那些不能与他取得联系的水滴,便是与他阵道理念完全不契合的阵道之法。
有如此思路。
他并未强行将那些无法与自己联系的水滴融合。
而是选择那些能够与自己联系的水滴进行融合。
虽然能与他联系的水滴并不多,但此时此刻完全够用。
郑拓保持着自己的专注,警惕记于心头。
十级阵法玄妙不假,十阶阵法强大不假,同时,如此强大而玄妙的十阶阵法,也充满了危险。
就算他有人王符能够将他保护,不被阵法海洋中的大浪甚至强大生物所抹杀。
他还是要小心小心在小心,谨慎谨慎在谨慎。
他知道。
自己若不小心谨慎应对,一个失误,瞬间自己就会被抹杀个干干净净。
虽然他此时此刻只是一缕神魂,但前面所耗费的时间与辛苦,将全部白费。
不仅如此。
人王壁垒按照冥神所言,仅仅只能维持两百年。
两百年对凡人来说便是两世,紧凑点三世四世也有可能。
但对修仙者而言,两百年弹指一挥间。
特别是对他这种出窍期强者来说,两百年太短太短,短到郑拓必须紧张起来,不能浪费一分一秒。
所以。
对他来说。
就算只是一缕神魂前来参悟阵道之法,他也必须要保证无损,不能有任何伤亡出现。
抱着如此心态。
他继续吸收周围能够吸收的水滴壮大己身。
过程是缓慢且严禁的。
郑拓每次吸收水滴,都会将那水滴审查三次,在确认无误后,在将其吸收。
如此这般虽让吸收的速度减缓,却也给了他十足的安全感。
水滴的吸收仍在继续,郑拓感觉自己不断膨胀,膨胀,膨胀……
在吸收掉一百枚水滴时,他已膨胀到拳头大小。
在吸收掉一千枚水滴时,他已经膨胀到人头大小。
在吸收掉一万枚水滴时,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变成了一朵小小的浪花。
没有错,一朵很小,但要比水滴更加强大的浪花。
变成浪花的他,拍打着阵道海洋。
同时!
也看到了比他大数百倍,数千倍的滔天巨浪出现。
而面对那滔天巨浪,郑拓这一枚小小的浪花瞬间被吞噬个干干净净。
花费诸多心思,小心谨慎,才让自己化为一朵小小浪花。
郑拓还未来得及感受小浪花究竟有何玄妙,便瞬间被滔天巨浪吞噬,重新化为一枚小小水滴。
大鱼吃小鱼吗?
郑拓忽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大鱼吃小鱼,吃掉小鱼的大鱼不断变大,不断成长。
游戏的核心简直与现在他此刻的处境一模一样。
他吃掉周围水滴变成小浪花,然后刚冒个头便被那滔天巨浪吃掉,又重新变回小水滴。
有趣,真是有趣。
郑拓没想到,人王壁垒的核心竟然如此有趣,难道人王也知道大鱼吃小鱼这款游戏不成。
心有猜测,权当玩笑。
既然知道了游戏规则,那玩起来,便事半功倍许多。
郑拓保持恒心,继续以水滴姿态吸收周围小水滴壮大己身。
同时。
他在吸收周围水滴时,有意观察周围看何时会有浪花出现。
方法是聪明的。
他若能知道浪花出现的规律或具体时间,便能有效的躲避大浪将自己吞噬。
但效果却差强人意。
此时此刻的他,仅仅只是一枚小小的水滴,埋藏于海洋最深处的小水滴。
他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海面之上那些翻滚的大浪存在。
他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与他一模一样的小水滴。
但郑拓并不气馁。
在不断吸收周围小水滴的同时,他这一枚小水滴不断膨胀,膨胀,膨胀……
当他吸收周围小水滴达到九千枚时,当即停止吸收。
因为吸收掉九千枚小水滴的他,已经能够看到海面之上那不断翻滚的浪花。
浪花此起彼伏,有高有低,形态各异。
郑拓并不着急化为小浪花,他躲在水面之下仔细观看,试图看出一些规律或端倪。
希望自己在化为小浪花时,能够得到生命保证,起码不要被周围浪花瞬间吞掉。
但结果并不理想。
海面上的浪花此起彼伏,似永不停歇,且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如此没有规律的局面,让郑拓着实难办。
因为通过他的观察,海面上的浪花十分凶猛,且具有灵性。
其会主动捕捉比自己弱小的浪花吞噬,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因为大浪若不吞噬比自己弱小的浪花加持己身,其自身便会随着不断奔腾而消磨。
也就是说。
你得吃,不吃自己就会死。
具有灵性的浪花会主动攻击,那对郑拓这样的小浪花来说,若想崛起,当真困难重重。
不对不对!
郑拓摇头,感觉有什么地方被自己忽略掉。
人王壁垒的核心应该是太极。
太极讲究阴阳结合,生生不息。
如此看。
浪花大鱼吃小鱼,大鱼永远占据主动位置,根本不符合人王壁垒的核心理念。
他本身并非阵道菜鸟。
相反。
他对阵道之法颇有造诣,是有花心思仔细研究学习过的绝活。
阵道之法必然不可能全是死门,定然有生门存在。
若阵道之法全是死门,那么此等阵法根本不会成立,或者此阵便是一种伤天害理的邪阵。
人王壁垒显然不会是伤天害的阵法。
也就是说。
如此情况,必有破解之法。
郑拓保持耐心,继续观察头顶浪花走向。
他也不知自己观察了多久,只是看着看着,似乎还真看出一些东西来。
他看出来的东西很简单,简单到让他疑惑真假。
因为他现在可是身处十阶阵法之中。
十阶阵法,修仙界最强阵法没有之一。
如此阵法在他印象中必然非凡难懂,充满难以理解的玄妙。
可现在他观察到的东西,简单到让他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