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kd00q超棒的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三百九十三章 清蒸鰣魚和開水白菜不香了閲讀-c00yp

kd00q超棒的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三百九十三章 清蒸鰣魚和開水白菜不香了閲讀-c00yp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周离纠结着。
他有心想安慰一下槐序,或者至少说点什么,以让他不那么难受,却又不知该如何启齿。
莫名有点别扭。
难不成该道个歉?
好像也别扭。
这时槐序抬起眼帘,反倒先开口了:“你不要自责,这和你没有关系。”
“为什么安慰起我来了……”
“了解你。”
“哦。”
令周离稍稍有些意外的是,槐序脸上也没有愤恨,他还以为以槐序的脾气,至少会指着天骂两句‘这贼老天’之类的呢……多数人都会这样吧?
“我觉得红染说得对。”槐序竭力保持平静,吸了口气,呆滞的眼神也逐渐恢复清明,“在这人间,老师确实已经呆得够久了,可能他也觉得是时候了。如果不久后他离开了,哪怕不是寿终正寝,我觉得他也能够接受。”
“那你呢?”周离问。
“我?”槐序有稍许茫然,“我也应该能接受吧……妖对于寿命,看得不是很重。”
“嗯……”周离等了几秒,“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
“没有只是吗?”
“没有。”
“这样啊。”
“为什么要有只是?”
“没什么……”周离停顿了下,“我只是觉得你说话的语气中有点不确定。”
“有吗?”
“有的。”
周离迟疑了下:“我也了解你。”
原因么……
周离想了一下。
或许是槐序虽然身为妖,他也一直把自己当成妖,说话、做事都代入妖的角度,经常和周离聊天时是一口一个‘你们人类’。当然也没有什么毛病。他确实是一只妖,他只当了不到二十年的人和两千多年的妖,在他的性格里,‘妖性’远远大过‘人性’,可比例再悬殊,终究还是有‘人性’的成分的。
周离和妖接触得多了,就能感受到,槐序和多数妖还是有一点点区别的。
想要完全成为妖,可能也没那么容易。
“你和明公相处得久吗?”
“没多久,但对于你们人类来说,也算很久很久了。”槐序刚刚露出回忆之色,立马又瞄了眼周离,“你要开始吃醋了吗?”
“我没那么无聊……”周离无语。
“你们人类就这么无聊!”槐序一脸‘你别想瞒过我’的机智表情,“我见得多了!”
“严肃点。”周离说。
“轻松点。”槐序反驳,“严肃令人难受。”
“……”
这时红染端着两盘点心走了回来,放在他们中间的茶几上,语气格外温柔:“刚做好的,烫,少吃点,等会儿要吃饭了。”
周离嗯了一声。
沙发够宽,他往旁边挪了挪,给红染让出位置。
红染微微一笑,也挨着他坐下来,随口问:“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
“聊了几句明公的事情。”
“槐序和明公感情很好呢。”红染也看向他,“会吃醋吗?”
“这个时候……不要拿这个开玩笑。”周离有点头疼,不知道这些妖都怎么了,这会儿居然还有这闲心思。
“没什么的。”
红染还是微微笑着。
这又是人和妖的不同了。
如果明公不愿离去,而被迫死亡,即使与他素不相识的的妖也会感到难过,难过于一位同类的生命并没有按照自然规律或自己的意愿结束,会为之感到悲哀。可反之的话,妖怪对于死亡的接受能力就高到多数人类难以理解了。
看重生命,看淡死亡。
红染更是这样。
在她的生命中有太多老朋友离去了。他们坦然的与她告别,说以后永远不会再见了,随即回归故土本源,又孕育为新的生命……实在没什么好伤心的。
最多感到孤独落寞而已。
就是在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成为‘入侵者’之前,也有许多朋友选择了留在原本即将破碎的另一半世界,坦然且壮丽的迎接死亡。在分别时候,他们也是很平静的向对方告别,就像小聚之后站在回家的岔路口一样,只是这一别就是永远了,断绝了任何再见的可能。
不过说是不在意也还是不完全对的,直到现在,红染还是经常想起他们。
那时她就会捧一杯热茶,走上山巅,或是看下方竹林起浪,或是看滇池月光粼粼,感受着手掌上的温度,静静缅怀着从前。
风吹得衣袂飘飞,发丝也飘飞。
……
聊了一会儿天,红染说后山有核桃熟了,于是他们便决定去打核桃,但到了之后才发现,核桃早已经被不知道哪个小妖怪下树了,只在地上留下几颗,估计太多了拿不完。幸好除了老妖怪因为没吃到核桃觉得遗憾以外,他们都不觉得扫兴,只转头去了另一处看风景。
回来刚好开饭。
在伙食上面红染是从不亏待弟弟的,吃完后还贴心的拿保温盒给他打包,有一种恨不得把整个厨房都给他装回去的感觉。
晚上九点半。
周离两手无空,表情有点窘迫,他实在不想拿这么多的。
“那……”
周离余光瞄了眼槐序:“我们和明公见面大概在什么时候呢?”
“一个月吧。”
“哦。”
想到要直面明公,周离内心有点莫名的忐忑,居然还有点紧张是怎么回事?
和红染告别,回到家。
团子躺在客厅正中央睡得香沉,像是一块被丢在地上的抹布。
周离下意识放轻了脚步,关门的动作也格外小心,直到走到团子面前,看着一动不动的她,从食盒里拿出一盘鲥鱼,放到她鼻子前。
“吸吸……”
团子鼻尖耸动了两下,无意识的凑近了鲥鱼,但还是闭着眼睛。
周离将鲥鱼拿远了一点。
半大小猫迷迷糊糊中继续耸动着鼻尖,循着香味凑去。但因为周离不断将之拿远,很快她的脖子长度就不够用了,于是四肢也在睡梦中动了起来,支撑着她继续追寻香味。
周离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渐渐地,团子已经站了起来。
最让周离觉得神奇的是,在这整个过程中,她居然一直没醒。
终于,她醒了。
一睁开眼便看见周离慌张的将某个东西塞进一个盒子里,只是因为刚睁开眼时视线有限,她并没有看见塞进去的是什么。
小爪子揉揉眼睛,团子逐渐将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清醒的看着周离:“周离你肥来啦~~”
说完,鼻头又耸动两下。
随即扭头看看左右,小小的脸上满是疑惑:“奇怪,团子大人怎么站起来了……”
“团子大人是不是梦见吃好吃的了?”
“唔……吸吸……”
团子又吸吸鼻子,扭头往周离身后看去:“团子大人好像闻到了开水白菜的味道,还有其他好吃的。”
说完又抬头看着周离,眼睛已经变得亮晶晶的了:“周离你是不是给团子大人带了好吃的?”
“没有的!”
“骗子!”
“是团子大人梦见的!”
“骗子!团子大人要自己来看!”
团子说着便迈着小碎步绕到周离身后,直立起来,前爪扒着保温盒,探头往里看,小脸上很快露出欣喜的表情。
“周离你从哪弄到这么多好吃的?”
“买的……”
“又骗人了,肯定是向红染要来的。”团子心疼的看向周离,“真是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