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47vpy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第4755章 找了你二十年!熱推-jhci5

47vpy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第4755章 找了你二十年!熱推-jhci5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一个前亚特兰蒂斯的家族高手,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拉斐尔还是脱离了黄金家族。
莫非,是因为维拉?
二十年前的恩恩怨怨,一直持续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吗?
其实,从拉斐尔的独特气质上就能够看出来,她绝对是出自世所罕见的名门。
“邓年康。”拉斐尔看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眼神之中满是凌厉。
她的手中握着一把金色长剑,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把直冲云霄的利剑,似乎能够刺破天穹!
拉斐尔的声音也是一样,虽然只是冷声喊了一句而已,可是她的音色之中似乎蕴含着无数的刺,苏锐甚至都感觉到了耳膜微疼。
林傲雪轻轻蹙了蹙眉,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苏锐知道,她可没有功夫在身,面对拉斐尔的强大气场,她必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可饶是如此,林大小姐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而已,这样的定力与承受力,已经远超普通武者了。
其实,这也就是林大小姐没有从小开始走上武道之路,否则的话,凭借她那几乎少有人及的超强毅力,天知道现在会站在怎样的高度上。
拉斐尔也关注到了林傲雪,她的目光飘向这个姑娘,淡淡地说了一句:“她很不错。”
“和你年轻的时候有些相似。”邓年康说道:“但她比你强。”
论直男癌晚期是如何把天聊死的?
老邓似乎可以给出一个教科书般的答案。
苏锐轻轻咳嗽了两声,唉,非要这么拉仇恨吗?明明知道这个拉斐尔是来砍你的,你还要再激起她的怒火来吗?
没办法,这就是老邓的行事方式,如果他是个拐弯抹角的人,也不可能劈出那种几乎撕裂空间的惊天一刀的。
拉斐尔听了这话,剑眉似乎变得更加凌厉:“是吗?哪里比我强?”
这一刻,苏锐不禁有点恍惚,这个拉斐尔不是来给维拉报仇的吗?怎么听起来又有点像是和邓年康有点纠葛呢?
邓年康的声音仍旧透着一股虚弱感,但是,他的语气却不容置疑:“方方面面。”
方方面面都比你强!
苏锐又咳嗽了两声,师兄这么说,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其实,他已经能够从刚刚的接触上看出来,拉斐尔和邓年康之间并不是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
邓年康刚刚的那句话,若是换做由别人说出来,那可真是在作死的道路上开着两百码狂奔,拉都拉不回来。
虽然拉斐尔身上的气势很猛,好像恨不得直接砍死邓年康,但是,她说出这样的话,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违和。
林傲雪看了看邓年康,她大概能够判断出来,师兄肯定不是在故意激怒拉斐尔,他没这个必要。
所以,这两人之间到底能不能缓和一些?
“你和维拉之间其实算是禁忌之恋了,没想到,你等了他这么多年。”邓年康说道。
他的眼波之中似乎升起了一些回忆的神色。
在恢复之后,邓年康很少说这么长的一句话,这对他的体力也是巨大的消耗。
苏锐看着此景,他大概能够猜出来,当年的拉斐尔为什么要离开亚特兰蒂斯了。
邓年康刚刚所用的“禁忌”二字,已经可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禁忌之恋?”拉斐尔听了这个词,目光之中流露出浓郁到极点的怒气!
“邓年康,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词!”
拉斐尔说着,长剑猛然一挥,那凌厉无比的金色光芒直接在地上划出了一道好几米的豁口!
看着这一道口子,苏锐不禁想起了死神曾经在德弗兰西岛总统府前劈出的那一道痕迹。
“邓年康,现在,我杀你,如杀鸡。”拉斐尔说道。
苏锐眯了眯眼睛:“别这么说,他是我师兄。”
随后,他跨前一步,拦在了邓年康的侧前方,两把超级战刀已经出鞘了。
看着苏锐身上的这两把刀,拉斐尔的眸光之中闪过了一抹讶异之色。
很显然,她知道这两把刀的来历。
“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承载了很多人希望的人。”拉斐尔淡淡说道。
你承载了很多人的希望。
苏锐淡淡的笑了笑,他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这一点:“所以,你要扼杀这一份希望吗?”
“你有伤在身,也不是我的对手。”拉斐尔说道:“更何况,维拉的死,你也有一份责任。”
“那还等什么?动手吧。”
苏锐又往前跨了一步,淡淡说道:“我学了师兄的刀法,那么,他的恩怨,就由我来结束好了。”
拉斐尔的杀意开始更加汹涌:“邓年康,你确定,要让这个年轻人来替你受过?”
“替我受过?”邓年康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平日里很简单的动作,对他来说,非常费力:“拉斐尔,你一直都错了,错得很离谱。”
虽然老邓看起来很虚弱,可是他的气场却丝毫不弱于对面杀气凛然的拉斐尔!
不知道老邓这句话让拉斐尔想到了什么,她的眉头狠狠皱了皱,眼中浮现出了复杂的神色。
现场的气氛陷入了沉默。
苏锐并没有打破这沉默,在他看来,拉斐尔可能是心理缺少一个疏导的口子,只要打开了这个口子,那么所谓的仇恨,可能就要随之一起化解开来了。
“不,我没有错!”拉斐尔的声音开始变得尖利了起来。
一个喜怒无常的女人啊。
“你错了。”邓年康说道:“二十年多前的那件事,你究竟要承担怎样的责任,你自己心里清楚。”
听了这句话,拉斐尔的眸光开始变得恍惚了起来。
“二十年前……”拉斐尔的神情变得更加复杂,眼眶都已经很明显地开始变红了!
几秒钟后,她又厉声喊道:“我没有错,我完全没有错!二十年前也不是我的错!”
“不,二十年前,就是你的错!”
这时候,一道声音骤然间在下方响起来!
“我找了你二十多年,拉斐尔!”
一道金色的身影冲天而起,很快便落在了天台上!
苏锐的眼睛骤然间眯了起来!
“塞巴斯蒂安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