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z8do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靈魂訂造師 ptt-第602章 坦坦蕩蕩推薦-r0jew

z8do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靈魂訂造師 ptt-第602章 坦坦蕩蕩推薦-r0jew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堂堂安心大仙,竟然偷袭一介女流之辈?!”燕姬魁梧的身形突然站起,一巴掌拦在了屈南生的剑气之前,剑气与肉掌相撞发出了“嗤”地一声。
吴比和屈南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弯钩湖和蜘蛛湖的湖主都要靠林红缨一枪唤醒,结果却是挽月湖的湖主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了活色生香阵?
“呃……”屈南生一时间也有点语塞,没来得急跟燕姬解释,而燕姬也没想听。
只见这位统领八方湖弓手的首领右手一伸,掌中被剑气击中处还在汩汩冒血,却是像变花样一样变出了一根弓、五支箭,又要动起她那把神兵!
“姐姐住手!”吴比先喊,皕枯后喊——燕姬听到吴比的声音一声哂笑,但听到皕枯也喊便顿在了原处,只不过箭已经在弦上,心念一动便是九日齐出之势。
“其实我们……”吴比见燕姬住手,急忙开口解释与她听——瞧这样子,燕姬是心疼起了乘鹤楼的宠姬,想要替她们出头?也不知道刚才这悍妇在活色生香阵中经历了什么,给了她如此大的转变……
想来应该也就和圩一的那场差不多,都是各个宠姬被羊凝收入楼时的香艳回忆,所以才激得她想要抱打不平……
“你给我闭嘴!”燕姬一语喝止吴比,转对吴比身边的皕枯道,“妹子你说。”
在楼下的时候燕姬就见过皕枯,此时看她居然还没死,脑子一转,觉得安心大仙可能不只是随手利用她一下那么简单,所以想从她哪里问个明白。
“姐姐不要误会,安心大仙的那一剑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救人。先救她们出阵,再解去她们身上的乘鹤楼之毒,此时如果还要打的话,方才杀之。”皕枯三言两语解释了一番,也没有做什么隐瞒——反正几人上楼呆了这么久,该走的宠姬没少走,该死的也没少死,撒谎无益。
“救人出阵,还解毒?”燕姬将信将疑地望向屈南生,眉毛一横,“你们有那么好心?”
“我们要是这点好心都没有,早就趁你们被迷的时候……”吴比想要努力劝燕姬多用逻辑来思考,但又是话说一半被她一句“闭嘴”给打断。
掌中连珠箭未出,但也未收,此刻燕姬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感受了一番剑气之中蕴含的百草气息,倒也是稍微信了些许。
“你冲上楼的时候,刺我那一剑是什么意思?”哪知燕姬想了半天,望向屈南生,一开口说得却是另外一件事。
“你要射箭,我当时不想让你射,就这么简单。”屈南生当然知道燕姬指的是哪一剑。
“那倘若我现在要射,你还拦得住?”合着燕姬叫唤了半天,是想要向屈南生证明自己并不是那么好惹的,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我拦不住。”屈南生知道燕姬的脾气,此时也不用强,任她思索。
“那现在算上刚才那一剑,你刺我两剑了。”燕姬盯着屈南生的眼睛看了半天,没有找到自己最为讨厌的那种阴鸷气息,突然语气有点点放松,“这账怎么还?”
“姐姐,你射我们那么多箭,我都没说什么,现在来算旧账有意思吗……”吴比见形势稍有缓和,急忙插科打诨。
“你闭嘴!”燕姬对吴比完全没有好脸色,无论吴比说什么做什么,在燕姬眼里他都只是个挟个狐妖假扮安心大仙、满口胡言的骗子,多跟他说一句话的耐心都欠俸。
吴比当然不知道燕姬是在气这个,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可能是自己的画皮太过优秀,超出了燕姬的审美范围。
“怎么还?”屈南生微露笑意,“那以后我便帮你刺别人两剑。”
“谁稀罕。”燕姬说归说,还是没有对屈南生和比展露友善之意,不过也是一时间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了。
“好了,妹妹你刚才说,安心大仙是要救人?”燕姬依旧不收回手里弓箭,遥问皕枯,“那你现在让他救,我看看。”
说着燕姬手上的弓弦自动勒紧,同时竟然是九日连珠箭剩下的五箭齐出,一起瞄准了屈南生和吴比三人:“若是有一字虚言,我今天拼尽了修为也要在你们身上射几个血窟窿。”
吴比倒是不怕她手里的连珠箭,却对她这颗狠心有些肃然起敬——就连林红缨都没有此等留下安心大仙的决心,想不到反而是燕姬一介悍妇突然想要玉石俱焚?
“好。”屈南生直接应下,也不纠结燕姬究竟是因为她身负后军之责,还是因为可怜刚才阵法中的宠姬,又或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一言为定。”燕姬说完,微微给屈南生让出一条通路,眼睛却瞪得有如铜铃,生怕吴比或者安心大仙本人耍什么花招。
屈南生也不磨蹭,驾轻就熟地一剑刺出,第三个位于阵眼的宠姬当然是透心凉——吴比本想跑上去收烂泥,可又怕太剧烈的动作惹得燕姬射箭,只好作罢,眼睁睁地看着地上的烂泥在一阵“嘶嘶”声中萎缩不见。
掌控阵法的宠姬起身,只见到眼前一个魁梧的悍妇手持神弓、远处则是安心大仙和他的弟子剑指未收,还以为是活色生香阵的二阵已经告破,竟然也不犹豫,反手便是一掌敲上了自己的天灵盖,就要给自己一个痛快——法阵失守,即便叫醒逃得湖主和安心大仙的围攻,回去肯定也只是一个死字,倒不如此时死了干脆……
“姐姐住手!”皕枯认得这宠姬,急忙高声呼唤,但显然这位宠姬果断决绝,压根也没受皕枯的影响,一双玉手已经落在了自己的额顶。
便在此时,燕姬突然松手,射出了小指上缠着的一箭——那箭化作一道无暇的白光,直接在那要自裁的宠姬身旁绕了三圈,硬生生把她束缚在了原地。
“妈的还没醒?”燕姬看了看自己依旧沉睡着的部下们,先骂了一句。
“你把他们叫醒?”燕姬再问一句那被困住了的宠姬,却见她表情坚决、一心自裁,知道问她也是无用。
“那安心大仙,可能唤醒我的部下?”燕姬右手微微移动,剩下的四根连珠箭再度指向了屈南生与吴比。
“唤醒了的话……就是你欠我了。”屈南生似是看不见燕姬手上的几道烈日一般的刺眼白光,笑得坦坦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