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zmloe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人道至真 起點-第1043章至真人性753大人594升遷閲讀-i8xpe

zmloe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人道至真 起點-第1043章至真人性753大人594升遷閲讀-i8xpe

人道至真
小說推薦人道至真
看着从车阵两边分开的那一群逃难者,玉面书生说道:“或许大家有些不忍,但是我也没办法,不可能站在这里等死。现在你们可以在另外一个位面看这些人是逃难者,对这些人同情。但是身临其境之后你就发现,这些已经失去了秩序的人,随时就可以化身成恶魔,撕碎一切挡在他们面前的东西,除非能够像我现在一样自保。”
“或许大家不会相信这个,不过我也不会为了去验证而让大家来看。”
玉面书生一声令下,暂时就在原地让人开始挖沟濠,竖营寨自守。
大概几个时辰过后,眼见的过路的人数量开始减少了,玉面书生开始让人生火做饭,吃完饭之后开始休息,并留下几个人守夜。
第二天天刚亮,让人分了一些干粮,吃了之后继续赶路。
玉面书生一路上遇到了很多波流民,因为流民拖家带口,尽管看到了流民当中存在着资质根骨可堪造就的人,但也没有怎么招收。
等到离开山东的范围之后,渐渐的看到了绿色的草木,整个队伍当中也多了十几口流民。
“这几个人的资质太好了,我不得不破坏原则。”玉面书生对直播间的观众说道,“把他们培养成了,以后直接可以让他们来坐镇一方。也能为我分担不少。”
“现在我们就在河南地界,这是比较富庶的地区了。也人口众多,是整个大明王朝的一个粮仓之一。”玉面书生带领着队伍走在官道上,一路上也能看到一些来往的驿差,于是说道,“看到那些人了吗?历史上明朝就是因为改革把那些人撤除了,所以最后那些人当中里面有一个很有名的人起来造反就把明朝给弄亡了。”
“历史朝代兴衰其实就是人类活动的变迁,所以在任何时候,人为本才是最重要的,你看现在明朝各个阶层的人到底是怎么搞的,根本就没把这些人当回事儿,你们说这样子最后会有什么好下场?”
玉面书生很快就过了河南,进入到了南直隶,一路上水网众多,坐了几次船,过河之后,到了苏州。
在苏州府交割了公文之后,对面书生就正式上任,然后对牙差进行了一部分替换。
“这里挨着洞庭湖,洞庭湖当中还有水匪猖獗,我是打定主意到这里来剿匪的了,然后政绩军功加在一起,足以让我在上升的时候职位偏向于军政方面。”玉面书生带着两个牙差一边走一边说道,
“这一次水匪上岸抢劫了漕银,这知州叫我们过去,估计就是商量这事儿,往常的时候,基本没办法拿那些水匪怎么样,只能够想办法挪补,并且派兵护送,这样一折腾,实际上火耗巨大。这一次我打算直接请命带人剿匪。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对我并不是很困难。”
玉面书生说着就走了进去,半个时辰就出来了,出来之后玉面书生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宅邸,开始调兵遣将。
半个月后,玉面书生带着十几艘舰船,汇合手下四百精兵,还有一千杂兵开进了洞庭湖,开始剿匪。
在和直播间观众一边互相讨论方略一边剿匪的过程当中,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当中,玉面书生带着的人进入茫茫洞庭湖当中,外界的人失去了对剿匪队伍的情况掌控,要不是有每三天一次向洞庭湖外传递信息的信使,外界的人还以为是在洞庭湖当中全军覆没了。
此时洞庭湖当中,玉面书生早就收复了所有的水匪,并且把水匪的基地占据了,除了为首的水匪和那些杀过人的全部被抓起来关了起来,玉面书生打算在出洞庭湖的时候直接枭首用来请功,其他的人全部都被玉面书生给收复起来,并且开始编成队伍演练,与此同时还从这些人当中挑选出了资质上佳的人一共六十四个,全部授予了资源和修炼密法,着重培养。
就这样拖了两个月的时间,玉面书生一声令下,凡是有名有姓的匪徒以及匪徒的家人全部杀死,制作好了头颅匣,带着战利品出了洞庭湖。
玉面书生带着战功直接在苏州立稳了脚跟,然后又干了一年的同知,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经常悄悄的跟洞庭湖秘密基地的人联系。
随着山东的灾情不断扩大,终于酿成了民变,不少的州府都被叛民攻陷,大明王朝开始剿匪,而因为剿灭洞庭水匪的玉面书生直接就从翰林院侍读学士苏州同知提升为文渊阁学士山东布政史司左参议青州指挥使。
玉面书生跟直播间的观众解释自己的职位:“这个就是古代最有名的职衔差体系,这个文渊阁学士代表了我这其实是京官委派地方的委派官员,至于这个左参议,这其实就是一个掌管整个山东省具体事务的一个官员,当然因为这个左参议数量不少,所以都是分管某地,而这个青州指挥使又是武官,现在青州民乱,实际上是让我去平叛。”
“虽然钦州指挥室头上还有更大的官,但是我这个是文官,先天就比武官大一头,所以实际上我可以便宜行事,不会受到上面的将领的约束,不过我估计上面那些将领会让我自己来想办法了。”
“我这个其实只是算得上是地方上的平叛部队,倒没有什么好奇怪,至于这个文渊阁学生,这个就有些比较惊奇了不是?不过无论如何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玉面书生说完之后,又有些感叹道:“事实上,虽然这里模拟的是明朝时代,但是跟真实情况应该有很大的差别,我现在的这个文渊阁学士只有五品!历史上应该不是这个样子!”
玉面书生话一说完之后,直播间上面突然出现了很多字幕,看完字幕之后,玉面书生笑着说道:“你们说的或许也有道理,毕竟我可是听说明史是被真正的修改过的,到现在已经很难看得清楚它本来的面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