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5buyr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南非當警察 愛下-1113 聲音展示-rsxo3

5buyr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南非當警察 愛下-1113 聲音展示-rsxo3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葡属西非卡梅亚的卢安达最近对这句话有了新的理解。
一切还是从协约国对俄罗斯新政府的干涉失败开始。
协约国干涉部队解散后,成员四分五裂,卢安达和他的一些战友来到葡属西非,在卡梅亚的一个种植园里担任安保人员。
世界大战期间,卢安达凭借着精准的射击成为精确射手,来到葡属西非之后,卢安达又凭借娴熟的英语得到了雇主的信任,顺利成为种植园的安保主管。
卢安达手下一共有24名安保人员,他所在的种植园面积为1500公顷,有进六百名非洲工人工作。
和工资月结从不拖欠的南部非洲不同,葡属西非的非洲裔工人,在种植园工作是没有薪水的,而且如果完不成工作任务还会受到种植园主的虐待,换成是以前,这些非洲裔工人也就忍了,毕竟他们无力反抗。
现在不同,经过世界大战的磨练,卢安达心中对白人的畏惧已经荡然无存,他在欧战期间亲手杀死的白人不下白人,这要是换成白人或者华人,最起码也值一枚英雄勋章,就因为卢安达是非洲人,所以卢安达只得到了5英镑的奖励。
“今天又有十几个工人没有割到足够数量的胶,萨姆森把他们捆起来,还说要放狗咬他们,这个星期他们已经杀死了六个人。”卢安达坐在宿舍门前的台阶上,身边围着几个手下,全都面色阴沉。
不远处的空地上,另一位安保主管萨姆森正指挥几名白人士兵把十几个非洲人捆在树桩上,旁边几只凶猛的猎犬已经迫不及待。
种植园里的安保人员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卢安达率领的退役士兵,一部分是萨姆森率领的白人安保人员。
这些白人安保人员其实都是葡萄牙的地痞流氓,本身并没有多强大的战斗力,全是靠着一身白皮在种植园混饭吃。
萨姆森也是白人,据说还是种植园主阿尔维斯的亲戚,这家伙有个恶习,最喜欢以杀人取乐,滥杀无辜,残忍无道,人人咬牙切齿。
“我让你们做的事,你们做的怎么样了?”卢安达嘴里咬着一根草在无意识的撕咬,表情扭曲,眼睛血红。
“我联系上了卡哈马,他要一千镑,才愿意派人过来帮助我们。”
卡哈马也是参加过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他和一百多名同伴一起接受了葡属西非殖民政府的招安,就驻扎在距离卡梅亚不远的隆巴拉。
隆巴拉再往东,就是南部非洲的罗德西亚州。
“库塞那边怎么说?”卢安达沉声问道。
“库塞先生愿意出售武器弹药给我们,不过价格比较高,而且武器并不是全新的——”
“呵呵——”卢安达冷笑,库塞是南部非洲商人亚亚的手下,他这些武器不用说,都是从南部非洲弄出来的。
对于南部非洲,卢安达感情复杂。
曾经卢安达自认为自己也是南部非洲人,但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过。
世界大战爆发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承诺,只要加入军队,为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作战,那么战斗结束后,联邦政府就将给他们自由。
世界大战还没有结束,南部非洲就将境内的非洲人全部迁移到周边国家,卢安达做梦都没想到,南部非洲居然是以这种方式给予他们自由。
曾经卢安达也曾怀恨在心,但是在来到葡属西非之后,知道葡属西非非洲人的生活状态,卢安达对南部非洲的恨意在逐渐淡化。
和葡萄牙人相比,南部非洲对非洲人还是不错的,想想葡萄牙人殖民西非数百年,先是把非洲人当成奴隶贩卖到世界各地,奴隶贸易被禁止后,又利用种植园继续压榨残害非洲人,那些种植园里的非洲人,往往辛勤工作一天,连晚饭都吃不饱。
据卢安达所知,这种情况在南部非洲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卢安达,去吧其他工人全部叫过来,我们要当着他们的面处决这些人,让他们知道偷懒的下场。”萨姆森趾高气昂,虽然同为安保主管,不过卢安达这个非洲人,地位明显不如萨姆森这个白人。
“萨姆森,一次性处决十四个人?阿尔维斯先生不会同意的。”卢安达不起身,他怕自己站起来,会忍不住一脚揣在萨姆森的脸上。
“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也应该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先生。”萨姆森对卢安达的轻视表示不满,轻飘飘的一个“先生”,代表的意义很重要。
“萨姆森,你想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尊重别人。”卢安达在世界大战期间听他的连长说过这句话,他的连长是一位尼亚萨兰军事学院毕业的华裔中尉。
不得不说,卢安达他们在世界大战期间学会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怎么作战,还学会了怎么和白人打交道,怎么为自己争取权利。
“哇哈哈哈哈——你们看这家伙,他穿了一套和我们一样的制服,就认为可以获得别人的尊重,这真是太好笑了!”萨姆森突然爆笑,指着卢安达恶形恶状。
卢安达身边的几名手下轰然起立,握紧了手中的步枪。
“你们要干什么?找死吗?别忘了是谁给了你们现在的地位,记着我们能给你,就能随时收回来。”萨姆森有恃无恐,葡属西非爆发过种植园工人反抗奴隶主的暴乱,但是最终都被镇压。
可能萨姆森也没有注意到,以前的那些暴乱都是非洲人被迫发起的,没有充分准备,没有完善组织,甚至连个目标都没有,这样的暴乱是没有前途的,只要调动军队镇压,很容易就能平息事态。
卢安达他们不同。
他们这些退伍军人接受过很多年的军事训练,个个都是从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油子,他们有组织,有纪律,只需要一个共同目标,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
“好吧,我去叫人——”卢安达缓缓起身,就像直立起来的黑猩猩一样,萨姆森终于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很快一千多名工人都被集中到空地上,卢安达和他的手下全副武装,在空地周围维持秩序。
萨姆森就像个高贵的绅士一样坐在一张椅子上,他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圆顶帽子,造型类似英军在世界大战期间使用过的圆顶盔。
“先生,人都到齐了——”萨姆森的一名手下在萨姆森耳边轻轻说道。
萨姆森手里的帽子上好像沾了些灰尘,萨姆森随手弹了弹,又拿出一个白色的手帕轻轻擦拭,旁若无人。
他然后站起身,把帽子戴好扶正,手里拄着一根手杖,白色制服,黑色皮靴,看上去就像一位真正的军官。
“他们这些人违反了规定,必须接受应有的惩罚,你们这些猪猡给我记清楚,这就是偷懒的后果,不好好干活唯一的下场就是喂狗,都特么给我瞪大眼睛看清楚——”萨姆森口沫四溅,骂完之后就开始行刑。
可恨的是,萨姆森并没有一次性把所有的猎犬全部撒出去,而是只撒开了一只。
很明显,萨姆森是要延长这个过程,满足他的某种嗜好。
惨叫声马上响起。
被迫观看的工人不忍目睹,有人刚刚闭上眼睛,就被萨姆森的手下打倒在地拳打脚踢。
卢安达全程旁边,看向场内工人的目光没有丝毫感情。
在场的工人足足有上千人,而萨姆森和他的手下只有不到十个人,装备的还是陈旧的马蒂尼亨利,如果上千名工人一拥而上,萨姆森和他的人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只可惜这些工人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眼中充满畏惧和不安,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好像这样就能得到更多的安全感。
卢安达对这些工人彻底失去希望,不动声色给自己的一名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名手下会意,突然举起枪,一枪将正在撕咬工人的猎犬击倒。
呯!
枪声惊醒了萨姆森,也惊醒了瑟瑟发抖的工人。
“你特么要干嘛?找死吗!”萨姆森反手拔枪。
然后就被卢安达按住手臂。
萨姆森突然感觉到危险,就像置身于悬崖边缘。
“萨姆森先生,谢谢你让我下定决心——”卢安达表情冷酷,眼神更冷酷。
“什,什么——”萨姆森话刚出口,小腹就感觉微微发凉。
“我说:谢谢你!”卢安达将匕首拔出来,然后又狠狠捅进去。
“啊——”萨姆森终于发出惊恐的叫声,他的那些手下纷纷拿起枪,只可惜子弹还没有推上膛,就被卢安达的手下乱枪击倒。
工人们依然没有任何动作,他们被眼前突然发生的情况惊呆,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跟着我,你们不会受欺负,不会被人放狗咬,每天都能吃得饱,不需要受人压榨,你们——愿意吗?”卢安达脸上染着血,表情狰狞,高高举起还在滴血的匕首。
“愿意,愿意——”卢安达的手下纷纷呼应。
“愿意——”终于有工人发出声音,然后声音越来越大。
当然这些声音,已经处于弥留状态的萨姆森肯定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