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9xh6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 txt-第一二零九章 被逼出來的部落聯盟(二合一)鑒賞-f8frg

d9xh6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 txt-第一二零九章 被逼出來的部落聯盟(二合一)鑒賞-f8frg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宽阔的河谷这里有河水,有着牛羊需要的牧草,有着非常适宜人过冬生活的温度。
在这里放牧,会让人感到格外的安心,似乎就连空气之中都充斥着让人感到异常心安的味道。
山部落的首领,每年最喜欢过的日子,就是带着族人以及牛羊等牲口在河谷里过冬的这段儿时间。
放牧的时候不用跑太远,部落里一起放牧的人在周围分散着一坐,围成一个大圈子,将这些牲口围拢在其中,它们自会在这里好好的吃草,根本不用过多的去操心。
但是现在,这种生活却被打破了!
打破这种生活的就是昨天来到山部落的那个人。
那个人这个时候已经死掉了。
不是山部落的人下的手,而是来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受了比较严重的伤。
被跑到山部落附近、被山部落的人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很是虚弱了。
但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将一些重要的消息给透露了出来。
这个跑到部落附近、并且已经死掉的人,以往的时候就跟山部落比较近,冬天来到这片上天恩赐于他们的河谷之后,两个部落之间有着好几次都是临近的。
甚至于山部落的首领,还跟这个部落之中的不少女性原始人,都做过一些传宗接代、让部落有着源源不断新生命、让部落得以能够延续下去的伟大事情!
昨天前来的那个人说,他们部落遭遇了浩劫,有人骑着马前去袭击了他们部落!
他们部落的人与这些人打斗却打不过他们。
这些残暴的人,非常残忍的将他们部落的男人给杀死了。
这些残暴的人,将原本属于他们部落的那些牲口都给抢走了!
一同抢走的还有他们部落的那些女人还有孩子!
除了他逃出来之外,部落里其余人,要么是被那些残暴又邪恶的人给杀死了,要么是被这些人抢走了。
不过是过去了这样短短的一些时间,一个不比山部落弱小的部落,就这样消失了!
回想着那个死的时候脸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血色的男人,以及他所说出来的那些话,山部落的首领,心里面就觉得沉重的厉害。
所有的闲适,所有的好心情都不见了。
在觉得心中格外沉重的同时,山部落的首领心里面也觉得有些惊疑不定。
因为那个已经死掉的人,告诉了他,那些行凶的人是谁!
不是别的,而是飞马部落!
山部落的首领是知道飞马部落的。
去年在这一片河谷躲避寒冷,渡过冬天的时候,他们部落就跟飞马部落相邻着。
飞马部落比他们部落要强大上一些,但也不会强大太多。
真的打起来,自己部落或许会吃上一些亏,但也不会吃多少。
而且,在相邻的去年里,自己部落与飞马部落之间也有过一些交集,双方之间并没有发生冲突。
看的出来,他们不是一个多么喜欢战斗、多么残暴的部落。
但是,从昨天那个逃到自己部落附近,并已经死掉的人口中,他之前这些对飞马部落的固有印象,现在全部都被颠覆了!
他很难将那个实力不比自己部落强上多少、又表现的比较温和的部落,与昨天那个人口中残暴无比,实力又强横无比的部落给联系到一块!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他实在是想不起,只不过是过去了这短短一年的时间,这个飞马部落,是怎么做到这样大、这样惊人的变化的。
但昨天那个人浑身血污的样子,以及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那绝望与恐惧无比的眼神,都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该怎么办?
自己该怎么办?
自己部落该怎么办?
飞马部落能够轻松的将这个临近部落给解决了,那与临近部落实力不相上下的自己部落,也一定不是飞马部落的对手!
该死的!
这飞马部落好端端的发什么疯啊!
大家都安安分分的放牧自己部落的牲口,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吗?
为什么就要去征战,去相互厮杀?
自己想要带着部落里的人,好好的过日子,怎么就这样的难呢?!
飞马部落的首领,蹲在这里,用手使劲的挠着自己的脑袋,显得很是痛苦。
[email protected]##$……”
边上的一个人开口这样说道。
这是山部落的人,他同样知道这些事情,并也在为这些事情感到格外烦恼,和想解决的办法。
此时,见到自己部落的首领这样的苦恼,他终于是忍不住的将自己想出来的办法说了出来。
他所想到的办法就是,让首领带着部落里的人从这里离开,前往外面去生活。
这样的话就可以跟残暴的飞马部落拉开距离,避免来自于飞马部落的伤害,让自己部落变得跟那个相邻的部落一样的凄惨。
在听到这人说他有办法的时候,山部落的首领不由的为之感到激动。
但在听完了他所说的办法之后,山部落首领的一张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直接摇头就将之给否决了。
这算是什么办法啊!
这样的办法自己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想到了。
但这根本就行不通。
这个时候天气依旧是寒冷,外面的积雪还没有融化,青草还没有长出来,就算是老草,也都被积雪覆盖着,牛羊吃不到。
在这个时候离开庇佑着众人的山谷,那根本就是去找死,将部落给推向绝路!
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留在山谷之中,不一定会被邪恶的飞马部落人找到,不一定会有那样凄惨的遭遇,但是离开了这片可以庇佑人以及牲畜的河谷,那可就真的是在自寻死路了!
事实上山部落首领的苦恼也就在于此了。
如果是在其余的时候,自己得到了这样的消息,直接带着族人,驱赶着牛羊等牲口,前往别的地方去接着生活,远离飞马部落也就是了。
但在如今的这个时节,自己等人是真的连逃走的地方都没有了!
而这个河谷说大也大,能够容纳许许多多的部落以及牲口在这里过冬。
说小也小,这毕竟是一个河谷,再大也是有限度的,与外面那辽阔的草原之间,有着极大的差距。
平日里确确实实能够容纳牲口以及部落在这里过冬,但真的是有人想要在这河谷之中,寻找其余的部落进行攻击,也是非常容易的。
毕竟以往分散在大草原之上的很多部落,这个时候都汇集在了河谷之中。
密度要比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密集的太多了!
走出河谷,远离残暴的飞马部落,是一条绝路,路上的生机,都被这积雪与寒冷给封堵了起来。
留在河谷之中,给飞马部落找上门来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按照已经死去的那个人的说法,一旦被飞马部落的人给找到,打上门来,那自己部落也一样是将会变得格外的凄惨!
将会变得如同那个部落一样!
这同样是他不想看到,不想让其发生的!
打也打不过,跑还跑不了。
事情就这样陷入到了死结之中,让人格外的难受。
山部落的首领坐在这里,显得很是苦恼,下意识的用手去揪自己的头发,不时就会扯下几根下来。
站在边上的山部落人看着这一幕,在为事情感到忧心的同时,也有些担心自己部落的首领会将自己的脑袋给薅秃。
就跟之前的有一次,自己部落的首领坐在那里想事情,怀里抱着一只羊。
一边想,一边下意识的去薅羊毛。
等到他将事情想好了,羊身上也秃了一大块,从之之后那只羊看起来就跟其余羊不一样了……
不知道是不是绝顶了的人,是不是真的比一般人聪明。
当山部落的首领,坐在这里一边沉思,一边无意识的往下薅自己的头发,将头顶之上薅的一片通红,光了大约有鸡蛋那样大的一块之后,他忽然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脸上虽然没有露出什么喜色,但之前的那些忧愁与纠结却少了很多。
“@#@QW#……”
山部落的首领大声的喊了起来。
很快,族人们就开始朝着他所在的地方汇集了过来。
当然,那些持着鞭子,围拢着牲畜群进行放牧的人没有过来,依旧是在原来的位置,看守着这些牲畜,不让它们胡乱的走动。
[email protected]##……”
等到部落里的人汇集过来之后,山部落的首领,就再一次的开口说话了。
他先是对部落里的人说了他们现在所处的艰难处境,然后又说出了自己所想出来的解决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让部落里的人出发,前去寻找其余一同在山谷之中过冬的部落,将飞马部落邪恶而又残暴的行径告诉他们,让他们变得警觉。
然后将这部落的人,都召集过来,众人生活在一起,共同对抗邪恶而又残暴的飞马部落!
这就是飞马部落首领,将自己给薅秃了之后,想出来的办法。
听到山部落的首领所说的话之后,很多山部落的人,都是忍不住的眼睛发亮。
这确实是一个顶好的办法!
这个时候河谷出不去,留在河谷之中又将会遭受到来自于飞马部落的死亡威胁。
这样的时候,最好的办法,也就是将其余生活在河谷之中的部落召集起来,大家居住在一起,共同努力的去对抗邪恶的飞马部落!
毕竟受到飞马部落死亡威胁的人,不仅仅只有他们的部落,其余生活在这个河谷之中的部落,一样是受到威胁。
这些部落也如同他们部落一样,没有能力对抗飞马部落。
那这样的情况下,这些部落相互联合,组成一个整体,与邪恶的飞马部落相抗,也就成为了势在必行的事情。
山部落的人在为他们首领想出来的办法而欢喜了一段儿时间之后,又变得有些担忧起来,担心那些部落会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会不同意这样做。
山部落的首领,却没有这样的担忧。
因为在如今的这种情况下,包括他们部落在内的部落,想要好好的活下去,除此之外,都没有了其余的选择与办法……
在山部落首领的安排下,山部落的一些人,分作好几拨从这里离开,踏上了前去寻找其余部落,并与他们联合起来的道路。
山部落的首领没有出去,他留在了部落现在的居住地这里,与部落里剩下的人在一起。
这些出去报信、联合的人离开之后,部落之中一下子变得格外空虚起来。
这些留在部落之中的人,一个个都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山部落的首领虽然也有些不安,却没有部落里其余人那样的强烈。
因为他知道,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强大又邪恶的飞马部落,就算是自己部落的所有人都留在这里,也一样是打不过他们。
除了会死更多的人之外,并不会有其余的结果……
山谷之中的另外一个地方,有着诸多的牛羊马匹在这里,汇集在这里的还有诸多的人。
飞马部落的首领,站在这里,手中拿着那柄他爱不释手的兵刃,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格外的畅快与自豪!
在自己带领之下,部落得以迅速的发展!
这种发展是这样的迅速,这样的令人心醉!
这人口与牲口增加的速度,是之前的时候,飞马部落的首领所不敢想象的!
“@¥@@3!”
站在这里看了一阵儿之后,飞马部落的首领这样出声大喊了一声,然后踩踏着用来垫脚的石头,翻身上马。
其余跟在他身边的人,在听到他的招呼之后,也纷纷上马,随着他们部落的首领,朝着外面而去。
尝过甜头的人,总是会忍不住的继续去做之前做过的事情,以此继续品尝那令的自己格外忘不了的甜头。
飞马部落的首领也一样如此。
轻而易举就能够获得大量牲畜与人口的事情,令的他格外的着迷,让他忍不住的带着部落里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出击!
想要接着获取更多的东西!
飞马部落的首领带着部落里的人,很快就走远了,没有鼻子的、红虎部落巫女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