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37xym非常不錯小說 十億次拔刀-第六百三十八章 喲,好大的排場啊!閲讀-ewaea

37xym非常不錯小說 十億次拔刀-第六百三十八章 喲,好大的排場啊!閲讀-ewaea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现在的三戒……除了长了一点个子外,他的一身修为已经没有了,使得现在的他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师兄,这两年你到底去了哪?”
一张失去了椅背的破旧椅子,沈侯白坐在椅子上,而三戒则手持一把剪刀为沈侯白修剪着脑后那近乎七八米的长发。
闻言,沈侯白看着眼帘中的残垣断壁,却是没有回答三戒的问询。
他只道:“赤阳宗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沈侯白的问询,三戒很明显的,为沈侯白整理头发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喃喃说道。
“是无相宗。”
“无相宗以副宗主等人在我们赤阳宗地界被杀为由,集合了三个宗门,四名仙格强者进攻我们赤阳宗,宗主双拳难敌四手,最终战败。”
“无相宗。”
其实沈侯白已经想到了‘无相宗’,但因为‘无相宗’的几人都死在赤阳宗外面,他们似乎没有理由来找赤阳宗的茬,所以沈侯白倒也没有细想。
“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难道是他们知道了副宗主那些人是自己杀的?
好奇之下,沈侯白便又问询了起来。
“理由?”
“需要理由吗?”
“这个世界……大大小小的宗门,除了神宗……都可能被灭,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
“所以……赤阳宗就剩你一个了吗?”
沈侯白继续问道。
“那倒也不是……”
“宗主虽然战败,却也逃了出去,而其他的师兄师姐师妹师弟,除了战死的,大部分都被无相宗抓了回去。”
“不过只要宗主一天不死,相信他们应该不会对被抓的门中弟子有过分的举动,否则……他们也别想好过,毕竟宗主在怎么说也是一名仙格强者。”
“当然,还有一些像三戒这样的,当时正好外出,所以没有被波及,只是眼见无望,那些师兄弟也就离去,转投其他宗门了。”
“那你怎么不走?”沈侯白扬了扬脖子,以便三戒可以帮自己剃去下巴的胡须。
“嘻嘻!”
不知为何,三戒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说道:“说出来师兄你可能不信,三戒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便没有离去。”
“三戒,你知不知道,你其实一直被人盯着?”
突然,沈侯白说道。
“盯着?”
“谁?”
话音未落,‘嗖嗖嗖’,沈侯白与三戒的眼帘中便落下了七八个身穿无相宗武服的无相宗弟子。
“师兄果然料事如神,知道把这小子留下,一定会引来漏网之鱼,果然……”
一名无相宗的弟子,脸上显露一抹兴奋的说道。
“这次……终于可以等到我们领赏了。”
为了斩草除根,无相宗给门中弟子下达了一个悬赏令,只要是赤阳宗的漏网之鱼,不论死活,抓回去都可以领取仙石奖励。
如此,对于普通的无相弟子而言,这绝对是一条发家致富的捷径,因为他们想要获得仙石可没有那么容易,只因这群人中,最强的也就封王级而已,而在这仙神世界,想要获得宗门的仙石供给,最少也得帝级。
没有理会这些人,沈侯白目视前方的同时说道:“三戒,为什么要停,继续。”
听到沈侯白的话,三戒不由得一愣道:“可是师兄,他们……”
三戒的话没有说完,沈侯白直接打断道:“继续。”
闻言,三戒只得继续为沈侯白修剪下巴的长须。
“槽,师兄……我们似乎被小瞧了啊。”
见状,无相宗的一名封王语气虽然有些无语,但脸上却是显露着揶揄之色。
也难怪他们会不怕沈侯白,只因沈侯白收敛了身上所有的气息,使得他看上去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而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这些无相宗弟子又怎么会害怕呢?
“杀了他,然后回去领赏。”
然而……这名无相宗的弟子,话刚刚说完,只听到‘啪’的一声,他便从原地消失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被沈侯白的仙压给压成了肉饼。
“不好,快跑。”
见状,剩下的无相宗弟子立刻便意识到了,这赤阳宗的余孽不是他们眼中的鱼肉,而是恶虎。
闻言,沈侯白轻声细语的说道:“跑?”
“不觉得太晚了吗?”
说完,这名喊出‘跑’字的无相宗弟子和刚才的无相宗弟子一样,瞬间便化成了一摊血水。
见状,剩下的无相宗弟子哪还敢说一个字,一个个‘扑通,扑通’双脚不听使唤的直接跪了下来,然后语气充满惊惧的喊道:“饶命,大人饶命,小人们猪油蒙了心,有眼不识泰山,请大人饶小的们一命吧。”
看到这一个个跪倒下来,满脸冷汗的无相宗弟子,沈侯白可不是那种会有怜悯之心的人,他直接说道:“太晚了。”
说完,随着沈侯白将自己的仙压释放到他们的身上,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这些个无相宗的弟子便瞬间化作了一摊血水,尸骨无存了。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看了一眼三戒,然后说道:“手抖什么!”
闻言,三戒立刻说道:“师兄,我没有……我只是气愤而已。”
“气愤?”
“嗯,让他们死的太痛快了!”
一想到之前赤阳宗经历的灾难,三戒便不由自主的心中凝聚起了一股怨气。
片刻后……
沈侯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看着周围的头发与胡须,沈侯白‘嘎嘎’扭了扭脖子……
“师兄。”
正在这时,三戒握着为沈侯白修剪头发的剪刀道。
“怎么?”
“你会去救师姐她们吗?”三戒小脸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
闻言,沈侯白伸出了一只手,然后抚上了三戒的脑袋,接着说道:“会的。”
听到沈侯白的话,三戒的小脸不由得涨红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嗯’了一声。
“我去去就来。”
脚下一沉,沈侯白已御空而去。
望着沈侯白离去的身影,三戒不禁喜极而泣……
袖子一抹眼眶,三戒恨恨的说道:“师兄回来了,无相宗,你们完蛋了。”
另一边……
此时的无相宗……
无相宗的广场上,此刻可谓张灯结彩,只因就在今天……无相宗正在举办一场大宴,宴会的内容便是无相宗的一位长老娶妻纳妾,而这一妻一妾,便是拥有北域第一美人之称的天星,以及赤阳仙君在沈侯白之前,唯一的弟子邪月。
但实际上……娶妻纳妾是假,逼赤阳仙君出来是真。
因为只要赤阳仙君一天不除,那就是吴天的一块心病,毕竟赤阳仙君是和他一样的仙格强者,若是赤阳仙君在他不在宗门的时候来个突袭,那么无相宗不说被灭,至少也得被毁个七七八八,所以吴天便想出这一招,利用天星和邪月来逼赤阳仙君现身。
对此邪月和天星,当然是一万个不乐意,但是……吴天说了,如果她们不答应,那就杀光赤炎宗的俘虏,如此……威逼之下,天星和邪月即便心中一万个不乐意,却也不能无视门中的弟子被杀,只得同意吴天的要求。
此刻,无相宗的一间厢房内……
天星哭的稀里哗啦中,扑倒在邪月的怀中,使得脸上刚刚化的妆容被泪水给打湿,但即使如此,也无法掩盖她的天生丽质,只会让人莫名的感到心疼。
“师傅。”
抓着邪月身上的大红喜服,天星哭泣道:“师傅,我不要嫁给那个混蛋,我不要……”
看着在自己怀中哭泣的天星,邪月伸手抚着天星的脑袋,显得一筹莫展,因为她也不想嫁,可是不嫁怎么办?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宗门的弟子被杀吧?
心如刀割间,邪月喃喃说道:“沈侯白,你究竟上哪去了?”
“为什么会在宗门大比的时候突然消失?”
邪月咬起了自己的红唇,咬的贝齿深陷红唇之中,仿佛要将红唇给咬破似的,看上去非常的用力。
另一边……
无相宗的一名名长老迎客的迎客,招呼的招呼,而吴天……站在宗主阁的楼阁之上,一双冰冷的眼眸四下不断的张望着,同时仙气也将整个无相宗所笼罩了,使得如果赤阳仙君到来,他可以做到第一时间察觉到他。
“赤阳……我就不信你不来!”
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吴天嘴角微微扬起一道弧线道。
“两位,仪式就要开始了。”
邪月与天星所在的厢房中,一名像是媒婆一样的老婆子,手持一块手绢走到了二人的面前,同时她的身后还跟着几名侍女模样的女人。
“哟,怎么哭成这样!”
看着天星梨花带泪的模样,将脸上的妆容都哭花了,不由得面庞一沉,然后对着身后的几名侍女道:“你们几个,给新娘重新上妆。”
随即,跟着媒婆前来的侍女便拉起了天星,然后拉到一旁的梳妆台前,擦干泪水后,重新上起了红妆。
亦就在这时,媒婆说道:“事已至此,你们就不要在有什么念想了。”
“就算你们的赤阳仙君到来,也只是自投罗网罢了。”
“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宗主已经联合那三位宗主在宗门内设下埋伏,只要你们的赤阳仙君到来,必死无疑。”
媒婆吓唬邪月和天星的时候,吴天所在的宗主阁,他的身后出现了三个身影……
“吴天,你说赤阳那老东西会来吗?”
“是啊,他肯定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不来?”转身看向身后的三人,吴天微微一笑道:“不来,那他的弟子和我们北域的第一美人就成我无相宗的媳妇了,我又不吃亏!”
“说的也是。”听到吴天的话,一名仙格强者点了点头。
“宗主,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正在这时,一名身穿新郎官服饰的男人来到了吴天的身旁,所料不错的话,他应该就是邪月和天星的‘夫君’了。
“怎么?”
“等不及了?”看到新郎官,吴天不由得说道。
闻言,新郎官笑了笑道:“宗主,不怕你笑话,弟子确实有些等不及了。”
听到新郎官的话,吴天摆了摆手,然后说道:“那就开始吧。”
于是,随着仪式开始,锣鼓喧天下,邪月和天星盖着一块大红盖头,在几名侍女的搀扶下,缓步走向了仪式所在的无相宗广场上。
当邪月和天星来到广场上后,新郎官御空而来,落到了两女的面前,然后对着盖头下的天星和邪月道:“想不到……为夫竟然有幸可以娶到北域的第一美人和她的师傅!”
“呵呵。”
一同前来的媒婆捏着手绢笑道:“新郎官,准备仪式吧,仪式完了,她们就是你的妻子了。”
“到时候晚上您就可以一龙‘戏’二凤了。”
听到媒婆的话,新郎官的脸庞立刻就涨红了起来,因为他早就在期待了。
而此时大红盖头下的邪月与天星,不由自主的娇躯一颤,因为这对她们而言,那就是噩梦。
使得天星忍不住伸出大红嫁衣下的一只玉手,然后抓向了邪月的手……
倘若此刻有人在场,那么一定会发现,天星的手煞白的毫无血色。
感受到天星那抓住自己的小手,小手上那因为害怕,紧张的力道,盖头下,邪月的红唇终于被她咬破了,随之一缕苦涩的鲜血顺着舌头流淌进喉咙,让邪月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苦涩。
“师傅,你在哪?”
“沈侯白,你……”
这一刻,邪月想到了师傅赤阳仙君,也想到了沈侯白。
同时,脚下不禁一软,如此这个时候便体现出了搀扶着邪月与天星侍女的用处了。
随着她们双手用力,邪月便没有瘫倒……
“大宴开始,请新郎新娘入场。”
这时,一名似司仪的无相宗长老御空高声喊道。
而随着他这么一喊,邪月与天星的娇躯又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嘎吱。”
广场上,摆着将近数百桌的酒席,而其中一桌上,一名青年手背青筋凸起的捏着一只酒杯,而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乔装而来的赤阳仙君。
果然,赤阳仙君还是来了,只是……他也察觉到了吴天等四名仙格强者,如果他贸然出手,那不仅救不了自己的徒弟,甚至还得把自己搭进去,那样一来,不管是天星还是邪月依旧无法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