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apmbj好看的都市小說 正德崛起-第九百八十九章是真的國公嗎?展示-cgc3f

apmbj好看的都市小說 正德崛起-第九百八十九章是真的國公嗎?展示-cgc3f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开疆扩土!
不世之功!
身为军伍之人,还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情更能让人振奋人心!
所有辽东都司将士,在听到魏国公徐俌的话语之后,神情瞬间开始变得亢奋起来。
一脸激动的众人,握住兵器的双手,都开始用上了力道,心中更是暗道。
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而魏国公徐俌在宣读完圣旨之后,目光也转到面前的一众辽东都司将官身上,出言问询道:
“诸位可还有问题要问?
如若没有的话,我等即刻开始行军!”
被调派而来的一众将官,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接着纷纷转向魏国公徐俌,双手抱拳,齐声呼喝没有。
魏国公徐俌见状,收起圣旨的同时,对着面前的一众将士高声呼喝道:
“诸将听令,全军出击!”
“遵命!”
一众将士齐声应喝,声震四野。
魏国公徐俌见状,看着面前如此虎贲,心中满意的同时,更是暗暗点头。
接着直接翻身上马,带头朝着高丽境内奔去。
魏国公徐俌的这番举动,顿时吓坏了刚刚起身的一众将领。
要知道此刻可是已经进入了高丽地界,这般横冲直撞真的好吗?
想到这里的一众将领,快速上马追赶魏国公徐俌的同时,还不忘记派出手下斥候,查探前方情况。
毕竟此时身在他国境内,之前又从未来过,说是高丽的一草一木皆不相识都不夸张。
可是前方的魏国公徐俌,就好像从未经历过战事一般,速度根本未减不说,看他那轻松的模样,就仿若此刻是在大明国土一般,纵马扬鞭,没有丝毫顾忌。
见到这一幕的一众辽东都司将领,心中惊惧的同时,更担心这般下去会有意外出现。
想到这里的一众将领,纷纷策马朝前追去,试图劝解魏国公徐俌稍稍放缓一下速度,最起码也要等到前方的斥候回来之后,再快马加鞭也不迟。
最先追赶上去的是辽东都司指挥使孙文斌,到了魏国公徐俌近前的他,一边控制坐下骏马,一边拱手对着魏国公奏言道:
“国公,吾等是否先放缓速度,待前方斥候回报之后,我等再向前疾驰,毕竟这般在高丽境内纵马疾驰,一旦遇上高丽军伍的话。
吾等能将之全灭还好,若是有活口逃离,将吾等进入的消息散播出去,这对于接下来的计划,有害无利啊!”
指挥使孙文斌双手抱拳,一脸凝重。
可是一旁的魏国公徐俌,在听到孙文斌的话语之后,也只是朝着他看了一眼之后,就冷声说道:
“不碍事的!”
不碍事?
孙文斌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这叫什么话?
现在的孙文斌都有些怀疑,面前的这个魏国公,是不是一个冒牌货。
要不然换成是谁,身在他国能嚣张成这般模样?
而且你是来攻打对方的,若是换了之前,人家俯首称臣那会,你说你是大明的国公,人家还会给你一个面子。
但是现在都已经刀兵相向了,谁还会去管你?
孙文斌面色发苦,身后赶来的一众将领,见到孙文斌的这幅神情之后,顿时也猜测到了大概。
不甘心的众将领,还是一一上前劝谏。
可是观他们退下来的神情,孙文斌已经明白,这些人所得到的答复,和自己的没什么两样。
随着纵马的疾驰,众人开始越来越深入高丽的腹地。
看着依旧在前面纵马飞扬的魏国公徐俌,众人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一众将领,开始在后面偷偷商议起来。
该不该上前将魏国公徐俌拦下?
要知道继续这般下去的话,若是一旦碰上高丽军伍,事情肯定无法解释。
到时候刀兵相向,战损大小暂且不说,就说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引发整个高丽王朝兵马刀兵相向,一想到那般后果,众将领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可若是上前拦下的话,势必会因此得罪魏国公徐俌,要知道此时他也才刚刚成为众人的上官。
新官上任还不到一天,众人就这般对待上官,真的好吗?
而且对方还是国公的身份!
就在众人万分纠结之时,前方斥候突然朝着这边折返了回来。
见到这一幕的众将领,心中顿时就是一紧,满面担忧的朝着前方的魏国公徐俌望去。
不过让众人诧异的是,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原本不管不顾向前疾驰的魏国公徐俌。
因为斥候的归来,居然也在慢慢减速,等到斥候临到近前的时候,魏国公徐俌已经慢慢停了下来,看着面前归来的斥候,直接问询道:
“前方是何情况?”
斥候听到魏国公徐俌的问询,抱拳行礼之后,赶紧答道:
“启禀国公,吾等向前探查,可是一直未见高丽军伍活动,期间路过一处营地之时,进去查看也是空空如也,看那桌上的灰尘,估计那处营地已经闲置半月有余。”
魏国公徐俌听闻此言,点了点头,面上却没有丝毫诧异,挥手示意斥候退下之后,一提马缰,就继续开始纵马驰骋起来。
可是身后跟过来的一众将领,在听到这斥候所言之后,却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未碰见军伍兵丁。
营地也闲置半月有余?
人呢?
再结合朝廷对高丽用兵的行动。
难不成这高丽真的发生了什么变动不成。
想不明白这里面缘由了众将领,又将目光放到了前方骑马奔行的魏国公徐俌身上。
众人你推我搡,到了最后,指挥使孙文斌被众人推举了出来,由他上前探寻。
指挥使孙文斌一脸的不情愿,紧赶慢赶又追上了魏国公徐俌后,看着神情冷峻的魏国公,孙文斌斟酌了片刻,方才抱拳拱手问询道。
“敢问国公,这高丽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国公徐俌虽然向前奔驰,但是对于刚刚追上自己的孙文斌,自己也已注意到。
听到孙文斌问询的他,沉吟片刻之后,缓缓说道:
“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本公所了解的,也都是通过书信和口述,具体的情况,等我们到了宁边大都护府之后,就一切都该清楚了。”
宁边大都护府?
孙文斌听到这里,越发的疑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