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9agxq精品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 ptt-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異界(202)看書-ifcsz

9agxq精品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 ptt-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異界(202)看書-ifcsz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大家稍安勿躁。”
庞小南站起了身,扫视了一周,摸了摸鼻子后说道:“我可以保证,蒋家易主之后,各位还将在原来的岗位上继续发扬光和热。你们要相信,你们只是换了一个老板,而且换的这个老板,还会带你们奔向更好的未来。”
接着,庞小南转向蒋先生,“你们不是一直想加入丰日县的文化旅游开发项目吗?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交接完成后,蒋家的产业将有机会参与这个项目。”
蒋家一直被庞小南排除在丰日县文旅开发工程之外,蒋家已经想了不知道多少个办法去上面沟通,但是就是得不到杜浩然的肯定回复。
现在,蒋先生想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庞小南在背后运筹帷幄。
“好吧,我答应你,蒋家配合你的合并。”
蒋先生颓然的坐了下来,仿佛一刹那老了几十岁。
在和庞小南的较量中,蒋先生一直处在了下风,这一回,他再有没有把握扳倒庞小南,而且以后,他也不可能有机会了。
蒋可的眼泪如决堤的潮水般涌了出来,他知道蒋家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这一切,都是源于那天他去找燕青的麻烦。
色字头上一把刀,蒋可今天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在场的众人,也都留下了悲伤的眼泪,现场弥漫着沉重的气氛。
几天后,蒋家的产业顺利与吴家的产业合并,这一商业变动在丰日县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但是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切都是庞小瓶在运作,庞小瓶的背后,则是杜浩然。
自从庞小瓶把吴镇坤驱逐出吴家的产业后,所有人都觉得庞小瓶是个可怕的女强人。
庞小南却乐得轻松,尽管庞小瓶还时不时的来请示他一些内容,他都让庞小瓶去找庞同。
马上就到了华国传统的春节,庞小南一家人在老家相聚,自从庞同当了杜浩然的代言人,庞小南的母亲就没有再上班,这一天,她一大早就起来,给全家准备丰富的伙食。
庞同的腿已经好了差不多了,而他身上的贵气也是越来越盛。
“小南啊,真是不敢相信,你回来的这个把月,我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庞同看着自己的儿子,越看越不敢相信这是原来的庞小南。
“爸,你适应适应,我有义务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庞小南笑着陪庞同喝了一杯,一切尽在酒中。
下午的时候,二牛提着一块腊肉过来,要给庞同拜年。
“同哥,以前是二牛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是我一点心意,还请你收下。”
二牛特意换了一身干净的打扮,脸上是不自在的笑容。
庞同自然知道二牛来的目的,他一挥手道:“过来坐吧二牛。”
二牛看着庞小南有点发怵,庞小南笑了一下,“让你过来就过来。”
二牛这才慢慢的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是不是想找个事做啊,二牛?”庞同开门见山的问道。
二牛能够想着找份正经工作,这是好事,总比他天天在外面胡混要好。其实二牛主要是打听清楚了,庞同现在在城里混的风生水起。
村里谁也不知道,庞同到底是攀的什么关系,竟然能和杜浩然搭上线,村里每天都有人来庞小南的家里,想跟着庞同去做事。
不过庞同这段时间都不在家,二牛这是估计大过节的,庞同回家了,所以就悄悄摸摸的过来了。那块腊肉,还是他媳妇准备自己拿来过年的,被他偷出来了。
二牛听得庞同问话,像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同哥,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正经干活,老婆也看我不起,你现在混的好,能不能带带我?”
“没问题啊,过了年,你跟我干吧。”庞同一口应承了下来。
“真的啊,同哥,谢谢了,谢谢,我敬你一杯。”二牛端起茶碗大的酒杯就是一口干了,那可是烧酒,他猛烈的呛了起来,就像被刀子插在了喉咙里。
没多久,五哥也提着烟酒过来拜年了。
他看到庞小南在家,不敢进门,庞小南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五哥来,和二牛的意思差不多,他知道现在庞同管了丰日县的旅游开发大批项目,想捞点工程做做。
尽管庞小南和自己有过节,但是在利益面前,五哥不得不做出抉择。
“南哥,以前是我做的不对,我来给你赔礼道歉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五哥聪明人,蒋家发生那么大的变故,即使不是庞小南一手造成的,也肯定有庞小南的一份力量在里面。
庞小南想了一下,庞同担任杜浩然的代言人,有些事情不好亲自出面,倒是可以交给五哥去做。
“冤家宜解不宜结,五哥,过去的事我们就不提了,以后,你要是想发点小财,可以考虑跟着我爸干。”
“可以吗?”五哥朝庞同望了过去。
五哥的消息比二牛要灵通的多,他知道庞同现在的地位在丰日县如日中天。
庞同缓缓的点了点头,他这个代言人,本来就是代替庞小南。
“谢谢,谢谢,庞总,同哥……啊,不,同叔,以后你有事就出声,我一定鞍前马后,鞠躬尽瘁……”
村里的很多人都趁着这个机会来给庞同拜年,庞小南笑着说:“爸,你现在体会到了发达的滋味了吧?”
庞同苦笑的摇了摇头,说:“以前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家里一年也没一个人过来看我,现在是想躲都躲不掉,小南啊,难怪你不想当这个代言人。”
“你们爷俩,今天别喝太多酒啊,明天我们还得去小南外公家呢。”
庞小南的母亲看着家里这么多年的阴霾一扫而空,忍不住高兴起来。
“你妈呀,自从我瘫了以后,就没有回过娘家了,他们楚家啊,也是势利眼,这么多年,都怪你妈不该嫁给了我。”
庞同叹了一口气。
“楚家那样的亲戚,我们不去招惹也罢。”
庞小南的母亲楚香兰,出自于丰日县隔壁上澧县的楚家,楚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望族,当年,楚香兰本来是被楚老爷子许配给了上澧县的一个富贵人家,可是楚香兰偏偏爱上了庞同,跟着庞同回了丰日县,当了农场主的妻子。
所以楚家一直就不认可这段婚事,直到楚老爷子今年快80岁了,看淡了一些事情,才让楚香兰带着一家人回娘家聚聚。
“小南,我们可不能不去啊,他毕竟是你的外公,你妈我毕竟也是楚家的人。”
怕庞同父子不愿意去,楚香兰显得有些着急。
“妈,我们去就是了。”
庞小南已经把幻想还给了庞小瓶,那车太招摇了,他自己买了一辆二手的越野车,走走山路的也方便。
第二天一早,庞小南就开车带着父母,回到了楚香兰的家乡,上澧县。
上澧县比丰日县要穷一些,从两县交接的路面就可以看出来,丰日县的路面宽敞平整,上澧县的路面狭窄,坑坑洼洼。
楚家位于上澧县老城区的一处大宅子,庞小南把车停好,就和父母朝楚家大门走去。
“哟,姑姑,你回来了?”
一个一身正装的年轻人叫住了楚香兰。
“楚贵棵,是你啊,姑姑都快不认识你了。”
楚贵棵开着一辆奔马跑车,看牌照还是华海市的。
“这是小南吧,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楚贵棵过来抱住庞小南的肩膀,使了使劲,“还是那么瘦弱,要多吃饭啊。”
印象里,庞小南的这个表哥,从小就欺负他,庞小南没少挨打。
“表哥,你现在混的不错啊,都开跑车了。”
庞小南给楚贵棵戴高帽。
“马马虎虎啦,听说你考上东力军校了,不错,不愧有我楚家的血脉,不过,你可得好好努力,就算军队包吃包住,你毕业出来想要和表哥一样开跑车,路还长着呢。”
楚贵棵眼里满是嘚瑟,依旧不改儿时对庞小南的傲慢。
小时候,楚贵棵仗着自己年纪大又是城里人,对乡下小子庞小南是颐指气使,稍有不如意就拳打脚踢,现在还是改不了自己的优越感。
楚香兰一见楚贵棵对庞小南语气不善,连忙说道:“我们别站着了,进去吧。”
“爸,我回来了。”
楚老爷子坐在楚家大堂的中央,精神矍铄,庞小南对这个外公的印象不怎么好,本来也没什么交集。
“香兰啊,回来了,坐。”
楚老爷子面无表情,甚至不去看庞同。
楚家三兄妹,楚香兰是最小的,她上面还有大哥楚昭南,二哥楚镇北。
此刻,楚昭南和楚镇北已经到了,正坐在楚老爷子的两侧。
楚香兰一家人只得坐在了最下方。
“庞同,听说你的腿好了,真是好运气啊。”
楚昭南一脸的威严,他在上澧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这个残废妹夫向来没什么好印象。
“托大哥的福,确实是能走了。”
庞同对楚昭南也没什么好印象,这么多年,不管庞家如何艰难,这个做大哥的从来没有资助过一分钱,他混的再好也与庞家无关。
二哥楚镇北是当地的名医,他倒是对庞同充满了兴趣。
“庞同啊,你这个腿,是怎么治好的,不是瘫了十几年了吗,怎么说好就好了?”
“那天来了个江湖郎中,说给我看看,就这么治好了。”
庞同不说真实原因,也是庞小南交代的,没必要去给楚家人解释,徒增烦恼。
“原来是误打误撞啊,我就说嘛,你那情况,根本不可能治好的,偏方也就是凑巧了。”
楚镇北对自己的医术相当自信,他认为治不好的病,那就一定治不好。
“昭南啊,今年竞选县议员没有问题吧?”
楚老爷子开始关心儿女们的前程。
“爸,你放心吧,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楚昭南看了一眼楚香兰,“小妹当初是不听劝啊,要是嫁给了我们为他物色的对象,现在人家已经是议长了。”
“哥,能不能不说这个事情了。”
楚香兰尴尬的看向庞同,生怕庞同生气。
庞同一脸的冷漠,他早就准备了来楚家受到屈辱。
“镇北,你提医院副院长的事情,怎么样了。”
“爸,可能有点问题,我那个竞争者,有很深厚的背景,不好对付啊。”
楚镇北扶了扶眼镜,不敢看楚老爷子的眼睛。
“是吗?要不要我给你运作运作?”
楚老爷子的双眼放出精光,他虽然老了,但是在当地的人脉依旧强大。
“爸,你放心吧,我尽力争取,如果实在不行,你再出面。”
“楚婷婷呢?怎么没看到她人?”
楚老爷子直接跳过了楚香兰,问起了楚镇北的女儿。
楚家三兄妹,大哥楚昭南的儿子楚贵棵刚刚庞小南已经见过,楚镇北也只有一个女儿,楚婷婷,现在在楚昭南的房地产公司任职。
“婷婷跟男朋友去逛街了。”
楚镇北有一丝得意之情。
“婷婷交男朋友了,你们可要把好关,别又爱上个穷小子。”
楚老爷子对自己家的子弟的婚姻,看的很重,因为有楚香兰这个前车之鉴在。
“爸,你放心吧,我听婷婷说,他这个男朋友,是丰日县的大家族子弟,家里光是饭店都有好多家,可不是什么农场主之类的。”
楚镇北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庞同。
庞同原来也是条汉子,现在被楚家这样奚落,早已脸色铁青。
“老爷,外面有人来拜贺。”
楚家的管家进来对楚老爷子报告。
“是什么人?”
楚老爷子脸上有了一丝波澜,每年的这个时候,是他彰显自己德高望重的时候,上澧县的一些成功人士,都会来给他送个礼。
来人的地位越高,就显得他这个楚家家主的声望越高。
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楚家的声望有所降低,但是楚老爷子以前的门生故吏,还是在上澧县把着不少关键的岗位。
“说是丰日县的马涛。”
“马涛?”楚昭南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认识马涛?”楚老爷子见楚昭南有些反常,感到奇怪,因为他并不认识马涛。
“爸,这马涛可是丰日县的大人物,他最近负责开发丰日县的旅游项目,这可是大项目,背后据说是杜浩然在运作,你知道杜浩然吧?”
“杜浩然我当然知道,他在整个华国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如果是他的项目,那这个马涛当真不得了,快请!”
楚老爷子的脸上也出现了兴奋的表情,能跟杜浩然扯上关系的人物,肯定不简单,而楚家好久没有这样厉害的人物上门了。
“怎么,你和马涛有合作?”
楚老爷子为楚昭南感到高兴,能搭上杜浩然的项目,说明楚昭南以后几年都不用发愁了。
谁知楚昭南却是一脸的无奈。
“这个项目不但是丰日县的重点项目,也横跨了丰日县周边的几个县市,我们公司也一直想找马涛合作,分一杯羹,可是一直搭不上线。”
“那……他为什么要来楚家?”
正在楚家疑惑间,马涛已经进了楚家的大堂。
“楚老爷子,祝你福如东海,马涛给你拜年了。”
马涛微微一弯腰,打了个拱手。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楚老爷子不嫌弃。”
马涛指示下属把一个盒子献到了楚老爷子的面前。
“马总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快请坐!”
楚老爷子虽然在上澧县颇有人脉,可这临县的大亨给自己拜年,他就不能端着了。
“楚老爷子,我还有事,就不坐了。”
马涛朝庞同微微一点头,就要告辞。
“马总请留步。”
楚昭南见马涛要走,连忙上前一步,急急自我介绍道,“马总,我是楚昭南,贵公司的旅游开发项目,我早有耳闻,也想一起合作共赢,当然了,对马总我也是久仰大名,马总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吃了饭再走?”
楚昭南不失时机的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原来是楚总,饭我就不吃了,我真的还有事,有机会合作。”
马涛疾步走出楚家的大堂,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个马涛,为什么会来?”
楚老爷子刚刚看到马涛看庞同的眼神,心里起疑。
“肯定是马总看中了我们公司的资质,特意过来示好的。”
楚昭南自信满满,这里面,也就属他和马涛搭得上边。
“我看不像,他根本就不认识你。”
楚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但是还没老糊涂,马涛不像是冲着楚昭南来的。
“他虽然不认识我,可是他要来上澧县开展项目,就必须要寻找合作伙伴,我看啊,他八成是考察了很多公司,认为我们楚家的公司最具实力。”
楚昭南还是觉得马涛是冲自己来的。
“镇北,他是不是你的病人?”
楚老爷子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楚镇北以前可能治好过马涛或者是马涛的家属。
“我没有印象了。”
楚镇北根本不记得马涛这样一个人,而且人家丰日县的大亨,有什么必要跑到上澧县来治病,丰日县的医疗水平比上澧县好的多。
但是楚镇北又不想否认,跟马涛扯上关系,在楚家也是一份荣耀。
“不可能的,镇北的医术再好,也没有机会给马涛治病,人家还会跑到上澧县来治病?”
楚昭南替楚镇北否认了楚老爷子的想法。
楚老爷子点了点头,“也是。”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楚香兰。
“香兰,你认识马涛吗?”
楚老爷子想起马涛刚刚看庞同的那一眼。
楚香兰摇了摇头,“爸,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是啊,爸,香兰现在就是个农村妇女,怎么会认识马涛这样的大人物。”
楚家兄弟异口同声的否定了楚老爷子的猜测。
“罢了,不管马涛是冲谁来的,昭南,既然他来了,你正好趁这个机会,还个礼回去,方便你和他打好关系,为以后的发展做准备。”
楚老爷子算盘打的贼清,说是礼尚往来,实际上是攀上马涛,甚至是他背后的杜浩然,那样楚家的地位就能再现辉煌。
“贵棵啊,你今年过的怎么样?”
楚老爷子关心完楚家的第二代,又开始问起第三代的近况。
“爷爷,我今年还不错,我在公司很受老板器重,已经是中层管理了。”
楚贵棵脸上有灿烂的笑容,以他这个年纪,能在华海市谋得一个大公司的中层管理职位,是小地方子弟的无上荣光。
“爸,贵棵现在华海市的和海集团,年薪接近百万了。”
楚昭南也不忘夸耀下自己的儿子,有其父必有其子,他楚昭南是上澧县的房地产界知名人物,儿子楚贵棵所在的和海集团,是华海市乃至华国最大的综合企业集团,房地产也是其重要业务。
“哥,其实要我说啊,贵棵当年应该进入我楚家的家族企业历练,也好接你的班啊。”
二哥楚镇北没有进入商业界,而是选择了自己从小感兴趣的医学领域,不然,他也会是楚家公司的顶梁柱之一。
“二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去华海市的大公司历练,是贵棵自己的愿望,也是我的期望,毕竟在大公司能够学到的东西和积攒的人脉,不是在我们这种小地方能够体会到的。”
楚昭南确实是深谋远虑,楚贵棵在楚家的家族企业上班,也许就培养了一个二世祖而已,跟其他的纨绔子弟又有什么区别,不如远离家族的护佑,自己去闯出一片天来。
而楚贵棵也没有辜负楚昭南的期望,确实在华海市混出了一番名堂。
“二叔,我爸说的没错,大城市确实和小地方不一样,我们的客户,都是上亿的老板,我们公司的各个项目,放在上澧县,只怕一辈子都做不完。”
楚贵棵的脸上是满溢的自豪感,他这个和海集团的中层管理,可能比楚昭南这个公司的老板还要见多识广。
“我们贵棵啊,只要在华海市再历练几年,说不定就能干到高管的位置了,即使在公司干的不如意,回来接管楚家的产业,也是游刃有余,我当初鼓励他去大城市历练,是有道理的。”
楚昭南对自己当初的英明抉择感到自豪,他这个儿子也很争气,在楚家的第三代子弟中,无疑是最优秀的存在。楚婷婷是个女人,迟早要嫁人,论能力,也比她哥哥差的远,整天就知道混富二代的圈子。
至于庞小南,楚家根本没拿他当自己家的人,这个外甥,就算考取了东力军校,也只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要想出人头地,哪有那么容易。何况,庞家和楚家在军中并无背景,庞小南估计是要在底层混一辈子了。
“嗯,贵棵啊,继续努力,我们楚家的希望,就都系在你的身上了。”
楚老爷子自幼看重楚贵棵,按古时候的说法,楚贵棵是嫡长子,家族产业迟早都会传到他的手里。而且楚老爷子也认为,在年轻一辈的资质当中,楚贵棵是最好的,霸气而不失智慧,根本不是庞小南之流可以比得过的。
“楚婷婷呢,怎么还不回来?”
楚老爷子皱着眉头,虽然庞小南就在面前,但是他仍只关心姓楚的后辈。
“爷爷,我回来了。”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只见一个穿着时髦,烫着波浪卷的美女进了大堂。
“婷婷,你怎么才来,你爷爷都念叨你好几遍了。”
楚镇北有些生气,他这个女儿虽然长的国色天香,就是有些不太懂事,可能跟楚老爷子自小的宠爱有关。
“爸,我和我男朋友去给爷爷买礼物了,所以才来晚了嘛。”
楚婷婷走到楚老爷子身边,嘴里撒着娇,把楚老爷子逗的心花怒放。
楚婷婷虽然是个女娃,但正是因为如此,楚家的各个长辈才对她爱护有加,说是千金小姐一点都不过分。
“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蒋可。”
楚婷婷的眼神朝门口看了看,只见那里早就立了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
“楚爷爷,蒋可给你拜年了。”
突然,蒋可的余光瞥到了庞小南,不由的吃了一惊,不自在的被楚婷婷拉到了一旁坐下。
“好啊,好!”楚老爷子瞄着蒋可,不由的高兴起来。
楚婷婷经常换男朋友,这是楚老爷子知道的事情。
不过,这是头一次,楚婷婷把男朋友带回了家,带过来给楚老爷子过目。
楚老爷子也是阅人无数,这个蒋可,看起来颇有气度,不会是普通的纨绔子弟。
楚婷婷虽然胸大,但是并非无脑,相反,楚婷婷对男人的要求很高,上澧县的那么多富家公子哥,她都很少看上。今天她带回家的这位男朋友,似乎已经虏获了她的芳心。
“爷爷,蒋可是丰日县的,他家在丰日县主要是经营连锁饭店。”
楚婷婷迫不及待的介绍起蒋可来,她也知道自己的爷爷最注重门当户对。
“莫非,你就是丰日县蒋家的公子?”
楚昭南惊讶的问道,作为丰日县的临县,上澧县也有几家蒋家开的大饭店。
“是……是我。”
蒋可说话有些不利索,边说边瞄了瞄庞小南。
蒋家被庞小瓶整合后,蒋可就不允许在丰日县出现,他被庞小瓶派驻到上澧县,负责这边的餐饮业务。
这段时间,蒋可意志消沉,因为自他懂事以来,这一次被庞小南整的最惨,于是他每天醉生梦死,基本上成了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了。
没想到在上澧县,让他碰到了楚婷婷,楚婷婷在某些地方和燕青有些相像,于是他把对燕青的憎恨转嫁到了楚婷婷身上,他计划先把楚婷婷搞到手,然后尽量的羞辱她,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这一切,都是因为燕青,要是没有燕青,他蒋可就不会得罪庞小南,不得罪庞小南,蒋家就不会覆灭,蒋家如果还在,他就不会沦落到上澧县来,有家都不能回。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跑到上澧县,跑到楚婷婷的家里,竟然还碰到了庞小南,真是冤家路窄。
蒋可一直在思考,庞小南究竟是楚家的什么人,他该如何与庞小南相处,才不会得罪庞小南。
“诶呀,婷婷啊,你真的是好眼光,竟然找了蒋家公子做男朋友,大伯我支持你!”
楚昭南当然了解蒋家的实力,蒋家在丰日县是数一数二的家族,而楚家在上澧县只是一个二流家族,何况,丰日县要比上澧县发达的多。
“大伯,我看中的是蒋可的人品,至于蒋家怎么样,我可没想那么多。”
楚婷婷笑意盈盈的看着蒋可,柔情蜜意充满眼中,不过这话,蒋可可不会当真,你楚婷婷是什么人,还用得着我来猜吗。
蒋可早就知道楚婷婷是个趋炎附势的女人,因为她的前男友,就是因为家道中落被她抛弃,蒋可好歹也是丰日县富二代的扛把子,这点鉴别女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蒋公子……哦,不,你现在是婷婷的男朋友,我叫你蒋可可以吗?”
楚老爷子得知楚婷婷的男朋友是蒋可后,态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可以的,楚老爷子。”
蒋可在长辈面前表现的气度不凡,这一点让楚昭南都刮目相看,自己儿子楚贵棵虽然在大城市的大公司工作,但是论起待人接物,比这些顶级公子哥还是差了一点。
“蒋可,你们蒋家的饭店可是声名远播啊,现在我们上澧县,都以去蒋家的饭店吃饭为荣,不知道令尊现在好吗?”
楚老爷子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亲家,要是能早日把这门婚事定下来,那对楚家可是百利而无一害。
“我父亲身体很好,多想楚爷爷挂念。”
楚老爷子喜笑颜开,这蒋可太会做人了,不但没有空手来拜年,准备了贵重的礼物,还邀请楚家去蒋家饭店做客,不愧是蒋家的大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