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4fcg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極品貼身家丁-第2470章 潑婦罵街讀書-uygfy

n4fcg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極品貼身家丁-第2470章 潑婦罵街讀書-uygfy

極品貼身家丁
小說推薦極品貼身家丁
解三甲捂着腮帮子,根本没想到八王竟然对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变脸。
“你敢打我?我可是代表着左贤王莫斯,你竟然敢打我,你以后还要不要利益了。”
八王吓了一大跳,心里咯噔一下:“什么利益?你说这些有的没的,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乃是大华王爷,莫斯那畜生是突厥野人,与我有什么利益相干?你要是再诬陷我,我还扇你。”
他之所以对解三甲如此强硬,就是要故意演给皇上看,给燕七看,给群臣看。
他现在泥巴呼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若是不表明强硬硬.立场,那今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打解三甲的耳光,就是在给自己洗白。
解三甲气蒙了:“八王,你竟然如此卑鄙。”
八王针锋相对:“本王就是要给你好看,你这个反骨仔,反出了大华,成了突厥的狗,竟然还有脸回到大华,站在朝堂之上,振振有词!我呸,你们解家的祖宗若是知道了,还不会气的活过来?”
解三甲没想到八王如此恶毒:“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人?我对大华不忠心,难道你就对大华忠心吗?”
“解三甲,你个异性家奴。”
“狗屁八王,你妄为王爷。”
……
两人开始骂街了。
燕七看着解三甲和八王泼妇骂街,你来我往,津津有味,颇有几分狗咬狗的味道。
“嘿嘿,好玩。”
燕七清了清嗓子:“我说两条狗,别咬了……”
解三甲和八王异口同声:“骂谁是狗?”
燕七嘿嘿一笑:“不是狗咬狗,那就是泼妇骂街,你们选一个吧。”
“你……”
“行了,行了,少来狗与泼妇那一套。”
燕七撇撇嘴:“解三甲,你已经明白八王的意思了吧?扇了你两个打耳光,就是明确告诉你,八王和你没有任何干系,莫斯那狗贼,也配不上云月公主,你啊,就夹着尾巴滚吧。”
解三甲气喘吁吁,无比失望。
这一次进入大华游说,可谓无功而返。
原本想着搞定八王,就可以促成云月公主下嫁莫斯一事。
这事成了,他就是莫斯眼中最能干的人,有了莫斯一句话,封侯裂土,并非不可能。
但现在
来看,他完全被耍了。
八王这老匹夫竟然反水了。
计划,完全泡汤。
回去,该怎么向莫斯交代?
大话都吹出去了,要怎么圆场呢?
解三甲心灰意冷,重重哼了一声,要去大殿。
燕七一声断喝:“站住。”
解三甲怒视燕七:“你想干什么?”
燕七道:“还有事情没做完呢,你怎么能走?”
解三甲气道:“还有什么事?”
燕七道:“当然是图斯城!皇上要派人接管莫斯城,你速速把莫斯城倒腾出来,我们大华要接管图斯城?”
解三甲闻言,喋喋怪笑:“你还想接管图斯城?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燕七故意问:“这怎么是做梦呢?咱们说的好好的,你们将图斯城拱手相让,这会怎么返反悔啊?”
解三甲怒极反笑:“当初,我就是用图斯城与八王叫交易,用云月公主来换图斯城,八王已经答应了。”
“现如今,云月公主不见人影,图斯城当然不能送给大华,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此言一出,八王心里咯噔一下。
坏了,谎言终究是戳破了。
“咦,不对呀。”
燕七望着八王:“王爷,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当初言之凿凿,图斯城是白得的,可不是用云月公主交换而来。现在,你又怎么说?这可是欺君之罪啊。王爷,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八王结结巴巴:“是解三甲胡说八道,他在栽赃陷害。”
燕七道:“若真是栽赃陷害,那图斯城便不是交换的砝码,你快点把图斯城搞定。”
八王急了:“本王哪里搞得定。”
燕七道:“你搞不定,那就是你和解三甲做交易了,根本不是你开疆拓土,而是你要用云月公主换取图斯城。”
“你啊你,说什么那么冠冕堂皇,原来却是一肚子的精致利己主义,你竟然痴心妄想,用云月公主换取图斯城,然后将开疆拓土的功劳加持在自己身上,王爷啊王爷,你还真够无耻的。”
八王被燕七损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无言以对。
窗户纸戳破了,今后再也休想合拢。
八王怒视解三甲:“你等着。”
解三甲喋喋怪笑:“我就等着,看看到底谁
遭殃!我现在可是突厥左都侯,怕得谁来。”
“你……”
八王真心拿解三甲无可奈何。
他气呼呼道:“皇上,臣弟请以卖国之罪,诛杀解三甲,头颅悬挂于城门之上,示众三日,以儆效尤。”
解三甲急眼了:“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竟然敢杀我?大华礼仪何在,何在啊。”
八王大叫:“来人,斩杀解三甲。”
他对解三甲是恨到了骨子里。
若非解三甲不识大体,他哪里会如此的被动。
而且,这厮不讲道义,竟然把他的老底交出去了,不杀他,如何平息心头之恨?
“慢着!”
燕七又站出来。
八王小声对燕七说:“解三甲和你有仇,咱们两人合力,将解三甲给宰了。”
解三甲隐约听见,吓得毛骨悚然。
坏了,小命要丢在这里。
燕七当然会杀我。
燕七横了解三甲一眼。
解三甲吓得心肝颤。
完了!
我要死在燕七手中。
没想到,燕七却冲着八王一声怒吼:“说什么呢?王爷,公事是公事,私仇是私仇,焉能混为一谈?”
“我现在明确告诉你,解三甲乃是代表着左贤王莫斯,是正宗的突厥使臣。”
“大华乃是礼仪之邦,焉能干这等下九流之事。而且,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乃是常识。”
“八王,你现在怂恿我杀了解三甲,岂不是陷我于不义,陷大华于不礼?我告诉你,我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八王彻底疯了:“你……你竟然不同意?燕七,你可真行,你可真行。”
他没想到,燕七竟然不同意杀掉解三甲。
妈叉的。
满嘴的冠冕堂皇。
你和解三甲有深仇大恨,杀了他,你多爽?
可是,你装清高,竟然不杀解三甲。
脑子秀逗了,真是秀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