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討論-695.代守城池(大家晚安)熱推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飞僵做事,干脆利索。
铁拳出击,直捣黄龙。
他一拳凿碎铁盾,身躯落下闪电挥爪去抓郭飞金。
左右悍卒反应迅疾,两把边疆苗刀出鞘,飞沙散开,阳光为之一亮。
辰微月表情硬如生铁,苗刀迎面而来他眼睛都不眨,腾身向前不闪不避,挥拳再击郭飞金胸膛。
郭飞金不是儒将而是悍将,他修为也颇深,铁拳袭来他不退反进,双臂绞动如巨蟒探洞,口中更有闷吼声带雷音轰出。
以硬打硬、以刚击刚。
双方瞬间交锋两三下,辰微月浑身衣衫破碎但两名悍卒却被他挥拳砸的倒飞。
鲜血喷向飞沙。
地上出现了红沙。
郭飞金修为要更高深,他与飞僵连换两拳,面色涨红如猪肝却还是顶住了袭来的铁拳。
飞僵连遭重击,上身衣衫碎裂。
他眼神依旧平静冰冷,露出上身肌肤清白如美玉,两旁悍卒闷吼着杀到。
众兵将奋勇向前,争先恐后!
青黑色玄甲摇曳,恍若有青黑色浪花翻涌。
辰微月冷酷出击将左右杀到的兵士给甩开,兵士们短暂混乱后摆开阵势,长枪短刀组成阵势,三人一阵、五人一组,如莲花盛开,一组组一阵阵的兵士如花瓣包裹花蕊般将他给围住了。
见此王七麟喝道:“去掩护巫巫!”
兵士们面色或潮红或苍白,有些人呼吸急促,这不正常,显然他们已经中蛊。
辰微月闻声而退。
巫巫才是杀招!
郭飞金松了口气,他退入悍卒们阵营中高举手臂厉声道:“风滚雷动,雨落如刀!”
这明显是战场口令。
士兵们进退有序,一个个小阵组成了大阵。
郭飞金对巫巫叫道:“困死……”
只来得及说出这样两个字,他身后忽然被人顶住了,这让他下意识挥臂想将身后不长眼的士兵给推开,但他手臂推出却被卡住了。
他扭头。
身后是一张老脸。
谢蛤蟆微微一笑:“无量天尊,老道见过将军,欲借将军大好人头一用。”
他的出现极为突兀,像是从一个士兵身躯中脱身而出,周边悍卒们压根没反应过来。
郭飞金反应极快,挥臂便出肘,以最短时间变招。
但没有用。
谢蛤蟆掐着他手臂往前挪,老手卡在了他脖子上,双脚跺地带着他便腾空飞起。
“呜呜呜!”
破风呼啸声突起。
一支支利箭飞出,瞬间穿破飞沙阻隔出现在谢蛤蟆身下。
如蝗群叮食。
弩手们反应快且果断,他们并没有因为主帅被擒获便放弃抵抗,而是第一时间以出众的瞄准能力和定位能力发起了攻击来抢夺主帅。
可惜他们对手是谢蛤蟆。
老道士身边罡风呼啸,飞来的利箭全数被吹翻。
他几个起伏带着郭飞金与军阵拉开距离,而且直奔澡堂而去。
长袖道士见此面色一紧,只见长袖化作靛蓝阴云遍空飞舞,他的身影如影随形,追着长袖掠到了谢蛤蟆头顶。
谢蛤蟆见此冷笑一声:“无量天尊,你一个洞玄灵宝门的晚辈弟子也敢在老道面前出手?若是你师尊洞真青牙上人到来或许可以在老道面前耍个宝,你就免了!”
他身上有符箓飞空。
符箓化作几百火焰小飞虫。
莲笙
长袖道士是蛊师天敌,这些火焰小飞虫便是洞玄灵宝门下弟子们的天敌。
道士甩出的长袖并非水火不侵,火焰小飞虫漫空乱舞,顿时在长袖里头来了个七进七出。
长袖顿时出现火焰小洞,随即火势借风势突起,一下子有焚天烈火涌现。
春 閨 密 事
道士吓炸了,嗷嗷叫着挥舞长袖漫空乱窜。
王七麟探头往上看,沉吟道:“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困住了巫巫的道士就这么轻松的被谢蛤蟆给摆平了,老道士逮着郭飞金回到澡堂笑道:“将军以为区区一个硬石地面就能困住我们观风卫吗?若是观风卫如此简单,早被人灭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郭飞金倒是磊落,他叹气道:“是某输了,某还是小瞧观风卫了。”
谢蛤蟆道:“那你将千蚀幡收起来。”
郭飞金摇头道:“对不住,受人所托,某不能收起千蚀幡。”
他扭头看向王七麟,脸上露出一丝狠辣:“王大人对不住了,你先去黄泉路,某随即便到,陪你共走一程,日后到了地下,某一定向你道歉!”
徐大厉声道:“干你粮了,谁要跟你共走一程?你以为你是风情老娘们啊?”
时间紧急,谢蛤蟆看郭飞金不配合,索性伸手进他怀里自己掏了起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很快他掏出一面黑色小旗子般的东西,叫道:“快点将它收起来!”
郭飞金闭上眼睛。
王七麟看着千蚀幡心里一动,他招手道:“道爷,赶紧把千蚀幡弄进来!”
谢蛤蟆道:“千蚀幡水火不侵,你破坏不了它的!”
王七麟说道:“你给我就行,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或许能破坏它!”
事不宜迟,谢蛤蟆挥手将黑色小旗子扔了进去。
千蚀幡是法宝。
那事情就有转机了。
他从来不怕任何法宝。
造化炉是所有法宝的克星!
黑色小旗子毫无阻碍的穿过灰黑色蛛网落入王七麟手中,王七麟立马收入怀中。
他闭上眼睛看向造化炉,心里焦急大叫:炉爹爹炉爹爹,正月里头我给你送礼来啦!
造化炉缓缓摇动,千蚀幡不出意外的落到了它里面。
徐大沉一等人的欢呼声顿时响起。
王七麟睁开眼睛舒了口气。
一如预料般。
灰黑色蛛网消失不见了。
造化炉生冷不忌,什么法宝被王七麟藏起来后都会让它给吞掉。
这也是王七麟得给八门剑找一个外带剑鞘的原因,若是他将八门剑收入怀里,那肯定会被造化炉给收走。
他长舒一口气,但心里头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造化炉有哪里不对劲。
他正要细细思索,却听到郭飞金一声惊叫:“不可能啊!”
王七麟微微笑道:“一切皆有可能。”
他们走出去,兵士们立马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
见此沈三腾空跳起站在了澡堂屋顶上,他厉声呵斥道:“尔等乃是国之栋梁、戍边精兵,乃是朝廷所托、亲眷所托,自古以来当兵吃饷,食君之禄当分君之忧,如今为何……”
“三哥你快得了吧。”徐大摆摆手,“瞧你这巴拉费劲的样子,看大爷的。”
他扯着嗓子吼道:“你们这些没脑子的傻逼,一个个都嫌自己命长?当官的要投降外敌那是为了高官厚禄,你们呢?你们投降了还能当官吗?当个屁!”
“你们当不了官,还是大头兵,可你们爹娘老婆孩子呢?全得踏娘的当无头鬼!都等着被砍头吧!”
“即使陛下开恩放过你们老婆孩子,你们以为她们会等你们回家还是会来投奔你们?狗屁!”
“她们会带孩子改嫁,到时候就有男人睡你们老婆揍你们的娃!”
能被郭飞金带来的都是他信得过的心腹强兵,平时有他威压,这些人或许只能无可奈何的跟随他的选择去前行。
比如郭飞金说要对付听天监,他们只好听命去布设战阵准备作战。
可是如今郭飞金被擒获了,这样他们可就不敢继续对付听天监了。
一名偏将犹豫一番,走上前扔掉刀说道:“诸位大人且听卑职辩解一句,郭将军之前并没有对我们说过他要谋逆今上的想法,我们是不知情的。”
舒宇鄙夷的冷笑一声说道:“那他对付听天监也没有对你们说过吗?你们也是不知情吗?谋害朝廷命官……”
王七麟挥手道:“别说了,本官相信他的话,这些人并不知道郭飞金谋逆的事。”
不管他们知不知道,他都只能当做不知道。
否则怎么办?
历朝历代对待谋逆惩戒最重,这些兵将不管什么后台,都得被满门抄斩!
下沙镇多少兵?他们又有多少家人?难道真让朝廷斩了这些人的脑袋?
那就太残酷了,他绝对做不出这样的选择。
王七麟示意偏将解散队伍,他们将郭飞金带走。
他对郭飞金很感兴趣。
这货说了他不是要投降蒙元,那他要投降谁?或者说他现在是哪一方的阵营?
王七麟将他带进将军府去逼问他,郭飞金守口如瓶,沉默不语。
见此王七麟便说道:“郭将军,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知道你骨头硬,可是你应当知道我听天监有搜魂之术,难道你有……”
“给某一杯茶。”郭飞金打断他的话,面容疲惫,“某太渴了。”
徐大端了一盏热茶递给他。
他抬头饮茶,结果茶水入喉茶杯突然碎了,接着他手瞬间一闪——
一道血泉喷涌而出!
他的半个脖子裂开了!
王七麟和谢蛤蟆一起上前想要救助他,但他死志强烈,已经无法救治。
一行人都傻眼了:“这下子怎么办?”
王七麟阴沉着脸说道:“对外就说下沙镇镇抚、宣威将军郭飞金遭遇监谤卫刺杀,以身殉国!咱们听天监内部自然要如实禀报!”
消息被青蚨虫送出,李长歌回信,说是两日之后会亲自来处理下沙镇的事,在此期间让王七麟暂时代为守城、治城。
王七麟狐疑,听天监方面遇到什么事了,郭飞金谋逆并自尽这么严重的事竟然还要两日后才能赶来处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