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9uw7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線上看-第三百零七章 退場分享-04rcy

f9uw7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線上看-第三百零七章 退場分享-04rcy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贵子前辈哭了!”拥抱过后,唯笑着说道,明明她自己眼中都有着泪水。
“我才没哭!”然而,贵子刚刚反驳,就再也忍不住了。
片冈教练站在那里,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移动,他早已经脚软了,生怕自己一动就忍不住哭出来。
他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场内的青道选手大声欢笑,坐只不过泪水早已不受控制。
“列队了!”哲队说道。
青道的选手们搀扶着哭的浑身无力的家伙,开始列队。
……
稻城实业一边,板凳席的栏杆上,趴着一排的选手,他们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眼泪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怎么止都止不住。
“啊!~”成宫鸣一个人坐在板凳席上,眼神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呆滞,双手抱着脑袋痛哭着。
声音都已经沙哑了。
坚强系的卡尔罗斯则是仰着头帽檐盖住自己的脸,防止别人看到,顺着脸颊,脖子淌下来的泪水。
白河坐在板凳上,胳膊放在双膝上面交叉,而双臂的上面,枕着他的双眼,传出小声的抽泣。
整个稻城实业的选手们,唯一没有哭的,只有队长原田雅功了。
“鸣!列队了!”原田在成宫鸣的座位旁边,轻声说道。
……
“你~还有来年呢!”明明原田自己也在拼尽全力忍耐着,看到成宫鸣没有反应,继续说道。
“可是……,雅桑!
这是你最后的夏天了啊!”成宫鸣把身体里最后的力量,全部都化作了这一句话。
“啊!但是……,我们输了!
去年夏天,我们已经去过了……甲子园!
我没有遗憾了!”说着,原田强行架起了成宫鸣走向球场。
“没有遗憾了……吗?
那怎么可能啊!”
虽然心中这样想,可是他怎么说得出口呢?他可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啊!
最后的最后,都不能哭!
哪怕他现在眼中已经有了泪水,但是,闭眼,然后憋回去。
和哲队一样,哲队也只是吼了一下而已。
以为哲队作为胜利者,就不想哭吗?——怎么可能!
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死斗,过程跌宕起伏,其中好几次连他都绝望了,可是最后死里逃生。
到最后仙道的本垒打彻底打爆了成宫鸣,引爆了青道打线,让他们再一次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并且抓住了。
一场反复经历天堂地狱天堂地狱的比赛,没有人不想哭的……,仙道和泽村例外。
仙道那货是彻底满足了,暂时没有任何想哭的情绪在里面,而泽村现在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兴奋。
就这样,在主裁判的宽容下,双方的选手缓缓的聚集在了本垒处。
“站齐了!站齐了!”处于兴奋状态的泽村疯狂的查看着青道的队列。
双方的教练席三人脱帽。
双方的声援席也是哭声一片。
“礼!”
“多谢指教!”双方三十多号人,是哭着说完的。
青道高中——名门复活!
列队结束后,双方选手握手随后是几分钟的交流时间。
“仙道!”原田走到了仙道面前。
“怎么了?前辈!”
“交换line!我知道你记得住的!”原田的与其没有任何的商量口气。
“可以哟!”仙道也没有一丝的犹豫答应了下来。
旁边伊佐敷和哲队两人一脸八卦的看着。
伊佐敷怎么样先不说,八卦哲肯定不可能错过这场好戏。
“……,(原田的line,略!)”
“OK!……”仙道为了表明记住了,重复了一遍。
“呼!”原田松了口气。
“你这个叹气是什么意思啊?”仙道从这声叹气,听出了很多含义,最多的就是对自己不放心,这让他非常不满。
“我放心了!
六年前是谁突然就失联了的?”
“额!可是我们不是一个球队的啊!
而且我也不知道会发生那种事情啊!”仙道无奈道。
“唉!也许是命运吧!
不然我也想和你去一所学校组成投捕搭档啊!
哪怕只能在一起一年。”
“也就是说,如果提前知道我来这所学校……。”
“也许我现在就穿着青道的队服了!”
“那么你,可能当三年级替补或者去其他位置坐兼职啊!
如果有你在的话,克里斯前辈也许不会受伤也说不定!”
这话扎心了!仙道这腹黑的家伙,想扎人心,绝对一阵见血。
说实话,如果是御幸,原田觉得自己以前辈的身份,还能拿到正选,但是没受伤的克里斯……。
不是原田不自信,而是对手太强大……。
不怂不行啊!
“而且,我也不想当投手啊!”
“为什么?”原田这才知道,仙道不登板不是受伤或者其他原因而是不愿。
他兼职不敢相信,毕竟王牌是高中棒球最耀眼的位置!
“为什么之类的!那么累的地方,我才不干呢!
甲子园可是要连投啊!
还是我们队伍投手阵的四个人一起吃这份苦吧!”仙道偷笑。
这瞬间,青道的投手阵感觉有点发冷。
“像是你的风格啊!常怠常胜……嘛?”
……
“要记得加!”要离开的时候,原田不放心道。
他快毕业了,他可不想这次转身,要等三年后,再想办法联系青道询问仙道的联系方式。
……
简直就像一个怕被妈妈抛弃的小孩……。
“放心吧!等我拿到手机就会加的!
你可以等调整好心情在登陆确认哦!”说完仙道准备离开了。
“这是多么温柔的人啊!”原田感叹道。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原田选择性遗忘了刚刚被扎的心。
“……!”全程观看的伊佐敷和哲队都满头黑线,有些沉默。(天然哲都无语了)
他们很想对着原田摆摆手说:“你这都是错觉!”
但是仔细一想,也没什么不对,仙道平时接人待物温柔,并且善于倾听和帮人出主意,人又聪明,思维灵活,简直就是完美的暖男。
这导致他的人缘爆炸,line里的好友,几乎棒球部都加了个遍,还有吹奏部的姑娘们以及仙道的粉丝们,每一个请求添加好友的女粉丝他大多都会同意。
这好友量还是仙道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还经常偷懒玩失踪的结果。
当然,仙道的暖男形象要建立在把他腹黑的一面去掉的情况……。
这家伙的小嘴,怼起人来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
……
稻城实业的选手们,互相搀扶着走回了板凳席方向。
而青道的选手们擦干了眼泪,跑着过去的。
接下来还需要感谢观众。
稻城实业那边自然是去接受安慰了。
……
“多谢大家的声援!”片冈教练带头鞠躬感谢。
“多谢声援!”然后是哲队。
“呦西啊!(多谢)”最后是其他人齐声感谢。
不过,或多或少的显得中气不足,毕竟哭腔还没有完全消除,嗓子也早已声嘶力竭。
“青道!!!”
“仙道!”
“阿哲!”
“御幸!”
“降谷!”
……
哪怕是替补选手都有人特意喊着名字。
“BOSS!!!”
“将军!!!”
这个肯定不是板凳席上的替补敢喊的……。
在这开心的情况下,片冈教练也没有丝毫,平时的无奈,平静的接受了。
“nice game!”
“去甲子园大闹一场吧!”
“别哭了!伊佐敷!”
“我才没哭啊!八嘎呀路!”
“这不就是在哭嘛!”
“泽村!nice 投球!”
“他们终于打破了啊!——全国的墙壁!
如果说稻城实业是攻守兼备,攻守皆强的队伍,青道就是超攻击力的队伍。
相比于其他高中生队伍,他们更像是职业球队那样,不管什么样的投手,都不可能完美封住他们。
并且通过继投来减少失分,依靠着比对手更高得分的攻击性打法,赢下来的。
但是,恐怕全国范围内也没有稻城实业这种,攻和守全都是最顶尖水准的队伍了。
恐怕,不管最终打到哪里,今年青道都会在甲子园掀起巨大的风暴。”在全场的掌声中,峰富士夫感叹道。
“特别是青道的一年级,仙道君,六轮打线四安打,一次死球(四坏,触身球,投手犯规都算死球)一次三振,打率0.8!(打率不算死球)
长打率更是达到惊人的2.16!(还记得吗?长打率等于进垒总数除以打席,比如本垒打就是四,二垒打就是二,同样死球不算)”
“真是期待他们在甲子园的表现。”大和田秋子接口道。
“来了!青道的惯例!”不知谁喊了一声,掌声开始停下了,青道的选手围成了圆阵,这么多年的名门,他们想做什么,观众自然都了解,于是球场安静了下来
“呼!”哲队深呼了口气,把手放在了胸口,其他人也陆续完成了准备。
……
“我们——是谁?”
“王者青道!!!”
“付出汗水最多的是?”
“青道!!!”
“流的眼泪最多的是?”
“青道!!!”
“做好战斗的准备了吗”
“哦!!!”
“呀啊!!!”
“……!”喊道这,哲队停了下来。
“我们……去拿下顶点吧!!!”
“……!”听到哲队不一样的宣言,青道的选手笑着互相看了看。
“哦!!!”
“我们上!!!”
“哦!!!”
“呀啊!!!”
……
“青道!”
“青道!”
“青道!”
“青道!”
“青道!”
当选手们喊完了口号之后,全场观众,整齐的喊着青道的名字。
回到更衣室的稻城实业的选手们听到这个声音又想哭了,应该说已经有人在哭了。
……
青道拿到优胜锦旗,回到更衣室后,
“采访?”换完衣服的仙道,看着面前的礼酱,一脸疑惑。
“对哦!作为今天的大功臣!好多记者想要采访你呢!
而且你也不是普通的一年级,需要去适应。”
礼酱说话的语气和动作,……,像保姆?女仆?姐姐?当着丈夫面炫耀的妻子?都有点像!
反正弄得仙道一脸懵逼,虽然知道这位御姐心情好,但是没想到平时那么严肃的高冷御姐也会有这么一面。
虽然他俩混的很熟,关系很好……
“监督同意了吗?”仙道问道。
“当然!
[那小子的话没问题的!]……他这样说哦!”礼酱笑道。
“……!”仙道沉默了两秒钟。
“不去!”仙道转身就要跑,可惜礼酱早有准备,挽着他的胳膊就把人留住了,巨大的欧派接触着胳膊,弄得仙道这个直男有些脸红。
还好文乃没看到,不然又要低头看着自己的“A”,……陷入自闭了。
“让哲桑去不就好了吗?这种麻烦的事!”也就当着礼酱的面,旁边没有其他人,队友们都在收拾东西,仙道才会这么随意。
“果然,这种事你会嫌麻烦啊!”礼酱用另一只手,单手扶额!
她肯定不会松开的,仙道就跑了……,这货绝对做得出来,直接去巴士里等他们。
礼酱完全搞不懂,为什么采访这种出风头的机会,仙道都会嫌弃。
“没办法!谁让你今天的表现那么好呢?
其他人的风头完全被盖住了。
”礼酱还是解释道。
“不要这么一副表情嘛!记者马上就要到了。
nei!”看到仙道一脸的不情愿,礼酱像哄小孩一样的哄道。
像极了老母亲哄儿子,或者一对恩爱的夫妻,丈夫耍小脾气,妻子哄丈夫。
“哎!我知道了!”仙道的脸都快挤到一起了,看着和平时相反,一脸笑容如同邻家女孩一般的礼酱,仙道最终无奈答应。
“呦西呦西!(好乖的意思,棒球英豪里小南摸狗,还有哄小孩。)”礼酱踮起脚尖摸着仙道的头。
“不要把我当小孩啊!我的天呐!
……礼酱!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一面啊!”仙道再次无奈。
而礼酱还是一脸笑眯眯的,还顺便给仙道整理了一下衣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