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11ab0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而復生閲讀-khf6g

11ab0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而復生閲讀-khf6g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小說推薦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那踏马是里片看多了!”
王藤也不理会孙悟空在一旁哔哔,心念微微一动,再次耗费了近两百万能值,将这尊石像鉴定。
“叮,消耗两百万能值,鉴定中……鉴定中……鉴定成功。
帝江石像,曾是其弟子波陀耶在此雕塑而成,经过千万年时光祭拜,似乎产生一点奇异变化,石像内部隐隐有一缕帝江真意存续,应该是在之前经历千万年时光,被身神道门人不断祭拜之下,将早已散归天地的帝江意识略微聚拢一丝。
但仅此而已,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异常,这尊石像本就是用来作为一个象征精神。
批示: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真的想要通过一尊石像获得巫教身神道之法吧,不会吧不会吧?!”
王藤看到最后的批注时当真是额头青筋暴突,他实力境界提升越高,这系统似乎也越能放飞自我了。
如此阴阳怪气,学得真是到位了。
王藤默默收回手,目露思索,也就是说这尊石像在经历千万年时光祭拜之后,产生一种神奇异力,将因为寿元枯竭而坐化身死的帝江散于宇宙间的精魄凝聚一缕。
这么说,这尊石像其实是有一点意识存在的。
一旁的孙悟空不耐烦道;“喂喂喂,你盯着帝江像痴呆了半天,也没见你看出个什么花样儿来,让开我来。”
王藤目光诡异地看了孙悟空一眼,默默退开,一副您请的模样。
孙悟空被王藤这一眼看得是浑身猴毛倒竖,一股股寒气直往天灵盖窜。
“你刚才那是什么眼神?”
王藤微笑道:“什么眼神,你看错了吧,我只是为你让路啊。”
孙悟空嘿了一声:“像你这种腹黑的家伙,鬼知道你肚子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王藤叫屈:“我麻烦你好好说话行吗,像我这么为人正直,满身正气,胸膛之间尽显正能量的人,哪里会做一些蝇营狗苟的事情,再说了这帝江像又不是我立在这儿的。”
孙悟空狐疑地看了王藤一眼,当下也不再犹豫,手中混铁棍再次迸发赤红光芒,长棍抬起,爆发出炽热光亮。
所过之处,沉重到极致的力量将这些空间一层层抬起,出现褶皱。
混铁棍高高抬起,随即重重落下,一棒子狠狠地砸在了帝江像头上。
刹那间,帝江像迸发缕缕惊人光华,从石像内部渗透而出,将石像包裹。
下一刻,这一尊石像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光华附着表面,等到只剩莹莹光辉闪烁间,赫然出现一名身着白袍儒衫,面如冠玉的男子站立在案台上。
两根手指正轻轻地抬着孙悟空落下的混铁棍,一脸笑意吟吟地看着两人。
看到这一幕的孙悟空是吓得差点亡魂大冒,混铁棍转瞬抽回,身形爆退站立在门槛处,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活过来了的石像。
此时此刻一旁的王藤亦是手提金箍棒与孙悟空向侧而立,惊异地看着‘帝江’。
“你坑我!”孙悟空压低了声音,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你肯定发现了什么端倪,然后让我去踩雷,够可以的啊王藤,说你腹黑都算是对你赞美了。”
“可别这么说了,我是发现了点东西,可怎么知道咱们这么走大运,帝江像内竟然拥有帝江的一缕意识,能让石像复苏。”
孙悟空听得差点破口大骂:“你丫就是一个文盲,这石像本就经过无数年祭拜,无穷岁月下来定是累积了无穷力量,有那么一缕意识存在的话,绝对能将石像内的力量尽数复苏。”
王藤满脸无辜:“能咋办,可是你要一棒子砸下去的。”
“我……”
站立在案台上面的帝江含笑地看着两人争执,并未有所动作。
王藤和孙悟空两人虽然在互相推诿争吵,可九成九的心神注意力全部放在帝江身上,一旦对方有任何异动,那么两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全力出手,爆发极尽力量。
“你们,想要三千身神道之法?”
帝江一语戳中两人此来目的,令得孙悟空与王藤一震。
一向桀骜不驯的孙悟空此时此刻恭恭敬敬道:“帝江大人明鉴!”
帝江下了案台,负手而立,环视一圈后,轻叹道:“想不到此世已经变成如此模样。”
他看向两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怪不得你们想要身神道之法,在此世中走得较为顺畅的,恐怕也就只有身神道了。”
王藤上前道:“帝江大人,不知道您这里传授我等,需要何等条件?”
听到王藤如此直言,帝江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颔首道:“有意思,我也不太喜欢绕弯子,可惜……我没有身神道之法。”
“哈?”
王藤和孙悟空两人对视一眼,皆能看到眼中的惊愕。
孙悟空道:“这……帝江大人,不能吧,从某方面来说,是您一手开创身神道,建立巫教,是巫教中的第一位祖巫。”
帝江道:“确实如此,可惜,我只是帝江寿元坐化,魂散宇宙间而拢聚的一缕残魂意识罢了,记忆什么的,都已经损失了九成九。”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继而说道:“这尊像经历千万年祭拜,机缘巧合之下才将我一缕意识拢聚,可惜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就算你们不过来,兴许再过个几年时间,石像内残存的力量彻底消失,我的意识亦会重归天地。”
孙悟空问道:“还有几年?”
帝江哑然失笑摇头,说道:“并不能算,世间哪有死而复生,就算是在冥土中那些游魂残鬼,也只是另类衍生罢了,至于我,机缘巧合,恐怕也是世间唯一,毕竟没有一个大教能祭拜一尊石像千万年,同时心中虔诚,终引动天地宇宙共鸣,将我散落在天地间的一缕意识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