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72qdu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魔王又出手了 起點-第613章 昨日重現讀書-2o05u

72qdu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魔王又出手了 起點-第613章 昨日重現讀書-2o05u

大魔王又出手了
小說推薦大魔王又出手了
汉城。
西卡已经回到家乡,虽然这里不是她的出生之地。
但它是高丽省的省会,离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很近。
她父母没有住帝都,也没有住汉城,依然在老家守着。
年轻人还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建立人脉关系,年纪大的老人就不愿意了。
年轻人才会活在未来里,老人们暮气沉沉,总是活在过去,等待生命的钟声敲响。
住汉城这所公寓里的,只有西卡,偶尔。
此外,她在汉城求学的妹妹也会偶尔来住一下。
房子久不住人,会不吉利。
这个房子很大,五室三厅。
在普通人看来,能在汉城买这样一套房子的人,都是幸福的人。
但西卡没觉得自己幸福。
即便在帝都她也有一套价值大几百万的公寓。
有钱之后,她跟很多艺人一样,四处买不动产。
曾经,房价暴涨。
但到了极点后,二三线城市出现房地产泡沫,房价暴跌。
房价暴跌看似对百姓有利,买不起房的能买房了。
其实对百姓伤害最大,因为它带来了金融风暴,经济危机。
虽然以前二三线城市出现房地产泡沫,很多小区入住率两成都不到,但一线城市并没有受到影响。
那是国家必须控制的区域,最后的防线。
比如汉城房价较几十年前,就从来没跌过,而是随着物价的上涨而平稳上涨。
卧室里,西卡站在一个小柜子前。
这些年,她去过很多很多地方。
三三也去过很多很多地方,这个房子,他涉足过,也来过这个房间。
有次过生日,他送给她一个生日礼物,就在这个房子里。
礼盒很小,巴掌大都没有。
他送给她这件礼物的时候说,现在不能打开,我把它锁在这个柜子里,钥匙我拿走。
她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打开?
他说当钥匙丢了的时候。
当时西卡还不明白。
现在,她明白了。
钥匙丢了。
于是,她去健身房找来杠铃,“哐当”一下砸开抽屉。
抽屉打开,礼盒不再鲜艳如初,但安安稳稳躺在箱底。
西卡很难过,眼泪不由自主流下来。
她仿佛看到了当初他小心翼翼把礼盒放入其中,起身后紧紧拥抱着她,身体有些颤抖。
撕开包装,打开礼盒,里面有两页纸,还有一个优盘。
一页纸是书信,字迹很飘逸。
看到书信第一行和第二行,西卡刚止住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他对她太了解了,甚至都猜到她出走后会重新取个什么样的艺名。
“可可西:
你好!
我知道你一直很听我的话,在我没说钥匙丢了的时候,你不会破开这个抽屉。
一个人对你好,是有企图的,喜欢你的钱,馋你的身子,爱你令人着迷的灵魂……
很对不起,九个少时姑娘里,我选择了你。”
信的内容还有,但看到这,西卡已经明白了过来,凄厉尖叫一声后趴被子上嚎啕大哭。
三三几年前就选中了自己,他还是没能与世界达成谅解。
“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没用了,不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样,心怀旧怨。
是的,我有时夜不能寐,无法释怀,总觉得这个世界欠了王家的,不做点什么,王不能寐,子不能安……”
第二张纸是一个歌谱。
英文歌。
西卡很熟悉又陌生的一首歌。
这几年,她跟三三待一块的日子很多。
他时常边弹琴边唱几句,于是她也学了。
断断续续。
什么时候成型,她都不知道。
“当我年轻时,常听收音机,等待心爱的歌曲。
听到播放时便随声歌唱。
这使我欢畅。
那时,是多么幸福的时刻。
就在不久以前,我想知道她们曾去何处,我所有深爱的歌曲。
现在她们又回来了,正如老友失散又重聚。
每一句shalala每一句wo-wo仍闪烁,每一句shinga-linga-ling,她们又开始唱得如此动听。
当她们唱到一个地方令我伤心断肠,这真能叫我哭出来,正如从前一样,仿佛昨日重现,无比惆怅。
回头看岁月如何消逝,这些过去的好时光使今天显得令人哀伤。
变化多大啊,我给她们唱爱的歌曲。
我会记住每一句歌词。
那些古老的曲调,在我听来还是那么好,好像她们把岁月融消。
……”
优盘里,有这首《昨日重现》的伴奏母带,还有三三悄悄录下的西卡的人声合成的原唱母带。
“说不出来你可能不信,这首歌制作完成后,有段时间我时常一个人听,每次听到结尾都感觉意犹未尽,再想到转眼已是半生,不禁潸然泪下,青春已逝,昨日不会再重现。”
他没说的是,初中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几个英语老师在新年晚会上唱起这首歌时,旁边头发花白的老师潸然泪下。
而年幼无知的他只懂得傻笑地看着舞台的灯光璀璨,不懂岁月的无情。
多希望昨日重现,不负时光。
后来他看到网上这首歌下面的很多评论,几乎都是他这个年纪的同龄人。
有人说,
“想起初二的英语老师,她是个典型的悍妇,30岁还没嫁出去,哈哈!
然而有一次她用一个录音机给我们放听力的时候,播到了这首歌,她刻意多放了一遍。
下课了,也不顾我们惊奇的目光,她只是低头发呆,那时候的她居然露出了少女的模样……十几年过去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纪梵希曾对赫本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赫本经历三段婚姻,纪梵希终身未娶。
临终前赫本想要回到瑞士,纪梵希用自己的私人飞机送她,飞机里装满了鲜花。
赫本问他,为什么你知道我需要这些?
经梵希回答,因为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去世前,赫本留给纪梵希一件大衣,她说当你孤独时穿上,就好像我紧紧拥抱你。
爱情最高境界,我爱你,你随意。
从来没说过爱,但用一生陪伴。
《昨日重现》是百年经典歌曲,却也是一剂毒药,击溃了不知道多少人内心的软弱处。
但明知是毒药,人们依然甘之若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