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vec0p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起點-第405章首映結束,一場秀而已。熱推-1efaw

vec0p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起點-第405章首映結束,一場秀而已。熱推-1efaw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人们在看他人的悲剧时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加一个限定条件,他人的悲剧很好笑呢?
再加一个条件,他的悲剧对他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伤害。
那估计大部分人,会抱着一种看热闹的想法,去当一出笑话去看。
放映厅里,电影已经放映到一半了,即便楚门时时刻刻被监视,他很可悲、可怜,不过在搞笑的剧情时,观众们还是会忍不住想笑。
他们是在看电影,也是在看戏。
从医院离开的楚门提着行李箱去坐长途汽车,因为飞机出故障,航班停运了。
这次倒是顺顺利利地上车了,可是,司机也是个演员,他不会开车。
胡乱鼓捣了一阵,车子一阵响动之后,彻底熄火了。
看到这,观众们都乐了。
楚门回到家,上了自己的车,等待着妻子的下班。
妻子上了车,楚门把车门锁上,在她不解的目光中,成功预测了接连几波从他家门口路过的各种身份的人,而且一秒钟都不差。
“不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吗,他们一直在附近兜圈子,走完一圈又绕回来,自己兜,一圈又一圈,就这么不断绕圈子。”
楚门大笑地说着自己的发现,而妻子却自顾自地说自己的话,脸上的职业假笑越来越明显了。
明显到观众看着都讨厌,看一眼都觉得渗人。
楚门粗暴地打算了妻子的话,大叫着开车就要离开。
可是,前方却突然窜出来十多辆车,把路给堵住了。
妻子劝他回家,楚门也调头走了。
可是调头拐了个弯之后,楚门又再次调头,开回来了。
短短一分钟不到,原本堵得水泄不通的路,这时候却一辆车都看不到了。
楚门顺利地开车离开,可是前方却因为核泄漏被封路了。
警察在通知完楚门,让他离开之后,一句“再见,楚门。”让楚门呆住了。
撒币群演!
观众们也暗骂一句,这么容易就路出马脚了。
楚门立刻跑了出去,想要逃离这里,可还是被警察们给逮住,送回了家。
回家之后,妻子自顾自地宣传咖啡,对着空气说话,也引得楚门怀疑,争执之中,妻子对着摄像头喊出了救命,楚门彻底爆发了。
不过,关键时刻,张伟拿着啤酒出现了,来找楚门喝酒。
还是在沙滩上,不过这次除了喝酒、谈心之外,楚门的父亲出现了。
两父子含泪抱在了一起。
而一个监控大厅里,扮演制片人的周星池,也一脸感动地望着父子相认的这一幕,看起来比楚门还要感动。
所有人鼓起了掌!
电视机前,所有观众也哭了,为楚门父子相认的这一出感人大戏而感动落泪。
包括楚门在内的所有人,全都感动不已,都沉浸在这感人至深的一幕中。
可是这次,之前一直抱着看戏的心态,看楚门遭遇的观众们,却不觉得好笑。
之前,大家是看一场荒诞的喜剧,可是这次,他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楚门这个人物的真实性,把他看做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笑话。
他们觉得难过、痛心,甚至想给周星池脸上来一拳!
“艹!”
李涛暗骂一声,电影里楚门的一切都被控制着,包括他最亲近的人,甚至别人能操控他的父亲死而复活。
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十八岁之前,一切都是在父母的操控下,自己没有决定自己人生的任何权利。
当时自己是想大学离家远一点,所以从粤东来到了京城上大学,毕业后也没有接受父母的安排,回老家考公务员,而是在这里过着身心俱疲的痛苦生活。
对父母的做法尚且有怨恨,更何况电影里周星池他们做的更加过分,这让他感同身受。
就在他心里郁闷的时候,电影里开始介绍了起了楚门。
二十亿人看着他出生的,两百个国家的人看着他学会走路。
第一天上学,第一次恋爱,一切的一切,无数隐藏在城市各个角落里的摄影机全天候24小时,纪录了他的一生。
向全世界转播,没有任何剪辑!
他所在小城,就是东部沿海的一座大型岛屿,岛上有一个小城,整个城市,都是在一个封闭的摄影棚里。
镜头慢慢拉高,来到了天上,高高挂起的太阳和月亮其实是剧组的大本营。
再往上,是摄影棚的顶部,布满了无数灯光,代表着太空中的一颗颗可见的星辰。
之前掉落在地上的“飞机”配件,就是代表着天狼星的灯,正如灯上面写的一样。
画面来到摄影棚外面,从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倒扣的碗,一个钢铁铸就的森严摄影棚,把整个小岛都包围住。
“这就是桃源岛,唯一可以从太空看见的建筑!”
“至今已经整整三十年了,这就是《楚门的世界》!”
《楚门的世界》,不光是片名,也是这档真人秀节目的名称!
到这里,才将电影最大的谜团揭晓。
饶是之前大概猜出来是什么内容的观众们,此时也被电影揭露出来的给惊住了。
短暂的惊呆之后,是更强烈的反应。
“我去,整个城市都是摄影棚?”
“这也太残忍了,从出生开始就被直播了?”
“三十年啊,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要疯了!”
“变态,这一生太可怜了!”
“特么一群神经病,演员是神经病,观众也是神经病!”
…..
李涛感觉自己浑身已经起了鸡皮疙瘩了,他无法想象,从出生到成年,整整三十年,每天24小时被监视、直播,是种什么感觉。
都不用去想,电影看到这里,已经足够感受到了那种恐怖的氛围了。
原本还以为是节目组挑了一个人去直播他的生活,做成一档节目给观众看。
现在看来,和事实相比,自己想的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李涛早已没有了看戏的心情,心里开始有些难受起来,迫切地期待着能给这些人,给节目组,给周星池一个罪有应得的结局。
哪怕是周星池,陪伴了他大半个同年的喜剧之王。
尤其是之后电视台主持人连线月球里的周星池采访,悬于无尽高空的月球,也不过是剧组的基地罢了。
他站在窗口,紧紧地欣赏着下面整个城市,这个伟大的杰作。
面对采访,周星池很淡然地说着以往剧组出现的各种意外,不止一次有闯入者进来。
以及为什么让楚门的父亲,剧组前演员俘获,当初又为什么安排父亲去世,这一桩桩,在周星池嘴里,都是轻飘飘的。
他一直保持着一副高高在上的状态,没有过多的表情,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又让人理所当然,他把自己当成了操控一个世界的神!
神!
周星池演的就是一个,自我认为是神的人!
可是,即便他演出来的堪称完美,就表演来说即便高高在上,也不会让人有那种被无视的感觉。
即便在说整个节目的收益比很多小国一年的生产总值还要高,也没有任何一丝炫耀、高兴的表情,那只有在之前楚门父子团聚的时候才会出现激动的神色。
可是,配上他干过的事,第一次让在场的观众感觉,周星池是如此的让人厌恶,恨不得一拳打烂他的脸,看他还怎么装逼!
采访到了观众来电环节,在家里看着电视的佟莉雅拨通了电话,对着周星池大骂一通。
不过周星池却一点也不愤怒,唯一生气的时候,只是在问她,“你自以为对楚门很了解,可是你知道他真正需要什么吗?”
“你有什么权利把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一场秀!”佟莉雅大声质问。
周星池淡淡地道,“我让他过了正常的生活,你们所在的世界是一个病态的世界,桃源岛才是理想的世界。”
“他不是演员,只是你的囚犯!”
“我从来没有真正限制过他,只要他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可是他自己退缩了。”
周星池依然是那副欠揍的模样,毫无表情,“你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宁愿住在你所谓的牢里。”
佟莉雅的电话被挂断,面前的电视机上依然是周星池的身影,右上角一块小小的画面里,楚门正在和复活的父亲,以及家人一起吃着团圆饭。
电视机里的主角好像突然一下子变成了周星池,楚门被放在了角落中。
采访还在继续,周星池剧透了一把,楚门的妻子将会杀青,离开楚门,他会有新的爱人,并且会现场转播他们亲密的过程。
电视史上里程碑的一幕已经出现,直播办事?
看到这一段周星池的采访,还有说要直播楚门和新欢的办事过程,现场观众自觉地一阵恶心。
第一次觉得周星池那么讨厌。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吭声,电影放映了了大半,到了这时候大家都意识到,最后的结局就快了。
月球监控大厅里,大屏幕上楚门正在安逸地熟睡,周星池走近一点,手地隔着屏幕,抚摸着楚门的脸庞。
轻轻地,就像在摸一见珍贵的艺术品一样。
……
镜头一转,早上,楚门在洗手台面前,和电影开口一模一样。
他静静地盯着玻璃,让负责监控的人怀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过,楚门只是拿香皂在上面涂涂画画,画完之后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眼珠子故作搞怪地往四周瞥了几眼,又恢复到之前的神情。
擦掉玻璃上的香皂,楚门露出笑容,说了句“免费表演”,就离开了洗手间。
穿戴整齐,拿着公文包,出门的时候,和电影开头一样,又碰到了那家邻居。
“早安!”
“哦对了,以防待会我见不到你们了,那就顺便祝你们午安、晚安!”
说完,咧嘴一笑。
接下来也和开头一模一样,被狗吓到,开车去上班,路上被两个双胞胎拦住,咨询保险的事。
那家华莱士的店铺换成了永和豆浆,镜头再次给了一个两秒钟的特写。
一切如初,好像和周星池预料的那样,父亲回来了,一家团圆了,楚门还是那个楚门。
可是,当天下午,楚门回家在地下室整理了一番,有点累了直接在地下室睡了,却被发现躺在地上的楚门是假的,只是衣服罢了。
楚门失踪了!
现场观众们精神一振,意识到高潮终于来了,全都坐直了身子,打起十二分精神。
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也都一样,紧紧地盯着电视。
而在摄影棚里,全城十多万演员全部出动了,拿着手电筒,成群结队聚集在街上,寻找着楚门。
“你们不用担心。”
扮演楚门母亲的潘红老师信心满满地说道,“我是他母亲,以前只要我喊他,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
说着,潘红老师大声喊了一句“楚门,儿子你在哪!”
可是,没有人回应。
“砰!”
月球表面四盏巨型探照灯被打开,全方位地扫视着生个城市。
“楚门!”
“楚门!”
“楚门!”
十多万人,走上街头呼喊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过了一会,原本是夜晚的城市,突然变成了白天!
原来,摄影棚里太阳照射不到,每到晚白天的时候,节目组就打开背景灯,照亮整个摄影棚,看起来和白天一模一样。
到了晚上,自然就关上,只剩下月球和一些星星的灯光。
现在,楚门失踪了,也不必藏着掖着了。
最终,周星池在海面上发现了楚门的身影,他划着一艘小船出海了。
主角出现了,转播继续。
观众们继续看着直播,保安紧紧盯着电视,连工作都顾不上了,服务员也没工夫招呼客人,有人甚至在打赌。
为了留住楚门,周星池派人启动了天气控制程序。
顿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海浪翻滚。
楚门所在的小船,摇摇欲坠,而他也在固定船帆的时候,被风浪打进了海里。
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不管是电影里的观众,还是放映厅里的观众,连一向超然的周星池,也一样。
“加油楚门!”
观众为他加油,而一直泡在浴缸里的潘磊,用力抓住了浴帘,沙哑着大声喊着,“楚门你可以的,加油!”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楚门重新爬回船上,并且用船帆另一头的绳子,把自己牢牢地固定在船上,继续和暴风雨、还让做都等。
他抬头大吼,“就这点把戏了?”
“要么你就杀了我!”
甚至,他还唱起了《水手》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周星池脸上第一次失态了,他恶狠狠地叫道,“加强风势!”
“把船掀翻!”
就好像被人嘲笑后的暴怒,面对节目组其他人的劝说,也大吼着让他们闭嘴。
自诩为神的周星池和凡人一样失态了,不过看在现场观众眼里,却特别爽。
不过,更多的还是关心海里的楚门,虽然知道不会是悲剧结尾,但是有时候哪怕提前知道结局,也还是忍不住为之担心!
楚门继续在坚挺着,周星池直接亲自动手,把雨势、风速、海浪调到最大。
船翻了,绑在船上的楚门也掉入海里。
“我靠,这是谋杀啊!”
“简直毫无人性!”
“真恶心,这种人枪毙十次都够了!”
“艹!!!”
……
在现场观众一阵阵的担心和内心的咒骂中,生死一线之际,周星池让人关掉了天气控制系统。
风挺。
雨歇。
浪静。
“太阳”出来了。
侧翻的船也重新浮在了海上,绑在船头的楚门,还是紧紧地躺在那里,生死未卜。
世界好像突然安静了,电影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监控大厅里的节目组,以及放映厅里观众。
都紧紧地盯着屏幕上那个身影。
终于,楚门站了起来,用力把船帆终于升起来了。
“呼!”
大家都松了口气。
船继续在海上飘荡,突然撞到了一面墙。
一堵巨大的墙,墙上画的是蓝天白云,远远一看,还以为是天空呢。
船杆把墙捅了一个洞,看着这海上的一堵墙,楚门呆住了,走上前,闭上眼睛,用手摸了上去。
他用身体去撞墙,用力不断拍打,无力地靠在墙上,脸上哭的让人心疼。
逃离了出来,却有这么一堵墙拦住自己的去路,已经接近崩溃和绝望了。
不过,接着却发现紧挨着墙边是可以走上去的,沿着墙一直走,看到了一道台阶。
推开背后的门,外面是另一个世界。
月球里,周星池温柔抱着笔记本电脑,孤独地坐在椅子上,轻声道,“楚门,说话把,我听得到。”
楚门脸色平静地问,“你是谁?”
“我是电视节目制作人,给无数人带来过希望和快乐。”
“那我又是谁?”
“你是主角。”
“什么都是假的?”
“你是真的,所以才这么好看。”
楚门转身看了看身后的门,周星池喊住了他,“楚门,听我说,外面的世界比我虚构的世界更不真实,同样充满谎言,同样虚伪。
但是在我的世界,你不用害怕,我比你你更了解你自己!”
楚门打断了他的话,“但是你没有在我的脑袋里安装摄像机!”
周星池轻柔地摸了摸屏幕上的楚门,轻声道,“你很害怕,所以不能离开,但是没关系,我很了解,你这一生我都在看着你,我看着你出生,看着你走路,看着你第一次掉牙…..”
说着说着,他笑了,“你属于这里,留下来吧,和我一起…说话啊,这可是全球直播,说点什么。”
楚门转过头,露出灿烂的笑容,重复着那一句打招呼的话,“以防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在这里先预祝你们早安、午安、晚安!”
在周星池震惊的目光中,楚门做了个谢幕的手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那扇门里。
电影里所有观众都欢呼了出来,浴缸里的潘磊用力拍打着水面,笑的跟个三岁的孩子一样。
那位老夫妻,满脸欣慰的高兴。
餐厅里所有人兴奋地大喊大叫,连厨房里的厨师都挥舞着锅铲冲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着楚门的名字。
保安亭里,两个保安也同样兴奋。
放映厅里,上千名观众也暗道一声“耶!”
月球里,节目中断,周星池看着笔记本电脑,无力地低头靠在上面。
直播结束,节目也结束了,观众面前的电视机也没有了信号。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看看还有别的什么好看的节目。”
原本为楚门逃离了这座囚牢正兴奋的李涛,听到这话,目光顿时呆住了。
对电影里的观众而言,《楚门的世界》本质上还是一场秀,他们大多数人不一定是关心楚门,他们关心的是这场秀的主角,关心的是能否有一出精彩的结局。
这就是一出戏,一场秀,完了就完了,除了楚门和他爱的人,爱他的人之外,其他人和楚门都没有关系。
也就在此刻,大银幕一黑,字幕出现,电影放映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