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rqfxo超棒的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858章 小小的一步熱推-fuj53

rqfxo超棒的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858章 小小的一步熱推-fuj53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在修订版的《北齐律》当中,高伯逸临时加入了一个看起来很合理,也很有“盛世之相”的条款,那便是所谓“三司会审”!
当然,三司会审只是高伯逸私下里说的,而这个条款的主要内容,就是“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三个部门,都派人参与审讯。
其中,御史台是旁听,刑部负责审讯地点和监督,审讯主要由大理寺进行。
所审判的人,无不是罪大恶极,或者身份极有争议,或位高权重之人。
如果涉及到皇族,还要让负责管理皇族的“宗正寺”派人来旁听。
“三司会审”之后,得到的结果,送到皇帝那里,由皇帝来定夺。
加刑,减刑,赦免,无论什么操作,皇帝都可以将处理结果压住不“盖章”,或者将其打回去要求重审。
然而皇帝却不能直接决定审讯的结果!
如此弯弯绕绕的制度,很好的平衡了朝堂的各种势力,当然,也极大拖累了办事效率。如果皇帝想拖延,只怕能把犯人在牢房里拖到老死!
怎么说呢,这项制度,给普通百姓一种“拨云见日”的畅快感,似乎自己有了一个伸冤的渠道,似乎高氏皇族的权力被关进“笼子”里,似乎高高在上的各级官员与世家子弟,也有可能会被审判。
没有人能够只手遮天了!
当然,这究竟只是他们的想象,还是朝廷已经把制度落到实处,无人知晓,没有人愿意以身试法……除了死人以外。
“三司会审”的制度,更是得到了以杨愔为首的邺城官僚集团首肯,并迅速出台了细则。至于这项制度会有什么影响,现在根本看不出来,或者说普通的邺城人根本就不在意。
律法什么的,感觉离他们很遥远,与其关注这个,不如多想想晋阳那边是不是会打过来比较好。
……
“你究竟是打着什么主意?”
元仲华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高伯逸就已经在穿衣服,准备离开了。每次他来天平寺里跟元仲华“约会”,时间都控制得很精准。
既让对方感受了一下当女人的快乐,又不会太满足这位前朝公主的欲望,一直把元仲华“吊着”,简直是要把人逼疯。
要知道高伯逸和李沐檀亲热的时候,那可是没日没夜的玩,从来不会控制时间和情绪的。
女人和女人是不同的,地位不同,付出的感情不同,各自的心思也不同。高伯逸在心中有一本很明白的账。
他不可能一碗水端平,更不会犯他爹高德政犯下的错误。
“以后你就知道了。对了,鱼赞我以后会处理的,你不用再刻意讨好我了。明日我会主持审讯高孝琬的罪行,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是国事!你没有分寸,丢的是自己的人!”
高伯逸背对着元仲华,声色俱厉的说道。
“好吧……”
元仲华委屈的应了一声,幽幽长叹,轻轻的用白嫩玉臂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话有点重,高伯逸转过身看着元仲华说道:“一切都回不去了,还不如想想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没有我,高洋会让你陪葬的,他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以为没有我,高洋就会放过高孝琬么?高洋为什么没有对付那几个庶子,你是不是心里没有数?”
元仲华自然知道高洋是什么人,两害相权取其轻,比较起来,高伯逸至少算是个正常,而且是个控制力很强的正常人,起码他不会做出高洋经常做的那些疯癫之事。
现在高洋没多少天好活了,高伯逸说得没错,对方或许在临死前,真的什么事情都敢做,百无禁忌!
高伯逸走了以后,元仲华穿好衣服,身体也从兴奋中慢慢冷却了下来。
很显然,要说高伯逸把自己当玩物,那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元仲华心里还是有数的,比起自己来,李祖娥“玩起来”似乎更有意思!
无论哪方面,都比自己有优势!
男人嘛,不就是喜欢那个调调吗,现在北齐最尊贵的太后可以染指,颜值又爆表,换做是你,有机会你不上?
推己及人,元仲华觉得自己是高伯逸的话,肯定不会放过李祖娥。
她隐约有种感觉,高伯逸现在把自己“吊着”,保持着仇人不算仇人,情妇不算情妇的复杂关系,应该是另有所图的。
反正贪图的不是美色就是了。
想到这里,元仲华心中略微有些失望,感觉自己离手刃鱼赞更遥远了。她还听说鱼赞的夫人相当厉害,而且像是被鱼赞洗脑过一样,对这个人渣死心塌地。
到时候若是搞死鱼赞,只怕自己会跟那个女人同归于尽。元仲华想报仇,但是她不想死,她一直在想能够报仇但是又不会把自己搭进去的好办法。
嗯,好像很难实现的样子。
……
高孝琬的案子,要进行“三司会审”,虽然没有惊动邺城的普通人,但在权贵圈子里,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他们没办法不吃惊,因为高伯逸已经不动声色的打破了很多不能明说的“潜规则”!
高氏皇族,什么时候能够被朝廷的衙门审讯了?
那些官员们,乃是皇族的打工仔,什么时候打工仔也能够跟老板的亲戚叫板了?
以前高洋虽然杀这个兄弟,杀那个侄子,杀远房叔父,然而这些都是属于皇族内部的倾轧,外人是无法插手的。
现在高孝琬行刺高洋的案子,居然牵扯到了这么多势力的博弈,也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
高伯逸打了一个很出色,也让人无话可说的“擦边球”。
你说这是皇族内部的事情,但高孝琬可是“盗窃”了兵符,此事可大可小,谁敢站出来为他求情?再说人都死了,求情也是无用。
这内内外外的关系打通了,哪怕高澄几个儿子有天大的不满,也是孤掌难鸣。
北齐破天荒审理皇族案子的三司会审,在邺城一众权贵们的瞩目下,大鸣大放的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