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薛長卿!閲讀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沈老的话,看似含糊。
可对杨老和楚云来说,却非常地清晰。
杨老甚至从沈老这番话中,琢磨出了令人惊骇的潜台词。
是全部,是所有,是这一切?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李北牧的野心,甚至不仅仅在他们的长老会。而是整个红墙!
“他。要与长老会开战。要在乱局洗牌之后,成为唯一的王?”杨老嗓音低沉地质问沈老。
很显然。
他有点被沈老的话给激怒了。
更甚至,杨老的表情,都略显有些锋利起来。
李北牧的野心,对杨老来说,对整个红墙来说,太大了。
大到会犯众怒的地步!
哪怕杨老在长老会,极少管事。
他进入,并成为元老,也只是在稳定自己的权威。确保杨家未来在红墙内的地位不受侵犯。
至于对长老会本身,他并没有太多的情感。
甚至并不觉得这样一个存在,需要他付出太多的东西。
可现在。
沈老言简意赅的一番话,却彻底触犯到了杨老的底线。
更甚至,会毁掉他在红墙内数十年的布局。
这对杨老来说,是难以容忍,甚至会被激怒的。
面对杨老的质问。
沈老却并没有出声。
他很冷静地盯着杨老。直至漫长地沉默之后。方才反问道:“杨老。你觉得李北牧为人如何?”
“狼子野心!”杨老寒声说道。“一个满身黑暗的亡命徒!”
“那您觉得,我们红墙是一个足够光明的地方吗?”沈老反问道。“如果是。为什么我会听命于他?如果是。为什么我会出卖长老会,出卖我自己?”
“您觉得,李北牧是靠人格魅力说服了我。让我成为他手中的炮灰?”沈老轻轻摇头。“李北牧的能量,比你我想象中更大。更让人绝望。”
“不论如何。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杨老的内心,也莫名有些打怵。
李北牧能逼迫沈老走到这一步。
他必定是拿出了大杀器。
甚至是让沈老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那么未来。
李北牧还会在红墙内制造怎样的事端?
官惊雷呢?
是否如今也听命于李北牧?
成为了李北牧手中的另外一张牌?
杨老不敢想象。
也不敢相信。
李北牧甚至还没有露面,便已经让两位顶级大鳄,成为了他手中的棋子。甚至可以为他卖命。
站在他这边,为他摇旗呐喊,又有何难?
“我不需要退路。”沈老淡淡说道。“反倒是杨老您,应该为自己考虑一下后路了。”
“在这个大洗牌时代。谁也不可以幸免,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沈老说道。“我不妨告诉您。他楚云,是独立的个体。和您,也终将不会成为一路人。”
杨老闻言,内心涌现一股波澜。
他隐约从杨老的这番话中,听到了某些潜台词。
而能让沈老说出这样一番话。
对杨老来说,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至少,他不是无功而返。
“我会好好考虑你的话。”杨老说罢,站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了沈老一眼。“现在外面对你的风评很不好。你可能挺不住多久了。”
长老会,也已经决定抛弃沈老。
到那时,他将成为一个失去帮助的小老头。
一个可怜的,却内心充满决绝的小老头。
“这正是我所愿。”沈老微微点头。“我只希望这件事尽快结束。”
“结束?”杨老眯眼说道。“或许离这一天,还有很漫长地一段岁月。”
“我知道。”沈老说道。“我只是希望如此。”
……
楚云从进屋到出来。
他一个字也没有多说。
哪怕沈老对他进行了非常冒犯的评价,他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直至坐上杨老的专车。
直至等待杨老点上了一支香烟。
杨老方才偏头看了楚云一眼。
如猛虎回头。眼神精光闪烁:“你父亲楚殇,是不是没死?”
楚云闻言,微微有些发愣。
但他记得二叔的提醒。也不认为这件事能够瞒住杨老多久。点头说道:“如果我掌握的情报没有错误,是的。我父亲还活着。”
“那就难怪沈老要那么说了。”杨老深吸一口香烟。道。“我和你,的确不是一路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评价?”楚云好奇地问道。“我父亲活着,和我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吗?”
杨老却是面无表情地摇摇头:“以后你会知道的。”
“不能现在就让我知道吗?”楚云反问道。
“为什么你不在知道你父亲生死的第一时间,就让我知道呢?”杨老反问道。“人都会有所保留。你觉得呢?”
楚云无奈地点点头:“您教训的是。”
他相信杨老不是为了卖关子,更不是为了报复自己知情不报。
他不说,必定有他的理由。
抽完手中的香烟。
杨老神情凝重地看了楚云一眼:“这场大洗牌,你可能也不会如愿以偿了。不久之后,你或许也会卷进来。”
“因为我父亲?”楚云疑惑地问道。
新老势力的对抗。
他楚云本是有底气站在第三方看戏的。
也不会有人会在意他的存在。
毕竟,到时候人人都不能独善其身。
谁又会在意一个与自己关系不大的年轻人呢?
可现在。楚殇还活着的消息一旦爆发出去。
局势势必将发生匪夷所思的改变。
楚云,也势必不可能独善其身。
“是的。”杨老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三十多年前的那场恩怨情仇,没想到延续到今天,也还没有结束。”
楚云叹了口气:“其实我不想参与这样的恩怨斗争。但楚家,终究是因为他李北牧,才分崩离析。我不可能不找他算账。”
“和李北牧比起来。你还嫩了点。”杨老摇头说道。
“我总会变老的。”楚云很自信地说道。“只要他李北牧还活着,而我又足够老成。我总是能对他造成威胁。”
“但愿如此。”杨老抿唇说道。“现在,我该回红墙处理一些事儿了。李北牧的野心太大了。大到必将让整个红墙震动。”
“那我父亲的消息。您也会一并公布吗?”楚云好奇问道。
“你觉得,沈老在我们面前透露了这件事儿。还需要我去公布吗?”杨老反问道。
楚云怔了怔,随即摇头道:“看来。我父亲的消息,是彻底瞒不住了。”
“如果你真想打败李北牧。现在就应该做一些准备工作了。”杨老缓缓说道。
“我知道。”楚云点头。
二人在红墙大门外分开。
杨老乘车回去。
女总裁的极品保安
楚云则是站在大门前,沉思发呆。
直至良久之后,他才缓缓醒来,乘车离开了红墙。
……
长老会所属的某间小房子内。
灯光昏暗。
一名满头白发的长者,躺在太师椅上。
他手握扇子,十分悠闲而慵懒地挥动着。
似乎在挥散身边不安的因子。
又仿佛,在赶走不喜欢的气氛和情绪。
“小杨,你很少如此不安。”白发长者嗓音低沉而平淡。
可嗓音中的威严,却极其的让人内心——踏实。
是的。
是踏实。
在杨老这级别的大人物眼中,这世上不好处理的事儿,本就不多了。
但在看来,这世上就算有天大的麻烦。哪怕是天塌下来了。
也自有眼前的长者来抗住这一切。
他是红墙内。
资历最深的。
年纪最大的。
长老会权力最高的男人。
他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红墙内,隐形的王。
一个不会干预任何人任何事。
但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瞒住他的王。
他叫薛长卿,今年九十八岁了。
他因为常年修习气功,体态和健康,都保持得非常好。
甚至比晚一辈的杨老他们,拥有更强健的体魄。
他的精气神,也不是杨老他们所能比拟的。
更高的权势,更强大的精气神。
让薛长卿在红墙内,拥有了隐形王的名号。
但他的低调,却经常让人忽视这个早已经退休多年不问世事的长老会当家人。
大隐隐于庙堂。
说的就是薛长卿。
“楚殇还活着。”杨老眼神恭敬地望向薛长卿。唇角嗫嚅道。“李北牧,想成为红墙新一代王者。”
他今天收到这样两个消息。
他不得不感到不安。
也无法让自己保持绝对的平静。
进入红墙后。
他第一时间找薛长卿汇报此事。
在红墙内,他唯一会听命的,就是薛长卿。
除他之外,杨老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都不是什么新闻了。”薛长卿仍旧在挥动扇子。嗓音依旧平和。“只是有人想瞒住你们,至今才透气而已。”
“这两件事,都很严重。”杨老叹了口气。“也会对红墙的格局,造成极大的波动。”
对杨老而言,他原本以为薛长卿终将荡平一切牛鬼蛇神,还红墙一个安定。
可现在。当这一个个重磅消息爆发出来。
他没有底气了。
尤其是楚殇没死的消息传出来。
他甚至担心薛老能否真的抚平这一切。
“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薛长卿放下了手中的扇子,薄唇微张道。“楚家,也不会例外。”
他的眼中,有一抹精光闪现。
仿佛征战天下的老将,气势如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