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75yyk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拉馬克遊戲笔趣-1073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七節)相伴-0ucnt

75yyk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拉馬克遊戲笔趣-1073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七節)相伴-0ucnt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什么?”
不止一人异口同声发出了惊呼。虽然曲芸每每游戏总是会看出些惊世骇俗的隐秘,但如此颠覆三观的念头仙子们也都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是说,那个什么玛塔尔神国,已经有能力干涉到拉马克游戏系统的运作,可以直接监视我们的团队空间从而获取情报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任棉霜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有这个本事,何至于把自己搭进这劳什子【清算】里来?”谁知曲芸立即斩钉截铁地否定了大家都在担心的情况:“眼光放长远一点。你们应该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们的敌人从不是【清算】的对象吧?
玛塔尔神国想要毁灭我们么?肯定是想的,但那是为了自己求生。如果有可能规避风险避免和我们生死一搏,他们绝对是十二万分情愿的。
真正想要我们毁灭的人同样也想让他们毁灭,而这股力量偏偏就有能力在我们的团队空间做一些手脚。可以人为将【清算】规则指向他们想要消灭的世界本身,不就正说明了这个问题么?”
“至高神圣裁判团……”康斯妮咬着牙根一个字一个字地挤了出来。
“哈,终于有人注意到事情的关键了。想必统帅小姐那边也和我们一样对这帮高高在上的神祇咬牙切齿呢。但她同样没有办法,画在纸面上的小人又有什么办法能伤害到在纸上乱涂乱改的画家呢?
对于这一点,我也同样无奈。唯有活下去的一方才有机会继续进化,继续跃维,总有一天越出纸面让那画家尝尝被肢解分尸的滋味。在这以前,我们只能像提线木偶般遵循画家的意思自相残杀,争取成为那个撑到最后的小人。”
比起平日里的优雅从容,曲芸那海洋般魅力的眸子中投射出一丝激情的火焰。并非仇恨,也不是压抑,而是疯子般对于挑战与有趣难题的狂热。
“天哪,听你那么说我还以为你都已经研究出对付幕后黑手的办法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打算具体部署云裳仙府接下来的行动了吧?”尹熙颐伸手顺了顺自己胸口。
“聪明,”曲芸打了个响指:“你们应该都意识到了关于全局的安排我有意避免让你们中任何一个全面了解。这里面有必然的重要的原因,很可惜这个原因也属于不能让你们知道的范畴。
下面的内容请大家听好,记好。今天以后或许再没有机会听到。我安排给你们每个人的使命都至关重要,偌大一个世界八十多亿人,我能全心全意相信的也就只有你们了。
你们中的很多人相当聪明,聪明到足以从这只言片语的安排中推断出蛛丝马迹。而我此刻只能恳请你们努力去避免这样做。你们不知情,对于我的计划很重要。
还有一件事希望你们能够记好。虽然你们每个人的使命都至关重要缺一不可,但是生死攸关之时,请务必以保全你们自己的性命为优先考虑。
掺和进清算这件事本就是我自己因为感情把你们牵连了进来,你们没有义务为我的一时兴起牺牲。
还是那句话,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就悄悄摸摸把这场战争赢下来,皆大欢喜。如果谁因为自己的使命而陷入绝境,大不了这世界咱们不要了,我带你们去血烛堡定居或者干脆换个域继续开开心心做游戏过日子。
两大神器在手,把我们的本源与世界剥离避免成为【清算】同化的牺牲品这点小事还是不难做到的。而且神器都是我们靠自己的力量拿到的,你们也不必觉得欠了这个世界什么。”
“但小芸你还是想赢的吧?”任棉霜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就像每一场实力悬殊到令人绝望的游戏一样,如果不制造一场精彩的反转,就不像是你的作风了。”
“那是自然,”曲芸一点也不谦虚地应下:“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才不会甘心输给一个区区领先我们几十个世纪的破神国。
下面听好了,首先是甄辉齐……你负责投降。”
“哦……”甄辉齐习惯性地听从曲芸的命令,以至于十几秒后才猛然跳起:“什么?!”
“没有错,我为你安排了‘母亲’的接应。跟随桃花源的飞船抵达火星后,你就借机与龙女姐姐她们分开,到时候‘母亲’会主动找到你,把你带去壁障另一侧的世界。
等到了那边,作为云裳仙府的一员他么可能会不信任你,会拷问你,甚至使用你闻所未闻的黑科技或者道术魔法挖出你脑子里的所有秘密。
但是不用害怕,因为你什么也不知道,只有这一点是真的。更有趣的是,正因为你是云裳仙府的一员,所以无论他们对你做出什么,都不可能会杀了你。
所以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好歹你也是拉马克游戏的玩家,就算最后只剩下一颗泡在培养皿里的大脑也可以回到团队空间轻松复原的。
顺便如果他们问你什么关于我的事情,或者让你参与对付龙隐界的活动甚至加入战争前线,你都给我像个没有骨气的废物一样好好本色出演,保护好自己。
放心,你的叛逃不会给任何人造成困扰的。诗诗,送他出去吧。”
“啊……”一脸懵逼的甄辉齐似乎还想询问些什么,却在尚未开口前就被梅娴诗挥手赶出了涔云玄泽书。
“你送他过去的真正意义是……”将甄辉齐送出涔云界,梅娴诗略有不解地看向曲芸。
把他送到敌营中,他身上突显出的这种异常一定会被统帅小姐慎重对待,像一枚顶级的烟雾弹一样糊她一脸。等她意识到甄辉齐的诡异与我们的计划没有任何关系后,真正的落子已然暗度陈仓。”
“这么不确定的因素,可不像是会导致你特意做出安排的真正原因。”蓝枫挑眉。她了解曲芸。就算再不待见男孩子,她也不可能为了“烟雾弹”这种无聊的原因把身边的伙伴置于险境。
“好吧,甄辉齐掌握有一种逆天的力量……嗯,或许更准确的说,他手中的骷髅杖掌握有那种力量。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在关键时刻却可以出乎意料地扭转旁人眼中注定的死局。
我送他过去,只是为了给我自己留一条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