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abjmf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最強小農民 愛下-第3033章 去往離水部洲讀書-f5wuj

abjmf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最強小農民 愛下-第3033章 去往離水部洲讀書-f5wuj

最強小農民
小說推薦最強小農民
“什么妙人,奇人,我看啊,他也不过如此,就一个散仙!”
龙逍子不忿道,“而且啊,此人来历还很蹊跷,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龙逍贤侄,你怎么能这么说!”
“对啊!人家可是跟着昊天大师的,哪里有蹊跷了,人家昊天大师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肯定是其他洲来的啊!”
四周众人一听,都不乐意了。
他们纷纷沉下脸,斥道。
龙逍子左右一看,立时不做声了。
而他的脸色,则是越发阴沉。
他看着前方,只觉浑身上下越来越难受,胸膛是闷得慌。
“诸位前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片刻后,他告辞一声,扭头就走。
他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师兄,你怎么就出来了?”
山外,那几个神妙宫弟子见到他,都是有些诧异。
“走!”
龙逍子沉着脸,掠上了仙舟。
几个弟子都不敢吱声了,他们都能看出来,龙逍师兄他心情很糟糕,一点就会炸。
他们也更是好奇了,明明刚进去时,师兄还是一脸欣喜,意气风发的模样,可结果,出来之时,脸色都铁青一片了。
“看来是时候,重新联系一下红尘的人了,他们想必也跟我一样,恨极了这家伙,恨不得将他抽筋拔骨,活活剐了。”
龙逍子立在仙舟之上,望向前方的云中仙山,喃喃道。
他微眯的眸中,有惊天的杀机涌现。
————————————
“呼!”
百花园中,唐昊松了口气。
他终于将那群女仙应付了过去。
“石会长还真是受欢迎啊!”
这时,凤青妍走了上来,促狭地道。
“太受欢迎也不是件好事啊!”
唐昊苦笑道。
“受欢迎,证明石会长你的魅力大啊!这还不好?”凤青妍又笑道。
唐昊摇摇头,又是苦笑。
“石会长……”
这时,不少男仙上前来,打起了招呼。
在这百花园中,呆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唐昊才与凤青妍一道告辞离开了。
他也颇有收获,认识了很多的人,当然也收了不少订单,回去之后有的忙了。
回到问天阁总会,唐昊便与她分别,返回了南天城。
回到自家,他便继续忙碌起来。
他准备过段时间,出去一趟,云游的同时,也去圣兽宫,看看妃婉,所以就需要提前多炼制一批货,先分给代理们,来支撑会里的生意。
一转眼,又是三个月的时间。
他炼了大量的货,分了出去,而收到的款,则是去买了道行。
几家商会的货,几乎都被他包了,他甚至还拜托凤会长她去其他洲买了不少,这才足够他买的。
他一共买到了三万颗道行,尽数炼化了。
他的道行总数,已达到了八万之巨。
这个标准,乃是天仙中期,距离后期已经不远了。
“挺快的!”
对于这个速度,唐昊相当满意。
如果不是靠着昊天会的生意,赚取数以亿计的仙晶,他修为提升是不可能这么快的,自己凝结道行,或者去杀人夺道行,都不靠谱,唯有赚钱才是王道。
而以后,他还要把这昊天会继续做下去,做的更大。
就算他到了天仙巅峰,不再需要道行了,春璇,秋瓷她们还要,以后如果有故人飞升上来,或者他找到了路,回到下界,都是需要更多的道行。
“倒是该想想,到了巅峰之后,该怎么办了!”
他更是考虑起了晋升金仙的事。
以他现在的速度,巅峰其实也不远了,是该好好想想了,晋升金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先去看看妃婉吧!”
他去见了春璇,秋瓷她们,把她们俩带上,再留下分身,化作昊天大师的模样,坐镇龙盘山。
“圣兽宫……还挺远的,在离水部洲!”
出了山,他拿出地图再看了看。
灵蟾洲与离水部洲之间,实在是太遥远了,如果靠飞,即便是仙舟,估计也得飞上好几个月。
幸好各部洲之间,都是有传送阵的,只要去那些大仙城,便可通过传送阵,去往那边了。
“去银壁城吧!”
当初他从天灵洲来到灵蟾洲,便是通过银壁城的传送阵。
确定了方向,他将地图一收,便是往银壁城而去。
很快,他便赶到了银壁城。
他往城中心掠去,进入了传送大殿。
“去哪儿啊?”
“离水部洲!”
“离水洲啊!有点远,五百块!”
“这么贵?”
“那当然了,离水洲啊,隔了好几个大洲,难道你不知道,越远越贵的吗?”
“行!那就五百!”
唐昊欣然掏出钱来,爽快付了。
他可不是刚来,身上只有几千块,连花一百都要肉疼的时候了,现在他身上还有上千万的仙晶,也不在乎区区五百了。
待传送阵调试好,他便迈步,走了进去。
光华一闪,他消失在了传送阵中。
在他离去,大约半个时辰后,有几道身影掠入了传送大殿,当先一人正是那龙逍子。
他与那仙庭人员聊了一会儿,塞过去一袋仙晶,便是满意地离开了。
“离水部洲么!”
龙逍子步出传送大殿,冷笑了一声。
据他所知,昊天会的势力可还没发展到那边,这次若是红尘再出手,那家伙可没有援兵搬了。
这一次,他必死无疑!
“去吧!”
他一甩手,打出了一道玉符,穿遁虚空而去。
“那家伙去了离水部洲?好机会啊!”
红尘总部,那鬼面男子收到玉符,打开一看,登时欣喜无比。
“姓石的,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躲,还会有那么多人帮你吗?只有你死了,才能洗刷我红尘的耻辱!”他捏紧玉符,恨声喃喃道。
上次刺杀失败,他红尘几乎沦为笑话,威严丧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