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pdoj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永恆聖王 ptt-第兩千六百四十二章 北嶺公主展示-bvgwz

pdoj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永恆聖王 ptt-第兩千六百四十二章 北嶺公主展示-bvgwz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
武道本尊释放出的地狱之火,根本没有催动全部力量。
以他目前的修为,若是催动地狱之火,即便是绝世仙王,也未必能抵挡住!
对于眼前这群狱卒,哪怕只是千分之一的力量,就已经绰绰有余。
黑色火焰以燎原之势,迅速蔓延,很快将众多狱卒卷入其中。
这群狱卒陷入地狱之火中,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什么惨叫声,就被烧得灰飞烟灭!
北玄冥将麾下的黑色大军四散溃逃,来得快,溃败得更快,没有人敢停留在原地。
武道本尊心中一动,似有所觉,微微侧目,看了一眼远方的一处虚空,便收回目光。
他并未赶尽杀绝,显露出足够的手段,将这群狱卒杀退,便收回地狱之火。
不过,刚刚那群对着他要喊打喊杀的狱将,几乎全部身死当场,只有那个美艳女子活了下来。
武道本尊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只是,这个美艳女子刚刚曾好心提醒过他,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对他没什么敌意的人。
所以,武道本尊才留她一命。
“你,你,你……完了!”
美艳女子望着眼前这一幕,神色惊恐,望着武道本尊,声音颤抖的说道:“你杀了北玄冥将,尸山岭的强者,绝对饶不了你!”
“你,你快逃吧,若是能逃出北岭,或许还有一丝生机!否则,必死无疑!”
美艳女子催促着武道本尊。
“尸山岭是哪?”
武道本尊不为所动,反问道。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
“尸山岭乃是北岭中十大狱岭之一,领主号称尸山狱王,麾下的狱王级别的强者,便超过百位!”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虚空,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三个人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说话之人是一位年轻少女,穿着黑色长袍,包裹着丰润诱人的娇躯,肌肤胜雪,看上去比眼前这位美艳女子还要漂亮几分。
而且,这位黑袍少女的身上,还带着一丝雍容气度,似乎出身不凡。
在黑袍少女的身边,还站着一位黑衣男子,面容苍白,五官俊美,微微扬着头,眉宇间带着一丝傲意。
这一男一女站在一起,看上去倒也般配。
只不过,刚刚这种撕裂虚空的手段,明显不是这两人能施展出来的。
一男一女都是狱将,还做不到这一点。
在黑袍少女的身后,还跟着一位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气息强大,已经达到洞天境!
按照寒泉狱中的境界划分,这位中年男子应该算是狱王。
但中年男子却站在黑袍少女的身后,地位上似乎差了一层。
实际上,武道本尊刚刚释放出地狱之火的时候,就察觉到,那边的虚空中泛起一丝波澜。
武道本尊观察着两男一女的同时,心中也在暗暗思忖:“一个尸山岭上的狱王数量,恐怕已经超过乾坤书院了。”
“而尸山岭,又只是北岭的十大狱岭之一,北岭的强大,可见一斑。”
“奇怪的是,以北岭如此广阔的疆域,如此深厚的底蕴,北岭之王居然只是一个狱王强者。”
“究竟是北岭没有帝君,还是说有其他什么原因,导致帝君强者蛰伏不出?”
武道本尊沉吟之际,半空中的两男一女,也在打量着他。
准确来说,只是那位黑袍少女,格外留意武道本尊,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好奇。
至于她身边的黑衣男子,还有她身后的中年男子,只是随便看了武道本尊一眼,没当回事。
“你杀了北玄冥将,在北岭也未必没有生机。”
黑袍少女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在北岭,我能保住你!”
“哦?”
武道本尊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惊讶。
幸存下来的那个美艳女子望着黑袍少女,微微冷笑,道:“你拿什么保他?你有这个实力?”
这个黑袍少女的修为境界,跟她相差不大。
就算黑袍少女身后那位中年男子是狱王,也挡不住尸山狱王的强大底蕴!
“凭我的名字。”
黑袍少女笑了一声,朝着武道本尊摆了摆手,道:“认识一下,我叫唐清儿。”
“唐清儿。”
美艳女子轻喃一声,望着黑袍少女腰间的令牌,神色大变,惊呼出声:“你,你是北岭之王的小公主!”
“不错。”
唐清儿点了点头。
在北岭中,若是有能护住被尸山岭追杀的人,恐怕也只有统御整个北岭的北岭之王。
“拜见公主!”
那位美艳女子看到唐清儿,连忙跪拜行礼,不敢怠慢。
“你先走吧,这没你的事。”
唐清儿对着美艳女子轻轻挥手,后者如蒙大赦,连忙逃离此地。
唐清儿从半空中降临下来,朝着武道本尊行去。
在这处寒泉狱中,虽然没有什么规矩礼数,到处充满着血雨腥风,但这位唐清儿对他至少还算友善。
武道本尊也感受不到唐清儿的敌意。
“小心!”
那位黑衣男子微微皱眉,连忙跟了上去,提醒一声。
“没事。”
唐清儿笑了笑,道:“有陈伯在呢。”
黑衣男子傲然说道:“清儿尽可放心,不必陈伯出手,若有什么变故,我便可将其扼杀!”
一边说着,黑衣男子一边朝着武道本尊的方向,狠狠的挥了下手势,意有所指。
“多谢啦。”
唐清儿笑着说道。
这位黑衣男子明显对唐清儿有意,而唐清儿对黑衣男子也不抵触。
转眼间,三人来到武道本尊的身前。
唐清儿问道:“考虑得怎么样?只要你肯加入我的麾下,父王就能保护你,甚至出面帮你化解此事。”
“清儿。”
陈伯微微皱眉,小声提醒一句。
那个黑衣男子也连忙说道:“清儿,这人来历不明,身上还散发着生人之气,还是慎重一些。”
“为何要帮我?”
武道本尊神色淡定,问道。
唐清儿道:“我刚刚有看到,你的手段不弱,应该已经触碰到狱王的门槛,若是被尸山岭杀死,未免有些可惜。”
这当然只是一个借口。
唐清儿三人在空间中穿行,准备返回北岭城,半路上看到这边发生的一幕,才停顿下来,在唐清儿的坚持下,降临在此地。
唐清儿继续说道:“我的父王,成为狱王多年,在这方面,有他点播你几句,抵得过你数万年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