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ah0c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道紀 線上看-第706章 絕世大陣推薦-98als

dah0c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道紀 線上看-第706章 絕世大陣推薦-98als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星空无垠,冰冷而枯寂。
荒凉的星空之中,却有着一方比之太空更为黑暗的恢弘宫殿。
黑色宫殿矗立于太空之中,与群星相连,可见一道道锁链贯穿虚空,将那一颗颗生命星辰困锁在冰冷的星空之中。
隐隐间,可以看到那一颗颗星辰之中如同世界毁灭一般的绝望,无尽的杀戮与血腥正在进行。
无穷无尽的血色符文贯穿了所有星辰的大气层,催化出无数怪物,彼此杀伐,无论是人,还是其他。
在这血色星辰之中,都如坠炼狱,生死难由自己。
沿着那一道道锁链向前,源头却在那黑色宫殿的大殿之中,直蔓延至血色王座之前。
化作一滴晶莹如玛瑙般的液体,滴落在一个酒樽之中。
“越来,越差了……”
血泉摇晃着酒樽,邪异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这批渣子,没有了精华,可以丢弃,换一批了。”
其身前跪伏着的两道身影却瑟瑟发抖,震怖已极,连连叩首:“回大人,早在天变最初,诸多大势力的高手们已全都去了皇极,实在,实在是没有更多了…….”
那两人高冠博带,面如冠玉,原本也是位高权重之辈,可惜此时却面色煞白,如丧考妣。
他们真的是全力以赴了。
可高手不是韭菜,割了一茬还有一茬,莫说天变之前星海诸多大势力的高手全都回了皇极。
哪怕是没有,怎么可能承受的了血泉千年如一日的吸血?
啪嗒~
将最后一滴血精倒入口中,血泉翻转酒樽,晃了一晃,方才淡笑着看向两人:
“一滴也没有了,你们说,本座该怎么办?”
“大,大人,饶命……”
两个中年汗如雨下,只觉心头大恨,大悔,哪怕当时如师兄弟,师叔伯一般战死,也好过这一日更胜一日的煎熬。
可他们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充斥全身的‘血神’早已开始啃食他们的内脏与骨髓,血气与元神。
可哪怕是前所未有的剧痛加身,两人竟连动也不能动,直至一缕缕红光至两人身上离去。
化作斑斑白骨,竟也没有哪怕一声惨叫声发出。
就如此死了。
“呼!”
丝丝缕缕血气自死去两人身上散发出来,如烟雾般没入血泉的口鼻之间。
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润,血泉满足的发出一声呻吟:
“亿万凡俗的杂血,也比不上一尊高手的精血啊……”
血色王座之前,一个红发青年静静看着这一幕,心中古井无波,却是早已习以为常了。
“永生门的禹都道友。”
血泉抬起眸光,落在青年身上:“是不是觉得我喜怒无常?”
“修道无良善,阁下脾性虽有波动,却也算不得什么。”
红发青年禹都平静开口,眸光之中却有着一丝涟漪。
“好一句修道无良善!天生万物如父如母,修道者吞吐灵机如同戮杀手足,与天夺命,好似违逆父母!
父母手足尚且可杀可逆,其余人又算得什么?禹都道友颇合本座心意,合作之事,可谈!”
血泉端坐王座,泛红的眸光之中有着睥睨之色:
“然,当以本座为尊!”
禹都眸光一凝,身后红发如火扬起,随即落下:“若阁下能杀得那元阳,永生门上下自当俯首以待,以阁下为尊!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
血泉淡淡的瞥了一眼禹都。
他双手叠加,托起下巴,眸光幽深,远眺星空,似在眺望星海彼岸的皇极大陆:
“元阳,你们杀不得,本座,却可以!”
有着魔龙记忆之中支离破碎的所谓‘未来场景’可以参照,他当然懂得那位元阳道人的厉害之处。
否则,以他的脾性,又如何会困守星空千年之久?
秦禹伤他虽重,可他的神通,最擅长保命,千年若不得痊愈,岂非早已被秦禹打死在龙蚀界了?
“话不必说的太慢。”
禹都却是摇头,他自然知晓这血泉的厉害,也明白此人绝非表面上的狂傲霸道,相反,其心思极为阴沉。
若无把握,根本不会出手。
“那就拭目以待吧。”
血泉也懒得与他辩驳,更无意诉说自己的强大,懒散的靠在王座之上,静静地等待着。
等待着血海幽冥的发动。
血海幽冥,乃是来自于龙蚀上界邪道巨擘‘冥’,这阵法哪怕是在上界都赫赫有名。
相传其曾布下‘血海幽冥大阵’逼退了本初佛祖坐下‘自在王佛’。
虽远不及道祖的‘两仪微尘阵’与‘周天星斗大阵’的名头更大,却也是真正强绝无敌的盖世阵法。
哪怕他所学非是完整,却也足够了。
足够镇杀此界所谓的‘侯、王、皇、尊、帝’!
…….
轰隆!
长啸震天,继而便有无尽血光自四面八法呼啸而来,霎时间已经充塞长空,弥漫天地。
以大始圣山为中心,上下八方数以十万里,尽数被笼罩在内!
“血海幽冥!”
险些被人当场锤死,直让邪祗发了狂,也以为自己此行目的暴露。
扬天一声长啸,已然发动了筹谋多时的布置!
嗡嗡嗡~~~
只听道道如同邪魔呢喃,恶鬼咆哮一般的嗡鸣之声响彻,长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猩红如血的红光大阵。
大阵之中气息邪极,更有着无可量计,如同人体经络一般的血气纹路在其中纵横交织,贯穿所有,抵达终极!
“大阵?!”
“此人是谁?大始山外竟有有人布下如此邪恶的阵法?!真是好大的胆子,不怕元阳王怪罪吗?!”
“邪气冲天,这是什么阵法,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
大始山内外,诸多高手全都被惊动了。
这阵法来的太快,太过凶猛,饶是在场之中不乏高手,却也根本来不及阻止。
而事实上,直到此时,邪祗那一声长啸仍旧回荡在长空之中。
可入目所及,已然尽是猩红,再无丝毫杂色,天光消失,不见日色,无尽苍凉而凶戾的气息铺面而来。
天上地下尽是猩红一片。
以大始圣山为中心的数十万山川大地都生出变化,积雪,寒风悄无声息间已经消失不见。
大始圣山之前那一片一望无际,长青不败的灵田,也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哪怕一种灵农弟子惊骇施法。
还是大片大片的死去,前后几个刹那,上万里灵田竟死的一干二净!
引来无数人的色变,震惊。
“灵机,灵机!这血气有毒,有着剧毒!”
突然,有一尊老一辈的高手发声,神情惊骇,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旋即,又有人发现了不对,骇然失声:“天地灵机,在消失!这血气,在吞噬灵机,不,是腐蚀!”
大阵笼罩之外,天地灵机在以极速消退,而且,不再有新的灵机涌动。
就好似大阵笼罩的这一片天地之中的灵机,被血气‘毒死’了!
在场的不乏高手,对于环境的变化极为敏锐,前后几个刹那已经发现了这方大阵的恐怖之处。
隔绝内外,封镇虚空,毒杀灵机,侵蚀万物,且,还会吞吸他们本身的血气!
轰!
几乎不分先后。
诸多高手们已经迸发出神光,灵宝,隔绝血气向着自己侵蚀,大始圣山之中也同时有着阵法光芒亮起。
所有人,全都如临大敌。
“血海幽冥大阵?!这怎么可能?!”
眼看大阵弥天,齐仓的神色有着震惊,比这两头怪物追杀之时的变化还要巨大。
记忆中前世未来,曾有过一场惊天动地的阵法对决发生在星海之中。
其中之一,就是这血海幽冥大阵!
相传那位邪道巨擘吞灭千星生命,化作一道滚滚血河,于星海之中横行无忌,狂傲无边。
最终,引来了元阳大帝的隔空出手。
两人遥隔星空,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让一切阵法大家为之惊叹的绝世对决。
那位邪道巨擘,所用就是这血海冥河大阵!
而元阳大帝,所用…….
“不好,不好!提前数千年,元阳大帝尚在闭关……不对,元阳大帝曾查看过我的记忆,不会不知道厉害,莫非……”
齐仓心中念头转动,突觉杀机袭来。
猛然化风飘散而后,避开那一道凶戾邪极的灰白光芒,猛然回首,却见身后空空荡荡。
竟没了元独秀的身影?
“该不会,这大阵刚好将我席卷进来,却把他遗漏出去吧?”
齐仓心头涌起一个吐血的念头。
却已经根本来不及多想,极退的脚步一停,踏步向着,拉扯出气浪狂飙,直冲大始圣山而去。
这大阵根本不是他们所能破了,现在唯一的生机之所在,就只有大始山!
事实上,此时几乎所有人,全都在向着大始山退去。
这大阵凶戾绝伦,未曾发动已经万物俱灭,哪怕是再狂妄的人也不会去只身破阵。
“这大阵……”
元独秀眉头拧起,眸光凝重。
一如齐仓所料,他一拳撕裂虚空将邪祗轰飞,自己踏步而出,一切却已经被阵法所笼罩。
猩红血光如同灯罩将大始圣山所在的天地都整个笼罩在内。
其上血光流溢,散发着极度邪异的气息。
想要破阵,却无从下手……
“这两人行踪诡秘,果真是要针对小弟……”
元独秀立足阵前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步踏出,没入了血光缭绕的阵法之中。
外不可破,那便进去一看!
……
“该死!该死!”
齐仓几乎吐血,邪祗却真的吐血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因为被人打断,阵法缺了一角,却正好漏了那偷袭自己的‘小人’!
登时,他狂怒长啸,掀起无尽恐怖的血光,化作滚滚长河,以无比狂暴凶戾的姿态。
向着,
齐仓重重拍击而去!
“……你!”
血浪如天般横压,这大阵又隔绝内外天地,饶是齐仓遁速极快,却也根本快不过这血浪的拍击。
只能咬牙催动灵宝,悍然引爆,又躲过天上地下两道恐怖神通,却终于还是被从天而降,好似流星般的血手印拍的狂喷鲜血。
轰!
轰!
血浪滔天,所过之处万物消融,一切有形无形的物质被这血光一个漫卷,都要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侵蚀,被同化,继而更推动血海幽冥大阵的威能!
而这个一切,包括了齐仓自爆的灵宝,甚至于他催动的一切神通!
这一瞬,饶是经历了如此之多的磨难,齐仓还是心中憋屈,震而狂吼;
“啊!”
逃无可逃,那就拼了!
一声怒吼之后,齐仓猛然驻足,继而转身,周身神风鼓荡,掀起惊天潮汐,任由大阵吞噬,血浪舔舐。
悍然冲向了长空之中狞笑的邪祗:
“元独秀!老子不欠你了!”
“要同归于尽?”
血浪缭绕之中,邪祗与烛空皆是冷笑,无比漠然的就要催动大阵将此人化作血神。
就听一声长啸如雷滚走,巨大且漫长。
长啸间,一轮大日冉冉升起,普照光明,无尽光热拍击八方,与那滚滚无穷的血浪发生着千百次的碰撞。
元独秀立于长空,发丝张扬,气势张扬如火,眸光却冷漠如冰:
“谁是谁老子?”
轰隆隆!
音波如雷走,碰撞如天崩。
大阵之中一时地动山摇,腥臭气息扑鼻而来,有着修为低下的,哪怕有着神光护体,一闻之下也几乎晕厥在地,不由心中骇然。
“来了,就不要走了!”
邪祗先是一惊,随即越发狰狞,长喝一声,已然有滚滚血浪拍击而来。
呼!
元独秀拂袖间将齐仓抽打出去,踏步间掀起澎湃纯阳神力:“那就先杀了你!”
两人针锋相对,战斗更是瞬间展开。
齐仓踉跄站起,只见大日神光于血海之中绽放,一方青铜鼎,一方金轮,一口神剑于血浪之中迸发封王气息。
“呼!”
他心下稍送,却又生出凝重,虽被抛出战圈,犹豫了一瞬,还是踏步又冲了上去。
神光冲天,拦下了烛空,张口吐出一道神风:“就会以多欺少吗?!”
砰!
同时,又一道神风呼啸,在血气之中接连躲避,吹向大始山,化作一道大喝之声:
“快去请元阳大…..元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