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ymj0i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 ptt-第六十六章 白衣登臺,盡毀正法看書-l2zzc

ymj0i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 ptt-第六十六章 白衣登臺,盡毀正法看書-l2zzc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阿来和尚清秀的脸上笑容满面,“不过,施主能够以言语令他退去,也算是阻止了他,甚至比以武力阻止他更好。”
叶昂见他面色轻松,心情不错,便问道:“不知那位向飞尘是何等人物,怎么这般厉害?”
叶昂和穆雅斓都是无敌天骄级别的强者,然而阿来和尚竟然说同境界之下,穆雅斓和叶昂联手才能够勉强抵御向飞尘。
阿来和尚有些唏嘘地说道:“向飞尘,他是云海仙宫统领边荒仙域三千万年来天赋最可怕的弟子,是有望登上天尊之境的超然人物。”
“只是可惜此人年少之时,遭遇人族太乙金仙与妖族太乙天妖交战余波波及,父母双亡,唯有一位义姐带着他从边荒之地一路逃难,可惜在进入一座城池之前,妖兽攻城,他们即将进城之前,城门关闭,向飞尘是被他义姐拼命扔上吊桥的。”
诸位修士都是面面相觑,叶昂微微点头,“难怪他对曾庆云有那么强的杀心。”
阿来和尚摇摇头,十分悲悯地说道:“可惜,向飞尘杀了曾庆云之后,不过一百多年,便要经历金仙劫,为圆满自身心灵,他以凡人之身行走边荒,被一位仙门仙女所救,最终坠入爱河,可谁也没想到那女子是曾庆云小女。”
“后来呢?”穆雅斓忍不住问道。
“曾惜月,也就是曾庆云的小女儿,接受不了这个真相,远走边荒之地,最后葬身倾天妖潮,这件事也就成了向飞尘的一个心魔。”阿来和尚微微叹息。
“也就是说,我们先前经历的事情,都是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云飞跃沉声问道。
阿来和尚微微点头,“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我们经历的,又算什么?”其他天才窃窃私语,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阿来和尚低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此乃向飞尘心底一处烦恼,诸位来此,不过是他记忆中一点投影罢了。”
大家都不笨,而且事先都有长辈们指点过尸山渊下种种,大致明白这里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只是穆雅斓依旧忍不住问道:“敢问大师又是谁?”
“我?”和尚微微一笑,“我名阿来。”
一边笑着,和尚身上,有无量佛光照耀,他的身影顿时定格,化作一尊金身塑像,散发着佛光,而后变作巴掌大小,渐渐又变为一片薄薄的金色薄片。
就在此时,四周的景色突兀地变幻,朦胧的景色悄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细微的寒风。
天空灰蒙蒙的,地下是一片白茫茫的沙海,白色沙丘一望无际,如同海面的波浪一般。
他们此时都漂浮在半空中,身处两尊高大石像中间。
这两尊石像,一尊少年俊逸,单手持刀,面露杀机。
另一尊麻衣僧袍,容貌清秀,面容愁苦。
正是他们刚刚遇见的向飞尘和阿来和尚。
两尊石像高约三丈,相互对峙,这情景是如此熟悉。
只是让人诧异的是,就在两尊石像中间,叶昂他们这群人下方,有着四具体尸体。
诸位看了片刻,都收起目光,看向面前那一片薄薄的金光薄片。
这是让他们灵镜子止不住颤动的事物。
大家都看向叶昂,很显然,大家都认为这次能够得到这玩意儿,叶昂是首功。
叶昂打量了片刻,对穆雅斓说道:“你收起来吧。”
“我?”穆雅斓微微蹙眉,她不觉得自己收起来合理。
叶昂点点头,“这玩意儿得到的功德,应该能够进行分配,你试试。”
穆雅斓闻言,唤出灵镜,灵镜古朴,将光片收入镜中,穆雅斓顿时闭上双目,仔细感应着。
片刻之后,她睁开双眼,看向叶昂。
“的确可以分配,不过必须在功德提交之前分配完毕,不然提交之后,就不能分配了。”她接着说道:“现在我这儿有三万功德,该怎么分配?”
叶昂想了想,随口说道:“三万功德,我要一万,你和云飞跃各取三千,剩下的按照抵御妖兽的功劳分配,没问题吧?”
最后一句话是问其他人的。
大家都没有意见,很快,在穆雅斓的指导下,众人纷纷唤出灵镜,二十五道金光从穆雅斓的灵镜中射出,照耀在其余灵镜上,很快便将功德分配完毕。
灵镜中有了功德,各位修士脑海中才浮现出灵镜的种种信息。
分配好了以后,大家都随手将功德提交了,然后默默地降落到地面上。
地面上很冷,白色沙漠的温度很低,有四位死去的修士,三男一女,皆是容貌不凡,身上的服饰居然仿佛新的一样,只是款式都无比古老。
而且看得出来,这四个人的服饰,都是不同时代的。
云飞跃伸手在空中感受了一下,摇摇头,“这儿没有风。”
穆雅斓点点头,“不要去碰他们,这都不知道多少岁月前的同道了,只怕一碰他们就会灰飞烟灭。”
有修士看着两个高大的石像,“没想到,我们一进来就进入了真实幻境,真是太危险了。”
云飞跃微微颔首,“大意了,金丹三重天的区域,果然很危险。”
有人语气微妙,“现在就算是想去一重天区域和二重天区域,只怕更难。”
穆雅斓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交流,“眼下说这些没什么意义,既然是真实幻境,那这两具石像上,自然是有武道真意,算是此行的大收获吧,各位尽快体悟,三日之后,我们必须转移地方。”
“明白!”
“知晓。”
“好。”
众人知晓轻重,纷纷行动起来。
……
尸山渊第六层。
残破的寺庙之中,高台之上,一名邪魅白衣青年端坐台上,高台下方,是数千名僧众闭目听法,唯有中间一名麻衣僧人,笔直站着,双手合十,双目垂泪。
然而这一切,都是一场定格的画面。
安岚月站在麻衣僧人身前,将一个金色圆球收起。
米尔克有些唏嘘,“白衣登台,也难怪大阿大师佛心崩溃,一代真仙正觉,修为尽毁。”
“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大道恒常,而世随时移,再是正确的道,也要随着客观的物质世界变化,应对实际情况,做出正确的解释,简而言之,联系实际,依靠群众。”
“当群众需要信仰的时候,宣传信仰,当群众需要方向的时候,指引方向,当群众需要方法的时候,提出方法。”
“如果当群众需要方法,你和他们谈信仰,当群众需要信仰,你和他们谈奉献福报,那就别怪群众丢掉这所谓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