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ju9c5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520 兩影帝聯手演戲鑒賞-w9xhd

ju9c5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520 兩影帝聯手演戲鑒賞-w9xhd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你要老子给你写欠条也要得,前提是今年必须一分不少地完税,完成地方统筹……”
刘福旺累了,直接一P股坐在地上,开始裹他的叶子烟。
“之前大队穷,欠账是莫办法的事情;每次大会小会,即使县里领导没有提过,老子也抬不起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国家不断发展的时候,连一个大队的贫困都解决不了……”
老头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对于老头的想法,刘春来是能理解的。
不由叹了一口气。
从抗日战争一路到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老头也解甲归田了。
原本欠账,那是没法的。
可现在,刘春来动不动入手几十万上百万,还欠着那点,老头心中就难受了。
账是他欠下的。
“爹,之前就说好了,其他没交地的,咱们不管……当初不是跟望山公社那边达成了协议,谷子收上来,他们卖粮给咱们嘛!”刘春来安慰着老头。
钱真心不多。
即使望山公社卖给他们的粮食比粮站的要贵不少,一年也要不了几万块钱。
工业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国家要发展,农业税少不了。
地方要建设,更是没问题。
何况,地方统筹,刘春来把全县的都要过来了,建设他们的经济基础呢。
“钱从哪里出?叶玲死活不给钱,说啥子大队的钱跟公司的钱必须分开……老三居然跟着她滚(混)……”刘福旺眼神紧紧地盯着儿子。
刘春来一看老头子的这神态,顿时暗骂自己一声。
老头子跟严劲松他们这帮战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一个个都是影帝级别的。
之前老头在演戏!
为的就是想要掌握大队的财权。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程度,还能如何?
“爹,这次的粮税跟统筹款,我以个人的名义借给大队……不管是家具厂,还是服装厂,钱再多,绝对不能乱动。要不然,最终新的投资,股权比例就会出现变化……国家的要求是必须保持集体经济为主导……”
里面的利害关系,刘春来一点,刘福旺就明白。
目前全国到处都提出要发展经济,刚刚包产到户,甚至推行时候阻力很大,这过去没两年,他们大队就又把分出去的田土收回来。
要是刘春来个人的股份超过集体经济,那时候……
“我只是想着,把粮税跟提留款交了,证明我们把地收回来是没错的……”刘福旺有些尴尬。
他没有想过另外一层。
看着老头,刘春来一阵感动。
难怪老头要这样干。
要是出了问题,怕是老头要把这一切都自己扛下。
这才是真的色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老子这辈子已经这样了,你还年轻,不能一开始就出现问题。”老头子见儿子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没多说。
刘春来同样也没多说啥。
“明天打谷子,咱们自己的粮食,先留着,大队各种工程不少,而且各个厂跟工程都是管饭,直接买粮交。”刘春来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一次,刘福旺在借款单上签字,痛快无比。
“哥,咱爹怕是没准备还你……之前家里有钱,他都补贴到大队上……”刘秋菊看着老头手里的钱,有些担心。
五万啊!
整个大队需要交的粮食跟统筹款,也不过才两万不到。
刘春来作为大队长,不可能不知道。
“给爹手里留点活钱。”有些话,刘春来没法给老三说。
刘福旺手里有了钱,自然就高兴了。
“狗曰的,你对你儿子都耍手段!”严劲松看着眼前的五万块钱,好一阵,才开口。
一边的马文浩不解,“刘支书,这啥意思?”
“用钱抵粮,没有交地的人家的粮食,打了谷子后,我们大队的各队队长,都会去催,但是这个,我先把全大队今年的给交上,多出来的,先还一部分欠公社的……”
“要不,把你们欠的都还了?反正不多!”严劲松不甘心地问道。
“做人,得要点脸。要么你马上找财政所的人过来核算,要么,这钱我就拿回去……”刘福旺说完,就准备把桌子上的钱收回装钱的布袋。
严劲松顿时按住了钱。
“别,小马,你马上去找财政所的人过来……”
开玩笑呢!
公社现在就缺钱呢。
马文浩不解地看着两人。
一头雾水。
作为公社新任的乡长,他对整个公社的情况都还没摸熟呢。
看在钱的份上,直接就往财政所人员的家里而去。
“你给你爹钱了?”刘春来刚回来,坐在石桌边喝茶的刘八爷就问他。
“八祖祖,你这消息够灵通的啊!”刘春来看着刘八爷。
这消息传递的有这么快?
难道是刘九娃给说的?
刘九娃还在灶屋里煮夜饭呢。
“福旺这狗曰的,越来越不要脸了,连自己儿子也都坑啊!”刘八爷感慨着。
刘春来不解。
老爹坑自己?
五万块钱难道有别的用处?
虽然之前就知道老头在演戏,给这五万,交了大队今年的各种款项以及粮食,还有不少剩的呢。
咋回事?
“公社修厂房,没钱……你爹这笔钱,大队的跟公社的账抹一部分,公社跟县里的,估计今年会欠更多……”
老头子捏着山羊胡子,一语道破天机。
刘春来瞬间明了。
“严劲松胆子没有这么大吧?”刘春来不太相信这事儿。
“新乡长还没摸熟情况呢。”刘八爷冷哼了一声,“不过这倒也是好事,严劲松跟你爹是一路人,没人想欠着政府。”
“马文浩怕是被这两老头卖了,都还会笑着帮着数钱。可怜的娃……”刘春来开始为马文浩默哀了。
刘福旺跟严劲松两个老头联手演戏,虽然马文浩跟着同样是影帝级别的许书记有些年头了,估计那道行也不够啊。
这锅,马文浩背定了。
刘福旺在刘春来面前演戏,刘秋菊不知道她爹是演戏,完全是本色出演,被老头给利用了,然后老头再一哭诉,刘春来就给钱了。
钱会用到公社修厂房上,作为发展经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