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0h7gw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 ptt-0614 王不見王(下)鑒賞-5vv1j

0h7gw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 ptt-0614 王不見王(下)鑒賞-5vv1j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那你就去死吧,贱种……”
叶云辰毫不留情的大喝了一声,亢龙锏骤然从他手中射了出去,在半空中猛然扩张,一根亢龙锏瞬间变成了上百根,好似无数的金色小火箭,尽数射向了欧阳锦和赵官仁。
“不要!!!”
欧阳天枢凄厉的叫喊了一声,可刚冲出树林就猛然摔倒在地,一股寒气直接将她冰封在其中,欧阳锦也一下红了眼眶,怒喝一声发动了反攻。
“砰砰砰……”
亢龙锏又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爆炸,拼命之下的欧阳锦浑身气浪冲天,手持一柄长剑不顾一切的挥舞,然而双方的差距眨眼间就出现了,一道金光直接突破了她的防御圈。
“砰~”
一根亢龙锏狠狠撞在欧阳锦胸口,欧阳锦当空喷出了一口鲜血,仰头摔进了大坑之中,但剩余的攻击又轰然杀到,欧阳锦拼尽全力翻过身去,想将赵官仁护在自己身下。
“……”
谁知欧阳锦这一翻竟摸了个空,等她震惊的抬头一看,竟有一位白袍帅和尚站在身边,赤着一双脚,捻着一串紫晶佛珠,并且朝他们射来的亢龙锏,通通都悬停在了半空,正在剧烈的抖动当中。
“你是何人?”
叶云辰惊疑的倒退了半步,可是就听“砰”的一声响,几十根亢龙锏瞬间化为乌有,只剩本体一下被击飞上天,“当啷”一下又掉在了地上,但是已经被烧灼的一片漆黑。
“哼~”
白袍帅和尚猛然跳出了大坑,用赵官仁的声音说道:“冥顽不灵的孽障,本天师心慈手软,一再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你竟逼出本天师的本相,今日本天师就代表佛祖消灭你!”
“袈裟!”
法海跃上半空猛地一甩手,一块红色袈裟被他凭空甩了出去,一下射向高空极速变大,几个呼吸间就大到了遮天蔽月的程度,像个大罩子似的罩住了大半个山腰。
“你……”
叶云辰震惊的倒退了好几步,赶忙射出冰锥轰击遮天的袈裟,谁知无往不利的冰锥这次却失利了,一连串的炸响之后,几十根冰锥也没能轰出个窟窿来,反被彻底堵住了去路。
“耶!法海禅师,快用大威天龙干死他……”
吕大头忽然在洞中欢呼了起来,法海也没有让他失望,直接在半空中单手掐诀,大喝一声道:“妖孽!我一眼就看穿你不是人,看我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叭咪吽!”
“嗷~”
一条金龙猛地从法海胸口射出,一下扩张到上百米长的程度,凶狞的发出了一声龙啸,带着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架势,轰然冲向了叶云辰,同时龙口中也喷出了一大口火焰。
“沙漠风暴!”
叶云辰面色狰狞的张开了双臂,重重在面前一拍手,一股狂风瞬间吹袭了山林,竟然将龙炎硬生生给顶住了,同时还有无数的碎石冲天而起,一股脑的射向金龙。
“嗷~”
金龙发出了一声恼火的咆哮,浑身突然金光暴涨,脑袋一甩便震开了无数碎石,再次张开龙口喷出一股更强的龙炎。
“一箭穿心!”
叶云辰又疯狂的嘶吼了一声,只听“嗡”的一声响,他背后赫然出现了一只青面獠牙的夜叉王,手持弓箭足有十多米高。
“唰~”
夜叉王一箭射向了金龙,黑色的箭支堪比一棵电线杆,猛然化作一道乌光飞射而出,居然一箭破开了龙炎,径直射向金龙庞大的龙口,一下就在它口中爆炸了。
“咣~”
金色的龙头当空爆裂开来,整条龙一下在空中化为乌有,变成漫天星光缓缓飘落,但夜叉王的攻击并没有结束,它再次搭箭拉弓射向了法海。
“嗖~”
黑箭闪电般到了法海眼前,法海急忙飞身躲避,怎知粗大的黑箭突然一分为百,密密麻麻的小箭更是调转箭头,一股脑的追向了法海,再次发出了一声恐怖的爆炸。
“咚~”
法海在空中炸成了一团血雾,只剩一串佛珠掉落在地,而遮天的袈裟和夜叉王也同时消失,留下了一地破破烂烂的碎石和断树,更是在山腰上清出了一大片空地来。
“哈哈哈……”
叶云辰猖狂的仰头大笑了起来,可忽然一个酿跄险些摔倒,他连忙扶住树杆嘲讽道:“赵云轩!你再会耍花样都没用,本皇一力降十会,你跳上天我都能把你打成渣!”
“你确定么?沙雕……”
忽然!
一声狞笑从后方响了起来,叶云辰惊恐的回头一看,竟是一名银甲神将从天而降,手持寒光逼人的三尖两刃枪,极速朝他飞射而来。
“吕布!”
叶云辰惊呼一声撒腿就跑,可对方却抡起三尖两刃枪,一记力劈华山,大喝道:“错!二郎神,杨戬!”
“汪~”
一条白毛细犬突然从侧面蹿出,一口咬在了叶云辰的腿上,叶云辰重重的摔了个狗吃屎,一道凶狠的刀芒也在同时杀到,犀利程度竟让周围的土石都无风自动。
“金枪不倒!”
叶云辰疯狂的翻过身来,竟然举起左臂拼命格挡,可犀利的刀芒就好似砍柴一般,狠狠剁下了他的左小臂,径直朝着他的脑袋上劈去。
“砰~”
刀芒在地上炸出一道十几米长的沟壑,怎知一团血雾轰然在沟中爆开,叶云辰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躺在地上活生生的消失了,只留下一条断臂滚落在土地上。
“借鸡行事?”
赵官仁猛地落在了沟壑旁,沟中居然遗有一小截血淋淋的丁丁,等他震惊的回头一看,一道狼狈的身影竟出现在了谷口,正捂着断臂没命的往外逃窜,不是叶云辰还有谁。
“我去!你丫练的是葵花宝典吧……”
赵官仁感到一阵蛋疼菊紧,不知这丁丁究竟是让他砍下来的,还是叶云辰功夫不到家,修炼了致残版的“借鸡行事”,硬生生用下半身的性福,换来了一次血遁的机会。
“咚咚咚……”
谷中的山纹军又疯狂开炮了,叶云辰的手下哪还敢逗留,全都没命一般四散逃窜,但赵官仁却冲到了树林边,猛然轰开一大块冰疙瘩,欧阳天枢顿时从里面滚落了出来。
“给、给你!真的尸毒粉……”
欧阳天枢颤巍巍的抬起了手,化身二郎神的赵官仁连忙接过了瓷瓶,打开之后果真是最后一份尸毒粉,他立即起身喊道:“大头!快给山纹军发信号,赶紧撤到江对岸去!”
“娘!”
欧阳锦焦急万状的跑了过来,吕大头连忙掏出信号弹发射,而沈晴文则跑到了赵官仁面前,望着他头上第三只竖眼,有些紧张的结巴道:“你、你真的是神仙么?”
“早告诉你了,我的精华能让你青春永驻,你偏不信……”
赵官仁捏了捏她的脸蛋呵呵一乐,可转身没走出多远便双腿一软,直接“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吕大头连忙冲过来扶住了他,问道:“老板!你这是伤到哪了?”
“副、副作用开始发作了……”
赵官仁面色煞白的颤声道:“我磕了两颗上、上头丸,强行把修为提升到一品境界,接下来我恐怕得休养一阵子了,你赶紧背上我离开这,山纹军只来了二百人,记得把毒粉……”
赵官仁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二郎神套装一下消散不见,连哮天犬都变回了卡蛋,但赵官仁完全不像外表那般华丽,他真实的身体早已遍体鳞伤,面若死灰一般的难看。
“沈晴文!快过来给老板止血……”
吕大头急赤白脸的喊了起来,山纹军看见信号弹之后,纷纷从山谷两侧跑了过来,女人们全都一阵心有余悸,二百人就敢冒充千军万马,恐怕也就赵官仁敢这么忽悠。
……
“哎呀!快来人啊,王爷醒啦……”
一阵惊喜的欢呼声响了起来,赵官仁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只看欧阳锦正激动的坐在床边,殷勤的用布巾给他擦脸。
“小紧!我昏迷多久了……”
赵官仁顺手将欧阳锦抱进了怀中,熟练的在她嘴上亲了一下,谁知欧阳锦却惊呼一声道:“别!我是兰儿啊,王爷您快撒手嘛,锦儿他们要进来了,让她看到我还怎么活呀!”
“娘!王爷醒了吗……”
欧阳锦和沈晴文双双跑了进来,欧阳天枢也是极为精明,顺势将赵官仁从床上抱了起来,竖起枕头后把他靠在床头,脸蛋微红的笑道:“王爷!您已经睡了五天啦,没大碍了吧?”
“没力气!肚子饿,想吃牛肉面……”
赵官仁笑呵呵的拍了拍肚皮,欧阳天枢急忙跑出去叫人下面,姐妹俩坐到床边一阵关切,关怀完了他又问道:“咱们这是在哪啊,外面什么情况?”
“咱们回到姑苏城了,袁叶两家全面开战了,袁老二正在攻城……”
沈晴文说道:“袁家得知叶云辰没死,还杀了红鸾和老一辈,整个袁家都在疯狂复仇,袁老二已经把江北军交给你了,江北军跟龙骑军团汇合了,一切都在按照你的计划行事!”
“大头呢?毒粉处理了吗……”
赵官仁诧异的朝屋外看了看,欧阳锦答道:“大头哥刚从荣马县回来,正在西厢房睡觉,叶云辰的毒粉都被他处理干净了,但是……他藏起来的那一点找不到了!”
赵官仁猛地坐了起来,震惊道:“什么?不是在你娘手上吗?”
“不在我手上!”
欧阳天枢走回来懊恼道:“大头贱没跟我说实话,原本我把他的东西都搜走了,没想到胭脂盒里还有毒粉,结果宅院被人抢了个干净,当晚又被一把火给烧了!”
“糟了!”
赵官仁色变道:“毒粉落到平民百姓手上可就完了,你们回去找了吗?”
“找了!我跟大头贱亲自回去找的……”
欧阳天枢无奈道:“咱们离开后就着火了,库房什么东西都没剩下,毒粉要么让大火烧毁了,要么落到了百姓手中,但咱们已经发出了悬赏,还画出了胭脂盒的图样!”
“你们没说里面有毒粉吧……”
赵官仁皱眉看着她,欧阳天枢摇头道:“当然没有了,只说胭脂盒是祖传的东西,非常有纪念意义,这几天倒是收到了很多胭脂盒,但一个都不是,咱们已经把悬赏提到一千两了!”
“云轩!当时那么乱,应该不会落到有心之人手中……”
沈晴文正色道:“胭脂盒是宫里的贡品,百姓看到肯定会拿走,见到一千两的悬赏更是会心动,没出现就只能说明,胭脂盒在哄抢时被踩坏了,恐怕已经葬身火海了!”
“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赵官仁抬头说道:“小紧!你立即去让大头带队,派一万兵马攻占荣马县,再让防疫大队监视周边情况,一旦发现尸人赶紧上报,再发一只飞鸽去顺国,问他们毒粉销毁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