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1f5e8熱門玄幻小說 都市劍說 線上看-第1449節-槍相伴-4lf61

1f5e8熱門玄幻小說 都市劍說 線上看-第1449節-槍相伴-4lf61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扎布有些担心地问道:“李白,你没问题吧?”
虽说在李白医生的战绩里面,有擅长驱使蛇群的五老峰青虎婆婆,可这里是非洲,那些不同品种的蛇万一不给面子呢?
就算是有解毒药,平白被钉子似的小细牙咬上几口,完全得不偿失。
下面这么多蛇,恐怕不是几口的事情。
“男人没有说不行!”
李白摆了摆手,继续往大坑边缘走去。
“等等,等等,我给你找根绳子,万一不行就马上拉你上来!”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陆三虎左右张望着,打算寻找一根合用的绳索,能够帮助李白下去,或者见机行事的重新拉上来。
“等等,你要干什么?”
正紧紧盯着他们的那几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纷纷再次站了起来。
“Every-body,一会儿见!”
李白回转身,往后轻轻一跳,整个人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内。
“啊!~他,他,他下去了!”
叶潼指着李白消失的大坑边缘,语不成声。
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跳了下去,这胆儿特么也太肥了吧?
“应该,或许,大概没事吧!”
扎布虽然对李白有信心,但还是有些担心。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当然没事,小土司,你想的太多了!”
陆三虎对李白的信心坚定不移,他从路边的隔离带上成功扯下了一根长约二十多米的绳子,不断在中段打结,准备随时丢进坑内,好拉李白上来。
负责监视现场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气急败坏的叫道:“看看你们究竟干了些什么?快拉他上来!”
他们觉得自己的运气糟糕极了,竟然碰到这么一个疯子,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竟然就这样跳了下去。
万一踩到那些可怜又无辜的小蛇蛇呢?
“Hi!~I“m-OK!”
李白的声音传了上来,而且还中气十足,完全听不出有任何事情的样子。
叶潼等人连忙去看,集体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某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正站在蛇群中央,冲着大坑边上的他们直挥手,脚边却连一条蛇都没有,直接踩在裸露出来的大小砾石上面。
三尺开外,群蛇簇拥翻滚,丝毫不敢靠近。
就在方才,李白踩着陡峭的斜坡上相对比较突出的大石头上,不断纵跃着落下,最后停在了接近坑底的缓坡上。
每一次落脚前,下方的蛇群都会在第一时间作鸟兽散的避让,脚下不会踩中任何一条蛇。
被经年累月的蛇鳞摩擦,地面上那些原本棱角分明的石块大多有了几分隐隐的圆润,这样的石头沾染了浓郁到化不开的蛇类腥骚,若是扔到耗子窝里,怕是整窝耗子都会肝胆俱裂,享受VIP贵宾“冚家铲”套餐服务。
蛇都散开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与其说散开,倒不如说是躲开,或者逃开来形容更加恰当一些。
陆三虎扛着喵主子,一副理所当然地道:“就应该是这样嘛,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傻乎乎的跳下去,不是找死么!”
差点儿忘了,李白在巫师圈子里的江湖地位是大巫师,就像他的手下败将,五老峰的青虎婆婆掉到这样的大坑里,恐怕也未必会有事。
蛇嘛!多是多了点,可是再多,那也是菜啊!
叶潼冲着下面的李白大声喊道:“喂!你没事吧!快点上来!”
站在大坑边上的人,没有一个敢下到蛇窟里面。
像对方一样自认为艺高人胆大的,一个都没有。
开玩笑,底下都是密密麻麻的蛇,上三层,下三层,这一脚踩下去,不知道要被咬上多少口,李白究竟是怎么让那些蛇群散开的,不止是叶潼和蛇类专家邵博士,就连扎布和陆三虎都没能想明白。
“晚上加菜,你们喜欢哪一条,我给你们挑,做蛇肉菜,我最拿手了。”
李白往周围左看右看,瞅到一条又蠢又肥的大青蛇,就你了。
当即一个箭步过去。
慢吞吞,懒洋洋的蛇群登时如同炸开一般,向四面八方逃散。
蛇类其实并不慢,如果速度全开的话,人类还不一定跑的过它们。
可是在李白眼里,依然远远不够看,冲着逃散的蛇群中探手一捉,薅出一条两米多长,墨绿色的大青蛇,还是大三角脑袋,毒性一定狠的一逼。
被揪住小尾巴的青蛇慌得一逼,拼命想要逃走,可是架不住大魔头随手一甩,抡了个大米,180度自由翻,啪叽拍在了乱石堆中,摔了个结结实实,当即就晕了过去。
至于毒牙,怕是自始至终都没想要动过。
李白的这一手连青蛟妖王都能轻而易举的镇压,更何况还是一条普普通通,灵智未开的寻常青蛇。
其他人眼睛都直了,这简直是如入无蛇之境。
“嘿嘿,稳了!”
就连叶潼都知道,李白已经解决了施工方眼下最大的问题。
能够让蛇群自行散开,轻而易举的接触到宝库大门,不断添堵的动物保护组织绝对不会有任何话说,他们只是不允许华夏人伤害者,但是并没有说禁止驱赶蛇,赶几下又不会死,这属于吹毛求疵了。
至于威尔斯·布莱克想要跟自己达成的秘密交易,随着李白安全踏入蛇窟,群蛇退散,叶潼的心思便淡了。
特么自己就有办法解决当前的问题,还要你干嘛,自然是有多远就滚多远。
五常不发威,你当是非洲小穷国呢!谁都可以踩上一脚?!
李白又盯上一条又肥又蠢的大蛇,蛇窟里面的蛇群质量太高了,小蛇众多,大蛇也同样不少。
他曾经去过九州玄学会在烂柯山脚下的蛇王养殖基地,规模都远远不如眼下这处蛇窟的一隅。
几乎都没有谁来这里“提过货”,李大魔头是头一位客人,见到的质量自然是可想而知。
“不,你们不能这样!”
“快让他上来!”
“这里是蛇类的家园,你们不准侵犯!”
几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同时捡起石头,向大坑内的李白丢去,想要将他赶出来,阻止华夏人对蛇窟的掌控,哪怕是不会伤到蛇群都不行。
在这个时候,动物保护主义者们的口径又变了,从不准伤害蛇,到禁止打扰蛇,将整个蛇窟划作为禁入区,彻底与华夏方面撕破了脸。
如果连蛇窟都不准进入,那么从一开始就应该堵住溶洞入口,不允许华夏方进行施工作业。
到了这会儿,他们的嘴脸终于曝露出来,并不是想要保护蛇群,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伪君子!
“混蛋,你们在干什么?抓住他们!”
早就看这些不干人事的家伙不顺眼,领路的工作人员毫不示弱。
既然双方撕破了脸,那么就没什么可说的,开干吧!
从华夏来的家伙,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辈,不少人都拥有工程兵的经历背景。
干架?这是个事儿吗?
穿着防护衣,在溶洞内干活儿的华夏人当然不止他一个,或近或远的华夏工人闻声赶了过来,手上还拎着家伙,羊角锤,钢管,甩棍,早就防着这些动物保护主义者。
他们原本就跟这些讨人嫌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不对付,这会儿有机会收拾他们,还不可劲儿的下手。
守着蛇窟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只有六个人,可是围上来的华夏工作人员,至少有二十来人,至少三打一,岂有不胜的道理。
“站住,你们都不许动,退后!”
其中一名动物保护主义者,突然掏出一支手枪,左右摇晃,对准了围上来的华夏人。
工作人员们纷纷停了下来。
“小心,他有枪!”
领头的工作人员失声惊呼。
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动物保护组织成员竟然私下里藏了一支手枪进来,这可是莫大的威胁。
蛇群虽然可怕,但是人心更加险恶。
“F*K-U!”
“你们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骗子!”
“无耻的家伙,竟然偷偷带枪进来。”
来刚果(金)赚国际工分的工人们有不少英语并不差,纷纷叫骂起来,骂得那些穿着防护衣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从这支手枪掏出来的那一刻起,他们在道义上就陷入了理亏。
武器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引发了更大的麻烦。
叶潼毫不迟疑的掏出自己的佩枪,干脆利落的上膛,挑开保险,对准了那个持枪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大喝道:“我们也有枪,把枪放下!”
都动枪了,还神马动物保护组织,就别怪他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