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q4301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五百三三章 生氣的長孫皇后展示-mfn03

q4301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五百三三章 生氣的長孫皇后展示-mfn03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长安…立政殿
“你们的母后还在生气吗…?”李世民在立政殿的门前蹲了下来,身边是李明达和李治两个小家伙、
“生气呀…父皇将大哥赶走了,所以母后告诉我们,不要和父皇玩了。”李明达一下子扭过了小脑袋,假装生气的不理李世民,跟着李明达的后面,李治也是乖乖的走到了另一边。
“哎呦…兕子,这和父皇有什么关系,是你大哥自己偏要去,朕拦了,可是没有拦住。”李世民一个无语。
可是小兕子却依旧玩着一边的小石子道:“父皇,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和兕子解释,你可以进入和母后解释。”
“额…和你母后解释。”李世民微微皱眉道:“你母后太喜欢你大哥了,她想一直让你大哥陪在她的身边,只是她却不知道,你大哥不是池中之物,不可能永远的都停留在他身边的,哎…!”
说到此处,李世民一声叹息道:“朕今晚还是去甘露殿睡吧…!”
说完,李世民就走了,不过,李世民却不知道,在他的身后,长孙皇后两眼红红的站在那里,确实李世民说的很多,李战不是池中物,所以长孙皇后不可能将李战永远的绑在身边。
只是长孙皇后心理总是过不去,她不希望自己的刚刚才失而复得的儿子再有任何的危险,这次居然是去登州剿匪,长孙皇后即使有千般的准备,但是却依旧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情感。
所以长孙皇后向自己的男人生气了。
当然了,这个生气也就只有长孙皇后敢生,因为长孙皇后和李世民的感情,可不是外人能够比拟的。
“战儿…!”轻吟一声,长孙皇后心又疼了。
……………………..
登州城…贺仁和王先晔坐在一起,贺仁一口将杯中酒给喝干净道:“王兄,你说这次能不能将那个被带走的刺客给抢过来?”
“一定可以的,我们可是集齐了三千人,这些人以前都是匪徒,被我们养在家中,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对方只有一千人而已,一定可以抢来的,贺兄你就放心吧。”
“呵呵…!”王先晔说完,贺仁微微一笑道:“还是你王兄想的周到,明抢不行我们就暗争,哼…这里是登州,到底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不是那个李战是个京官,劳资连他一块给宰了。”
“贺兄消消火…吃酒吧…等一下吃酒完了,就去睡觉,一觉醒来,一切都会解决!”王先晔端起了酒杯哈哈一笑。
而这边听着王先晔话语的贺仁也是微微点头,跟着一口将杯中酒饮尽。
深夜…子时
这个时间是最安静的时候,秦家村的外面李战的虎骑团已经安营扎寨。
李战此时已经在帐篷中睡着了,在李战的身边,欧阳多多和凤鸣一左一右的趴着,就在这万般寂静的时候,一队黑影悄摸摸的爬了过来。
“黑子…看到了没有。”黑影之中,一位领头者对最前面的一个男子喊道。
而如果你不仔细看,你还真的在月影中看不到对方,这个时候,大概你就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叫黑子了…!
“大哥…看见了,有人值守,不过人不多。”那位黑子的男子回道。
“你看清楚几个人,他们的方位,走动的范围,都要看清楚。”后面的那位大哥再次放话。
前面的黑子立即道:“知道了…!”
经过了大概半个时辰的观察,那位黑子搞清楚了前面的一切之后,这队黑影又悄摸摸的退了回去,不用说也知道,这伙人就是贺仁和王先晔的私兵。
虽然是私兵,但是这些私兵却不简单,因为这些人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像一些山匪,知道自己人数上有优势,二话不说,就直接杀过来。
很快,这些私兵的侦察小队,就将刚刚侦察的消息给带了回去,然后就在这些分析该怎么去攻打的时候,这些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此时他们的行踪也早已经被发现了。
刚刚这些人侦察的部队就是李战的虎骑军,而李战的虎骑军有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防卫系统,他们有明面上的哨位,还有暗中的哨位。
刚刚这些人是将虎骑团明面上的哨位给查的一清二楚,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发现李战虎骑团暗中的哨位,所以就在这些人离开之后,虎骑团的暗哨就回去禀报了。
“团将…有人来刺探…!”
薛仁贵一听,马上从自己的床上就一跃而起道:“整军…!”
跟着就在薛仁贵的一句整军下,除了李战这个帐篷之外,所有的帐篷都开始悉悉索索的起床声音,高虎第一时间来到薛仁贵的身边问道:“薛团将,发生什么事情了?”
薛仁贵笑道:“虎侯不必担心,有人刺探我们的哨位,我看应该是有人想要打我们的主意,搞不好就是海寇。”
“海寇…?”高虎立即道:“那要不要将公子给叫醒。”
薛仁贵笑着摇头道:“不用…我们现在只是准备,也许对方仅仅只是侦察,并没有想要进攻的意思,所以暂时不用叫醒旅帅,你们用心保护就是,即使对方来攻,我也可以保证,不让这些海寇进到旅帅帐篷五百米处。”
“呵呵…!”薛仁贵自信的话语,让高虎笑道:“不愧是薛团将,都说薛团将不一定是虎贲军中最勇猛的团将,但是确是最有智慧的,一句保证不让这些海寇进到旅帅帐篷五百米处…我看到了薛团将的自信。
那就这样,我去公子那里,如果薛团将要人,招呼一声,我必前来。”
“多谢虎侯…!”薛仁贵微微一笑,跟着礼貌的一个躬身。
等高虎离开之后,薛仁贵马上开始排兵布阵,准备迎接来犯之敌,当然了,薛仁贵也不确定对方来不来,但是先预防,如果半个时辰,对方没有动静,薛仁贵会派斥候侦察对方。
如果没有…那就继续睡觉,但是如果对方攻来了,那就来一个守株待兔。
当然了,此时私兵们还不知道,这些私兵的头领曾经也是一名大隋的军官,所以他的这支私兵军队还是有些战斗力。
根据刚刚那位黑子带回来的消息,这些私兵的头领敲定了一个方向,那就是西面,因为根据消息来看西面是防卫最松懈的地方,从西面进宫可以趁乱杀一波。
只要将李战的虎骑团给杀乱了,那抢一个孩子,还是生死不论的孩子就简单多了。
那么西面真的是一个最松懈的地方吗…这位私兵的首领不会知道,西面就是薛仁贵丢下的一道坑,此时的西面,以前虎骑团的士兵,正拿着克敌弓在等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