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cz33v精品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59 擅闖閲讀-7ozbj

cz33v精品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59 擅闖閲讀-7ozbj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并不清楚这一对双枪的具体效果如何,但她很相信维拉的眼光。
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两把枪的功能已经解析完毕,雨过天青的效果是子弹命中的同时会同步击中一秒之前和一秒之后的目标,而雁过留影的效果则是击中时在目标身上复制上一次受到的攻击效果。女佣被子弹伤害后立刻启动了时间回溯,然而当她的身体骤然后退了数米之后,身上的枪伤依然没有消失。
“针对性很强啊——我一贯就是这个运气比较好。”
陆凝开始疯狂地扣动扳机,两把枪的子弹都不是具有实体的形态,她能感到自己的体力和精力正在被手中的武器所抽走,但带来的回报却是值得的!
在这样不计消耗的扫射下,女佣终于仰面倒下了,她的身上并没有血液流出,看起来那青灰色的皮肤早就已经不是人类了。
在陆凝大口喘息着恢复体力的时候,多丽安也跑到了门口。
“干……干掉了?”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不再动弹的女佣,这些佣人有多难缠她是清楚的。
“帮个忙,把她的武器和怀表收了,然后从这里选一件你看着顺眼的藏品,咱们离开……我快累死了……”陆凝刚才打得尽兴,现在一阵阵虚弱感直冲脑门,简直就跟跑完一场马拉松一样。
“好。”多丽安到底也是黑刻,这种事简直熟门熟路,把女佣的武器摸走,然后从众多藏品里面挑了个飞镖,过来搀着陆凝一起下楼找了间客房。
彻底安全之后,陆凝从柜子里取出些干粮来先塞了一些进肚子,接着才有心思回忆刚刚的事情。
“我们没有离开遗迹,那个女佣……但是为什么维拉会在?她看上去真的很正常。”
“时间的留影,我觉得应该是和那条河有关。”陆凝咽下嘴里的东西,仔细想了想,“维拉说不定就是在研究那条河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但是她一部分的过去留在了这个屋子里,和那条时光的河流共同存在下去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只是……她肯定不是自杀的。”
“你还真是走运,我在这里三十年都没能碰到维拉,你在这里转了转就遇见了。”
“应该不是幸运。”陆凝伸手在腰间掏了掏,将一根洁白的圆柱从腰带上拔了出来,那正是之前得到的“极音彩乐”,这个财宝她不能感觉到上面的力量,并不代表没有。
如果七个孔代表的就是原本七枚宝石,也就是国王关于七位同伴之前的记忆的话,这个也许是一枚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引发某些共鸣的钥匙。虽然不至于让自己直接得到好处,却可以让自己能够见到某些人的概率更大一些?
这些都是猜测,陆凝也不能肯定就是如此,她也不觉得自己能找到相关的证据。
“我看看枪和怀表。”
多丽安将两件东西递给了陆凝。那把手枪确实很小,和陆凝的手掌差不多大,没有普通的扳机,而是握把的部位有三个按钮,陆凝用枪指向了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杯,首先扣下食指对应的按钮,靛蓝色的子弹从枪口打出,命中杯子后那个杯子立刻融成了一堆仿佛砂土一样的东西。
“攻击的子弹。”
接着,陆凝扣下了中指对应的按钮,没有子弹发出,反而是枪口对着的那堆砂土从原本比较晶莹的样子迅速变得晦暗,慢慢凝聚成了一块崎岖不平的石头,而陆凝这里可以看到手枪后方一个小指针从“80”的位置跳到了“88”,这大概是充能的按钮。
思索片刻之后,陆凝扣下了无名指,这个按钮比较难按下,似乎是为了防止误触,在按下按钮后,手枪的能量指针立刻变成了零,紧跟着一道强烈的蓝光从枪口打出,在床头柜上开出了一个黑黝黝的裂缝来,裂缝的周围闪烁着看上去就不稳定的电光,其中的无数碎片倒映出了各个时空的映像。
“哇!这……这是不是佣人们跳跃时间的方法?”
“不,这东西看着也太危险了点。”陆凝注视着这个裂隙慢慢缩小,最后在一个强闪光中消失不见,这种不稳定的时间隧道估计是用来处理一些东西用的。真正用来在各个时间段内穿越的应该是“怀表”。
这东西也就是造型比较像是怀表,实际上里面是一个刻度盘,分为六个区域,但并不是等分,其中一块占据了二分之一,两块各占据了八分之一,剩下的三个区域则差不多的大小。不过比起手枪还得测试功能,这个怀表则注明了每个区域的功能:占据了整整二分之一的部分是时间跳跃;八分之一的两个区域一个是状态记录,一个是读取记录;最后三个区域则是回溯自我,飞跃未来和位垒生成。
“我算知道为什么佣人一个个都这么猛了。”多丽安咋舌,“这打什么?”
“本来就是为了守卫这里的存在,能完全利用主场优势也是应该的。”陆凝开始用屋子里一些不重要的摆设给手枪充能,“不过靠这些我们还是没办法离开时之馆,等我休息一下再给你也弄一套装备来,我们要想办法找到真正的维拉躯体所在,只有那里才是真实的时间。”
=
晏融一枪刺入了眼前男佣的胸膛,手上一抖一扭,将他甩出去砸翻了后方的两个男仆,然后转身架住了后面一个男仆的斩击。
时间的碎屑在她面前炸开,飘到了头发上,瞬间将几根乌发染白。
就算是黑刻也不能免疫时间。
那三个男仆已经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的伤也转瞬间便消逝了。这里到目前为止全靠晏融、袁捷、罗贝和让几个人撑着,而剩下的人则直接冲进了宝库里寻找有没有什么能够逆转劣势的东西。
杀不掉的佣人已经开始聚集,数量接近十个,男佣手中的剑对擅长近战的晏融来说还算容易应对,可是女佣的枪击几乎没人能轻松对付,袁捷试着用武器库里的装备格挡,结果直接被一枪打成了金属块。
唯一能招架的只有游客们手里集散地最初发放的武器——事到如今众人也早就试出来了,这些武器没有什么别的特性,只是永不磨损不会被弱化,像陆凝那样附加增强的功能可以,却不可能被任何方式削弱。
幸亏这样,不然众人手里都没有能接下枪击的东西,让和晏融甚至试过用财宝产生屏障,却被那些时间子弹直接无害化了。
“你们找到什么有用的没有?我们快顶不住了!啊呀!真顶不住了!”袁捷大呼小叫地劈开两枚子弹,躲开一个男佣的剑刃,冷不防被摆锤扫过了头顶,顿时感觉脑袋一凉,一蓬干枯花白的头发从头顶掉落了下来。
“搞不明白这些编号是什么意思!”连笔生在宝库里也用吼声回答,“而且也没几件是武器,你总不能让我们搬个箱子出去砸人吧?”
“你能搬出来就搬吧!”袁捷可没有晏融那种横枪截阵的本事,虽说比罗贝和让好一点,也就是能抽空反击一二而已。
宝库里面也一阵忙乱,首先众人根本就不知道有关这些收藏的任何信息,其次这个宝库里的东西体积都不是很小,换句话说家具类的收藏比较多。连笔生等人还是动过直接搬出去堵门的主意的,结果发现那些体积大的根本就搬不动,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转移进来的。
听见外面的打斗声已经越来越接近门口,柳云清知道不去帮忙就真撑不住了,急忙对队友喊道:“抓点能拿动的试试!别管是什么样了!”
李移居闻言直接把一个玻璃柜中摊开的一本古旧书籍拿了出来,随手哗啦啦一翻书页,然后皱着眉说:“这书怎么用……”
“看名字!”连笔生嚷了一句。
“悲伤的叙事诗……”李移居瞥了一眼玻璃柜下方的名称,“所以我要朗读吗?可是我看不懂这上面的……咦?”
他的眼神忽然空洞了,没人注意到,直到李移居的口中发出了略带回响感的沉重声音:“我在十七年前的柳树下,致那片最温柔而明朗的月光。”
这和这个世界肯定没什么关系,毕竟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任何天体,也就不可能有月光这种意像存在。然而李移居的声音却传得很远,那并不是内容的魔力,而是文字的排列奏响了某种韵律,激发了莫名的现象。
所有人焦急的心态全都平静了下来,而外面的打斗声也不再那么激烈,随着李移居的朗诵,五味杂陈的心态自众人内心升起,衰败颓废的感觉笼罩了周围。
“……直到望断那一片黄沙路上,依然没有一片足迹通往家乡……”
哐!
罗贝出现在门口,拄着自己的灼光剑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连笔生马上问:“外面怎么样了?”
“都跑了。”罗贝随便晃了晃手,“那些家伙好像察觉到什么危险一样,一个个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李移居,可以了,先暂停。”柳云清松了口气,对李移居说了一句,可是说完她才发现李移居的眼神不太对劲。
“把书从他手里抽开!”连笔生也顿时注意到了,艾利克斯离得最近,一伸手就把那本书拽出了李移居的手,但李移居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抱住了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好难受……这种悲痛感……”
伴随着他的呻吟,他身上的颜色开始脱落,无论是衣物还是皮肤,都开始变成了昏黄古旧的色彩。
“李移居!你给我醒醒!”柳云清抬手照射出了金色的光芒,焦躁晨曦的明光瞬间将一个昏黄的人形带出了李移居的身体,在他后方投射出了一个依然在悲伤的影子。李移居倒是口中停止了不住的絮叨,眼神也恢复了正常,但依然跪在地上一脸惊恐地大口呼吸着。
“解决了?”
“不,焦躁晨曦只是将所有悲伤的情绪分类了,只要我解除,那些情绪还会回到李移居身上。”柳云清皱着眉,“李移居,究竟是怎么回事?”
“别试图朗读,连要去阅读的念头都不要有!”李移居大声喊道,“这本书有一种诡异的魔力,我不知道阅读完毕会怎么样,但是——”
【真可惜,你没有阅读完。】
一个充满傲慢感,略显机械化的声音传了过来,在众人凛然一惊的同时,宝库中央忽然被粗暴地切开了一道混乱的黑蓝色裂缝,一条半机械化的腿先迈了出来,然后便是宛如积木一般堆叠起来的躯体,躯体上连接着六条完全不同的手臂——白骨、蓝色液体、枯木、长满长毛的爪、模糊的混合颜色、红雾。
这样一个已经变得无比古怪的躯干上,却连接着一个精致的头部,明显可以看出类似瓷器一般的质感,表情却活灵活现。这个“人”出现之后那红雾构成的手臂向后一甩,瞬间从艾利克斯手里卷走了那本书。
【悲伤的叙事诗,IO-D-0832,真想不到还能听到有人念诵这本书。】
她没有顾忌在场众人紧张而敌意的眼神,张开了口。
【我曾以为自己习惯了鲜血流淌,却只是以此掩饰那沉淀的悲伤。在一场梦中积累了泪痕的号角,告诉我应当在醒来之刻扬帆远航。】
这个人所念出的句子不再是李移居那样沉重,反而充满了对故事中一切的不屑和冷漠,正因为如此她的声音显得愈发残酷,而这份残忍也瞬间折射到了现实。
连笔生抬起手臂,看到上面出现了宛如被刀剑割开一样的血痕,但是他只感觉痒,并不感觉痛,一种深沉的麻醉感开始侵入脑海,似乎只有痛苦才能让自己感到活着——
这不对!
“装神弄鬼!”
赤红的网骤然在墙上蔓延开来,转瞬间便将宝库的墙壁撕裂,晏融的气势依然一往无前,仿佛完全没有受到那声音的干扰。这名闯入者的长毛爪子反手抓住了晏融的枪尖,但暗红色的气浪却转瞬间侵蚀了她的手,强悍的力道直接挣开束缚,贯穿了她手中的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