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rn6h火熱都市异能 奧術起源 起點-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直面邪惡推薦-iulq8

drn6h火熱都市异能 奧術起源 起點-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直面邪惡推薦-iulq8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这些浑身散发着无尽魅惑味道的女侍女卫,将那些酋长迷的五迷三道。
不仅没有因为乌兰巴日最近几年的荒诞,离他而去,反而有不少对他更拥护,很多时候,不需要乌兰巴日开口,便会主动送新的牧女到他的黄金王帐来。
万事都有例外。
斯坎巴日便是这个例外。
若论赏赐给诸位酋长女侍女卫的数量,最多的当属斯坎巴日。
但是对于这些人,斯坎巴日都把她们放到了自己后帐中,当作排位一样供着,一个都没有碰。
因为这件事,很多人对斯坎巴日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
好在,西奥丁帝国并不是教廷,对于这方面,倒是相对开放,没有将不同性取向当成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众人顶多是拿异样的目光看斯坎巴日,却不会将其当成工具攻击他。
“原来是亲王阁下,不是我们不想为亲王阁下通报,实在是陛下最近太过繁忙,刚刚睡下,睡下前还反复交代过,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包括亲王阁下,但是亲王阁下也不要失望,陛下没时间,我们姐们却有时间,我们愿意一起陪亲王阁下,等陛下醒来。”
“由我们几个姐妹作陪,保证时间过得飞快。”
“我们保证能让亲王阁下,忘记这世间的一切烦恼。”
这几名拱卫在帐前的这些女侍卫,明显是已经经过专门调教的,嘻嘻哈哈,对斯坎巴日毫无敬畏之色,或是搔首弄姿,或是眉眼如飞,有一个热情如火的,甚至已经马上就要倒在斯坎巴日的怀中,若有若无的撩拨着。
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并不是大部分牧女挥之不去的牛粪羊粪或者浓郁的生皮子味道,而是一种比花香浓郁数分,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的独特香味。
这种奔放热情的情形,即便是在男女之防不是特别重的奥丁兽人中间,也称得上是少有。
斯坎巴日一把握住了那只,伸向自己关键部位的纤纤玉手,神色严肃庄重的道:“还请你们自重,你们虽然不是正规侍卫出身,但是现在却肩负着维系陛下安全的守卫工作?怎么可能如此马虎?为此玩忽职守?若是陛下有任何的闪失,就算是将你们拖出去砍十次头都不够。”
“哎呀,亲王大人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我们姐妹这不是想要和你亲近亲近吗?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就是嘛,我们在这里,只是为了应应景,陛下身边还有那么多姐妹呢,外人怎么能够接近的了?就算和接近了,不是还有王妃大人在嘛!”
“别人都说,亲王大人正气无比,不近女色,以前只当谣言,今日一见,竟然比传说中的还要刚烈。”
“男人不近女色,不是喜欢的对象有问题,就是下边有问题,不知道亲王大人,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
“这件事情还不简单?我们亲自验证一下不就知道了!”
“滚开!”斯坎巴日怒气翻涌,周身元素涌动,围绕着他的身体,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排斥力。
那几名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侍卫,应声倒退了数步,将不合身的铠甲,摇晃的咔咔直响。
“亲王大人不愿意就不愿意,何必做的如此绝情?”
“亲王大人,做的不要太过分了,我们也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好心好意的防止你惹恼了陛下。”
“既然亲王大人不愿意,我们也不能勉强,亲王大人请回吧。”
这几名女侍卫在斯坎巴日这里吃了一个闭门羹,脸上有些挂不住,顿时一个个冷鼻子冷眼,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倒是流露出一副别样的风情,比先前的搔首弄姿更诱惑人。
斯坎巴日神色冷峻,丝毫不为外物所动摇,硬邦邦的道:“我现在不能回去,我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无论如何,今天晚上,我都要见到陛下,既然你们不愿意为我通传,那我就自己进去找陛下,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力担着,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
“你今天晚上踏过这扇门,就与我们有关系。”
“亲王大人说得轻巧,我们可吃不起陛下的怪罪。”
“亲王大人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我们想想,有什么事情,明天一早再说不迟。”
几名女侍卫咬着牙根,就是不放斯坎巴日进去,哪怕斯坎巴日已经怒火升腾,目光凶狠的好像要吃人。
因为她们真的担当不起,任由斯坎巴日闯入营帐的后果,惹怒了乌兰巴日还好说,顶多将她们扔给其他肮脏的酋长做玩物,如此一来,反而脱离了这个地狱,她们最怕的还是惹怒了乌兰巴日现在是身边的那一位,很可能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最后连骨头渣都找不到。
“明日复明日,这个答案我已经连续听了快一周了,现在已经没有明天可以拖了,因为明天就是会盟的日子,有一些事情,我需要禀报给陛下,与他亲自商谈。”斯坎巴日眼见威逼利诱,对着几名女侍卫都不好用,彻底毛了,不再跟她们磨牙,迈腿向黄金王帐中走去。
自己在外面,跟这些女侍卫争执了半天,闹出来的动静也不小,相信黄金王帐中的人,该听见的都听见了。
“亲王大人,你不能这么做。”
“求求你了,亲王大人,你就饶了我们吧,你这么做,会害死我们的。”
“亲王大人,只求你真的要硬闯,也避开我们姐妹当值的时间,事后你让我们姐妹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几名女侍卫眼见拦不住斯坎巴日,只能动用苦苦哀求的招数。
斯坎巴日冷着脸,只当是未见,直接踏入了黄金王帐中。
斯坎巴日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截然的不同世界中,黄金王帐中挂了红纱,将视线变的朦朦胧胧,只见到无数白花花的身体,在其中若隐若现,这些肉体或是两两成对,或是三五成群簇拥在一起,霏迷之声不绝于耳。
两者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勾魂夺魄,哪怕是一些意志坚定的人,也不知不觉的沉沦其中。
斯坎巴日对于这一切,视而不见,朝着黄金王帐最深处,躬身施礼,大声道:“斯坎巴日求见奥丁守护者、奥丁大帝意志传承者乌兰巴日陛下,还请陛下看在无数奥丁人的未来份上,听我一席话,等到我说完后,无论陛下如何治我得罪,我都毫无怨言。”
“我知道自己是谁,王叔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提点我。”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黄金王帐的最深处传了出来,“我还没有昏庸到,分辨不出,谁忠谁奸的程度,王叔一直兢兢业业,为我,为奥丁人的未来奔波,哪怕是今日硬闯王帐,也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善意,我又怎么能,怎么舍得治你的罪?
只是王叔所要说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并且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王叔尽管放心,只要对方明天敢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到时候王叔所担心的所有问题,将会迎刃而解,用不了多久,整个奥丁草原就属于我们的。
时候也不早了,就早点回去休息,等明天看一出好戏就成了。
若是王叔想开了,今天就留在王帐中,你我叔侄同乐。”
“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劝陛下,放弃这个想法和计划,先前,我就已经与永夜军领领主打过照面,仅仅是借助一棵树,形成的能量分身,就如此深不可测,他的法则之身,又得强大到什么程度?
明日贸然刺杀,一旦失手,让双方再没有缓和的余地是轻的,若是反过来给陛下的安全造成威胁,那我们的损失就大了,我们还离不开陛下的领导。”斯坎巴日苦口婆心的劝谏道,“我们现在应该以部落的生存延续为重,姑且与他们委曲求全一下,等到我们的部落渡过眼前最危难的局面后,再谋其他不迟。”
“你的意思是,让我答应永夜军领开出来的条件?亏王叔你能够想的出来,王叔,你向来都是聪明人,这一次怎么犯起糊涂来了?王叔什么时候见过,一片山林中能容纳两只猛虎?一片草原能同时让两头雄狮驰骋吗?哪怕我们愿意低头,你认为对方就真的会答应?”红纱后面的乌兰巴日冷笑连连,“说不定,对方现在也在家磨刀子,明天好拿我下刀呢!”
“防肯定是要防的,我的意思是说,陛下至少要努力尝试着争取一下,只要对方不选择动手,我们就不在会盟上主动动手,毕竟我们现在的局势比较被动,一击不成的后果,我们的族人无法承受。”话说到这里,斯坎巴日也感觉自己的坚持有些过于苍白。
明天究竟能不能以和平方式收幕,不仅仅是取决于他们的态度,还有永夜军领的。
偏偏对方掌握的那种强大的、超凡脱俗的力量,又让人感觉如此的无奈,哪怕坐拥千军万马,也无从抵抗。
“现在我越来越好奇了,永夜军领的那个领主,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竟然将王叔吓成这样?我记得当初,在断口血堡外面,面对那个不可名状触手的时候,你也没有吓成这个样子。”乌兰巴日言语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好奇心。
“无知者无畏,当初不害怕,那是因为不知道那个不可名状触手究竟有多可怕,现在知道了。”斯坎巴日如实回答道,“现在的永夜军领领主究竟有多强大,我没有办法估计,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若是他再次面对那只不可名状触手,就不是熬到对方不得不撤退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会将那只触手连根斩断。”
“不知道他的实力,比起我的来怎么样?”一个悦耳妩媚的声音,在斯坎巴日的耳畔响起。
下一秒,斯坎巴日感觉自己坠入了烈焰地狱,周围全是熊熊燃烧的烈火,自己的身上的汗水,很快便稀里哗啦的往下流,滴在周围的火焰中,噼噼啪啪的作响,这种声音,让斯坎巴日想起了,他们烤全羊的时候,从羊身上烤出来油脂,滴落到下面的火焰上。
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错觉。
这只是幻境,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只要自己不相信这是真的,一切便会消失,一切便不会生效。
斯坎巴日一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惊叫出声,一边在心中不停的重复着。
虽然一切看起来,听起来都像地狱烈火在煅烧自己,但是他的本能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幻象,因为他坚信,自己并没有移动过地方。
烈火怎么可能在一瞬间,没有助燃物和燃烧物的情况下,燃烧的如此剧烈?
一道薄薄的壁障,笼罩在斯坎巴日的表层,抵挡着熊熊烈焰的舔舐。
这层能量壁障不厚,好似下一瞬间,就会被滔天烈火吞尽,却像烛光一样,摇曳的坚持着。
只是这么做的结果,对斯坎巴日来说,是一个更艰难的考验。
因为能量壁障只隔断了烈火舔舐,却没有隔断那种酷热感,斯坎巴日的汗水一如下雨一样,稀里哗啦的往外冒。
烈火或许是幻觉,自己流出来的汗水,绝对不是。
若是这么持续下去,哪怕是幻觉,自己也会活生生的流汗流死。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是什么来历?你操控我们陛下,究竟是抱有什么目的?”斯坎巴日怒吼质问。
死亡威胁,会让很多人失去勇气,但是也有极少数会赋予勇气。
斯坎巴日属于后者,绝境让他,彻底放开了一切,问出了平时想问但是又不敢问的问题。
“我还以为你永远不敢向我问这个问题呢!”妩媚声音已经不是在远处回响,而是直接出现在斯坎巴日的耳畔,近在咫尺,“没想到,你的实力远比我预想的还要强大,可惜了,你天生就存在着缺陷,男不男,女不女,这让你能够抵挡无数外来诱惑,包括我的,同时也成为了一道枷锁,限制了你突破极限的可能,若是没有外力的帮助,你永远不可能触摸到力量的真谛,我可以帮助你,无论是你想彻底变成男人,还是彻底变成女人,我都能帮你实现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