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36qz9笔下生花的小說 海賊之苟到大將 起點-第二百一十九章 把島掀起來沉海看書-2jrv2

36qz9笔下生花的小說 海賊之苟到大將 起點-第二百一十九章 把島掀起來沉海看書-2jrv2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此时,塔达王国,库洛挑了挑眉。
虽然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那么好说话,但这是好事,他不用束手束脚了。
“喂。”
库洛走到尼洛旁边,踢了他一脚,同时杀气发出,让尼洛一个激灵,神色清明不少。
“我有话要问你,那个什么丽莎拉,还有莱斯,你都知道是谁吗?”库洛问道。
古加斯的话,让他很在意。
“丽莎拉…丽莎拉…”
闻言,刚恢复一点清明的尼洛又疯了起来,周身颤抖着开始胡言乱语,“不关我事啊,丽莎拉,不是我要烧死你的,不是我!”
得,又疯了。
“莉达,克洛,你们也上船,还有,把这老头给我带上去。”
库洛指着那个尼洛道。
克洛推了下眼镜,一把抓住老头,这个疯癫的人,只知道在那叫喊着什么赎罪之类的,也不知道反抗,很轻松的就被他带上了船。
库洛面向镇子,看着这些巨型建筑,咂咂嘴,手掌往地上一碰。
问:到达了一个危险的岛屿,如何才能安全?
答:把岛掀起来沉海!
“狮子威·御所地卷!”
海水汹涌开来,像是有什么极大压力似的,不断的挤向这座城镇。
轰隆隆…
城镇开始开裂,精美高大的建筑崩解开,碎成一段段的,大地龟裂,开出一条条大裂缝,整座城镇在这巨大的轰鸣中,一点点往上升。
岛屿从海水中离开,自然会让海水倒灌。
“掌握好舵!不要被浪给打翻!”
克洛一个趔趄差点没站好,立马指挥起来。
这海水的汹涌程度,军舰可是没那么容易承受的。
就在他说完话的同时,库洛对着军舰方向挥动秋水,军舰便飞了起来,往着远处的海面中降落下去,逃离了这海水漩涡。
军舰降落在漩涡之外的平静海面,带起了一阵波涛,克洛转过头,看着一座镇子脱离了海水,悬浮在海面上,不由感叹道:
“不管什么时候看,还是觉得震撼啊。”
恶魔果实的能力,在某些人手里,有时候可以化为伟力,做到奇迹。
库洛手掌一握,镇子上的建筑在这一刻彻底崩碎,陆地与建筑碎片统合卷曲,成了一个实心大狮子头,将里面那些被武器轰成碎片的火焰怪物包裹住。
“老子给你封了沉海里去,看你特么还能报复谁。”
库洛手掌一压,实心大圆球猛然下落,砸入海里,整体沉没了下去。
他可没功夫去深处找什么罪魁祸首,然后问出他缘由,再一刀砍死这种破事。
现在这种局面很好猜出来了,如尼洛这一类的人烧死了一个叫丽莎拉的女人,而那个叫莱斯的男人想要复仇,所以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这个诅咒如果是五年前甚至更早开始的话,那说不定那个人在这个王国的时间更长,这么长的时间没被发现,代表他隐忍的功夫很强。
至少智谋不低,面对这样的人,他有病才去什么王国内部。
那里面光是见闻色探查,类似古加斯的危险气息就有几个。
他要是能找到不同的活人气息就算了,还能去看一看,来个斩首战术,关键是幕后之人藏的太深,那些疯狂气息完全就把人给覆盖掉了。
这要找得找到什么时候。
该有的情报他已经有了了,现在就是做出判断而已。
一个全是死人,只靠能力维持正常活人场面的王国,是什么判断?
屠魔令和沉海,选一个吧。
给他沉海,至少还能选特定的时间,屠魔令可不分时间,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炸,他们本来就够可怜的了,库洛也不想他们在白天的时候,连那份宁静都享受不到。
“接下来…”
库洛看着因为失去了大门,而露出了后方塔达王国全境的城镇,五指就要握下,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笑了起来:“自己出现了吗!”
见闻色感知中,有个不同于那种疯狂的气息,在那城镇后方一处巨大宫殿的顶端出现。
库洛身形上升,飞了过去,随着靠近,只见在那顶端上,一个穿着黑袍,用兜帽遮住脸的人伫立在那,他抬起头,看着在高空的库洛。
“海军,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他的声音很轻,充满了理智,没有丝毫疯癫的意思。
“就是你吧,那个叫莱斯的混蛋。”库洛咬牙道:“你惹的麻烦还真不小啊,灭国,你都能做出来。”
“国吗…”
莱斯的手从黑袍伸出,看起来是如此的病态苍白,像是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一样。
“什么是国呢,海军,你有国吗?”
库洛当然是有国家的,谢尔兹镇虽然有海军基地,但那也是从所属的王国那得到的,法理权依旧在王国手里。
“看你的样子,你也是有国的,可是,有国你为什么不待在那呢,是没有认同感吗。对国没有认同感的你选择出海当海军,那么,被国所抛弃的我,为什么没理由报复国呢。”
他的语气很诚恳,充斥着一股理所当然。
“看你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库洛吐出口烟雾,“咋?因为你女人被这里的人烧死了,你就干脆把所有人都干掉?我最烦你这种人,冤有头债有主,谁烧你女人你烧他去啊。迁怒什么的,最特么没出息了!”
说完这话,库洛感觉周身有一股寒意,他笑了笑,“瞪我你也瞪不死啊,你倒是把帽子放下来再瞪我啊,不然谁看得清你表情。”
“塔达王国是教义国…”
黑袍里,再次响起了声音。
“这里没有医生,得病了只能让教堂的教士来拯救,他们救人的方法,就是收取金钱,给一瓶所谓的圣水。圣水的确有可以治疗病痛的作用,可是效果太微弱了,如果是平时,还是可以应付的。”
“十五年前,这里出了一场大瘟疫,圣水没有任何作用,无数的人死在了瘟疫中,包括我的父母和妹妹,王国的人口极度下降,每个人担心自己活不过第二天。”
“后来,来了一位医生,带着先进的医疗经验,治好了病人,塔达王国的所有人都受到了医生的恩惠。”
“可是教会怕医生影响了他们的地位,于是让民众把医生绑了起来,民众照做了,哪怕他们被那个医生救过命,他们还是照做了,并且在一天夜晚,把她活活烧死。”
“啊…”
莱斯抬起头,看着这黑夜般的天空,“就是这样的夜晚,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火焰,才有那些可憎之人的狂笑。”
“这个国家,从那一天起,就不该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