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fm2c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笔趣-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忠義之士讀書-eo2c2

fm2c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笔趣-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忠義之士讀書-eo2c2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舍生取义,把大义置于亲人骨肉之上。
就像为国捐躯的将领,宁死不屈。
这样的人,总是让人尊敬。
穆弘的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
辰风倒是没想到穆弘有这样的胸怀。
说实话,原先被穆弘称作少祖,他心里很不舒服。
季阿公和老爷子让他去处理这件事,他心甘情愿,不会有任何怨言。
可是炎道人和重道人算什么?
他都不认识这两人,凭什么要为他去做?
虽然在那段历史中,九州对他也不算有恶意,反倒是易清河一直想要笼络他。
但炎道人那时候从来没有站出来说过话,更没有明确告诉自己的手下,辰风到底是什么人。
等九州出问题了,才来找他当少祖来主持大局。
没皮没脸。
但穆弘这个人却是一个真正有责任心的人,他的实力或许不如炎道人他们,可是也有着自己的使命感,一直遵守着原则。
辰风看得出,穆弘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他是真正把天下大义放在自己家人之前的人。
“你对九州还真是忠心耿耿。”辰风说道。
“少祖,我信奉的并非只是九州,而是这个世界的秩序。九州可以不再,但这个世界的秩序必须重新回归正轨,交还给普通人去发展。炎祖大人告诉我,少祖您两位师父也是为了这个世界而把责任交到您手中,那么我信奉的便是少祖您。”
穆弘一脸肃穆地看着辰风,眼神无比坚定。
他在那些穿越者身边忍辱负重这么久,就是想要尝试在混乱中寻找一丝希望。
如今他发现希望就在辰风身上,便可以为了辰风义无反顾。
“他是你儿子,你真就这样见死不救?”辰风问道。
穆弘闭上眼睛,声音哽咽地说道:“穆义从小是一个正直的人,我严格要求他以九州的理念为准则,他也从不让我失望。若是他知道自己为了大义必须死,那他绝不愿活着。”
他一脸愧疚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穆义,心如刀绞,可最终还是把目光从自己儿子身上移开。
穆弘拱手道:“少祖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若是需要我成为他们的道鞘,我就会成为他们的道鞘,若是需要我用生命来替少祖的计划铺路,少祖下令,我便可以立即自行了断。
若是需要我继续在那些穿越者身边当一条狗,替少主获取情报,我也会认真当一条狗。我不会为他们而死,但我可以为少祖您而搏命,为这个世界的秩序而搏命。”
“属下也愿为少祖赴汤蹈火!”
这个时候,辰风身边的易清河和单靖安两人忽然也跪在了辰风面前,庄重地行礼道。
“你们怎么也在?”
穆弘这才发现易清河和单靖安也在,他们刚才一直都用血护遮天把自己藏起来,穆弘都没有发现。
易清河看着穆弘,苦笑道:“我从来都不清楚小萝卜原来是我们的少祖,穆老哥,这件事你若是提前告知我们,我们三个当初可以一起想办法离开九州去找少祖,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是啊,如今的九州早就不再是我心中的那个九州,我信奉的也是这个世界的秩序,但你为何当初不和我们提起?”单靖安问道。
穆弘微微摇头:“我不能信任你们,因为担心你们有朝一日会成为穿越者的道鞘,到时候记忆会被他们窥视。炎祖倒是教过我如何保证自己不透露秘密,所以即便成为道鞘,他们也得不到我的情报。”
穆弘做事小心谨慎,在天行者暴力接管九州之后,九州许多人都无法信任,他只能选择独守这个秘密。
“无妨,如今少祖在,一切事情就还有希望。”
易清河没有计较这件事,而是一脸恭敬地看着辰风。
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没有看错人,辰风就是那个可以让他可以无条件信任的年轻人。
他只是没有想到辰风会是他们九州的少祖,这层隐藏的身份都被他忽略了。
“站起来!以后不用行礼。”辰风说道。
“是,属下遵命。”
易清河和单靖安两人连忙站起来,看辰风的目光越发地尊敬。
辰风打量着这三人。
即便如今九州大部分人都因为穿越者的威胁,而选择了妥协,但仍然有不少忠义之士坚守着自己的原则。
穆弘、易清河和单靖安,他们都愿意为这个世界的秩序而努力,而辰风身为季祖和顾祖共同的徒弟,在这三人眼里身份无比尊贵,所以他们可以无条件地为辰风驱使。
尽管辰风不稀罕“少祖”这个身份,但还是选择默认。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辰风的目标和炎道人一致,都要把这个世界的秩序给扶正。
而这个身份,确实有一定的号召力。
易清河三人死心塌地跟着他,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其他九州人也可以。
名正言顺。
可是这也让辰风很有压力。
因为目前,他们这边,连一个天通境境界的人都没有,而对方可是有几十个天通境高手,更有十五个永生境的神在。
实力相差太悬殊,他没有到达永生境之前,不能选择与对方硬碰硬。
不过好在,这一次来九州也不算没有收获。
至少他了解了不少穿越者的秘密。
辰风看着躺在地上的穆义,沉默了片刻,一挥手,手里带上了文天祥的气诀,将戎节从穆义身体内给拽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穆义也逐渐地清醒过来。
他一脸迷茫地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看见自己的父亲,微微一愣,随即欣喜若狂地爬起来,说道:“爸,您……您还活着!”
当初穆义之所以选择自杀,也是因为被天行者威胁,在当着他的面杀掉了他母亲之后,他彻底崩溃,明白他们是真的会杀人,后来害怕自己父亲也被杀,所以他才选择妥协的。
穆弘看见自己儿子重新回过来,眼里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和激动,可是他急促地看向辰风:“少祖,我以为您有顾虑——”
“我没那么多天下大义情怀,我去做这些事情,只是因为我家两位老爷子让我这么做而已,并不是为你们的炎祖和重祖而做,这点你们要记住!”
“是,属下明白。”穆弘三人连忙回应。
对他们而言,季祖和顾祖也是九州伟大的帝祖,是他们需要尊敬的人,所以辰风这样说,他们并没有觉得不妥,反而还理所当然。
只要辰风能够站出来,已经是一大幸事了。
辰风平静地说道:“但是我的理念也很简单,该活的人,就好好活着,没必要为谁而牺牲谁。那些该死的人,才需要去死!不能本末倒置。”
辰风很想去控制戎节和珈苛南,让他们活着,也可以随时从他们身上获取情报。
并且这两个人实力也不弱,一旦在这里出事,会被察觉,到时候还需要兼顾其他环节,包括被控制的孙项,原先辰风想好的计划也要被打乱。
但辰风同时明白,像穆弘这种以天下为己任而甘愿牺牲的人,也需要被这个世界善待。
这个世界,不能总是让一些深明大义的人忍着丧失亲人的痛,独自在黑暗中默默负重前行。
他们也需要一点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