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nu9f6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韓冥重傷-wngbh

nu9f6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韓冥重傷-wngbh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大王!情况不妙!”飞廉按着怀中的宝剑,原来平淡的声音显得有些仓促和急躁,打开大帐,三步并成两步,快速上前。
韩毅看着仓皇的飞廉,飞廉做事向来沉稳干练,在慌乱的战况也未露出今日的慌张,韩毅当即猛然拨打手中的竹简,将其和上,正坐在王位上,保持着自己的淡定,看向飞廉道:“什么情况!”
“四殿下情况不妙!”飞廉半响这才到处这一句。
“什么!”韩毅如同炸了毛的狮子,整个猛然窜了起来,来不及和飞廉打招呼,大步跑了出去。
飞廉看罢,当即跟了上去,谁能想到,往日风轻云淡,处变不惊的两位大人物,竟然变得如此的慌张。
此刻韩冥大帐外聚集了许多人,刚刚醒过来了邓愈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想要进去,却是被门口的罗仁挡在门外,示意他不要冲动。
而随之而来到,还有和韩冥冲乱军中杀出来三千青冥军。
“大王!到……!”随着一声高呼,众人这才让出一条道,恭恭敬敬道:“大王!“
韩毅却是没有时间理会他们,当即撒丫子直接冲进去了大帐。
大帐内,扁鹊手忙脚乱的处理着韩冥道伤口,后面的冼英和谢道韫给扁鹊打下手,一时间手忙脚乱。
韩毅虎目注释只韩冥,只见韩冥左肩膀上有一道深刻的刀痕,胸膛!小腹各是有一道深刻的伤口,隐隐约约可见白骨,最让韩毅揪心的就是韩冥背后的冷箭,到现在扁鹊都没有拔掉,韩冥露出赤裸着上身,致命伤整整四道,其他小伤不计其数。
扁鹊为了避免大出血,这才在未给韩冥拔箭,但即便是这样,为了给韩冥治疗细小的伤口也是手忙脚乱,毕竟血流多了,也是要死人的。
韩冥苍白的面颊,尽是冷汗,一旁的扁鹊看向敢来的韩毅,正欲行礼,韩毅却是惶恐道:“快!救他…………救她!”
韩毅正欲上前,不知道为何前脚一软,整个人都跌倒在地面上,看着韩冥身上的伤口,韩毅却是揪心,虎目中的泪水死死的锁在眼圈,不让他落下,他是帝王!身为帝王!只能无情不能流泪,韩毅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
“呜………!”韩冥眉头一锁,整个人一口老血吐出,一个个血块吐出,扁鹊看罢,整个人松了一口气,道:“吐出来就好!就好!”
“可有救!”韩毅连忙站了起来,神色凝重道。
“大王放心!只要这毒箭拔出来!一切都没问题了!”扁鹊微微一笑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拔啊!”韩毅此刻没有往日的礼贤下士,有的只要狂躁和不安。
“诺!”扁鹊当即上前,看向一旁的冼英和谢韫道道:“二位一会帮我按住四殿下!拔箭之后,四殿下应该会醒!”
“是!”两人没有过多的犹豫,一左一右的按住韩冥的肩膀。
“一…二……三!”扁鹊数完后,猛然拔箭,原先昏昏欲睡的韩冥,猛然睁开眼睛,双臂猛然用力,力道之大,冼英还好点,谢韫道直接被甩在地上,扁鹊也是被震退了三步。
“啊………!”韩冥捂着自己的伤口,整个人显得十分疲惫,看向四步外的韩毅,韩冥手指着他,面色凝重道:“不要忘了………我母亲的牌位…………不然………我……杀了………你!”
韩冥说完这一句,整个人躺倒在床上,又昏死过去,大量的鲜血流出,染红了大量的被褥。
“怎么回事!”韩毅看着韩冥的脸色又白了一分,心头的怒意是只增不减。
扁鹊见罢,连忙上前查看,看着韩冥微弱的气息,以及伤口,扁鹊面色凝重,感觉十分棘手道:“这箭上怕是有毒!索性这毒素只是蔓延在背后,没有伤及心脉,只要吸出来即刻!只是老夫一会还要替四殿下包扎!此毒不知道有没有晕行之用!故此………!”
扁鹊说到这整个人都是一阵迟疑,韩毅听罢道:“我来!”
“大王!万万不可!你乃是万金之躯!这毒性不知深浅!还是找个奴隶来吧!”扁鹊连忙上前阻拦道。
“等一下……!”飞廉见扁鹊和韩毅真正争吵,正欲摘下面具上前,冼英却是大步上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口,吸允这韩冥胸膛前的毒血。
“噗!”黑色的毒血被冼英一口又一口的吐出,直到猩红色的血液露出,扁鹊这才出面制止道:“行了行了!”
“呼……呼……!”冼英呼着一口重气,吐了口中的血腥味,用手擦了擦口中的鲜血,面色十分的淡然。
“你是何人!”韩毅看着冼英,眼中的不解之色渐渐浓烈。
“冼英拜见大王!”冼英看向韩毅,便是跪拜下去。
“你就是冼英!”韩毅面色微微一愣,微微诧异了一番,便是不在关注冼英,而是将目光凝聚在韩冥身上,眼中满是忧愁之色。
“大王!山国刘邦!已经带兵撤退了!”典韦进了大帐,看着四周的人,面色平静道。
“刘邦走了吗?”韩毅神色微微诧异,呼着一口气看向典韦道:“其他诸侯王什么意思!”
“赵国不知道怎么的!此次决战断不出兵!听闻赵军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了!像是要回国!刘裕大战结束后!更是直接回国!”典韦面色平静道。
“大王!”又是一整呼喊,恶来快步而来,韩毅道:“赵王邀请各个诸侯参加宴席!”
韩毅眉头微微一锁,面色平静道:“告诉韩信!让他带领十万兵马跟着刘邦!此次他借道而行!小心他的小动作!”
“诺!”
半响,韩毅看了一眼身后昏迷不醒的韩冥,叹了一口气,便是向着大殿而去,看向身后的恶来道:“乐毅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十日之后!乐毅必然为丧家之犬,如今各国未走!徐庶的意思是等各个诸侯走的差不多了!才可万无一失!”
“也罢!没了苏秦和乐毅,燕国便是孤的!操之过急始终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