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6y8j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843、“投石問路”陳渣男(求個月票)展示-vfduf

6y8j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843、“投石問路”陳渣男(求個月票)展示-vfduf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考研成绩下来后,沈幼楚这边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在莫珂的帮助下,提前联系建邺大学的导师,准备面试材料,还有和陈汉升好好过日子。
沈幼楚的专业是应用经济学,隶属于商学院,这和原来的专业“公共管理”没有太大联系,属于“跨学校和跨专业”的高难度考试,简称“二跨”。
在研究生考试中,选择本地、本校、本专业考研的学生,难度系数是最低的,因为大学四年对所学专业和科任老师比较了解,面试的时候,导师们也会更偏向本校的学生,基本上是过了学校的分数线就收。
不过沈幼楚当初选择“二跨”,选择经济学,内心还是希望能和陈汉升有更多的话题交流,她的生活其实很简单,一切“以陈汉升为中心”来建设自己的小家庭。
准备材料的时候,大家这才发现沈幼楚的个人履历还是很“辉煌”的,除了连续几年的国家奖学金以外,还是“遇见”奶茶店的法人和大股东。
以奶茶店在建邺的名声,这就是个很好的研究实例啊,莫二妈立刻允诺,一定会找个著名的经济学女教授当沈幼楚导师。
其实陈汉升是无所谓的,以他的经历,足够给很多教授讲解经济学知识了。
二月份匆匆而过,迎来的是暮春三月,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除了道路两边的柳絮突然多了起来,鸡鸣寺的樱花也悄然绽放了,中午的阳光还莫名其妙多了一层燥热感。
所有人才明白,冬天终于走了,挠心的春天已经来临。
本该是组织踏春的时节,不过在国内的电子产品制造行业,突然曝出一个重要新闻。
三星(中国)一纸诉状把果壳电子告上了法庭,原因是果壳电子董事长陈汉升先生,近几个月来数次在公开场合对三星产品进行没有证据的污蔑,严重影响了三星公司的名誉。
因此,三星(中国)要求陈汉升先生赔偿100万人民币的名誉损失费,并且公开登报道歉。
财经记者了解以后,很快采访了三星建邺分公司的负责人,询问这种做法的深意。
分公司的发言人就是朴正洙,他表明三星已经给了果壳太多机会,但是陈董并没有珍惜,三星表示非常的遗憾,所以要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了。
其实这件事呢,对于不认识陈汉升的普通人,根本没什么影响的。
该上班上班,该恋爱恋爱,该踏春踏春,就算是大部分的壳粉,他们的关注度也不高,仅仅觉得“噢,三星把果壳给告了啊”。
倒是在果壳社区引起了很多讨论,现在的果壳社区很像知乎和天涯的结合体,偶尔窜出一两个行业大佬,对问题的分析很有前瞻性。
“不懂就问,三星和果壳燃起硝烟,他们的斗争会影响今年电子行业的发展形势吗?”
“不请自来,从不吃亏的果壳将如何应对,我有以下几点看法······利益相关,不能说太多,另外说一句,管理员删我帖死全家!”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我分析这场斗争就是一个噱头,不会引起太大冲突,最后必定如老妇人的裹脚布,又臭又长,无疾而终。”
“三星亲自下场和果壳对垒,这大概是三星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韩国三星技术,哪方面都能吊打中国的好吧······”
“楼上的是棒孝子吗?”
······
类似讨论在果壳社区上还有很多,网络部每天都会收集一些热帖发给陈汉升,陈汉升看完觉得这些傻吊网友也太有趣了。
也有非常聪明的网友,他们分析果壳一定在准备什么“核弹”,这才像果壳一贯的作风。
有时候陈汉升还会亲自下场,用的也是“我朋友/我邻居系列”。
陈英俊:我有个朋友就在果壳行政部工作,据说他们准备打一场大战,灭灭棒子的锐气。
······
当然,陈汉升也不只是在网上口嗨,虽然张卫雨还没准备好,不过在三星提交诉讼申请的第二天上午,陈汉升就来到了容升律所。
自从“修罗场”爆发后,陈汉升两个多月没来过这边了,今天溜达一圈,发现有两个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业务变多了,容升律所依靠那场跨国婚姻官司,还有孙教授在身后背书,越来越有大律所的气魄了。
现在这种情况,只要再来一个类似跨国婚姻这种官司,容升立刻能跻身省内最顶尖的律所。
但是这种官司是可遇不可求的,毕竟还要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影响力。
第二个变化就是人越来越多了。
庄吉新、肖顺明、李菲这些师兄师姐已经来律所实习了,看到陈汉升以后,他们还是热情的“陈董,陈董”开玩笑,说明应该是不知道陈汉升和萧容鱼分手的事情。
“咳!”
这时,高雯走出办公室,轻轻咳嗽一声,其他人才赶紧忙着自己的事情。
高雯在律所里不仅年纪最大,学历也是博士毕业,能力上她已经拿到执业律师资格证,庄吉新这些师弟师妹都有点怕她。
“陈董。”
高雯冲着陈汉升打个招呼,礼貌的邀请他进办公室。
“哦~”
陈汉升微微颔首,不过脚步却下意识的走到“律所主任”那间办公室。
隔着透明的玻璃隔断,陈汉升默默的看着里面的沙发、软椅、电脑、红木桌子······
这是萧容鱼原来的办公地点,也是陈汉升逗留最久的地方,看着这些熟悉的场景,那个甜蜜活泼声音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小鱼儿去国外后,我们每天都会整理的。”
高雯轻轻说道:“真希望她能早点回来,你也要劝劝她,律所不能少了主任。”
“谢谢。”
陈汉升看了一眼高雯,又重复了一遍:“谢谢高师姐。”
高雯师姐和栗娜师姐是律所的合作人,她们都知道陈汉升和萧容鱼分手了,痛惜的同时也在疑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才能让这对已经买别墅要结婚的情侣分手呢。
不过从高师姐的反应来看,她还是希望两人能够和好的。
进入办公室以后,陈汉升也讲清楚自己过来的原因,三星提起诉讼,果壳自然也要找个律所团队,陈汉升希望由容升律所担当。
如果是以前的话,高雯一定毫不犹豫的接下来,而且还要感谢果壳给予的机会。
因为三星和果壳在国内都是很有名气的企业,三星还是世界500强,如果能够参与这两个企业之间的经济博弈,容升律所的资历将进一步沉淀。
只是······
高雯沉吟一会,实话实说道:“汉升,我要和美国那边联系一下。”
毕竟,萧容鱼才是律所主任。
“好。”
陈汉升并不意外,很干脆的说道:“那我等高师姐的好消息了。”
其实,他本来就打算借着这场纠纷,重新找到和萧容鱼的交集。
这一招还有个成语——投石问路。
“果壳和三星的纠纷”是石头,问的“路”自然是小鱼儿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啦。
······
(今晚还一章,应该在8点之前,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