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6c437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愛下-第六百七十二章 託孤分享-a1763

6c437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愛下-第六百七十二章 託孤分享-a1763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听说贾琮带着黛玉搬离贾府,凤姐儿怔了半日才恨恨说道:“这小子倒是乖觉,自己躲得远远的就罢了,还把咱们府里最好的姑娘也拐跑了,嘿嘿,还真是厉害!”
平儿此刻心中烦乱不堪,一时为贾琮欢喜,一时又为日后再难相见而伤心,更多的却是落寞与自怜,脑子里不知为什么总是想着贾琮那一日和她发的誓言来。
那个小小的少年,在那个午后曾经拉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说,说要照顾她一生一世,说要叫她一生快活……
然而,他还是这么悄无声息地远去了……
一刹那,平儿只觉心里刀割一样难受,眼泪止不住就流了出来。可她又怕凤姐儿见了,忙就低垂下头,假装收拾衣衫,泪水却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湿了一大片衣襟。
正这时候却听凤姐儿冷笑着嘲讽道:“平儿,依我说你也不必伤心了。你又不是没经历过男人?那男人哪儿有一个好东西?你瞧瞧我就知道了,我倒是明媒正娶过门儿的老婆呢,那又怎么样,咱们家爷还不是一天到晚不见人影儿?如今却不知又在谁家炕上搂着谁开心呢……嘿嘿……那小子就对你再好,还不是带了别的姑娘走了?”
听了这番嘲讽,平儿更觉刺心,想着是要开口解释一番,可一开口眼泪更是纷纷如雨,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凤姐儿见了更是大怒,当即便骂道:“你还嚎什么丧,我这里还活着呢,你就哭个不住,难道是想把我先哭死,你倒扶了正不成?”
平儿见凤姐儿怒了,忙就跪在地上,只是一时心里难受得气也喘不过来,唯有饮泣罢了。
王熙凤定定瞧了她半日,虽然心里怒极,可一转念间想到因为王夫人的缘故,如今大错已然铸成,荣国府再也没有活路。等到贾府大厦倾倒的那一日,莫说是府中诸人,就连自家娘家,老太太娘家还有薛家,恐怕一个也逃不脱性命,登时便脸色惨白,灰心至极。
她死就死了,总是这世上有的她都见过了,坏事也做得絕了,死在她手里的人也数不清,也算是因果循环。可是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巧姐儿一个,那个孩子却是干干净净,从没做过孽的!
一想到巧姐儿到时候恐怕也难逃恶运,一想到那么小的孩子到时候恐怕要受尽万般苦楚,连死都不能,王熙凤更是万箭攒心般痛楚,连手中的筷子不知不觉被折断也不曾发觉。
她越想越是惨伤,不觉便想到了贾琮。说来也怪得很,她与这小子可是死敌,一见面就打得难解难分,且每每一想到这人气就不打一处来。可如今到了生死之际,她心里唯一觉得可靠的竟然也是这小子!
更何况如今贾府大难临头,除了贾琮这小子,竟然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是可靠的!
为了孩子,王熙凤此刻也不得不低头了。瞧着平儿白着一张脸跪在地上不吭气,眼中皆是灰心绝望,她更是心中一动:
这丫头自来就与贾琮交好,且贾琮活得最艰难的时候,她也没少接济那小子。且她每每冷眼旁观,也能看出二人情谊深厚。若是叫平儿去投靠他,那是再也稳妥不过的。
想到这里,凤姐儿当即便换了一副脸色,亲自下地搀扶了平儿起来,一面又忙满怀歉意嗔怪道:“你这丫头就是个最会熬人的,平日里咱们两人是如何好来着?如今我不过是心里不爽快,呵斥了你两句,你就当真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你叫我心里可有多难过?”
平儿不妨王熙凤竟然忽然之间就变了脸,一时就有些个不知所措,忙就擦泪道:“奶奶心里不痛快,我怎么会不知道?若是平日我也不会如此……”
王熙凤也不等她说完,忙就弯腰亲生帮她扑打身上的灰尘,又扶着她就要坐下。平儿这下更是惊疑不定,也不知凤姐儿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忙就去拉她道:“奶奶,我自己来,你快坐,看一会子再头晕……”
王熙凤并不理会,依旧是把平儿身上的土拍打干净了,这才死活叫平儿坐了。平儿摸不透这位二奶奶这是要做甚么,也不敢问,只得半坐了,只瞧着她不吭气。
王熙凤一套戏做足了,这才也坐在平儿对面,未说话先就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平丫头,我知道你心里的苦说不出,咱们二人打小儿就吃在一处、睡在一处,虽说我平日里不肯说,可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如今贾琮这小子带着林姑娘搬出去住了,你是因为这个才心里不痛快吧?”
平儿听了凤姐儿这一番话忍不住又是心里一阵巨疼,扯得她弯腰蹙眉,半天才喘上来这口气。她万分不想承认,可这番忍不住的痛楚又怎么能瞒得住精明的二奶奶?
当下平儿认也不想不认又不能,只能垂头不语,眼泪不知道何时已经模糊了双眼。
王熙凤见了平儿这情形,心里忍不住叹息:瞧这丫头这样子,难不成还真对贾琮那小子动了真情不成?
可这丫头又不傻,她怎么就能对贾琮动了真心?且不说二人般配不般配,平儿是贾琏的通房大丫头,连个侍妾都不是,她怎么能和贾琮在一处去?
再说贾琮,那小子胆子也太大胆了些个,连亲哥哥房里的人也敢勾引,还当真是贾府的风气!
原来王熙凤又没对谁动过真心,就和贾琏成了夫妻,那也不过是因为到了婚娶的年龄,又和贾琏门当户对,因此便嫁了过来,二人一起搭伙过日子罢了,世人皆是如此,她可也没觉出有什么不妥。
因此,她一见平儿为了贾琮如此伤痛,心里很是奇怪,甚至都起了龌蹉的念头,还以为这两个人已经偷偷摸摸成了好事儿。
可如今也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只见她满脸温柔,一把握住了平儿的手轻声抚慰道:“好平儿,你的心思我都明白,你心里有贾琮,一直也忘不了他,只想和他在一处,可是不是?”
平儿猛然间被王熙凤说破了心事,当下把她吓得浑身冰凉,忙就失口叫道:“没有,哪儿有这种事儿,奶奶可不敢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