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zxgen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諸道學宮-第1133章 點指滅道庭鑒賞-1556u

zxgen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諸道學宮-第1133章 點指滅道庭鑒賞-1556u

諸道學宮
小說推薦諸道學宮
长生路难,难于普通人上青天。
长生有路,只是太难。
问道混元。
证道圣途,创新法则。
积功累德。
重启长生路。
叩开帝乡门。
长生五法中,每一条路,都是非常的艰难。
“镇元子带走了宇宙胎膜,我们还要不要追?”
对于圣器。
众人依旧没有放弃。
可是他们看到了混元仙人周灿停止了追逐,心中都有着疑问,出于谨慎,自然都不敢轻易去追。
去追一位有着两件圣器傍身的混元仙人,和找死其实没有多少区别。
“不用追了,九幽之主有着秘法可以隐藏自己的踪迹,要是他不现身,想要找到他非常难。”
周灿开口说着,手指在宽大的衣袖中不断的推演掐算,脸色轻轻一变,“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还敢留一些踪迹在人世间?”
“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即使在这样的危险的情况下仍不愿意收走。”
话并没有避开众人。
“周宫主,九幽之主在九州大地上又做了什么阴恶的布置?”
儒门圣主开口问着,儒门祖庭执掌量天尺,一直以来就是以镇压九幽神狱为己任,对九幽之主最为了解。
他手持量天尺,心中恨意汹涌。
量天尺出自混沌鸿蒙中,传说全名是鸿蒙量天尺,乃是天地间第一功德攻击圣器,杀人不沾因果。
凭着鸿蒙量天尺的无边威严,才得以镇压九幽神狱。
也是因为镇压九幽神狱的事情,儒门祖庭的祖祖辈辈中,不知道有多少儒者喋血九幽神狱。
“劫数茫茫,天机如雾,就算是我也推演不清楚,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但是我想,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九幽之主仍是不愿意收走的东西,对他而言,定然是非常重要。”
“愿意和前辈同去。”
殭尸真神的分身到了周灿的身边,微微行礼。
他现在是周灿的合作人,而且修为比周灿低,自然不敢无礼。
“同去!”
“同去!”
一阵叠声响起。
除了禁区之主外,其余的修行者,都在知道了真相后纷纷放弃了高登天下第一神山的心思,而是打算随着周灿去看一看九幽之主在人世间留下的后手。
周灿轻轻一笑,脚踏光圈,道纹流转,圈住了身边的五大圣地之主,便见空间转换,咫尺天涯,两两无间。
几乎是愣神的瞬间,便已经自天下第一神山转移到了原本的后汉王都中。
王都中。
原本建造了神魔祭天台的地方,却是有着一株大树参天,枝繁叶茂,青翠欲滴,散发着浓浓的灵气。
很多人,都自四面八方向着这参天大树围了过来,把大树围在中间,坐了一圈。
“好阴毒的树木!”
周灿眸子如火炬,一眼便已经看透了这参天大树的本质,这哪里是一棵参天大树,分明是一棵吃人的树。
它的灵气向着四周飘去,生灵会顺着灵气靠近大树。
但是这灵气有毒,能够让生灵失去理智,越是靠近大树,越是懵懂,几乎是没有了自己的半点意志。
彻底的被迷惑。
他们坐在树的周围,自身的精气神都已经被大树所吸收。
周灿清楚的看到,在这些人的幽门所在的地方,分明都是有着一根根的根系直入五脏六腑中,吸吮着每一个生灵的精气神。
“果然是害人的,周宫主你看,那树上的枝叶间,都已经结出来了果子,果子如同三朝未满孩子。”
“一定是他眼见神魔祭天台被坏,就换了方法继续伤生害命。
还请宫主除了这棵大树。”
龙虎天师头顶一声钟响,钟光如清水,荡漾向四面八方,圣器的气息弥漫,震荡诸天。
缕缕钟波,朝着这一棵参天巨树荡漾而去,所过之处,虚空坍塌,无尽风暴自生,碾碎一切。
未等周灿动手,龙虎天师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除去这一棵害人之树。
参天巨树通体泛着绿光,生机勃勃,精气喷薄而出,阻挡钟波。
钟波蕴含神秘道韵,所过之处,所向披靡,人参果树所散发出来的精气绿光随即泯灭,消散无形。
“好一个圣器,好一个东皇钟!”
镇元子的一对眸子显化在半空,望着龙虎天师,冷言如冰,不含半点感情。
“这是我的宝树,你都敢毁,看样子,道门祖庭龙虎山是不打算要了,今日我就成全了你。”
手掌一伸,人参果树陡然缩小,刹那便已经如同巴掌高,通体晶莹剔透,神辉莹莹,宝气冲天。
捞在手中一握,镇元子把人参果树收了起来。
随后另外一只手指点出,这手指一点,如同神柱横空,蔓延无尽远处,跨越许多空间,直接到了龙虎山的上空。
然后。
轻轻的点了下去。
龙虎山上。
许多道士都在修行,忽然心血来潮,纷纷有感,便见一根通体肉红的天柱压了下来。
“敌袭!”
一名道士最先看到了从天空上垂落下来的天柱。
“是,敌人的手指!”
“那个狂徒,想要点指灭道庭?”
龙虎山的修行者们随着天地间法则补全,灵气浓郁,其修为进境,也是一日千里。
此时看到点指横空,形若天柱,威压阵阵,都是心中大震,纷纷叫苦。
但是都是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平生绝学去阻挡横空而来的这根巨大的手指,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拦。
手指上纹路如道,光辉耀眼,有着无穷法则环绕,任何神通法术到了近前的时候,都会被法则之力磨灭。
下落之势,无可阻挡。
金丹距离巨指尚有极远距离的时候,便被巨指的气势所迫之下化为碎屑,丹碎人亡,血洒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