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eohmy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72 吹笛人鑒賞-r6eos

eohmy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72 吹笛人鑒賞-r6eos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听到对面自报家门的时候,还专门确认了一下。
是、是跆拳道啊?
不对,和马忽然想起来了,跆拳道好像一开始是叫唐手来着。另外,空手道貌似也有个别称叫唐手,所以跆拳道和空手道有些地方还挺像的。
另外,跆拳道貌似是南边整的名字碰瓷布鲁斯李,外国人分不清截拳道和跆拳道,也无法区别韩语和汉字,所以经常会跑跑错门去跆拳道道馆帮衬生意。
北边估计一直就叫唐手。
甭管人家叫什么,他这等级实实在在的在这里摆着,和马必须严肃应对。
和马决定,先突刺一下试试看,说不定对面阴沟里翻船了呢?
他二话不说,向前冲刺。
然而对面一个灵巧的闪身,然后就使出了跆拳道标志性的高抬腿下劈。
不过对面也判断错了和马突刺的速度,这一劈劈早了。
毕竟刚刚那一瞬间,对方大概只来得及得出“卧槽好快”这样的判断,具体快多少没算准。
和马本来是准备冲完立刻后滚翻跑路的,他一看对面这应对,想起来跆拳道貌似用腿很多——明明叫唐手来着,不按套路出牌啊。
现在这个情况,对面腿功的攻击范围比自己拿着这半截钢管大多了。
这钢管也就胁差的长度,和马修行的又不是专门用胁差的短刀刀法。
虽然北辰一刀流也有用胁差的技术,但和马还没掌握。
于是他果断冲上去,打缠斗。
搅在一起就是拼基础力量了,自己还有个钢管能敲人,对面的脚在缠斗中可使不上劲。
然而对面一点不怂,直接反过来擒拿和马,还开口说话:“你以为我和被你打死的几个人一样不擅长肉搏吗?我可是练过巴西柔道的!”
你骗人!你没有等级词条!
和马完全不信,继续用关节技锁死对面,同时竭尽全力不让对面卡住自己的命门。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和那自称北川沙绪里的姑娘缠斗的时候那姑娘用过的招式了。
他正要如法炮制,对面却突然发力,冲向最近的展台的玻璃橱窗。
对面这虎背熊腰的,冲撞起来跟狗熊一样,和马根本拉不住。
于是和马只能头往对方身上一靠,用对方的身体来保护脸——其实主要是保护眼睛。
下一刻和马的脑袋和玻璃亲密接触。
这可不是糖做成的道具玻璃,是真货,这一下撞上去,和马整个人都懵了,感觉智商凭空被撞掉了一半。
关键这橱窗,不是只有一边有玻璃,他们俩直接从另一边撞出来,不但撞烂了另一次额的玻璃,还顶飞了橱窗内横向搁置的玻璃置物台。
两人扑倒在满是玻璃渣的地上,刚刚被顶飞的玻璃置物台在他们脑袋上方不远处摔得粉碎。
砸到和马头上的碎玻璃说不定能有巴掌大。
幸亏这时候和马已经换了长袖的冬装,还算对玻璃有一点防护,这要还是薄薄的短袖夏装,和马怕不是已经被划成傻子了。
对面应该也不好受。
和马一睁眼就看到对面那饼脸上插拉老大一块玻璃。
和马还在懵逼状态,看这情况直接伸手拔下那玻璃,结果手滋啦一下多了一个大口子,血直流。
“西吧!”李正鹤痛得大骂。
“哦,对不起。”和马把那碎玻璃又插了回去。
李正鹤发出惨叫。
但就在这时候,被撞懵了的两人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意识到一件事:刚刚的缠斗状态现在解除了,又有挥舞手臂的空间了。
李正鹤对着和马肚子就来了一拳,这一拳,和马以为自己内脏都快被被从身体两头挤出来了。
剧痛让和马还以颜色——他手里的钢管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不过没关系,有刚到手的碎玻璃。
和马又完成了一次“热插拔”,正要来第三次,敌人抓住了和马的手腕。
两人使出吃奶的劲,都想把这碎玻璃插对面眼窝里去。
然后,他们同时想到现在是给对方头槌的好机会。
于是两人就像景象一样,同时头槌对方,脑门碰脑门。
和马痛得龇牙咧嘴,一看对方好像比自己更疼,于是二话不说又头槌过去。
哪知道对面也是这么想的。
“操你妈!”
“西吧!”
对面怒吼:“打得这么难看,不是在丢武道家的脸吗?”
“我管那么多,我能赢就行了!”
“想得美!”
两人又开始角力。
果然和马的判断是对的,自己年轻,而且一直有锻炼,所以肌肉力量不比对面差——不对,应该是略占优势。
现在打成这样,难看归难看,但是好歹是找到了一丝胜机。
不这样做,和李正鹤正经打肯定非常被动。
对面大概也意识到纯拼力量不是初生牛犊的对手,继续嘴炮:“你打赢了我之后,你想怎么对付剩下的人?你根本没有胜算,桐生桑哟!就算你把我杀了,你也改变不了自己要死的结果。
“甚至情况会更差,因为没有我阻止的话,你的妹子肯定会经历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种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先弄死你再说。”和马一边回应,一边顶着对面的臂力,把玻璃插进对方身体里——可惜因为对方奋力抵抗,没能扎到要害,只是缓缓的没入对面的肩膀。
“西吧!”对面喊,“兴继尚!开枪啊!”
枪响了。
和马溜得更快。
他不懂韩语,只是突然觉得不妙,心头一寒,于是赶忙就滚了。
子弹穿过已经完全拦掉的橱窗,打在舞台内的陈设上。
和马一路滚进了展台的死角藏起来。
外面的敌人开始对着展台倾泻弹药。
**
“停!停!”李正鹤连喊好几声才让众人停止射击,“妈个鸡,我还在展台里呢!别开枪,我要站起来了。”
李正鹤慢慢的站起来,生怕自己部下手滑。
他迈过那一地的碎玻璃,从他撞烂的橱窗走出展台。
兴继尚回头下令:“你们两个,去搜……”
“别进去!”李正鹤大声喝止了手下,“别进去!这家伙,非常擅长肉搏,狭窄空间他优势太大了。”
“那就让他自由行动?”兴继尚皱眉,“总得把他清理掉吧?”
李正鹤抢过兴继尚的枪,拔掉打了一多半的弹夹,然后伸手。
兴继尚立刻扔了一个新的弹夹给他。
李正鹤装上弹夹,端着枪大踏步的走向蜷缩在角落里的普通人,走到跟前先对天开了一枪,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贺雷修斯!”他大声喊,“你不是要‘为了守护那些即将点燃永恒之焰的纯洁少女’吗?”
话音未落,他就从人群里拉了个女孩出来:“看,这个女孩怎么样?纯洁吗?”
说着,李正鹤把女孩拉到空旷的地带,稍微拉开距离,然后用枪口戳着女孩的胸。
“我数三声,三,二,一!
“看来,贺雷修斯桑觉得这个女孩不纯洁。”
李正鹤扣下扳机,女孩茫然的看着他,似乎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紧接着她向后倒下,仰躺地上,逐渐扩散的瞳孔看着天花板。
“我再找一个更纯洁的女孩。”
李正鹤说着又向抱头蜷缩在角落的人群走去。
**
和马心如刀绞,他刚刚没出去,是想起李正鹤之前放过了那个小男孩。
李正鹤当时说:“看来我们都把对方想得太坏了。”
所以和马迟疑了,结果对方也不给和马反应时间,数那么快还直接开枪,就这样一个女孩的生命逝去了。
和马忍不住喊道:“李正鹤!你刚刚不是还要证明你们不是坏人,才和我单挑吗?”
**
“那是因为我觉得我能打得过你啊。”李正鹤的声音清楚洪亮,“你看看你把我打成什么样子了,你太危险了,所以只能如此了。
“你的威胁,小哪怕那么一点点,我也不会这样。
“来吧,让我看看下一位少女,纯洁不纯洁。
“谢天谢地,这个活动来的女孩子居然不少,我想总能找到一个足够纯洁的女孩,把贺雷修斯大人从暗处引出来。”
说罢他又拉起一个女孩。
女孩穿着鲁邦三世里峰不二子的衣服,被拽起来的瞬间就哭了。
“喂,你,跟大英雄说说看,你有过几个男朋友?”
“我……还没有过,没有!”女孩歇斯底里的喊道,“没有,我很纯洁的!”
“她这么说了。不过我个人判断,你穿得这么暴露,还恬不知耻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晃,果然是假话吧。”
“我没有!我真的很纯洁的!”
李正鹤挑了挑眉毛:“真的吗?那我试试看你能不能点燃永恒之火好了。就像大英雄念的诗里那样。”
李正鹤说罢对身后招了招手。
兴继尚从包里拿出燃烧瓶,扔给李正鹤。
李正鹤熟练的把凭空的软木塞和引火用的布都给拔出来,一股刺鼻的汽油味立刻钻进他的鼻子。
李正鹤拿高瓶子,正要把汽油往女孩身上倒,就听见步话机里传来报告声。
“头,全防火门闭锁完成,这会展中心是我们的了。”
“知道了。”李正鹤回应了一句,随后皱着眉头看了眼眼前已经吓尿了的女孩。
他咋舌,脸上腾然一副早*之后的表情,他把莫洛托夫鸡尾酒又给盖上了,扔回给兴继尚。
“怎么了?”兴继尚疑惑的问。
“这种事情,和做*一样,是要兴致的啊,好不容易前戏做完了,给我来这么一出,萎了。”
兴继尚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李正鹤。
然后他决定不去计较这些,便把话题转向那已经尿了一裤子的女孩:“那这个怎么办?”
“你处理吧。还有,上去把天花板上那姑娘抓下来,那个没有下面躲着的这个这么危险。”
兴继尚点头:“好。”
说完他看了眼女孩,做了个“快滚”的嘴型。
女孩当即屁滚尿流的滚了。
**
和马松了口气。
刚离他已经要出去了,只要通话再晚来那么一秒钟,他就出去用自己的命来换那女孩的命了。
这哪是什么吹笛人,就是个疯子啊。
不过仔细想想,这家伙表现的特质,貌似还挺符合童话里吹笛人的特征来着。
欧洲童话,很多都细思恐极。
和马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们要抓南条了,真被抓到了恐怕凶多吉少。
不知道南条还剩多少子弹,她顺手拿的购物袋里,应该还有一些备用的弹夹才对。
不过在考虑南条的事情之前,和马得先离开这个展台。
现在展台的几个出口应该都被看死了,而且这次敌人肯定不会忽视头顶的警戒了。
另外,刚刚那叫李正鹤的叮嘱过了,敌人应该也不会贸然接近到可以被和马用近战手段威胁到的距离。
怎么办呢?
这时候,和马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地板,被人从下面顶开了。
一个维修工打扮的中年大叔探出头来,对和马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他做手势的时候,隔着这么远,和马都能看到他的手在抖。
正是这个手抖的细节,让和马决定信任他。
**
庵野明人看了看另外几人:“我们总得做点什么。之前我们不是觉得没赶上学运很遗憾吗,弥补遗憾的机会来了。”
“嗯,先不管能做什么,收集一下可以用来当武器的东西吧。”冈田幸二从桌子下面拉出灭火器,“这个,是干冰的,直接往人身上喷能让他暂时不能瞄准射击。”
“不够,要不整点燃烧弹吧。正好有偷带过来的酒。”贞本由之建议道。
“啤酒也能燃烧弹?”庵野明人一脸怀疑。
贞本由之默默的从包里拿出伏特加。
日本这边未成年人禁酒,而且执行得还算严格,除了不良少年之外大部分日本未成年人没喝过酒,因此到了年龄之后很多人会报复性的饮酒。
日本20岁以后的年轻人爱喝酒的很多,而且不论男女都喜欢喝,甚至一些标榜清纯系的偶像少女,工作结束了也会喝。
后来进入大直播时代之后,直播喝酒也成了非常热门的内容。
作为大学生,还是艺术类的大学生,带一瓶伏特加进会场偷着喝,也很合理嘛。
“很好,我们弄点燃烧弹,注意不要弄出太大动静。”
现在他们几个人窝在自己社团的摊位后面,他们社团的摊位,又藏在C区一大堆参展的民间社团摊位中间。
虽然这里不像大企业的展台那样有围墙和橱柜遮挡,但是胜在各种自制的宣传板宣传牌很多,对视线的遮挡反而比企业展区那边更严重。
不过他们这个位置,离企业展区还挺近的,所以刚刚桐生和马的壮举,他们都看到了。
“桥上的贺雷修斯啊,是个没听过的英雄啊。”庵野明人忽然说。
“你怎么上的大学?”冈田幸二疑惑的问。
“艺大又不考罗马史,我也不像你一样那么喜欢罗马。我反而对希伯来文化更感兴趣,死海之书什么的,酷毙了。”
“你们两个别扯了,”贞本由之打断两人的话,“做燃烧弹呢!我们得多弄几个瓶子,这一瓶只做一个燃烧弹,太浪费了。”
“我这有玻璃瓶可乐。”隔壁摊子后面躲着的两个大学生爬了过来,“应该能用吧?”
“不知道啊,我们都是艺大的,没有化学系的在吗?”
这时候另一个摊子上的人钻过两个摊子之间分隔用的桌子:“我这有仿真枪,看着像真的一样,也许能吓唬下敌人。”
“有总比没有好。对了,可以整个弹弓,我小时候用弹弓打鸟,只要把石子换成钢珠,打到人威力很大的。”
就这样,一帮大学生开始攒装备,仿佛被前辈们附体了一般。
**
南条保奈美占据了一个绝佳的位置,端着伍兹冲锋枪,不管谁来抓她,她都有把握把第一个人送去见阎王。
一想到自己可能很快要平生第一次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她的心跳就快得可怕。
她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很大,大到出现了回音。
和紧张的心情相比,她一点都不害怕。
因为她知道,她的英雄,她的光,正在和敌人对峙。
南条从来没听过那首英文诗,她平时也会读一些英文诗,但要么是和爱情有关,要么是湖畔派的借景抒情。
想那样的诗歌,南条保奈美今天是第一次听。
在这之前,南条对罗马共和国的认知,都是书上的考点,是死的。现在那个国度忽然在她眼中变得清晰鲜活起来。
那个古老共和国的英雄,像闪电一般穿过了历史的长河,站在了南条保奈美面前。
南条握紧枪,直到刚刚她握枪的手还满是汗水,换弹夹的时候还因为手汗太多搞砸了一次,差点把枪掉到下面去。
但现在她的手心已经不再出汗,枪握得又稳又好。
她在心中默念刚刚和马朗诵过的诗句:“为了守护当年宠爱我的母亲,为了守护如今哺育幼童的妻子。
“为了守护将会点燃永恒之火的纯洁少女们!
“保护众人不受无耻恶徒塞克斯图斯的摧残,
“这样的死,何其光荣!”
南条听见有人在爬梯子的声音,于是她稍稍举起枪。
“执政官阁下,请下令拆桥,桥面上的一千敌军,我们就以三人力敌吧!
“来吧,哪两位勇士,与我一同……”
南条小声念到这里,背后柱子上的门突然开了,伸出手拍了下她的肩膀。
南条猛的转身,枪口对着那边就要搂扳机。
“嘘!”和马伸手推开她的枪口,同时捂住她的嘴巴,“是我啊!别紧张!”
南条瞪圆了双眼,看着和马。
和马拿开捂着她嘴巴的手。
“你怎么?”
“这柱子里面,是电线井。”和马指了指后面,“有个场馆工作人员告诉我可以从电线井爬上来,要给了我打开维修门的钥匙。”
“……工作人员?”南条满脸的难以置信。
“是啊。游击战的基础,是成功的群众工作,群众愿意给我们提供情报,愿意帮着隐藏我们行动的痕迹,让敌人离开了据点就成了瞎子聋子。”
南条:“呃……啊,是这样吗?”
“对。”和马钻出电线井,对南条说,“我上来的路上,把落脚的凸起都贴了纸条,你应该也能很顺当的下去,快走。”
南条点点头,把伍兹冲锋枪塞给和马,自己钻进维修门。
这时候,和马听见南条呆的这个平台上下方,有人小心翼翼的爬梯子的声音。
和马从兜里掏出两个巧克力奇趣蛋——就是那种外面一层巧克力糖壳子,里面中空的,会装点小玩具的东西。
他把两个蛋一前一后扔下去。
下面立刻一片卧倒的声音。
和马钻进维修门,把门带上,原样锁好。
**
酒井大叔看着和马带着南条钻进他们维修工的工作间,便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们平安无事就好,跟我来,我知道一条路能出去。”
和马:“不,我不能走。”
“为什么?哎呀救人这种事,让警察来就好了啊!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确实很能打很英雄,但你试了一次,失败了嘛。敌人太强啦,孩子,这时候撤退不丢人。把这交给警察吧。”
和马摇头:“不行,我不能走。就像酒井大叔你出手帮了我一样,会场里也可能有其他人看了我的行为之后,决定要做点什么。我不能抛下他们。”
毕竟,和马是有启明星词条的,这种时候他真的有能力带动大家。
既然有一个酒井大叔,就有可能有更多。
酒井大叔叹了口气:“好吧,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几年前学生们还要闹着把美军赶出去,那可是美军啊,是把我们这代人脊梁都打断了的美军啊。
“罢了罢了。这间房的工具你们随便用,我要跑了。我上有小下有老,我不能死在这,在这里死了保险公司可不会赔。关于场馆,你们还要了解什么?快问。”
和马摇摇头,指了指墙上的蓝图:“我们自己看蓝图就好。你出去了能不能帮我带个信息给警官们。”
“可以。”酒井大叔点头,“说什么?”
“让他们想办法送一把刀进来。就这样。”
“就这样?”酒井大叔看着和马,“不……留个遗言什么的吗?”
“我可没打算死在这里。我会把大家都活着带出去。”和马说着对大叔露出自信的笑容。
**
近马行雄一赶到现场,就接到了最新线报。
“有个走维修通道从已经封闭的场馆里面跑出来的维修工人,给我们带来了里面的最新状况。”
近马行雄大喜:“是吗?那太好了,他能接受我直接问话吗?”
“可以。他没受伤,精神也非常稳定,除了有点亢奋之外没什么问题。”
“带我过去!”近马行雄大手一挥。
“这边。”
很快,他见到了坐在停在临时行动总部旁边的救护车上的维修工酒井。
“酒井先生,我是现场总负责近马行雄警视,我想了解里面的第一手状况,我知道你说过一次了,但是直接的第一手资料有助于我判断……”
“好的好的。”酒井大叔打断了近马行雄的话,“我说多少遍都行,我能做的就是这点事了,不如说,不多说几遍我反而会愧疚,因为我把勇敢的孩子们留在里面了。”
“勇敢的孩子们?”近马行雄疑惑的问,“是自发抗争吗?”
“是啊,有一个孩子,可厉害了,好像是剑道师范代,明明那么年轻呢。他就像好莱坞的超级英雄一样,就是那个拿鞭子的。”
近马行雄不怎么看电影,毕竟警察经常忙到连轴转,好不容易有点不忙的时间,还要去社交活动,维持关系网。
最近十年,近马行雄每年也就和全家一起去看看《寅次郎的故事》。
所以听到拿鞭子的好莱坞角色,他没反应过来。
酒井大叔看没效果,换了个说法:“就像那些拿日光灯管的,叫什么武士的。超级英雄。”
这时候在旁边的机要秘书山佐秀洋开口了:“这里指的是印第安纳琼斯和杰迪武士,出自夺宝奇兵和星球大战。”
“哦。”近马行雄试图用自己的语言概括一下,“就是说,有个很厉害的学生,可能是学剑道的,给匪徒造成了一些麻烦?”
“不不不,他干掉了好多个匪徒,然后和匪徒的头头,打了一场,还赢了。那匪徒本来说好的公平对决,结果开始耍赖了。最后还用人质来威胁那孩子,哎呀可怜了被打死的女孩。”
近马行雄皱着眉头:“等一下,有人质伤亡?”
“有啊,这些匪徒,很凶残啊!他们为了抓在暗处的学生哥,先是抓了一对父子,打死了爸爸用孩子威胁他现身,之后又打死了一个女孩威胁他。”
近马行雄回头和部下们对视了一眼,从警几十年了,这场面他真没见过。
“那现在呢?他被抓到了吗?”机要秘书山佐秀洋迫切的问,脸上的表情简直就像在听净琉璃时急着知道下面情节的听众。
“快被抓到了。”酒井大叔露出了自豪的笑容,“但是我拉了他一把。我本来想带他一起出来,可是他不肯,他要继续和那些匪徒们干。
“后生可畏啊。”
近马行雄回头对部下说:“记下来,里面的民众有我们的潜在协助者,潜在协助者状况十分危急,我们要尽快采取行动。”
说完他回头继续向酒井大叔提问:“你逃出来的那个路,匪徒确定不知道吗?”
“肯定不知道。这些匪徒找资料,估计都是去市立档案馆查的公开蓝图,但是这东西建的时候改过好多次细节,蓝图图省事没去档案馆更新,反正也没人来催更新蓝图。有很多维修通道啊,电线井啊什么的,市立档案馆的蓝图上没有。”
近马行雄点了点头,又问:“那,全副武装的警察,可以通过你出来的地方进去吗?”
“你自己不会看吗?”酒井大叔反问。
“什么?”近马行雄一脸疑惑。
酒井大叔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我这个肚子都出来了,你警察还会被卡住?那得带多少装备啊?”
近马行雄看了眼酒井大叔的啤酒肚,回头问:“机动队到了吗?”
“他们下高速了,就快了。”有人如此回答。
“大叔,待会机动队到了,你在蓝图上给我们大概指一下你出来的路吧。”
“好,没问题。不过你们不能拿市立档案馆的蓝图,要问建筑公司拿修改过的蓝图才行,不然我指不出在哪里。”
“我这就去找建筑公司。”山佐秀洋留下这样一句话,转身跑走了。
近马行雄继续提问:“您……还能提供别的情报吗?我是指敌人的配置,数量,武装程度什么的。”
“敌人有机关铳,型号我不认得,火力比战争中我用过的百式要猛多了。电影里经常看美军用。”
“美军吗?”近马行雄有些惊讶。
他部下拿出武器图鉴,指着上面的M14问:“是这一种?”
“不不,这种。”酒井大叔指着M16,“还有一种很短小的,比M3还小。”
“这种?”部下把武器图鉴翻到UZI那一页。
“对对,就是这种。”
年轻的部下扭头看近马行雄:“这火力太猛了,而且我总感觉,和之前东京发生的事情有关联啊。”
近马行雄严肃的点头,忽然他脑海中掠过一个想法:“不会吧?大叔,你说的那个英雄少年,他叫什么?”
“哦,他和敌人的头子对打的时候,有自报名号,叫桐生和马。汉字怎么写我不知道,读音就是桐生和马。”
日本一个读音能写出很多种不同都汉字组合。
尤其是姓名,同音不同字的姓名不要太多。比如“和马”和“一马”读音就基本一样。
近马行雄复诵酒井大叔说出的读音。
“难道……是那个桐生?”部下里有人嘀咕。
而近马行雄的表情没有一点怀疑。
他知道就是那个桐生和马没错了。
魁星旗的时候,桐生和马被人用使用间谍技术制造的道具攻击,制造道具的人就是石恩宙。
京都府警顺着情报摸过去之后,就发生了京都爆炸。
然后现在,石恩宙就在大阪,虽然没有证据,但近马行雄怀疑这次的事情就有石恩宙参与。
现在,桐生和马又卷入了石恩宙的同伙制造的大规模人质劫持事件。
这一切总觉得……巧合有点多啊。
但是,一个18岁都不到的孩子,还是从来没离开过日本的那种,要说他是特工,那也太扯谈了。
只能说,有的人命中注定会卷入各种事情,是命运的宠儿。
这样的人,近马行雄其实认识好几个。
**
鬼庭玄信看了看手表:“现在等我们到了,大阪差不多也该开始交通管制了,应该不会发生塞车塞在高速上的惨剧。
“出发,增援大阪府警!”
**
近马健一和小森山玲打的的士被拦在了一个街口之外的地方,就不能前进了。
于是近马健一拉着小森山玲下了车。
“我们只是去送饭!”小森山玲强调,“你不要跑去探案!更不要去勇斗歹徒,会给爸爸和叔叔添乱的!”
“是是是,知道了知道了。”近马健一搪塞道。
小森山玲哼了一声。
“这次是大量使用枪械的事件,量你也不敢做什么。”
“这可就说不定了。”近马健一刚说完,就被小森山玲瞪了。
“你说什么?”
“我说用枪的事件就轮不到剑客出场了,嗯,没错。”
小森山玲哼了一声。
两人靠着刷脸,连续通过了两道警方封锁线。
“爸爸!”近马健一远远的就看到刚从救护车上下来的近马行雄,就大声喊起来,一边喊一边拉着小森山玲跑起来。
“你怎么来了?”近马行雄一脸严肃,“回去,这里不是玩的地方!”
“妈妈让我来送饭,她还烤了曲奇饼,慰问大家的。”
近马行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他单手接过小森山玲递上来的午餐篮,转手交给身后的部下,随后说:“你们现在赶快走,这次真的很危险。”
“我听说敌人大量装备枪械?”近马健一不死心,努力把话题往案件上面拐。
“是的,但是这和你无关,快走!”忽然,近马行雄想起什么,看着儿子问道,“那位打赢了你拿走魁星旗的桐生和马,你最近还有联络吗?”
“没有。放心爸爸,男子汉的情谊没那么容易变淡,就算很多年不联络,见面依然是好哥们。”
“这样啊……你知道他来大阪修学旅行了的事情吗?”
“啊?不知道啊。等等,修学旅行……”近马健一看了眼会展中心,“SF大会……别告诉我,他今天正好自由活动,去了SF大会,结果遇上这事情了?”
近马行雄没回答,但是他那个态度,实际上跟回答了也没区别。
“不是吧!酷!不,我是说,这太糟糕了!”
小森山玲死死的掐住近马健一的肩膀:“你可不许再乱跑了!我不会再让上次你跑出医院的事情发生了!绝对不会!到这事件结束前,你只能呆在我的视线里,懂吗?”
“懂了懂了,你轻点啊!你掐这么用力,会留下伤疤的!”
“又没破皮哪儿来的伤疤?不说了,回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名维修工人打扮的中年人从救护车里探出头,对近马行雄说:“对了,刚刚忘了说了,那位桐生和马小哥,托我给你们带个话。他说,他没有刀,希望你们找机会送把刀进去。”
近马行雄疑惑的问:“送把刀进去?这是要干嘛?他要用刀砍死那么多拿枪的敌人吗?面对自动武器,就算是剑圣来了,也根本没办法吧?”
“我不知道啊,反正他这么说的,我原封不动带到了。”
“好吧,谢谢。”近马行雄向维修工人道谢。
而这个时候小森山玲正看着近马健一的侧脸。
她凭借丰富的经验,感觉到今晚健一肯定不打算好好呆着了。
天哪,男生们为什么总这样急着去送死呢?好好的远离那些死亡陷阱不好吗?
小森山玲叹了口气。
比起让近马健一一个人出去浪而自己在家担心到茶饭不思,小森山玲更愿意选择去和他一起浪。
这样至少,被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孤零零的读过余生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
**
同一时间,就在距离近马行雄不远处,仿佛使用了存在感抹消之术的佐久间和荒卷,也听到了维修工人带的话。
“怎么感觉,像是暗语?”荒卷小声说,“没道理啊,这么年轻的间谍什么的,连受训的时间都不够。”
“也许只是长得年轻,其实是个二十多快三十的大叔?”佐久间猜测道,“然后掉包了原来的桐生和马……可是,这图啥呢?调包一个没落道场的师范代,意义何在?”
“是啊。意义何在?”
荒卷少见的重复了一下佐久间的话。
间谍这种存在,简直就像合理性的化身一般,间谍的行动方式,一定是逻辑的,理性的。
间谍与反间谍,其实就是看双方在都合乎逻辑的情况下,谁能玩得更深。
煞费苦心的冒名顶替一个没落道场的少当家,根本没有意义。
荒卷思考了几秒,说:“也许他真的只是要把砍人砍得顺手的刀?”
“这……有可能吗?”佐久间反问。
“有,可能性至少比那是暗号要大。初生牛犊不怕虎,觉得拿到刀了可以一个人把这些搞事的都砍死。这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佐久间点点头:“嗯,确实。不过,他是不是和这些韩国人太有缘了一点?”
“也许,他只是比较容易碰到大事件。这种人,是时代的主角啊。”
“是啊,我们这些gongan,就在暗处老老实实的看主角们表演好了。”
佐久间话音刚落,就听见天空中传来德沃夏克的《自新世界》。
佐久间抬起头,惊叹道:“大阪还会这么正式的播放这个啊,东京只有在没改建的老城区能听到了。
“有点怀念啊,小时候在乡下,大人们总是吓唬我们这些小孩,说村公所广播完德沃夏克,就是所谓的逢魔之时了。
“大人们说会有妖怪来百鬼夜行,吃掉这个时候还不回家的小孩。”
“真巧,我们那边也有类似的说法。”荒卷耸了耸肩,
两人闲聊的同时,德沃夏克的旋律飘荡在会展中心上空,送别夕阳,宣告逢魔之时的到来。
夜晚,是魑魅魍魉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