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h549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討論-第1067章 脅迫(二更)看書-uzwlx

h549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討論-第1067章 脅迫(二更)看書-uzwlx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势力之争可也不必你死我活,可得罪了宋师叔,真的永无宁日!”陈正廷道。
“嘿,永无宁日?”袁紫烟撇撇红唇,不屑一顾。
陈正廷肃然道:“袁姑娘你小瞧了宋师叔,能救宋师兄的话,还是请救回来吧!”
“让他去死!”袁紫烟冷笑。
陈正廷皱眉盯着袁紫烟。
袁紫烟笑道:“除非让你宋师叔过来求我,否则,我绝不会救他。”
“袁姑娘,这又何必呢?”陈正廷缓缓道,神色越来越肃然。
这是肆意报复,显然对于宋师兄不仅仅杀之以报复,还要施加更残酷的报复。
这袁紫烟当真称得上心如蛇蝎。
“休得啰嗦,你们自己如果能救,那就自己救吧。”袁紫烟摆摆玉手:“那就算你们的本事,七天之内如果不救,他就彻底死了。”
她将蝉翼般天魄刀收入罗袖,扯着周傲霜消失在陈正廷的瞪视中。
“唉——!”陈正廷无可奈何的叹一口气。
自忖根本抢不回来那天魄刀。
他伸手入宋正凡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用力捏碎,化为一道流光消失。
然后从怀里掏出离人丹给宋正凡服下,将宋正凡扶到一块石头旁,让其倚着石头坐直。
他则坐在宋正凡对面,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心思电转,暗自焦急。
一个时辰之后,一阵狂风平地起。
狂风之中,一个紫袍中年倏然出现,随着他停住,狂风跟着停歇。
陈正廷起身抱拳肃然道:“宋师叔!”
宋明山看也不看他,直勾勾看着倚坐石旁的宋正凡,慢慢伸出手去。
陈正廷闭上嘴。
宋明山探手在宋正凡鼻前,又捉住他手腕摸索,猛的扭头瞪向陈正廷。
眼光如电亦如剑,狠狠刺进陈正廷双眼。
陈正廷恨不得闭眼,却不敢闭眼,肃然道:“宋师兄没死!”
“我儿已死!”宋明山声音嘶哑。
这须臾功夫,他骤然老了三十岁,声音嘶哑,双眼通红,皮肤黯淡无光。
“宋师叔,别忘了宋师兄练的是天魄刀!”
“天魄刀……,对对,天魄刀!……刀呢?”宋明山慌忙左右顾盼,寻找天魄刀。
然后瞪向陈正廷。
陈正廷摇头:“刀不在我这儿。”
“那在哪儿?”
“在袁紫烟手上。”
“袁紫烟是谁?”宋明山忙道。
“宋师叔!”陈正廷轻声喝一声。
这一声有镇定心神,清心宁神之效。
宋明山却毫不受影响,忙催促:“赶紧跟我说,袁紫烟是谁?”
“天元海南王座下侍女,烛阴司司主!”
“是她!”宋明山脸色一下阴沉,双眼迸射寒光,灼灼逼人。
陈正廷沉默。
宋明山咬牙道:“这么说,我儿是栽在她手上?”
“宋师兄正要杀周姑娘,袁紫烟忽然出现,击杀了宋师兄。”
“一定偷袭,卑鄙无耻的臭婊子!”
“……不算偷袭吧。”陈正廷迟疑一下,还是忍不住说出这句话。
宋明山死死瞪着他。
陈正廷正色道:“宋师叔,袁紫烟杀宋师兄,易如反掌,绝不能轻敌!”
宋明山知道他是一片好意,虽恼怒却没发作,哼道:“易如反掌?你的意思不会说,我也不是她对手吧?”
“恕弟子无礼。”陈正廷叹道:“恐怕师叔你确实不是她的对手。”
“烛阴司的司主……”宋明山咬咬牙:“她拿走了天魄刀?”
“她知道宋师兄能还魂,所以拿走了天魂刀。”陈正廷慢慢说道。
宋明山脸色阴沉,双眼闪烁。
他沉默半晌,缓缓道:“正廷,那这袁紫烟想干什么?”
陈正廷沉默。
“袁紫烟是拿正凡要挟我,还是拿正凡折磨我?”宋明山咬着牙慢慢说道。
他声音轻柔,语气平静。
陈正廷却能感受到岩浆在汹涌,宋明山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他莫名的心惊,想避得远远的,却无处可避。
“师叔,我也不知。”陈正廷叹道。
自己的判断是两者皆有,如果宋师叔不受要挟,那么就折磨宋师叔。
这袁紫烟的心太毒了!
“那我就会一会这位袁司主!”宋明山平静说道:“你知道哪儿找到她吧?”
“……漱玉小筑。”
“走吧。”宋明山道:“你背起正凡,我们去漱玉小筑。”
“不必跑那么远的路啦。”忽然一声轻笑,虚空出现一道涟漪,袁紫烟忽然出现在两人跟前。
她站在两丈外的一块石头上,负手而立,紫衫飘飘,肌肤如玉。
她从罗袖拈出天魄刀,轻轻一抖,“嗡”的颤动,却是黯淡无光。
宋明山的目光一下被天魄刀勾住,心神随之被牵引,跟着天魂刀一起颤动。
“你想要这个吧?”袁紫烟笑盈盈的道。
“袁司主,说吧,怎样才能还了此刀?”
“你想救回自己的儿子,只需要答应一个小小的条件。”袁紫烟嫣然笑道。
宋明山知道这个小小的条件恐怕不是自己能做到的,却仍要听一听:“请说!”
“加入烛阴司。”袁紫烟道。
“不可能!”宋明山淡淡道。
袁紫烟食指与中指夹起天魂刀,笑道:“宋前辈你猜我能不能夹断它?”
“正凡若死,我必将血洗烛阴司,灭掉漱玉小筑!”宋明山缓缓道。
“哟,我好害怕。”袁紫烟笑盈盈的道:“这么说来,你是不答应喽?”
她白生生的玉指一紧。
“慢着!”宋明山断喝。
这袁紫烟显然是不在乎自己的威胁,要先杀掉正凡再杀自己。
袁紫烟笑盈盈看着他:“宋前辈,你还没试着来捡呢,为何不动手?”
宋明山缓缓道:“只要我答应加入烛阴司,你便放过正凡?”
“当然喽。”袁紫烟笑道:“你既然加入烛阴司,那就是自己人,你的儿子也便是自己人,怎能杀他?”
“宋师叔!”陈正廷忙道。
他看出不妙来,觉得宋明山是要答应了。
袁紫烟笑道:“对了,宋前辈,你如果想蒙混过关,先加入烛阴司,然后背叛烛阴司,甚至对付烛阴司,那就要好好想想宋正凡的性命了,即使把他藏在白云峰最深处,我也能取得他性命。”
宋明山沉声道:“我也有一个要求。”
“说来听听。”
“我即使加入烛阴司,也绝不会对付白云峰,加入之后便进天元海,不留在这边。”
“不可能。”袁紫烟摇头:进了烛阴司,你需遵烛阴司的规矩,奉我之号令,至于白云峰,你可以不为敌,但不会回天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