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ro6wf都市异能 一藏輪迴 ptt-第0950章 一場大緣,一道執念展示-m9qvl

ro6wf都市异能 一藏輪迴 ptt-第0950章 一場大緣,一道執念展示-m9qvl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七日后。
蝎夫人从酩酊大醉中醒来。那真是一场好醉。七日里,苏墨、王羽、沈冥打坐闲聊,一直在等她苏醒。
期间,武道用也已经晋升为了轮回四重境。
蝎夫人醒来,沈冥特意为其准备了斑熊肉汤。
“嗨!”蝎夫人喝了一大碗肉汤,然后看着苏墨等人道,“好一场大梦,好一场大醉,好一碗肉汤,好一场相逢!嘿嘿!”
“诸位,我就要服下九死回春丹了。若是我能挺过那九生九死,九天后咱们就会再见,若是不能,咱们也算一场大缘分!”
苏墨、王羽、沈冥都没说什么。因为,该说的他们都说过了。他们明白蝎夫人心意已决,不能改变。
“蝎长老……”武道用欲言又止。
“呵呵!”蝎夫人又看了看武道用,“小武子,你还不错。虽然胆子小了点,但是相比仙蝎宗的其他人可是强多了,也算有情有义。我这个破袋子给你吧!”
说着,蝎夫人从自己的破衣里摸出一个储物袋。
“里面的东西,还有不少。基本上,都是尊者级的东西。若是我真有个三长两短,凭借里面的东西,你也足以立足五毒界。要是混不下去,那你就随他们几个回青木宗也不错。哈!”
蝎夫人说着直接把储物袋扔给了武道用。
“蝎长老——”武道用直接跪倒在地,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弟子……愿您九日后全盛归来!”
“嘿嘿!”蝎夫人一笑,“还有人惦记着,算是我婆子的福气。”
说着,蝎夫人身子一转,不再回头。
她直接选了大殿内一处较大的洞室,然后悬浮进去。她的身后,跟着无数的大小蝎子,密密麻麻。
蝎夫人,便似蝎王一般。
窸窸窣窣——
诸多灵蝎汇集在一起如同黑褐色的河流。
那处洞室,没有石门,但是那些灵蝎一层层地拱卫在门口。小灵蝎爬在大灵蝎身上,最后竟只留下一个直径一尺的洞口。
不过,苏墨等人都看得清楚明白。
蝎夫人进了那个洞室,直接拿出那枚九死回春丹。赤红色的丹丸,如似一滴火焰,只不过散着刺鼻的气味。
蝎夫人看着那枚红丸,嘴角微微一弯,自言自语地道:“师兄,或许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你,一定要等我!”
蝎夫人的语气里带着一股阴森森却又难名的温柔。随即,她一扬长袖。九死回春丹,直接被其吞下。
啊——
那枚丹药一入口,蝎夫人便是一声惨叫,然后直接摔倒在地。那一刻,她感觉便似有一条火蛇,从她喉咙里钻了进去。
火辣辣,腥烈烈,那是一种完全说不出的感觉。
蝎夫人受过极度的苦。当年的一切折磨,根本就是不可言说。但是,即便如此那九死回春丹也让其猛地一阵干呕。
“咳咳——咳咳——”蝎夫人猛地咳嗽起来。她的双目瞬间涨得血红,却什么也没有咳出来。
九死回春丹早已坠入她的丹海。
呼——
瞬间,她便感觉整个丹海猛地燃烧起来。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火。烈焰腾腾,如欲燎原。
嗤嗤——兹兹——
可是,那火焰对于蝎夫人来说,便似催命的火焰。
丹海内,青雾四起。蝎夫人的丹海之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地消耗。她的灵气,正在消散。
蝎夫人对九死回春丹的药力,有过心理准备,但是这药力的迅猛还是有些超过了她的预期。
蝎夫人佝偻在地,时而紧缩着身子,时而战栗不止。那一刻,她的浑身散着淡淡红芒,便是一个被火焰烤着的人。
蝎夫人闭着双眼,紧咬牙关。
她尽量不让自己发出惨叫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就在她的喉咙里翻滚。所以,那声音呜呜地,便是一个受伤了的兽的哭泣。
洞室外,苏墨、王羽、沈冥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能力过去减轻蝎夫人的痛苦。
而且,他们明白,九生九死,这一切只不过刚刚开始。蝎夫人唯有挺过这一切,才能获得最后的机会。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六个时辰后,蝎夫人已经在那洞室内左右翻滚,嘶嚎不已。那种痛苦,让其完全不能控制。
她,必须惨叫。
蝎夫人的身上开始流出金色的血迹。然后,那些血迹在她的身上开始燃烧,便似要活生生地炼了她一般。
蝎夫人的嘶嚎声,不绝于耳。那种嘶喊,撕心裂肺。
王羽的神色,还算冷静;而沈冥则已经有些不愿再看。于是,苏墨一挥手,直接在那洞室前布下一道境界。
声音消失。灵蝎、洞室、蝎夫人已经在另一个结界里了。苏墨等人则处在原来的大殿内。
“呼——”沈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蝎夫人真的太惨了!那样的折磨,我看着都受不了,真不知道她身在其中,如何忍受?”
“她靠着一股执念!否则,她挺不过去的。”王羽道。
“姐,你说那蝎夫人一定能挺过去吗?九生九死,我看第一死她都未必能行。”沈冥想起方才的一幕幕还是心有余悸。
“她一定能!”王羽道。
“为什么?”沈冥不解。
“因为,如果是我为了我哥,我也能挺过去。”王羽道。
“呃?”沈冥一愣道,“那怎么能一样?你是爱着阿木哥,蝎夫人可是对其师兄恨之入骨的。”
“你懂什么?”王羽不屑道,“你没有听见,蝎夫人一口一个师兄吗?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其实那个师兄是她心中的一种执念。”
“是爱,是恨,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做的一切都围绕着那个师兄,不是吗?”
“哦?”沈冥听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姐,你说得好深奥。但是,我感觉很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王羽道,“那蝎夫人,根本就没有放下。否则,她已经不被限制了,完全可以离开五毒界,可是她并没有。她的生死都和他的师兄有关。”
沈冥点了点,苏墨听了也不由点了点头。武道用在旁边,则是一声长长地叹息。
一转眼,便是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