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uoncc好看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推薦-1nrha

uoncc好看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推薦-1nrha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秦夫人和秦琼已夫妻多年,彼此是最知道底细的。
秦琼身上的那伤,外人看来是触目惊心,可秦夫人却早习以为常了。
几个新大夫小心翼翼地将秦琼身上的纱布一道道的拆开。
越往里拆,便可看到斑斑血迹。
这血将纱布和皮肉黏合在一起,所以每一次拆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甚至新大夫不得不拿了小剪刀和镊子。
当纱布扯开皮肉,秦夫人见着了,心便要抽一抽,于是忍不住泪水如雨柱一般下来。
秦琼趴着,感受到后头的疼痛,此时却道:“不要哭,有什么可哭的。”
他是一条汉子,自是咬着牙,闷哼着,忍住疼痛。
等到最后一层的纱布徐徐地揭开,此时疼痛就更加的难忍了,便连几个新大夫,都有些手颤,下不去手。
于是……更小心的,一丁点一丁点地将这几乎和皮肉黏在一起的纱布徐徐地割开。
终于那伤口裸露了出来。
伤口是被针缝了的,有十几针,犹如一条蜈蚣,爬在秦琼的背上。
缝合起来的皮肉还有一些肿胀,哪怕是吃了消炎的药物,敷了药膏,肿胀还是明显。
不过……相比于从前,这肿胀已经消退了许多。
秦夫人几乎不敢去看,眼泪婆娑着,拼命张眼,看着伤口,只是……在下一刻,她的身躯却是微微一颤。
秦夫人的瞳孔收缩着,竟有些没站稳,发出了一声惊呼。
“怎的了?”趴在榻上的秦琼不知发生了什么,爱妻心切,不禁急了。
秦夫人似看着怪物一般地看着那伤口,良久……才惊叹不已地道:“生……生了新肉……”
这一下子,秦琼身子一颤,吓得新医们一个个面如土色。
新肉……
他的这道伤,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一直都是久治不愈,如今这折磨了自己数年的‘烂疮’,竟是生出了新肉。
根据他多年受伤的经验,任何的刀伤、箭伤,只要生出了新肉,就意味着……伤口可以愈合!
伤口一旦愈合,根据人的身体恢复能力,自然而然会在最后留下一道疤痕,此后……便再没有什么后患了。
竟生了新肉……
那身体里箭簇留下来的异物已经取出,再经过消炎之后,这七八日调养下来,身体自然开始恢复。
而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的旧伤,十之八九要好了。
“天可怜见……”百感交集的秦夫人,此刻突然不断地捻动着手中的一串佛珠,泪水涟涟。
她的夫君是沙场上的战神,手中不知多少亡魂,所以秦夫人本是不信佛的,只是等秦琼解甲归来,留下了这一身的创伤,她才渐渐开始笃信了佛祖。
这自然是因为…她自觉得人力已经无法回天,每天看到夫君被病痛所折磨,生不如死,彷徨无措之下,病急乱投医。
可现在……
“夫君,你的伤好了,真的好了,生了新肉,等将来留下了疤,便再不会疼了。”秦夫人泪水已打满了衣襟。
秦琼趴在榻上,他的脑子嗡嗡的响,其实就算是陛下和陈詹事做了手术,他也不信自己的伤真的会好的。
毕竟这些年来,一次次的反复发作,数百上千个夜晚,后肩疼得辗转难眠,身子越发的虚弱,早就消磨了他的任何期望。
可现在,听了秦夫人的哽咽声,秦琼竟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事实上,他的内心比铁还要坚硬,可就在得知自己长出了新肉的时候,这汉子突然忍不住自己的情绪,眼里模糊了。
真的能痊愈?
难道将来也再可与兄弟们喝酒?
甚至将来还可以骑上马去,他日东征西讨?
自己的妻儿们,再也不必受累了?
此时的秦琼,感觉前方突的一道七彩的门向自己打开了。
他突然泪水滂沱,干瘦的身体不断的颤抖,泪水抑制不住:“这些年,你们受累了,受累了啊。我秦琼造了多少杀孽,本以为这是应得的报应,万万料不到,料不到………”
他狠狠握拳,砸在床榻。
砰……
勾着身在床榻边为秦琼上药的新医们心惊胆战,喂,你别砸床榻啊,我们也紧张得很,手抖啊。
秦琼随即想起了什么,激动地道:“这是拜陛下和陈詹事所赐啊,快,快去报喜,你现在就进宫去,去见皇后娘娘,噢,不,该先去见陈詹事,他就在不远,要备礼,让三个孩儿一起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呢?”
秦夫人自是知道礼数的人,连忙应了,只是还是亲眼等着秦琼换过了药,重新包扎好了,翻转过身来。
秦琼又催促:“还站在此做甚。”
“夫君保重。”
秦夫人再不犹豫,先将三个儿子找了来,这三个儿子年长的刚刚懂事,年少的还懵里懵懂,秦夫人将三人带着,先去寻陈正泰。
而在另一头,此时,陈正泰手里拿着一个东西,乃是最新的诸葛连弩的定稿方案。
为了将这连弩造出来,甚至弄出了一个简易的机床,更新了模具。采用的钢材,还有木头,都是最好的。
除此之外,还根据陈正泰的设计,弄出了箭匣,这箭匣可以直接装载在弩箭上,射击之后,则将空箭匣换下,再替换上全新的箭匣。
如此一来,效果惊人,不但装弩箭的时间大大的缩短,便是精度和射程也大大的提高!
所配备的弩箭,也都是精制,几乎每一根,都堪称是艺术品。
当然,唯一的缺点,就是贵。
而且贵得没边了,一个这样的弩,居然十三贯,而每一根弩箭,花费也是不少。
十三贯哪,许多人一年的收入都未必有这样丰厚呢。
不只如此,匠作房里还按陈正泰的吩咐,折腾出了可投掷的火药弹,其效果和后世的手榴弹差不多,自然,因为是黑火药,其实就是威力加强版,里头还填了铁钉的二踢脚!
至于效果嘛,很酸爽,谁用谁知道。
陈正泰看着送来了清单的陈东林,不由道:“再改进一下,造一批,先给骠骑们用,若是哪里不妥,再继续改进,多和苏定方沟通一下,慢慢的打磨,钱不必在意,我现在每日起来都头疼的很,就想着怎么花钱,想的脑壳疼。”
“你们不要客气,还有这火药弹,你再想想,能不能增加一点威力,多放一些火药总是不会错的嘛。”
“再不能多了,一个已有三斤,再多,只怕没办法投掷。”陈东林苦兮兮地继续道:“太子左卫那里,特意调拨了三十个人来,成日就是练习臂力,可份量再加,就要到了极限。”
陈正泰显得很遗憾,黑火药的弊端还是很明显的。
要嘛加大药量,可投掷的重量是有限的,火炮当然迟早要出来,可即便是火炮,以黑火药的威力,依旧杀伤力有限。
当然,也不是说这东西没用,其实杀伤力还是不小的,只是陈正泰见识过真正火药的威力,对于这个时代的威力加强版二脚踢有点瞧不起罢了。
虽然对于陈东林而言,威力已经是十分惊人了。
陈正泰只好道:“那就先造,将那三十人依旧留在此,每日练习投掷,这臂力得好好的练,给他们多吃一些好的。”
“喏!”陈东林兴冲冲的去了,心里也默默的松了口气。
至少暂时,他没有了被拉去鄠县挖煤的隐患了。
在按着陈正泰的方法不断研究刀枪剑戟的过程之中,其实陈东林现在也开始学到了这工作的方法,按着这个方法去,总不会有错的。
陈正泰伸了个懒腰,接下来却需批一个个送来的奏疏,作为一个小‘朝廷’,这詹事府的詹事又已去职,那么作为小小宰相的陈正泰,就不得不假装看各种的奏疏,然后假装在治理这个国家。
当然……他所提笔拟定的建言,都是需要存档的,有时会有御史来查,虽然你这是假装治国,可是必须得跟真的似的,若是偷懒,少不得御史要弹劾你一本。
陈正泰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奏疏,他大致地计算了一下,自己现在批阅的奏疏,可能还是三个月前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堆积得太多了。
这就有些好笑了,三个月前发生的事,和我陈正泰什么关系?
可很多事就是如此,虽然每一个人都知道詹事府的建言无关紧要,陈正泰这个少詹事也知道自己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再注水和磨洋工。御史核实的时候,也清楚上头的建言就是狗屁,根本没有任何参考的价值,就算是有参考的价值,也不会有人去理会。
可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却都好像将自己本职的工作当成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无论你认真与否,至少表面上的样子却要做足的。
这就是政治。
写了几个建言,陈正泰终于受不了了,将奏疏一推,伸了个懒腰,心里默默道,明天一定要努力,今日就算了。
其实陈正泰这般磨洋工,左右春坊的属官却很急,大家都等着少詹事的奏疏下锅呢。
你少詹事都不演了,那左右春坊还怎么装模作样啊!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便是如此,陈正泰是主心骨,他得假装自己在治理国家,左右春坊作为辅助的机构,他也需等着陈正泰的建言,而后再将这些建言进行加工,各坊和各司之间,各司其职!
而一旦陈正泰决定摸鱼,那么这左右春坊,三寺、八司以及数不清的机构,也得歇菜。
不过陈正泰的心理素质却是很好,管他们呢,只要年底的全勤奖发足,他们就不会有意见了,噢,对啦,还有购房的补助,也要加大力道。
陈福就在此时进了来,说是秦夫人求见。
陈正泰觉得自己又多找到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偷懒理由,于是连忙兴冲冲地去见了这位夫人。
这秦夫人一见着陈正泰,便立即行了个礼,随即朝三个儿子大喝。
这三个儿子竟二话不说,直接朝着陈正泰啪嗒一下跪下了。
陈正泰先是愕然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什么。
这意思是,秦将军病好了?
陈正泰由衷的感到大喜,总算没有白费他的苦心啊。
此时,秦夫人又眼泪婆娑起来,说起这病给秦琼带来的折磨,又说起如今大病已可以痊愈,犹如新生一般,这秦家的三个小子,也是感激涕零的样子。
陈正泰摸了摸秦善道的脑袋,表示了一下善意,最后秦夫人道:“陈詹事恩同再造,夫君便是当牛做马,也难报万一了。”
陈正泰谦虚地说了几句,而后话锋一转道:“此事,可禀明了陛下没有?”
秦夫人便道:“正要去报喜。”
陈正泰则道:“最紧要的还是报知宫中,陛下对秦将军的伤势很是关切,得让他高兴高兴才是。”
秦夫人道:“我本是要去见皇后娘娘,只是陛下那儿,我一介女眷,只恐……”
“这个好办。”陈正泰自是明白秦夫人的为难,便大包大揽道:“夫人去见皇后娘娘,我去见我恩师,十万火急,马虎不得。”
秦夫人心想这陈詹事倒是很周全的人,她一时留了心,脑海里开始将认识却又待嫁的姑娘都过滤了一遍,一时竟寻不到合适的,心里默默叹息,便先颔首:“如此甚好。”
于是陈正泰预备了车马,让秦夫人坐车入宫,自己则是骑马,一道进入了太极门,而后才分道扬镳,陈正泰便匆匆往紫薇殿去了。
李世民此时正在紫薇殿里低头批着奏疏,却很是疲惫的样子!
这个时候,其实天色已有些晚了,日头偏斜,紫薇殿里没人吵闹,落针可闻,只有李世民偶尔的咳嗽,张千则蹑手蹑脚的给李世民换了新茶。
待有宦官来道:“詹事陈正泰求见。”
“叫他来。”李世民看着案牍上的奏疏,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一会儿功夫,陈正泰便兴冲冲地进来,笑容满脸地道:“恩师,恭喜,恭喜……”
李世民瞥了陈正泰一眼,一时惊讶:“昨夜燕德妃产下一女,此事还未传出宫去,你便知道了?”
陈正泰有点懵,又生了一个……
他尴尬地道:“此事自是要恭喜的,不过学生此番前来,要恭喜的是,秦将军背部已经长出了新肉,这伤要痊愈了。”
李世民心里还嘀咕,宫里的消息现在这么不严实吗?
却听陈正泰说的原来是秦琼,一时亦是大喜过望,不经意间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连连颔首道:“朕清早时还和观音婢念叨着这件事呢,他真好了?好好好,如此甚好,叔宝与朕情若手足,今日知他免去了病痛,真不知说什么好。”
他丢下了御笔,显得很激动的样子,来回踱步,兴奋地道:“叔宝的病好了,太子又懂事了,还有青雀,青雀也很贤明,朕又得一女,哈哈……哈哈……留下来吧,朕和你喝一杯水酒,当然,不能喝你那闷倒驴,那东西太误事了。”
说着瞥了一眼张千,张千会意,片刻之后,便送了酒菜上来。
温热的黄酒喝的其实味道是不错的,陈正泰却不敢贪杯,这玩意别看度数低,后劲还是有的,他不能在李世民面前失态啊。
李世民一脸感慨,秦琼的痊愈,让他很高兴,这不只是因为情谊的问题,而是大唐又多了一员可独当一面的虎将,何况秦琼还是他亲手治好的,到时只怕也能留下一段佳话。
他不禁道:“其实还是多亏了你,从前朕动刀子是杀人,现在动刀子却可救人,救人比杀人好,现在已不是靠杀人来得天下的时候了,需有医者一般的仁心,才可弘德于天下。”
陈正泰难得见李世民今日有酒兴。
好在李世民没有那种劝酒的陋习,他见陈正泰只浅尝,也不去催,自己高兴了,几杯酒下肚,顿时面上带着红光,哈了一口气,才又道:“过几日,朕要亲自去看看叔宝,顺道……也去看看太子吧。他现在如何了?”
“太子殿下?”陈正泰道:“学生没有去看,学生以为,既然太子殿下愿意去干一点事,这事无论是大是小,是否有利于天下,其实这都是次要的,与其去计较这些,倒不如让太子殿下自己去体会这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其实做任何事,都会有可能栽跟头,会出错,这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君子讷于言敏于行嘛,说再多,不如去做。”
李世民若有所思,随即道:“你与太子,是真兄弟啊,处处在朕面前为他美言。”
陈正泰摇头:“太子殿下与陛下乃是父子,太子如何,哪里需要学生来美言呢?”
李世民默默地点了点头,而后像是想起什么,道:“朕想到那些什么三当家的话,迄今还难忘,或许……太子是对的。”
他看了陈正泰一眼,又道:“扬州送来的那些奏报,你都看了吗?”
李世民提起了扬州,顿时让陈正泰打起了精神。他很清楚,自己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