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7bycw精彩小說 圍棋傳奇 線上看-第六二九章 追平記錄鑒賞-x5ds2

7bycw精彩小說 圍棋傳奇 線上看-第六二九章 追平記錄鑒賞-x5ds2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韩国时间下午两点一刻左右,罗曦河刚刚在棋盘上落下一手棋,这是全局的第128手,从表面上看,因为刚才是李襄屏刚刚提劫,因此这也很像是他刚找的一枚劫材。
不过这一手棋出乎李襄屏的预料,甚至可以说,完全在他之前的算路之外,因此李襄屏的手停了下来,他开始对这手棋展开评估。
李襄屏这个时候的停顿当然是再正常不过。
且不说这手棋出乎意料,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停顿,更何况今天的对手可是小猪同学,这是“罗曦河找的劫材”,这就足以引起李襄屏高度重视。
李襄屏为何要如此谨慎?先说一个挺有意思的题外话:
围棋中的“劫争”,其实是由劫的本身以及劫材两部分组成,那么在这两部分当中,哪部分更更重要呢?
有很多棋友可能会认为劫的本身更重要,然而非常遗憾,这只是一种想当然的看法而已,业余高手肯定不会这样想,职业棋手就更不会这样想,在绝大多数职业棋手眼中,肯定都会认为是劫材更重要。
真实情况也确实就是如此,其实在围棋形形色色的劫争当中,只有两类劫争,是劫的本身比劫材更重要,一种是所谓的“天下大劫”,这类劫争由于劫本身的价值实在太多,那么在打这种劫的时候,基本就不用考虑劫材的情况了,你只有算到是自己先手提劫,对手找任何劫材都可以置之不理。
而与“天下劫”对应的,那就是那种价值最小的“单片劫”,由于这种劫价值最小,那么在打这种劫的时候,其实同样不用去考虑劫材问题——
反正无论对手找任何劫材,你都不用想事跟着应就是。
除了这两种最极端的情况,围棋中其他常规劫争,肯定都要考虑劫材问题。棋手在比赛中遇到劫争的时候,不仅要盘点双方劫材的多少,更要算清每个劫材的价值,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厘清劫材的真伪,判断对手找的到底是真劫材还是假劫材。
如果能理解“劫材比劫的本身重要”,应该就能理解李襄屏此刻的谨慎了。要知道想辨别一枚劫材的真伪,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盘比赛出现一个劫争,这个劫的本身价值在15目左右,假如某一方下了一步价值20目左右的棋当成劫材,这个没啥好说,以李襄屏或者罗曦河的水平,两人一秒就能清楚这肯定是真劫材,这样的劫材必应。
同理,假如某一方只找了一步价值5目的棋,那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瞎劫”了,另一方肯定会高高兴兴消劫,把这10目棋的便宜拿到手再说。
可如果某一方下了一步价值14目或者价值16目的棋呢?
毫无疑问,假如遇到这种情况,再强的高手也必须仔细斟酌一番。
要知道这里说的“劫材大小”,这并不是指一手棋的价值,通常都是指两手棋的价值,也就说假如你认为这是枚假劫材,你决定消劫,那么对手接下来那手棋的价值,那手棋的严厉性,你必须考虑进去——
围棋中的劫争之所以难,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难在这种地方。
所有的打劫高手之所以称为高手,也就是因为他们最善于在这种地方做足文章。
很明显,罗曦河同学当然是打劫高手,因此李襄屏在今天这样的比赛中,突然看到一步出乎自己意料的棋,他当然需要认真计算一番。
5分钟之后,当李襄屏初步弄懂这手棋的意图,他表面上当然是不动声色,心里却暗自点头,心说果然是神猪同学,这家伙打劫果然是有一套,其他不说,这个劫材找得极其刁钻,竟让自己陷入左右为难——
李襄屏的5分钟当然也不是白花,其实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算清到:如果只从目数的角度看待问题,对手的白128其实算一个假劫材,因为就算自己在这个时候消劫,对手也并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目前的这个劫争,李襄屏很早就算清它的价值,大概在后手18目左右,也就说如果自己下一手消劫,可以把这18目稳稳收入囊中,李襄屏同样算过,就算让对手再下一手棋,他两手棋加起来也最多得到14目。
换种说法说,这个劫争如果是以这种方式结束,那么只从目数的角度,李襄屏的黑棋大概能便宜4目左右。
然而非常遗憾,围棋中很多棋的价值并不能只用“目数”这一个指标来衡量,最最起码,“厚薄”就是一个和“目数”同等重要的衡量指标。
现在让李襄屏感到左右为难的,恰恰就是“棋的厚薄”——
本来在白128之前,李襄屏是判断自己的黑棋更厚的,自己的棋不仅更厚,自己的目数也稍微领先。
自己不仅“空多棋又厚”,并且在看到白128之前,李襄屏还判断自己的劫材还更多,这个劫应该是对手打不赢。
空多棋厚劫还能赢,说句实话,这在职业对局当中,这已经算是优势很大的必胜之势了,不夸张的说,在10分钟之前,李襄屏其实和观战室的马晓飞等人一样,已经在想象自己捧起个人第14座奖杯的场景。
可是罗曦河这手白128一出,立马把李襄屏拉回了现实。
当然喽,不是说这手棋一出,黑棋的形势就立马不行之类,罗曦河的这手棋,其实并没从根本上改变全局的形势,只是改变了双方的攻守态势而已——
假如李襄屏黑129消劫,那么在目数上当然能便宜一点,可以彻底打破实地平衡,让黑棋在实空对比方面占据绝对优势。
可如果这样下,黑棋将在之后出现一块弱棋,这块弱棋固然不太可能会死,然而却难免遭到收刮,之前获得的一点目数利益难免要吐一点出去。
讲真,在一盘世界大赛中,作为自认为形势已经占优的一方,其实是不愿面对这种局面的。
因为下成这样,意味着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主动权更是已经不是操纵在自己手上本来好好的“空多棋又厚”局面,虽然实空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了吧,然而却突然变成被告,自己的棋可能还有受到攻击,在正常情况下,任何职业棋手都想避免这种局面。
现在的李襄屏,他当然就想避免出现这场面,只不过他只花了一分钟,又很快否决了这种想法——-
原因无它,因为双方现在是在打劫,而罗曦河刚才那让人头疼的一手,他是在当做劫材在使用。
这样如果想破坏他的意图,尤其不想让攻势逆转,那就不能在这个时候消劫,必须跟在他白128之后应一手。
这样就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李襄屏必须承认他这手棋算是劫材。
这是一个原在李襄屏意料之外的劫材!
假如仅仅只有这一枚劫材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假如李襄屏现在应一步,那么对手下次再在这个地方找劫,李襄屏还是必须应。
这样一路应下去的话,那么白棋就不知道会多出几个劫材,而对手劫材一多,这个价值后手18目的劫争,李襄屏很有可能打不赢。
这当然是李襄屏更无法忍受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他被罗曦河的那步棋搞得有点难受,他也必须沿着之前的思路走下去,在黑129时候消劫。
时间来到韩国时间下午2点30,李襄屏抽空看了一下计时钟,发现自己的保留用时已经不到15分钟了,李襄屏无暇细想,他捻起一枚黑棋拍到棋盘之上:
消劫!
“…….小猪啊小猪,这回合算你牛逼,我拿你这招没有办法,不过你想仅依靠这一招就赢我李襄屏,那好像还不行吧,目前棋盘上的赤字接近一个贴目,你普通的攻击可不行,有本事你就来屠我大龙……”
李襄屏闪过这样的念头之后,,他就立刻把所有杂念全部驱除脑后了,毕竟屠龙真不是说着玩的,虽然在他的初步算路中,他认为自己的大龙怎么都不会死,可要是万一呢?人类围棋比赛谁也不敢保证没有万一,这要真被小猪同学被这种方式得手,李襄屏觉得自己断然无法接受。
在黑129之后,白130在李襄屏的预料当中,罗曦河果然开始动手,他利用白128,白130连下两手棋的机会,对黑棋一大块展开攻击。
而从这步棋开始,本局比赛就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格局了,也来到了本局最后一个胜负处。
总算还好,有老施这样的外挂不是白给,和中古棋棋圣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也让李襄屏练就一身强悍的战斗力,无论是攻击或者治孤,他早就已经算是当今棋坛最顶尖的高手之一。
韩国时间下午3点整,对局双方差不多同时进入读秒,而在这时,全局150多少。
“马小,你觉得现在这棋怎么样?”
“感觉总杀不掉吧,李襄屏的棋有那么好吃的吗?”
下午3点半,两人的读秒大战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这时候全局180多少,张大记者再次发问:
“马小,好像这棋,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