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9h66y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黑暗扎基奧特曼 ptt-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願意爲世界而死嗎?閲讀-7ydgt

9h66y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黑暗扎基奧特曼 ptt-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願意爲世界而死嗎?閲讀-7ydgt

黑暗扎基奧特曼
小說推薦黑暗扎基奧特曼
“你在说什么啊…..”
口中发出带有一丝无法理解的沙哑音色,飞羽垂下视线,乌黑的瞳孔颤动着,能清晰的感受到紧紧贴在后背的少女的强烈心跳声。
“飞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愿意站在你身边支持你、陪伴你,我只希望——”
正当苏小雅十分真诚的说到一半时,飞羽突然有些恼羞成怒意味的低喝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你只要和其他人一样讨厌我、憎恨我就行了!”
苏小雅的泪水浸湿了飞羽背后的衣衫,听此,她稍稍往后抬起头,明明是痛彻心扉的声音却带有几丝温柔。
“可….那样好吗?那样真的好吗?那真的是你内心的愿望吗?真的是飞羽你这个人吗?”
飞羽怔了怔,瞳孔颤抖着,嘴角微微扬起一个无力的弧度,露出根本没在笑的假笑,“对….没错,这就是我。”
“骗人,如果这就是你的话,那你告诉我…..”
苏小雅泪眼婆娑的稍微咬起下唇,“为什么没有在地球上对我下杀手,当时又为何刻意告诉阿辉三天后你的行动,你的内心…..不就是希望有人能阻止你吗?”
无法辩解、无法反驳。
飞羽沉默了片刻,不由握紧手心,忍受着内心的滔天起伏,而后从口中发出隐含着丝丝怒气的声音。
“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明明什么都不明白!别说的好像你很懂我一样!”
“我渴望的“内心之物”根本不存在!在这个没有希望、只有绝望的世界里只要将一切都毁灭掉…..我就能够得到真正的答案了!”
随着口中恶劣的话语,一直背对着的飞羽转过身来,面向少女时,只见她仍流着泪水,并没有生气,反而面带着关切般的微笑,这幅模样让飞羽不禁止住了话语。
“可是,我知道你渴望的答案是什么,让我来告诉你吧。”
苏小雅默默的踏近了一步,拉近和飞羽之间距离的同时,双手抬起放在飞羽的双肩上,缓缓抬起头来,和飞羽互相对视着。
好近…..
对于这有些暧昧的举动,飞羽就这么被钉在原地没有动作,认识苏小雅数年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带着淡淡腮红的精致脸颊,泪水荡漾的眼眸清澈无瑕,稍微卷曲的睫毛颤动着,娇嫩丰润的嘴唇让人在意,少女完美的映入飞羽眼中。
要做什么….?
飞羽的喉咙不禁动了动,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困惑的视线一眨不眨的和那双柔和的眼眸对视着。
苏小雅的双手仍搭在飞羽的双肩上,然后,踮起脚尖,颈部的雪白肌肤自松开的领口露出,前倾姿势也使胸部的曲线明显不少。她将脸颊朝着飞羽靠过去…..
如同亲吻般的动作。
这一时、这一刻、时间过的很慢,传荡在这个房间的声音却格外清晰。
“在这个世上,比希望更加炽热,比绝望更为深邃的——”
在最接近飞羽脸庞的时候,少女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将唇边侧到他的耳帘,温柔的声音似带有魔力的玹音,深深冲进了飞羽的心灵,使飞羽不禁想要听下去。
“——是爱啊。”
内心的动摇伴随着一阵心灵重塑般的恍然,飞羽竟无法理解、绞尽脑汁也无法理解。
穷尽一切算计、用尽一切手段、花上一切谋略也想要得到的内心之物…..这就是答案吗?
爱?
我想要爱?怎么可能啊?!明明是如此的可悲!如此的可笑!
到头来,天真的原来是我自己吗?
此时两人几乎紧贴在一起,飞羽不自觉的将手抬起,似乎想要抱住苏小雅,只是动作抬到一半,终究还是缓缓的垂了下去。
气氛寂静无声,苏小雅慢慢后退拉开距离。
她脸颊带着有些缅甸的淡淡神情,半开玩笑的说道,“别看着我不说话啊,你刚才不会期待着什么吧?说点什么啊…很尴尬的。”
飞羽意义不明的述说道,“我至今为止已经很努力了。”
“我知道。”
“我老是给你们添麻烦。”
“确实挺麻烦的。”
“我的人格过于扭曲,只会给你们带来伤痛,只会…”
“没关系,不管是怎样的你我都愿意去包容,愿意去改变你。”
“我不会承认这就是我的答案,但我还是想说…..谢谢你。”
飞羽抬起发热的眼眸,发自内心的感谢道,空洞的眼神终于获得了一丝明亮的光辉,只是其中的冰冷并未消失。
就在下一刻,感动非常的氛围已然凝固,他突然问出了一个打破场面的惊人话语。
“小雅,你愿意为世界而死吗?”
………
夜黑风高的陡峭山崖上,一个黑影立于山峰处,下方是正巡逻着的黑暗魔兽军,飞羽散发着寒意的眼眸望着天边的巨大紫黑色水晶——纯净黑暗体。
那个正旋转着的紫黑水晶球突然释放出一缕浓郁阴森的黑雾,那团黑雾落在了飞羽后方不远处,凝实出了一个乌黑雾气形成的人影。
猩红眼睛乍现着冷光,浑身由雾气形成的黑雾人开口道,“吾的释放者啊,黑暗破坏神扎基,想要挑战宇宙规则的你….准备好奉献的祭品了吗?”
“嗯,准备好了。”
飞羽回应过去的是毫无感情的声音,“你应该没忘记我们之间的交易吧?最古最初的混沌邪神——卡厄斯。”
“当然了,吾能重回大宇宙也是汝等的功劳,明天就是复活之日,汝的愿望自然会实现。”
“正好也是汝和光之国的最终决战之时,真想知道,诺亚还是你,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真是令人期待。”
黑雾人阴阳不定的笑了笑,“那么交易开始,告诉吾吧,汝的愿望。”
飞羽眸底微微闪烁着精芒,下定了决心,笔直的看向那位最古老的混沌恶魔,开口说道——
未完待续…..
……..
我说出口了。
真的说出口了。
明明打算这辈子都不说的。
那几乎是爱的告白了,明明知道他爱慕的人是谁,我却还是狡猾的说出来了。
我明明知道,一旦说出口、一旦倾诉出自己的内心,将再也法挽回这段关系。
多么希望那时我勇敢的亲上去,多希望他也能抱住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