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srz2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ptt-第五百零二節:小城故事多(一)閲讀-lhf7p

srz2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ptt-第五百零二節:小城故事多(一)閲讀-lhf7p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哈里尔·杜博阿,北部王国王室对混沌调查科的探员。
好不容易下决心戒酒的中年人翻着手里的报纸,他所保护的艾莎·夸赛尔小姐正在他面前的小桌前坐着,用着小匙子品尝着卡特堡马林点心店最新最好吃的冰淇淋点心。
真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啊,你说这么冷的天气还吃冷饮,她的胃不会痛吗?
哈里尔虽然很担心,但是考虑到这位小姐是福音序列阶梯四的高阶存在,这种问题似乎还轮不到他一个小小的警官来担心。
哎,真是好命啊,你说这夸赛尔家族的孩子,为什么会和北部王国的王太子好上的呢。
只是在大赛之后的一见钟情?
中年人想到这里,拿起桌前的咖啡喝了一口……都冰了,这该死的冬天,什么时候才好啊。
不对,这该死的卡特堡,什么时候才会不下雪?
哪怕哈里尔是从北方来的,可北方也很少会这么连绵地下雪啊。
不对,这根本不是什么坏天气,这卡特堡的冬天根本就没有晴天这个概念。
这么一说,下雪就没什么问题了——因为这比下雨来得好。
哈里尔想到这里,注意到了他的老伙计金曷城走了过来,他端着热气腾腾的牛奶咖啡还有生煎包,啊,早知道他也点生煎包了,泰南人的肉包子真是一绝,如果能够把皮去掉,用肉块煎炸熟,那绝对是最为美味的肉排。
想到这里,哈里尔站了起来:“我也去点一分生煎包,同时让服务生帮我的咖啡热一热。”
然后没等他的老朋友回答,他就端起他的咖啡走向店里。
说到店里,天哪,夸赛尔家的这位小姐难道就真的不怕冷吗?
………………
“快去快回。”身为泰南人的金曷城坐到了他的身边,帮助他看着那位很有可能会成为王太子妃的少女。
作为希德尼军情调查科的老人,金曷城当然不会不认识眼前的少女——她可是夸赛尔家族那位当家人的孙女,说起来也很有意思,夸赛尔家族的基因的确很好,专门出美人与帅哥,金曷城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夸赛尔家的三兄弟的故事,他们是那么的优秀,在同时追求一位少女时,那位少女最终只能抽签选择其中一位。
当然,这更像是一个笑话,但这恰好证明了这三兄弟有多么的英俊潇洒,他们都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英俊,以至于让一位淑女只能够将她的命运交给几颗色子。
如今这位艾莎小姐,也是极为美貌,也许是正因为如此,才会引来那位王太子的追求吧。
这没问题,那位王太子听说也是非常英俊的存在,帅哥与美女一直都是小说与歌剧中最经典的组合。
但是,金曷城一直觉得有问题——如果是别的人来负责保护艾莎,金曷城都会觉得没问题,但是为什么会让哈里尔来,这家伙在北方的混沌调查科可混的不如意,他的妻子早早地死了,整天就是借酒消愁,就这种人还来保护艾莎小姐?
要不知道艾莎小姐觉得他可怜帮助他戒掉了酒,他到底还能不能工作都是一问题。
这些日子以来,在金曷城的眼中,与其说哈里尔在保护艾莎,更不如艾莎在保护哈里尔。
所以在金曷城看来,北方佬肯定有问题,而且夸赛尔家也有问题——他们之前把艾莎小姐送到了卡特堡,似乎就是了避风头的,但是没想到那位王太子竟然能够找过来。
这不,两个年轻人整天用信使传话,看起来开心极了,而双方家长看起来在谈订婚的事情,但夸赛尔家的三兄弟,老大说是病了,在慈爱教会的医院里一住就是四个月,老二在北方前线一直不着家,听说甚至有过用枪逼着政委说不回家的奇闻逸事,至于最小的爱梅特赛尔克……这位干脆出门修行去了,谁都找不到的那种。
这也没什么,关键的问题是现在就连北方王国的那陛下都病了,他的王后为了照顾他也累倒了,然后就是几位亲王也开始不管事了,哈里尔的任命据说是调查科的一位科长下的命令。
可以想象一下那位科长先生有多么的绝望。
因为这双方家的大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坐下来谈的心思,他们就是在拖。
为什么这么说。
嗨,还不是因为双方家长的人均实力阶梯三啊,就这实力还装病,也就是双方小辈谈恋爱谈到没脑子了,这么明显的问题都看不出来,随便换一对人,只怕早就和家里人争论不休了。
想到这里,金曷城吃了一口生煎包。
啊,还是生煎包好啊,能够让人忘了工作上的压力——还在年轻尾巴上的金曷城警官发出了由衷地感叹。
同时也看到了一只信使从虚空中跃出,来到了艾莎小姐的面前。
年轻真好啊——金曷城如此感叹道。
然后又咬了一口生煎包。
………………
艾莎接住了信使,拿出了信件看了起来。
亲爱的艾莎,我是丹尼尔,如你所预料的那样,我们的父辈果然有问题,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我们是如此的相似,用术式都能够确认我的血脉系出同源,但是我们却从小生活在不同的家庭,如果是命运让我们分开,那谁会是这幕后的黑手,我正在调查关于我小的时候的事情,希望能够找出线索,但是希望渺茫,因为我发现,当年接生我的两位王室助产士,一位王室医生和十七位王室仆人都已经死了,你一定不会猜到他们最大的年纪——只有四十一岁。
艾莎皱了皱眉头——事情有些难办了,因为她刚刚发现为她母亲接生的两位助产士,一位家庭医生和四位仆人,也和丹尼尔的情况一样,而且他们都是……自然死亡。
会是谁主持了自然死亡呢。
艾莎思前想后,都没能想到到底会是什么情况。
这件事情如果要说,就要从她与丹尼尔在前两年在观看比赛时相遇说起。
那个时候他和她都束着马尾,同样金色的长发,同样的身高,甚至还有差不多的身材和差不多的背影,当他和她穿上同样的观礼长袍时,同时被对方的亲友认错。
然后他们就在亲友们的感叹声中走到了一起,这才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和自己如此相似的一个人。
而在神术的帮助下,他与她发现彼此竟然是双生的亲人,于是为了搞清楚这一切的原因,他们假意坠入了爱河。
于是艾莎立即被送到了卡特堡,而丹尼尔竟然被以王太子学习礼仪为借口召回了北方王国。
这就绝对有问题了,要不然如此门当户对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走到一起呢。
双方的家长,甚至连见面的想法都没有!
两个年轻人决定一定要有一个水落石出,于是丹尼尔决定前往卡特堡散心,然后与艾莎非常意外地在教会相遇,于是这一次,他以深爱着艾莎为理由,逼迫自己的母亲帮助他。
母亲一口就拒绝了丹尼尔的要求,这让丹尼尔确认了自己的母亲绝对是知情人,所以丹尼尔与艾莎同时以死相逼于家族——如果他和她之间的一方母亲还是拒绝,那就证明他或她绝对不是母亲的孩子,
但是让艾莎和丹尼尔搞不明白的是,双方的母亲都在最终选择了同意帮自己的孩子求情。
但是他和她的父亲接下来的表现让他和她明白了一点——的确是有问题的,也许双方的母亲并不完全知情,但是他们的父辈是真的完全知情。
对于这样的情况,艾莎和丹尼尔都觉得这事情可以继续拖下去——反正他和她有的是时间,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情,他和她都不介意让这件事情继续发酵下去。
于是双方假意恋爱,艾莎这边丹尼尔还特意请求父亲派出最精干的人员去保护艾莎。
事实是他的父亲的确派人了。
丹尼尔听说派的是哈里尔·杜博阿时,更加肯定了有问题——能够派出调查科最酗酒的哈里尔·杜博阿,可以证明,他的父亲根本不希望他和艾莎之间能够修成正果。
让一个酒鬼来帮助艾莎?开什么玩笑呢。
对此,就连艾莎也是非常无奈。
她写了回信,交给了信使,然后有些无所事事地看着街道上的行人,直到一个身影吸引到了她。
是老盖亚特叔叔……对了,为什么不找马林,让他帮忙出出主意呢。
这位可是写出过大受好评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大作者,才思敏锐,绝对能够帮助到自己和丹尼尔。
想到这里,夸赛尔家的少女对着那位招了招手:“老盖亚特叔叔。”
………………
老盖亚特刚刚从市场回来,虽然重回巅峰,但是老盖亚特最近过得非常平凡——两天前他刚刚晋升,现在听说他的儿子还在往回赶,有可能今天会回来。
买一些他喜欢的,给他做一顿好吃的,然后就应该让自己继续出去冒险了——既然有了传奇的身份,在自己真正老去之前,至少再出门去看看这个世界吧。
一回家,结果发现少买了几种香料,于是老盖亚特出门,正往市场走呢,就被路边的一声老盖亚特叔叔给叫住了。
一扭头,看到了夸赛尔家的艾莎……真是岁月如梭啊,当年那个婴儿,如今都长成大姑娘了。
带着对于时间的感叹,老盖亚特笑着走到了她的前面:“艾莎,你这孩子怎么今天坐在这里。”
“您看,我这不是无聊吗,对了,马林他回来了吗。”这个女孩笑得有些腼腆。
这让老盖亚特颇为警惕——他的孩子马林已经有足够多的爱人了,加上这位可不行:“你找他有事?”
“是啊,我和北方王国的丹尼尔·华莱士正在恋爱呢,我想问问他关于时尚方面的事情,毕竟上次他帮他的好朋友安东尼阁下举行婚礼,我觉得我与丹尼尔结婚的时候,也可以请他来帮一个忙,我知道请一位传奇需要破费很多,但是我希望老盖亚特叔叔您能帮我说个情。”
听到艾莎这么说,老盖亚特的脸色有些古怪——你和丹尼尔·华莱士?
你们结婚?
这应该是他这一生中听到的最有意思的笑话了。
但是千万不能笑,要不然万一被这个孩子看出什么就不好了——虽然已经成为传奇,但面对夸赛尔家和华莱士家的双方家长,老盖亚特还是有很大压力的。
这么想着的老盖亚特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很好,我会帮你跟我的孩子说一说,他最近挺忙的,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还是会来帮你一把的,毕竟你也是和爱梅特赛尔克同属于夸赛尔家族的成员。”
这句让这个小姑娘看起来非常开心,看着她高兴的模样,老盖亚特突然有些负罪感。
他不应该这欺骗这个孩子啊,明明她和丹尼尔是不可能结婚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老盖亚特决定听一听她和他的故事。
于是坐了下来,老盖亚特听着艾莎说起她和丹尼尔的故事,听着听着,突然感觉就像是他和索菲亚的翻版故事那样,都是在节日里一见钟情,真好啊……只可惜,华莱士家族与夸赛尔家族不可能让这两个孩子结合。
他和她之间注定不会结果。
正这么感叹着,老盖亚特突然注意到了一侧传来的敌意,他扭头,看到了一个红着脸的酒糟鼻正恶狠狠地看着他。
“他是谁?”老盖亚特决定问一问眼前的女孩。
“他是哈里尔·杜博阿,是丹尼尔的家族为我选的保护者,是非常可靠的叔叔呢。”这个孩子微笑着介绍起了这个大红鼻子,而知道了他的身份与来意,老盖亚特突然疑惑了一下——眼前这个姑娘有问题。
以她的心智,难道会看不出这个有名的酒鬼其实根本没有保护她的实力?
有古怪,这夸赛尔家的小公主,不应该被爱情如此的冲昏头脑。
老盖亚特突然觉得,这件事情用马林这个孩子的话来说,是有热闹可以看的。
作为真理序列的传奇,老盖亚特在这一刻笑得格外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