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9kli5火熱連載小說 《大唐孽子》-第645章 微服私訪記展示-62qom

9kli5火熱連載小說 《大唐孽子》-第645章 微服私訪記展示-62qom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李世民是一个有争议的皇帝。
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一个想要有所作为,并且确实也有所作为的皇帝。
大明宫中虽然条件很好,待着很舒服。
不过,为了及时把握长安城中百姓们的动态,隔三差五的,李世民还是会搞一搞微服私访。
这不,开完早朝,李世民换了一身打扮,就带着李君羡和李忠出了大明宫。
西市是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
要了解长安城的情况,去西市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李世民对此自然也是有着清醒的认识。
“几个月不来西市,这里似乎更加的热闹了啊。”
李世民一副商人打扮,李忠跟李君羡,一个打扮成管家模样,一个打扮成护卫模样。
当然,附近跟随着一些乔装打扮的百骑和千牛卫,也是必然的。
“郎君,这西市如今是天下最大的集市,不仅大唐的商家和百姓喜欢来这里逛一逛,就是各地的胡商和夷人,只要到了长安城,也基本上都是回来西市看一看的。特别是来长安城做生意的,西市几乎就是必去之处。”
李忠在一旁轻声的解释着。
虽然他平时也很少有机会亲自来西市,但是每天都要看百骑司的各种消息汇总,五花八门的东西,他都知道的不少。
“重农抑商,这几乎是历代王朝都在实施的方针,偏偏宽儿说商业的发展对大唐很重要。我们大唐要成为一个超越秦汉的存在,商业的繁荣就必不可少。之前我还将信将疑,如今看来,这个观点似乎也有他的道理啊。”
看着摩肩接踵的人流,李世民发出了感慨。
这种场面,绝对不是奏折中的简单文字描述之后就能理解的,必须要身临其境的感受一番才行。
“必须,如今户部征收的商税,已经占据到所有税收的三成之多,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加,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不需要十年,商税就将成为大唐最大的税源。还有那各个作坊缴纳的税收,加起来的话,基本上我们的大唐的税赋,就不怎么依赖于农税了。”
李忠对于大唐这些年的变化,是最清楚不过的。
立国初年,户部一年的税赋还不到一千贯贯。
如今呢?
虽然贞观十五年还要一个多月才能迈过去,但是单单现在已经统计到的赋税数据,就已经超过了两千万贯了。
按照李忠的估计,全年的税赋超过两千五百万贯,几乎是必然的。
这种增速,如果是依靠盘剥百姓,那么意义并不是很大。
国富民弱,这不是能够长久持续的局面。
但是,如今大唐的百姓也好,勋贵也好,收入也是一年比一年多。
哪怕是农户,日子也比以往好过了不少。
这种局面,可就太来之不易了。
“那个面包新语,就是兕子跟人合作搞的吧?”
李世民看着西市街头一家热闹的面包新语,驻足观察了一番。
虽然他也知道兕子的这家面包新语,生意很好,还挺挣钱的。
但是听归听,如今亲眼看到排队的人群,感觉又不同了。
“没错,这个面包新语如今在长安城已经有超过一百家分店了,听说晋阳公主殿下她们还在考虑要不要把面包新语开到洛阳和凉州去呢。”
李忠不愧是一个合格的百骑司首领,基本上李世民问什么,他都能答上来一点。。
“一百家分店?一家分店至少需要十个伙计吧?那岂不是面包新语就有一千多个伙计?”
李世民被面包新语的规模给吓了一跳。
原本以为兕子她们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搞出这么一个巨无霸出来。
这要是分店继续开到其他的州府,岂不是到时候面包新语的伙计就要上万人了?
“陛下,可能不止呢。这面包新语的分店有两个类型,一种是单纯的售卖东西,另外一种是还有专门的餐厅供客人使用。前面一种基本上有十来个伙计就够了,但是后面那种的话,至少需要二十个伙计。而面包新语在每个坊都有一家后面类型的分店,算起来,现在就已经有差不多一千五百多个伙计了呢。”
“一个面包新语就有一千五百个伙计?那其他作坊岂不是动不动就有成千上万个匠人?”
李世民脸上露出了忧虑的表情。
这么多伙计属于同一个东家,很容易惹出祸事出来啊。
“陛下,没有那么夸张。除了羊毛线作坊、自行车作坊、四轮马车作坊等少数几个作坊,大部分的作坊人员数量都不超过两千人。其中以不到五百人的作坊居多。”
这个年代,要经营一个一千人以上的作坊,压力是非常大的,也是非常困难的。
也就是有李宽这么一个异类在,要不然除了一些矿山,大唐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人的作坊。
“叮铃!”
“叮铃!”
伴随着一阵阵自行车的响铃声,李世民一行人缓步走在西市之中。
“听说知节府上新开了一家自行车作坊,专门生产那什么三轮自行车,莫非这些三轮自行车,就是出自知节府上的?”
李世民看到旁边不时的有伙计奋力的踩着三轮自行车,里面装着满满的货物,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长安城里行走的三轮自行车,不是程将军府上的,就是赵国公府上的。长安城里,目前还没有第三家有在制作三轮自行车。像是刚刚从郎君身边经过的,应该是赵国公府上的,而后面那辆,则是程将军府上的。”
李忠暗暗庆幸,自己对自行车这个新生事物有着足够的重视。
要不然李世民的这个问题,他还真回答不上来。
“哦?有什么区别吗?看上去都似乎差不多的样子啊。”
“外观是差不多,但是两家的自行车还是有一个本质区别的。程将军府上的三轮自行车,跟楚王府下属的永久自行车作坊一样,采用的是链条传动的方式来带动车轮行走;但是赵国公府上的自行车却是别出心裁的使用齿轮传动的方式来进行。”
“链条传动?齿轮传动?它们有什么区别吗?”
李世民虽然对长安城发生的大事都很清楚,但是像是这种细节问题,他是不可能了解的那么深入的。
要不然,他就根本不要睡觉,每天看各种资料的时间都不够了。
“还是有区别的。虽然有些人说赵国公府上的自行车之所以使用齿轮传动,是因为避免被人说他们是抄袭别人的;但是属下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除了楚王府下属的作坊,还没有其他作坊能够生产出合格的链条出来。除非楚王府允许链条出售给你,否则其他作坊就生产不出合格的链条传动自行车出来。
这个时候,齿轮传动自行车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除了比较费力一些之外,齿轮传动自行车其实也是很好用的,所以推出来之后,卖的也很不错。当然,这也跟永久自行车作坊的产能还不能满足大家的要求也有关系。”
李忠觉得等到自己解甲归田的时候,都可以去酒楼里说书了。
大唐的各种事情,他基本上都懂一些。
“这自行车倒确实是个好东西,有了它们,百姓们对马匹的需求就没有那么迫切了,我们可以有更多的马匹用来作战,用来耕地。”
李世民看着不时从身边经过的自行车,脸上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