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9pfwk熱門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第六百三十一章衆仙齊聚金雞嶺鑒賞-bstoy

9pfwk熱門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第六百三十一章衆仙齊聚金雞嶺鑒賞-bstoy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什么?李靖父子和杨戬都被孔宣擒拿了?”
玉鼎真人此时不可置信的望着姜子牙,虽然李靖的神通玉鼎真人还不清楚,但是杨戬的修为和本领他是知道的,杨戬此时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十二金仙的大多部分人,而且深通变化之术,说是不敌他人玉鼎真人不惊讶,但是居然被生擒,却是真实另玉鼎真人意外。
姜子牙苦笑一声,点累点头,说实话,姜子牙也是意外,今天的李靖显露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姜子牙的想象,就是如此,还是被人家擒拿住了,平时李靖算是逃命手段众多之人,如纵地金光之术以及他那神奇的地行之术,可是现在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照常被擒拿。
玉鼎真人神色凝重,与姜子牙结伴返回了西岐城,而就在姜子牙返回西岐城,安顿好受伤的士卒之后,阐教的众仙人都已经齐聚姜子牙的中军大帐,姜子牙返回大帐之时,燃灯道人正好给众人讲完这一战,李靖被擒的经过。
众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孔宣到底是什么人物,要知道,洪荒之中,有名有姓的大能众人不说尽皆知晓,但是也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而且那些大能每一个都是自重面皮之人,不会屈尊进入大商的朝廷,而且还从一个微末的副将开始,现在也才堪堪做到总兵官。
要知道,就算是阐教的弃徒申公豹,这一入大商朝廷,就被帝辛看中,委以国师之位,可以直驱后宫,这才是得道仙人应该有的待遇,而这孔宣仿佛根本不在意面皮一般,真不知道这孔宣是怎么想的,众人虽然不理解孔宣,但是此时却不得不面对他这个难缠的角色。
“燃灯老师,这孔宣的五色光华到底是何神通?而且看着这孔宣似乎不似人族,仿佛是其他种族,老师可能看出他的本体?若是知道他的本体,也可以从他的本体的天敌处着手,或许可以产生奇效,也总好过在这枯坐,唉声叹气的好!”
此时作为阐教击钟之仙的广成子开口了,广成子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一众阐教仙人尽皆点头,可是此时的燃灯道人苦笑一声道:“这孔宣定然不是人族,但是其是何种族,贫道也是不知,就算贫道那个徒儿李靖用尽了浑身解数,也没有逼迫对方施展出本体。”
“既然如此,贫道前往天庭,借来照妖镜一用,看看那孔宣本体到底是什么!众位师兄弟稍待,贫道去去便返回!”
此时最着急的莫过于太乙真人了,太乙真人此时心急与哪吒被擒,想要早些救那哪吒回来,听广成子说的方法似乎有道理,所以他就坐不住了,赶紧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就掀开大帐的门帘,就乘云而起,只见瞬息之间,太乙真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众人从还在犹自晃动的门帘上收回目光之时,一直在燃灯道人身后隐藏身形的羽翼仙轻咳一声,开口道:“咳!老师、众位师兄,我观那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中,隐隐有鸟鸣之声,或许这孔宣乃是鸟类一组,或可去凤族查探一翻!”
“背教之人,何敢在此大放厥词,哼!你暂且只是燃灯老师的弟子,但却未入我阐教内堂留名,贫道可当不起你这师兄的称谓,你还是把这称谓留给你那多宝等人吧!”
就在羽翼仙开口之后,阐教金庭山的道行天尊冷哼一声,斥责羽翼仙道。这道行天尊的语气不可谓不强硬,就算此时坐在一旁的燃灯道人都是脸上的怒色一闪即逝,而阐教十二金仙之中,除了跟燃灯走的比较近的几人略微有些不满之外,其他人脸上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仿佛道行天尊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一般。
“你……”
羽翼仙在截教之时,也是属于比较靠前的弟子,虽然不太受宠,但是也是实打实的嫡传,此时被这道行天尊斥责,怒容迸现,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动的架势,不过这羽翼仙刚走出一步,就被燃灯道人瞪了一眼,羽翼仙乖乖的返回了燃灯道人身后。
“道行,莫要如此,此时还是想办法破了那孔宣再说吧!若是孔宣不破,掌教的谋划就变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了,到时候掌教怪罪下来,我等都要受到惩罚,现在还是以大局为重,至于道行你若是对贫道这个徒儿不满,大可去掌教那里诉说,看掌教如何答复便是!”
“哼!”
道行天尊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就在众人商议之时,大帐的帘子再次被掀开,身披大氅的武王姬发神色阴郁的走进来,看到姜子牙大帐之中这么多人,就先是一愣,随后见都是熟悉的面孔,也就释然了,姜子牙此时见到武王姬发前来,赶紧给武王姬发让座,待到武王姬发落座,这才开口道。
“不知道大王来此,所为何事?”
“丞相,今日我们损伤三万人马,这些人马损失虽然不少,但是却也在接受范围之内,但是现在大军止步不前,刚才本王见丞相命人挂了免战牌,这八十万大军,一日人吃马嚼,粮草损耗甚剧,若是如此,本王唯恐坚持不住,若是如此,莫不如返回西岐,据城而守,损失还能小些,这些士兵解甲归田,本王的压力也能小些。”
对于武王姬发的话,姜子牙不禁皱了皱眉头,要是他人在他面前,在大军刚一受挫,就言及要退,早就被他处以动摇军心之罪,可是说这话的人乃是武王姬发,姜子牙不由得想了想措辞,这才开口道:“大王,此时万万撤不得!”
“为何?”
“大王,现在全军上下都对东征殷商满怀信心,认为我们必胜,若是一旦有撤军之态,那么军心士气必然受到重创,受此重创之后,我们再要兵出五关,没有个三两年恢复,却绝对不可能再次聚集起如此规模的大军。”
“更何况,殷商无论是疆域,还是人口,都是西岐的数倍不止,若是我们三两年之后,再兵出五关,那时候,殷商定然已经恢复如初,甚至有了亡国的危机,帝辛会进行一系列革新,到时候我们西岐是不是殷商的对手还未可知。”
武王姬发的提问让姜子牙泛起难来,现在若是姜子牙实话实说,言及现在是一筹莫展,没有任何办法能处理眼前局面,无疑是让姬发更加没有信心,很可能再次提起要撤军的事情。但是若是要说已经有办法了,却往后就没办法再编下去了,眼前的姜子牙进退两难,不过就在此时,大帐的门帘再次被掀开,一个道人手里提着一个葫芦施施然的走进门来。
众人见到来人样貌,纷纷起身见礼,来人不是别人,真是在众人心中非常厉害的陆压道人,陆压见众人给自己行礼,也不感觉有任何不妥,只是笑了笑,对姜子牙道:“姜道友,陆压此次前来,乃是掐算西岐大军有难,故此不请自来,还望姜道友莫要见怪!”
姜子牙见这陆压道人如此客气,赶忙行礼道:“道君说的哪里的话,道君能来助我西岐,真是我西岐的一大幸事,有陆压道君相助,想必那孔宣可不能逞凶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