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ssnmj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信息全知者-第三百四十一章 洞察黃極的心理鑒賞-6kknv

ssnmj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信息全知者-第三百四十一章 洞察黃極的心理鑒賞-6kknv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黄极坐在一间会议室的大长桌上前,他是头一个,后面依次是罗言、林立、阿兰、亚当斯与恶龙。
至于对面,也坐了一排,余沫朔为首,外加他们小组的其他精英,两名物理学家、两名语言专家,外加一名国安系统的高级干警。
古峰没坐,而是站在了侧面,仿佛是警卫一般。他的角度可以观察黄极,同时还能给余沫朔递眼色。
双方率先谈及了一下地震的事,余沫朔确定了一下时间和地点。
对此黄极是直言不讳,甚至直接把震源中心包括范围都给画了出来。
余沫朔看了下古峰,见其微微点头,就知道黄极没撒谎。
他很满意地将这些情报收好,微笑道:“很感谢你们告知这些情报,作为回报,贵方潜逃的人员,我们将全力配合抓捕,并且事后交给贵方处理。”
这些都是早就谈好的,如今只是再确定一下。
接下来余沫朔又说道:“那么,关于自然扰动者,贵方还能提供什么情报吗?”
黄极点头道:“当然可以,事实上我们希望能到西北,会见自然扰动者,这是我们与他的约定。所以关于他的情报,你们想了解,我不会隐瞒。”
余沫朔心说果然,就不是抓叛徒那么简单。
这一帮人也要去西北,而且还要跟外星人见面,这说不准会在国内整出幺蛾子来。
但说不让他们去吧,也不行,因为众所周知,光明会掌握了大量外星人的情报,如今这所谓的自然扰动者,自己几乎一无所知,国家急需了解这名外星人。
万一这外星人搞完地震还不罢休,又折腾出别的事情,那大家就很被动。
“我想知道那名外星人到底在找什么东西?”余沫朔问道。
黄极果断道:“烛龙。”
“嗯……嗯?”余沫朔愕然。
黄极严肃道:“我没有开玩笑,严格来说,扰动者要找的是气候控制器,能够掌控行星大气、地壳运动乃至凌空吸收外界辐射的一座巨大仪器。”
“经过我的考证,那可能是神话中的烛龙,因为按照描述,那东西长达千里,如山脉一般庞大,其力场能笼罩半球,吸收阳光,使得白昼化为黑夜,亦或者绽放光芒,普照一隅。”
余沫朔惊呆了,别的不说,长达千里?而且还埋在地下,那外星人将其取走时,岂不是地动山摇?
他眉头紧皱,麻烦了啊。
“请问那个扰动者,找到烛龙会怎样?直接将其取走,再也不来了?”余沫朔问道。
黄极点头道:“是的,这是他唯一的目标。一旦找到,直接会将烛龙连地拔起。”
“这个扰动者跟往日偶尔观测到的外星人不同,是个比较任性的外星人,他在海地做的事,我想你们也有所耳闻了。”
余沫朔沉重点头,扰动者大闹海地,这事瞒得过民众,瞒不过各个大国。
更何况他们都一起配合隐瞒了那件事的。
黄极说道:“此次扰动者为利益而来,据我们了解,他就像是一个盗墓贼,发现古墓之后,很可能行事粗暴,强行挖出宝物,拿了就跑。”
余沫朔看向古峰,只见古峰沉痛点头,表示黄极没撒谎!
“咚!”余沫朔忍不住拳头砸了一下桌子。
这怎么搞?外星盗墓贼跑到他们国家挖坟掘墓,还是要挖个长达千里的大家伙!
万一就在城市下方呢?万一引发特大地震呢?
西北本就多地震带,这么大的一条烛龙破土而出,腾空出世,影响必然巨大。
无论是舆论影响还是生命财产上的影响。
因为对方显然不会跟地球人,讲什么温柔。
人家大老远找到这里,烛龙对其的利益肯定很大,黄极的比喻就很好,如同盗墓贼挖坟。
现在盗墓贼都喜欢用炸弹开墓穴了,没什么技术含量。为什么?就是因为快!方便!可以赶紧拿了东西就跑。
平日里行事隐秘,不想被人发现,可真找到墓后,就是轰的一声!
如今这扰动者,都不惜用地震探测法了,最后动手挖时,动静能小了?能温柔了?
余沫朔甚至想到,光明会幕后的外星人,会不会插手?若是两方外星人在国家大西北争斗起来,又将是何等恐怖?
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急。
这都什么外星人!以前的外星人还挺规矩的,偷偷摸摸,若有若无,主要在国外闹,搞得他们还挺庆幸。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地球为鱼肉,就躺在案板上。
别人守规矩,那是地球运气好,如今来个不怎么讲道理的,地球人直接傻眼,一点反制的手段没有。
干掉那个外星人?怎么敢啊!天知道有何恶果,而且打不打得赢还是两说呢!
“啧!”余沫朔沉思了一下,问道:“贵方幕后合作的外星人,是什么看法?对那烛龙就没有想法吗?”
黄极眼珠一动道:“哦,你说我们的主啊,没有想法。他们不管这种事……至于烛龙,我们的主才看不上眼呢。”
余沫朔忧虑地看向古峰,却见古峰眯着眼轻轻摇头,这意思是……黄极在撒谎!
他眼睛一亮,在这个问题上撒谎,是在隐瞒什么?小灰人其实对那个烛龙也有想法?可有想法就有想法啊,为何要隐瞒呢?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说破,毕竟人家可以不承认,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余沫朔想了一下说道:“那请问你们去西北见扰动者,又是要做什么呢?”
黄极说道:“我们和扰动者交流过,了解了那个地方,很可能还有昆仑丘的遗址。烛龙肯定没戏了,但说不定还会有些别的好东西留下。我们的主没兴趣,可我们有兴趣。”
“说白了,我们就去看看,能不能捡点垃圾。哈哈哈。”
对此,古峰依旧摇头,表示撒谎。
余沫朔笑容不变,心说:“说的跟真的一样,要不是有古峰,我差点就信了。”
他说道:“这可不对吧,在我们国土内的东西,你们怎么能拿走呢?”
黄极笑道:“这不是在谈吗?还不一定有呢,你们若是也想分一手,干脆共同开发。”
“这个不用谈,真有什么遗址,不存在共同开发。”余沫朔果断道。
黄极哦了一声说道:“好吧,既然没的谈,那就算了,其实应该不会有什么外星物品给我们剩下。”
“如此,就算有遗址,剩下的估计是些石器时代的文物,我们也不想要。”
“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跟自然扰动者有约定,无论如何,我们得去西北跟他见一面。”
余沫朔心里暗道:这么好说话?刚才还说要挖宝,见我态度坚决,马上改口说算了。果然之前是撒谎,他们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捡垃圾。
他看向古峰,只见古峰点头,表示黄极现在这番话是真的。
余沫朔暗想:“嗯,那就没错了,看来除了烛龙,的确不会有什么外星物品给人剩下了,黄极说这么多,关键其实就一个,他一定要带人去西北见自然扰动者。”
“前面说的那么多原因,都是给他找扰动者而编的理由。”
“可是他为何,非得去见扰动者呢?”
想了这么多,余沫朔问道:“你们和扰动者有和约定?”
黄极回答道:“扰动者答应我们,他找到烛龙后,给我们一些好处。这是之前我们帮了他一些小忙,他承诺的。”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最后会给,我们都得去试试。”
余沫朔嗯了一声,心说原来是这样。
怎料紧接着,古峰就连忙使眼色,表示这也是撒谎!
余沫朔暗自大惊:“什么?这句也是撒谎?我听得像真的啊!竟然不是为了所谓的好处?”
他心里感觉奇了怪了,怎么在见扰动者的目的上,如此谎话连篇?这帮人到底藏着什么目的?
见余沫朔犹豫,半天不给答复,黄极眉头闪现出一丝不耐。
余沫朔正好捕捉到了这份不耐烦,不动声色道:“原来是这样啊,就非得这次去见他吗?他既然承诺了好处,肯定会给你们的。”
黄极压抑不耐道:“肯定得主动去找他啊,不然他拿着烛龙走了,我们就没机会了,以后不可能再见面了……”
古峰微微点头,表示这句没问题。
余沫朔暗想:这句竟然又是实话了,也就是说扰动者的确拿着烛龙就会跑,从此远走高飞,跟地球人老死不相往来。
到底要做什么事?非得去找扰动者,而且既不是为了远古外星人的遗物,也不是为了扰动者的好处?
他想不通,只能从别的方面入手,想办法查出来。
见黄极不耐烦,余沫朔笑道:“行吧,到时候我陪你们一块去。”
他答应了,黄极这才眉头舒展,说道:“好,那我们可以聊聊叛徒的事了。”
接下来,他们开始商讨怎么抓捕布兰度,这方面,双方都很融洽,很快敲定了分工。
余沫朔的人,负责调查,而黄极的人,负责具体抓捕。
对此余沫朔没意见,毕竟布兰度很强,也不怕枪械。不想有人伤亡,还真得光明会这帮人去抓。
“不过为了降低影响,你们带人得跟着我们的行动,得听指挥。”余沫朔说道。
黄极心不在焉道:“可以……”
“恶龙!”
他喊了一声,恶龙应道:“在!大哥啥事?”
黄极说道:“你嘱咐一下瑟提他们,都跟着余组长的人走,听他们安排。”
“OK,没问题。”恶龙咧嘴露出鲨鱼齿笑道。
余沫朔见黄极如此配合,他也很开心,不禁笑了。
不过同时,他也更为在意,黄极隐瞒的事。
在其他方面,如此让步,非常配合。那就侧面说明,黄极他们真正要做的事,非同小可。
余沫朔不急于一时,只能暗中想办法调查清楚。
只见他笑道:“……布兰度这伙人,偷渡入境之后我们是有所察觉的,具体的位置就在江浙一带。”
“而且很可能,就在杭州。你们最好把最精锐的人留下来,跟我们1号队。”
黄极点头道:“可以,那你们先想办法追踪具体位置,要抓捕时通知我们。”
余沫朔站起来笑道:“那就先这么说,有什么需要你跟我提。”
他们初步谈完后,余沫朔和古峰来到一间密室。
这里面有大量的国安人员,都已经把现场的情况录下来了。
两人反复聆听,再加上古峰在一旁点出哪句撒谎,整体复盘了一遍后。
余沫朔叹道:“别的都没问题,抓叛徒对方肯定会很配合,关键还是外星人,你说他们到底在瞒什么呢?”
这时一名寸头男子走过来说道:“作为下属的那八十名壮汉,基本没有任何警惕心,而且不像是伪装的。我们派人跟他们接触了一下,发现他们挺好忽悠的。”
余沫朔挑眉道:“哦?真就是一群憨憨?”
“好像真是,都挺单纯的反正……要不从他们身上作为突破口?打听真正目的?”寸头男子说道。
余沫朔皱眉道:“不要掉以轻心,就算套话,也不能在这。”
“正好,那帮下属要跟着你们去各个城市找叛徒,到时候分散开来,你们多观察,多试探,想办法找出最薄弱的那个。然后从他身上入手!”
“务必搞清楚,他们到底要去大西北干嘛!越快越好!如果是能接受的事,那就多做准备,到时候不被动。如果是无法接受的事,那我就跟黄极摊牌……”
“我总感觉,要出大事。”
寸头男子点头道:“明白,我一定会问出来的!”
余沫朔提醒道:“别动粗啊!也不要让他们几个领队的察觉到,咱们主要还是跟他们合作。”
寸头男子苦笑道:“我动啥粗啊!我大腿还没人家胳膊粗呢!根据国外的特勤同事说,这些人不怕子弹。”
余沫朔说道:“嗯,反正你们想办法,比如跟他们打好关系,磨出情报来。”
寸头男子叹道:“这就太慢了啊,他们就算是铁憨憨,但有些事,他们老大肯定也让他们不要说的。”
“你要快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余沫朔问道:“什么办法?”
寸头男子苦笑道:“跟他们喝酒……”
余沫朔嘴角抽搐道:“嘶……你们看着办吧,总之拜托你们国安同志了……注意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