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du6aw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笔趣-第380章 魔之子 (上)推薦-7p32u

du6aw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笔趣-第380章 魔之子 (上)推薦-7p32u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
“真是非常感谢。”
“不用那么客气,你们就安心住在这里吧,至于紫兰轩的问题,之后会有人来解决的。”面对弄玉的感谢,沈飞轻轻摇了摇头。
在这混乱的年代,他能够做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而且也只限于韩国新郑这边,后面秦国在灭亡其他国家,他就只能爱莫能助了。
本来如果韩非不想着逃出秦国的话,他是会把紫女带过来的,不过现在韩非的事情,让嬴政非常的不开心,他也就没有让紫女过来,只能等鹦歌过来,在处理紫兰轩相关的问题了。
可以肯定紫兰轩后面不会在是青楼了,紫兰轩完全可以变成他咸阳的产业日月小筑那样,现在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有着太多的职业可以选择的。
以韩国新郑城的地理位置而言,可以肯定,这里未来会非常的繁荣,某种程度上来说,其繁荣不会低于齐国的桑海城。
毕竟韩国新郑地处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位置,现在虽然因为是战时,商人数量稀少,不过一旦战事平息,商人绝对会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
沈飞从咸阳来到新郑,一方面是为了减少相关的杀戮,另一方面也是有着日后定局新郑的揽秀山庄的想法,后续其不少生意也会转移到这边。
同样公输家族那边也会有不少人来到韩国这边,毕竟韩国可是有着不少储量丰富的铁矿,这对公输家族可是非常重要的。
沈飞日后会住在韩国这边,嬴政那么也是同意的,毕竟韩国是新占领的国土,有沈飞在,可以很好的稳定韩国的局势,当然以后是没有韩国这个称呼的,有的只是颍川郡。
“国师大人。”韩王宫的废墟边上,沈飞刚来到这里,赵高就带着数名手下迎了上来。
“原来是中车府令啊,不知道韩国的王室后裔抓到了多少。”看着一头红色短发的赵高,沈飞微微点了点头。
“请国师恕罪,目前除了韩宇这个前太子,以及红莲公主在逃之外,其他人全部被擒。”赵高拱手恭敬的说道。
“鬼谷卫庄的情况如何?”沈飞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继续开口说道。
“鬼谷卫庄,以及红莲公主,重伤被人所救。”
“哦,能够在罗网的手下救人,是些什么人?”
“禀国师,虽然对方全部遮盖了容貌,不过从其出手,可以推断应该是诸子百家,可以肯定的是道家人宗参与了其中。”
沈飞这边是不会对卫庄等人出手的,但是这不代表着,秦国会纵容卫庄,罗网可是嬴政手下的第一利刃,秦国能够一统天下,罗网的作用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就比如说这一次秦国攻击韩国,固然有着秦国军队的战力有着极大的提升这个原因,但是在这里面罗网的贡献也是不能抹杀的。
散播谣言,鼓动暴乱,提供情报,收买高层,刺杀重要人物,等等等,都是罗网出手做的,战国时代的战争,和几百年前的春秋时代的战争,有着很大的不同,双方不再是摆开阵势,正面拼杀,而是不惜一切代价获得胜利,所谓兵不厌诈。
就好比这一次赵国率领士兵来支援韩国的,就不是李牧,这个战国四大名将之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罗网在里面的作用可以说功不可没。
当年的长平之战,里面也是有罗网的影子的,赵国之所以临阵换将,又被逼的出城和白起决战,其中罗网散布的谣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韩非前往咸阳之后,卫庄在韩国没有得到重用,这里面固然有着韩宇等人的原因,不过里面同样有着罗网的影子,天罗地网,无孔不入,可不是说说而已。
罗网能够做到如此地步,赵高这个罗网的首领,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沈飞暂时也没有对付他的想法,开玩笑,以沈飞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必要在意赵高,他真要敢乱跳,直接拍死就是了。
“道家人宗吗,我知道了,下去吧。”虽然赵高没有把出手救卫庄的人的来历全部说出来,不过沈飞还是猜到了一些,不出意外,墨家的燕丹,以及农家的人应该也出手了。
“是。”赵高说着就一脸恭敬的退下了。
“卫庄这一把火,自己倒是爽了,却不知这是浪费了多少钱啊。”在赵高离开之后,沈飞看着韩王宫的废墟,不由的轻轻叹了口气。
自古破坏比起建设简单太多了,可能需要耗费数年,数十年的工程,一晚上就足以让其毁灭殆尽。
“该找个时间去一下道家天宗了,天人之争,打了这么多年,也该取消了。”对于道家分家,沈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看看一人之下的世界,道家分成了多少家,现在这个世界只有道家天宗,人宗,以及阴阳家三家,已经是非常少的了。
理念不同的情况下,分家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在分家之后,只是为了一些无聊之事,每五年打一场,实在是有些太闲了。
或许在这个世界,道家天人之争是一件盛事,不过在沈飞看来,这种完全没有好处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打那么多年。
不错,在沈飞看来,道家的天人之争没有丝毫的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得到一把剑谱榜排名第六的雪霁剑而已。
所谓的道家历代掌门人信物雪霁剑,其实根本什么大的作用,道家天宗得到雪霁剑,指挥不了道家人宗,同样道家人宗有雪霁剑,也指挥不了道家天宗。
或许道家前辈高人,之前进行天人之争的时候,有着道家天宗和人宗合并的想法,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天宗和人宗理念分歧早已经深入人心,根本没有在合并的可能了,就像正一和全真的分歧一样。
当然了这只是沈飞的看法,或许在道家天宗和人宗这两派人看来,雪霁剑那怕并不能命令对方,但是只要自己这一方获得,就代表自己这一方压倒对面。
“韩宇这家伙跑的可真是够快的,不过想要让赵国,魏国,甚至楚国,凭着消耗国力,帮助你复国,实在是有些太天真了。”
韩宇的情报再次出现在沈飞的面前的时候,是其已经以流亡太子的身份,出现在魏国这个姻亲的国家内,同时其也打出了复国的旗号,称秦国为虎狼之国,有狼子野心。
一开始,赵国和魏国,以及楚国,都很赞同韩宇的旗号,不过在和秦国交战之后,这三国就有些后劲不足了。
以秦国现在的实力,是没有办法彻底打败这三国,但是如果只是来防守的,那是固若金汤,在这种情况下,三国都有着想要减少自己国家的损失的想法,战斗当然不会拼命了。
在加上秦国四处派遣使臣,说这次秦国攻击韩国,只是为了报复韩国之前对秦国的不敬,秦国的使臣可是死韩国的境内的,虽然借口有些烂,不由借口就行了。
在秦国使臣的努力下,主要是大笔金钱的努力下,三国内的不少臣子,都在暗暗替秦国说话,虽然三国也有聪明人看到了秦国的威胁,比如说信陵君,不过很可惜,三国的国王并不聪明,在加上燕国和齐国坐壁上观,三国的国王很快就相信了秦国对他们国家没有想法的说法,在一番商谈之后,各自相约退兵了。
“鼠目寸光,岂不闻唇亡齿寒。”在三国和秦国陆续的退兵之后,原韩国新郑城内一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庄园内,太子燕丹,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殿下,各国退兵其实也是逼不得已,秦军的机关兽威力太过于强大,在没有想出对付这些机关兽的办法之前,继续战斗下去,也不过只是徒增损失而已。”
=
=
=
=
=等下替换。
=
=
=
“相国言之有理。”韩王在沉默了一番之后,尽管一脸的不甘,还是同意了张开地的建议,毕竟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新郑陷落,甚至整个韩国陷落,都是不可避免的了,韩王安可没有给韩国殉葬的想法。
再说他也并不是逃跑,只是赞避而已,历史上不是没有逃出国都,最后杀回来的王。
“韩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韩国的太子了,新郑这边的防御,就交给你了。”韩王说着就给韩宇下了一道让其脸色非常黑的王命,这种情况下的太子,根本不是韩宇想要的,不过面对韩王的王命,韩宇那怕在不想,也只能先接下再说了。
“恭喜四公子。”韩宇刚离开王宫,其义子韩千乘,就迎了上来。
“何喜之有,回去准备一下,事有不顺,立即离开。”韩王安都不想给韩国陪葬,更不要说韩宇这个四公子了。
事实上整个韩国上层贵族,有条件的贵族富豪,能走的基本上都走了,毕竟都不是傻子,现在留下来的那些人,都是没有办法离开的。
“作为这个国家的王,竟然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直接逃走,真是可笑啊。”夜晚,紫兰轩内,流沙的成员卫庄,张良,红莲公主,白凤,弄玉等人正聚集在这里。
韩王要走,这个情报可以瞒过地底层的百姓,但是对于流沙的成员来说,根本不是秘密,无论是红莲公主,还是张良都是可以直接接触到最上层的。
“如果九公子还在的话,情况或许会不一样吧。”弄玉的话语,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尤其是卫庄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卫庄兄,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次嬴政是志在必得,韩国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张良说着深深叹了口气,形势一瞬间如此急转直下,对于张良的打击可是非常大的。
“依你之见呢。”卫庄直接开口问道。
“我的看法是现在是应该是离开韩国,保存实力,之后在另寻他法。”张良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这次秦国展现如此强大的实力其他诸国,想必不会看着秦国各个击破,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了。”
“我同意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卫庄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缓缓点头,同意了张良的意见。
“那紫兰轩这些姐妹怎么办?”弄玉突然开口说道,紫兰轩的基业可以舍弃,但是人可不好处理,紫兰轩内虽然有不少女子是属于流沙的暗谍,但是更多的只是普通人。
“现在可顾不得那么多了。”卫庄可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
“这里好热闹啊。”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下一刻卫庄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在放在案几上的鲨齿剑前,瞬间鲨齿剑出现在其右手上,剑尖指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窗户。
此时在窗户外边,一个黑色的熟悉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正是墨鸦。
“你胆子不小,一个人竟然出现在这里。”看到是墨鸦,卫庄的眼神瞬间就变的锋芒毕露。
“一个人,你真的这么认为吗?”墨鸦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看着卫庄。
“你来这里做什么?”白凤突然开口问道。
“你忘了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吗,这里马上就要成为秦国的领土了,我来这里,只是提前考察一下,后续的工作该如何做。”
作为曾经姬无夜手下头号杀手,墨鸦毫无疑问对新郑是非常熟悉的,由他这个六扇门总捕头来负责重建韩国的司法体系,无疑是最合适的。
墨鸦的话语,让房间内的卫庄,张良,红莲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毕竟现在韩国还没有灭亡啊。
“你的遗言说完了吗?”卫庄冷冷的说道。
“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这里有一封信是交给你们的。”墨鸦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铜管,右手一挥,手中的铜管,立即被其扔向了房间的案几上面。
“是紫女姐姐的信。”弄玉在看到铜管上的标记之后,立即开口说道。
“好了,消息送到了,告辞。”墨鸦说着对白凤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
“只能说我的运气不错。”墨鸦笑着说道。
“哼。”卫庄冷哼一声,不在开口说些什么,而是直接挥起鲨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