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53mqq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第四十一章 陳放之鑒賞-ic6z0

53mqq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第四十一章 陳放之鑒賞-ic6z0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在中州北阳府有一个陈家庄,家财豪富,庄主陈安驹交游广阔,修为精深,虽然在江湖中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势力,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在北阳府的境内,还算是名头响亮。
可世事无常,西京之变后,圣君澹台云清洗无道宗上下,许多倒向地师的无道宗高手都被澹台云下令诛杀。其中有一人侥幸逃出了西京,藏身于陈家庄中,隐姓埋名。可不曾想,还是被无道宗的高手查到了蛛丝马迹,紧随而至,双方在陈家庄大打出手,而陈家庄上下包括庄主在内,都被殃及池鱼,尽皆身死。只剩下一个孤苦少年侥幸逃得性命,独自一人流落江湖。
这名少年名叫陈放之,他自幼便跟父亲学武,苦于根骨资质不佳,与家传武学的路子全然不合,学武三年,进展极微,就连御气境都没有。在他十岁的那年,陈安驹彻底灰心,暗自思量:“若是让他继承家学闯荡江湖,丢了祖宗的名头事小,只怕小命也难以保住,倒不如弃武从文,若是能拜入龙门府的万象学宫,那也是给列祖列宗长脸。”
于是陈放之在十岁以后,便不再学武,陈安驹请了一个宿儒教他读书。但他读书也不是材料,十分愚钝。陈安驹见儿子并非不努力,而是天赋如此,无可如何,长叹之余,也只好放任不理。是以陈放之今年已经十八岁,却是文不成武不就,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废材。
待得陈家庄覆灭,他孤苦伶仃,到处游荡,心中所思的,便是要找无道宗报仇。他只知道无道宗就在西京,便浑浑噩噩地朝西京而来。可他却不知道西京是何等地方,就算列位正道宗主都不敢贸然踏足,他一个小小的少年,何谈报仇。结果也不知道幸是不幸,陈放之还未到西京,就在中途被青阳教给掳了去。
青阳教效仿正一宗的前身天师教,分为各个堂口,等级森严,除了三位将军之外,其下又分为“舵主”、“香主”、“坛主”,在坛主这一等级,常常是以家族为单位,坛主即是一族之长。
把陈放之掳走的这伙青阳教之人的首领就是一位坛主,姓魏,这位魏坛主还有一位老娘客氏,说来也巧,陈放之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相貌清秀,也算一表人才,竟是被这位坛主的老娘客氏看中,想要他做孙女婿。
陈放之跟随先生读了几年书,虽然读书不行,但是却把儒家那套忠君之道给学全了,他不愿皈依青阳,惹得魏坛主一怒之下,赏了他一顿板子。他本就身体孱弱,哪里经受得起,好悬没被打死。幸好客氏及时赶到,把他给救了下来。
魏坛主有个女儿,名叫琴儿,是亡妻所生。只是这位魏坛主与秦清截然相反,同样是发妻早亡留下一个女儿,秦清把女儿宠到了天上,甚至为了女儿多年不娶,要到女儿嫁人之后才肯与当年恋人再续前缘。而这魏坛主却是亡妻刚死就立刻续弦娶妻,没有一年,就有了个儿子,自然是把女儿抛到了脑后。故而琴儿自小跟着祖母生活,是客氏的心尖子。
客氏点名把陈放之讨要过去,于是陈放之稀里糊涂地就成了魏家女婿,或者说魏家赘婿,也就是上门女婿。
一顿板子把陈放之心中那点忠君之念给打了个七零八落,他老老实实地认了命,皈依了青阳教,于是魏坛主也传授给他一些青阳教的修炼法门,只是陈放之资质有限,根骨不佳,修为进境缓慢,每月大考,都是垫底。青阳教中与他年纪相差仿佛的人自然大加嘲讽,往往在这个时候,琴儿就会站出来维护他,久而久之,陈放之有了一个新的绰号,那就是“魏家废婿”,意思是魏家的废物女婿。
转眼间,又是一月大考。
“陈放之,固体境!”
听着副坛主的声音,陈放之面无表情,嘴角带着一抹自嘲,可藏在衣袖下的五指却是狠狠握拳,以至于指甲都刺入了掌心之中,可他却浑然不觉。
在他身旁立时响起一阵嘲讽。
“固体境?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固体境,可真是个废物。”
“魏家废婿,人如其名。”
“琴儿小姐会看上你,真是瞎了眼。”
“要不是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早就把你丢给那些流民了,那些人可是会吃人的,你哪有机会在这里白吃白喝?”
陈放之低下头去,不敢去看这些人,默默地退至一旁,与周围的众人有些格格不入。
“下一个,魏琴儿。”
随着副坛主的声音响起,一个梳着乌黑长辫子的少女走上前来,十六七岁的年纪,略显瘦弱,一双漆黑的眼眸眼十分灵动。望向陈放之的时候,她微微皱眉,难掩关切。
陈放之对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副坛主把手按在魏琴儿的肩膀上,高声说道:“魏琴儿,入神境。”
一瞬间,响起一阵赞叹声音。
魏琴儿不理会这些赞叹之声,快步来到陈放之身旁,轻轻挽住他的胳膊。
陈放之整个人一僵,两人虽然名义上已经成亲,但因为各种原因,还没有圆房,所以陈放之还是有些羞涩,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发现魏琴儿挽得很牢,根本挣脱不开。
魏琴儿脸上闪过一抹红晕,然后皱起眉头,认真说道:“放之哥哥,你不要灰心,总有一天,你会名动江湖的。”
陈放之苦笑一声。
名动江湖。
什么才算是名动江湖?爹爹算不算?恐怕不算,爹爹还差得远呢,真正能够名动江湖的,恐怕是那些大宗门中出来的弟子吧。
想起爹爹,便想起了陈家庄的仇。
陈放之对身旁的魏琴儿说道:“琴儿,我想一个人静静。”
“哦。”魏琴儿松开了陈放之,还是有些不放心,“放之哥哥,你可不要做傻事,那些人说话就和放屁一样。”
“放心。”陈放之挤出一个笑容,“我还要给爹爹报仇呢。”
说罢,陈放之一个人离开人群,漫无目的地四处走着。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忽然他发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抬脚一看,竟然是一枚色泽黑沉的指环。指环不知以何种材质制成,通体被雕刻成首尾相交的龙形,就连鳞片也清晰可见,乍一看去,就像一条盘起的龙。陈放之心头一跳,迟疑了一下,捡起了这枚指环,只觉得入手微凉,有些分量,拿在手中翻看了一下,却是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陈放之看着手中的龙形指环,只觉得这枚指环似乎活了过来,龙头的眼珠在转动,龙须也轻轻飘动。
隐约间,他觉得手里的指环是一条真正的龙,于是他鬼使神差地把指环戴在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上。
如此一来,这个指环就更像是用来拉弓的扳指。
就在这时,陈放之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心中响起,“小友,你好。”
陈放之被吓了一跳,豁然转身,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不由惊恐问道:“你是谁?你在哪?”
“你可以叫我……纪先生,我在你的手上。”那个声音回答道。
陈放之眼瞳一缩,望向自己刚刚戴在手指上的指环,不由产生一个疑问:我什么时候戴在手上的?我为什么要戴?他强压下心中的惊恐,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不要害怕。”那个声音煦然道,“我没有恶意。”
话音落下,指环上绽起一点豪光,然后迅速放大,化作一个略显虚幻的老人身影。
老人悬浮于半空之中,须发皆白,身着白袍,大袖飘飘,看上去仙风道骨。
陈放之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手指着老人,说不出话来。
“小友不要惊讶。”老人淡淡道,“我是元神所化,先前一直藏于这枚‘磐龙扳指’之中。”
“元神所化?”陈放之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是元神?你是不是鬼?”
“鬼……姑且算是吧,不过老夫是鬼中之仙。”老人皱了下眉头,语气仍旧和煦,“小友,我看你资质上佳,你想不想随我学习道法?”
“资质上佳?”陈放之似乎听到了一个笑话,苦笑一声,“我如果资质上佳,也不会至今还是固体境。”
老人放声大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世间多的是有眼无珠之人,分不出好坏。”
陈放之迟疑问道:“老人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收敛了笑声,正色道:“道祖传道,大道三千,旁门八百。传至江湖,大致分为武夫和方士两途,你天生体魄孱弱,若是练武,只怕一辈子也无法踏足中三境。可你神魂坚韧,算是天赋异禀,若是走方士一途,老夫保你一年之内就踏足入神境。”
老人道:“此法出自佛门,名为‘未来星宿大乘劫经’,可以壮大神魂,乃是大成之法!这是第一章,你只要照此修炼,必能踏足入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