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3zov2精品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五百六十一章 晚餐-g5coe

3zov2精品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五百六十一章 晚餐-g5coe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对于大魔法师卡班拜的晚餐邀请,芬既然同意了,自然要做一些准备。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衣服。
有鉴于在飞空艇事故中,没穿在身上的衣物都烧得差不多了,就算有剩下的,也都破破烂烂得不能穿了。离开汝拉山脉,抵达阿巴丹城和之后的几个停靠地点后,几位女性当然会买上一些替换用的衣物。
但那些衣服,只能说是干净、整洁而已,还不是能够在一些正式场合上能用的穿著。再考虑到自己缝制也要花的时间,肯定来不及赴今天的晚餐。
所以芬随手抓了一大袋钱,再抓了两个少女公差后,就很愉快地上街采买了。而地陪是……旅店的店主,退休的魔法师,昔日有‘战场红莲’美称的绍尔嬏。纵然已是一头白发,据闻女魔法师的豪爽不减当年。对于买衣服这种事,尤其是找好衣服,她毫不犹豫地毛遂自荐了。
然后四个女人上街,男人们瑟瑟地发抖。纷纷找借口,开小差。某人简单,借口要忙就用闪现术逃离现场。绍尔嬏的丈夫,那位传闻中被女魔法师抢来的男人,以旅店有诸多杂事待办,同样逃了。
圣城埃斯塔力虽然聚集起非常多的魔法师,但跟魔法无关的各种事物也非常兴盛。特别是看中这座城市的人气,因而来此做买卖的商人,更是多不胜数。
做买卖的人多了,自然类型就会是五花八门,布料行与裁缝师就是这回芬她们的目标。只是迷地的衣服还是以订制的为主,没有成衣的买卖。那几个人找得到赶得及今晚要穿的礼服吗?正在摸鱼的某人如此想着。
不过也许只是借着购物,来抒发自己的不满,或是舒缓那莫名其妙的情绪。这点要是搁在地球,某人肯定说:这是病,得治。但是在迷地,当事人又是那位巫妖,为了小命着想,还是算了吧。
等到临近晚餐时分,卡班拜大魔法师派来接送客人的马车,已经在旅店前等待。林是一身白袍,麻绳束腰,搭配绣有自己标记──像素版三头猴子的魔法师小披肩。
平常时,他都是一身灰袍,但不论是白是灰,都是极普通的材料。对他而言,衣服就属于闪现术的消耗品,闪没几次就要淘汰的那种。要是不换,继续下去可就得光腚逛大街。所以买太好的衣服,或是制作魔法长袍都没有意义。
芬则是内里丝绸,佐以亚麻布缎面,精心绣有附加魔法功效的符纹,整体设计看起来相当协调且有质感。附加的魔法,除了‘清净’、‘呼吸’等提升舒适度的之外,还有防护的效果。就算刀剑加身,也不会那么快就被破开防御。
要说缺点的话,就是宽松的长袍会把那水蛇一般的身材给藏起来。
这一身相当优质的魔法长袍,还是绍尔嬏出面,裁缝店的店主才肯出让。当然那家店里头,更多的是给贵族大小姐出身的魔法师或学徒使用,更加华而不实的长袍。但穿上那种没有什么保命效果,或加强力量效果的衣服,要是给懂行的人看到只会被耻笑。
林没有携带什么魔杖之类的道具、装备,自从有了闪现术之后,那些东西带着只是浪费。
芬很贴心地没有把斩舰刀,或是那把大砍刀带在身上。而是在后腰绑着一个枪套,带上魔法枪香芹,那也是她最常带着的一把枪。
考虑到迷地大部分的人,都还不认得这样的武器,所以某人就算了。真要巫妖赤手空拳地去到另一个魔法师的地盘,这种话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而某人自己之所以不带任何东西,是因为有必要的话,可以直接召唤匣切,这可比带上什么强力装备都还要有用。
只是芬对于眼前的豪华马车,看起来有些不满。她毫不在意已有侍者打开车门,恭候在旁,径自说道:“我们直接闪现过去好不好。坐马车的,感觉很麻烦。”
牵起巫妖的手,就往马车上送。林笑道:“在我老家有一句话,客随主便。而且我们今天是作客在一个新朋友的家,直接闪现过去,会不会太失礼了。妳就当作欣赏沿途的风景就好。”
想了想,芬还是提起长袍下摆,伸脚登上了马车。
在辘辘声响中,马车很快到达目的地。那是位在圣城埃斯塔力比较外围的区域,卡班拜学院的后方,一处有着静谧林荫小道的别墅区。房子与房子间有着相当的距离,吵闹的声音轻易不会传进邻居的耳里。
马车通过一道由魔偶所看守的大门,穿过一处不小的庭院后,停了下来。屋子的主人夫妇已经等候在门口,对一位老迈的大魔法师来说,这可是给后辈足够的尊重了。
……考虑到身边那一位的年纪,说是人家后辈好像怪怪的。不过一些不必要的吐槽,就不要在这种场合说出口了,以免性命堪忧。
先一步下了马车的林,伸出手来搀扶着马车上的另一位女士。微微撩起的下摆,露出了足踝与淡蓝色尖头的高跟鞋,鞋面上还有一朵小蓝花。不大,但十分抢眼。
说起来这双高跟鞋也有故事。当初芬在锡嘉区五联城时,还会在贵族的宴会上与一班贵妇人们争奇斗艳,那时的服饰品味似乎已经像是癌细胞般,朝着迷地各处蔓延。
所以下午征战回来的四个女人,除了芬给自己买了一袭宴会上不失体面的长袍外,所有人都抱回了一双或两双鞋子。没有任何附魔效果,就只是很可爱、很漂亮、很吸引人、很……很……很多某人无法体会的感受,所以她们就买回来了。
不过平心而论,那些鞋子穿在正确的人的脚上,确实增添的几分难以言喻的魅力。至少下马车时的芬,那幅画面不亚于在地球,那些下了车准备走红毯的大明星。能够牵着这样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林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怎么了?光牵着我,不往前走?”
“啊,是。”被提醒的某人,总算记得带着人往前走。
做为介绍人的巴尔塔同样等候在门口旁,他为上前的两人介绍道:“两位阁下,这位是我的恩师,大魔法师卡班拜阁下,旁边是她的夫人,大魔法师西敏女士。这位则是同样在学院中任教的大魔法师,比詹阁下。三位从年轻时就是好朋友,至今也时常互相拜访。”
因为巴尔塔之前说是简单的晚餐,没有邀请外人。但今天多了一个人出来,所以他还是解释着原因。而看起来这位好友,也早被卡班拜夫妇视为家人了。
同样在巴尔塔的介绍下,林和芬两人在门口与卡班拜夫妇简单寒暄几句后,便进到屋内的会客厅,等待晚餐的准备。
在等待时的闲聊,很有魔法师的味道。大伙儿开口就是某某法术模型如何,有什么改进的空间。什么样魔法的效能又是如何,能不能做什么样的变动,应用在不同的地方。尤其最让某人感兴趣的,是他们并不只讨论攻击用或辅助用的魔法,而是认真思考着怎么让生活过得更加便利。
很快地,侍者前来通知了此地的主人,卡班拜大魔法师便邀请众人前往餐厅。
这一顿晚餐,跟想象中的盛宴不太一样。至少他们没有很豪迈地将烤全鸡,或是烤全羊之类的直接摆上桌。而是简单的餐盘、刀叉、酒杯,然后从开胃菜、前菜、主菜,如此一道道上来。
每一道餐点都不多,但是相当精致,味道也没话讲。没像个暴发户一样,香料当做不要钱的乱加一气,而是很巧妙地烹饪出食物本身鲜甜的滋味。就算是某个自诩为吃货帝国的传人,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当然,这样的用餐方式,聊天的时间就会非常多。大家聊的话题也是各形各色,从餐点的味道说起年轻时曾经狩猎的魔兽。有些魔兽不能吃,但有些魔兽身上的某些部位,却是常人难以品尝到的美味。然后谈起狩猎过程的惊险之处,席间当然也穿插两个好友互相泄底、漏气。
有这些老手带动着气氛,就很难让某人把天给聊死。当然,姜终究是老的辣。他们不时会问起某人的意见或看法,话里话外难免夹杂着一点试探。
林和芬两人也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或者说,他们问起的东西,其实都只是因为对自己的认识不够深而已,还远远未触及自己不想提起的秘密。所以对于每一个提问,他们都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各自的意见。不考虑阴谋论的话,这也就像是正常的交流。
等到用餐完毕,来到宅邸里的小沙龙,送上的饮料不是什么餐后酒,而是好一段时间没品尝到的咖啡。当那黑色的液体一入喉,某人的精神都来了!
“崔普伍德阁下。”大魔法师卡班拜正色说道:“相信您也从巴尔塔的口中,知道了我的目的地。而且我相信,这几天阁下也收到了不少类似的讯息吧。只不过,还没回复任何人。”
“是的。”看来自己的行动,都落在这位老人家的眼里呀。某人如此心想着。
“在这里,请容我向阁下正式提出邀请,邀请阁下来我的学院,教授有关‘数学’的知识。”
“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