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rhlba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ptt-第735章 相鬥推薦-413bo

rhlba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ptt-第735章 相鬥推薦-413bo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整个吞天兽都笼罩在地壳之下,并且压下的地壳全都镀着一层光泽,显得极其坚硬,那些倒扣的山峰就像是一支支锋利的长矛。
不过吞天兽小三虽然处于饥饿的状态,却并非没有任何理智,在带着山峰的地壳压下来的时候,本能地扭动身体,躲开了尖锐山峰掼落的位置,整个身躯被土石地壳压在荒谷地面之下。
“呜唔————”
“轰隆隆…….轰隆隆隆隆隆……”
被覆盖在地下的吞天兽正在奋力挣扎,扭动身躯甩动尾巴,落下的几块地壳上上下下不断起伏,甚至有的开始产生龟裂。
两个妖王就悬浮在空中看着这一幕,再回头看看足足数千善用土行之法的精怪和妖物,一个个全都奋力施法维持,口中念咒声一片,有的汗流浃背,有的身子颤抖。
一个身后带着两只黑色大翅膀的妖修,扇动几下飞到其中那个锦袍青年妖王身边。
“大王,他们撑不住了。”
“嗯,一群废物也不指望他们能有多大作用。”
说话间,男子看向不远处那身着兽皮衣的汉子。
“如今巍眉宗的人无故过界,可不是我们挑事,巍眉宗纵容仙兽,屠戮我妖族,自然要付出代价!”
那兽皮衣衫的汉子看似粗狂得很,但却只是笑笑。
“那妙云妖王只管动手便是。”
锦袍男子眯眼看向兽皮汉子。
“怎么,你不动手?”
“吞天兽思维幼稚难以自控,巍眉宗的人又孤独深入,妙云妖王带兵在外,想必可以轻松应对的,我就不献丑了。”
“哼,那你便站在这看着吧!”
被称为妙云妖王的锦袍青年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一掌妖风,飞向下方埋藏吞天兽并且不断震动的大地,而他身后的那个兽皮衣汉子在其离开后才大喊一句。
“对了,那吞天兽头顶的女子可不简单,妙云妖王不可大意啊!”
青年回头冷眼看了一眼高空中的兽皮衣男子,然后以更快的速度飞坠大地,仅仅不到两息时间,已经一脚踏在地壳上。
脚尖才一触地,顿时有轻微的涟漪在脚掌外一尺的范围荡漾开去,然后这涟漪越来越大,最后堪称掀起风暴。
“轰————”
荒谷大地犹如被擎天巨锤砸中,方圆几里内都往下塌陷数丈,土石风暴以锦袍青年脚下为中心,不断朝着外侧扩散,而之前已经有龟裂的几片地壳瞬间又合拢了起来。
“吼呜……”
吞天兽首次发出痛苦的吼声,其背上很多建筑上的法光都破碎,不少亭台楼阁都轰然倒塌,江雪凌站在吞天兽额前位置单手掐诀,另一只手抓住自己的拂尘往天上扫了几下,使得下压的地壳势头减缓了不少,但依然压得吞天兽难受至极。
吞天兽背部观星台是个很特殊的位置,即便周围有楼阁倒塌,但观星台这边依然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计缘等人桌案上的茶盏内,茶水都没有荡漾起什么水波。
“妖王以力为尊,虽心境不如我等仙修,但杀伐之力确实不可小觑啊!”
居元子仰头望着已经压下来的土石地壳,对着计缘和练百平如是说道,而计缘则才从吞天兽头部方向移开视线。
“妖王自有道路,否则也不可能有此般威势,且南荒是真正意义上的妖族和精怪地盘,魔也不在少数,虽不似黑荒那般混乱却绝非善地,我们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
计缘这么说了,练百平和居元子当然是称“是”应诺,而练百平在应声后话语一转道。
“不过计先生,我曾听闻吞天兽蜕变亦需要激发潜力,历劫而成,或许如今也算是吞天兽一劫,我等不宜过早插手的。”
“有理。”“且先观望。”
练百平的话本就是有道理的,何况还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本来江雪凌插手是不得已而为之,算是帮了吞天兽但也未尝不是加重了它成功的难度,计缘等人更不好随意出手。
外侧,妖王一踏之下只闻吞天兽痛呼却不见其惨叫,悬空的另一只脚顿时再次重重往下一踏。
“轰……”
荒谷大地边沿和几块地壳压实的缝隙里,顿时又炸出无数碎石和烟尘。
“呜吼————”
吞天兽声音在痛苦中更多了一些怒意,在其额前的江雪凌依然只是甩动两下拂尘,仅仅分摊了部分压力,然后以略显清冷的声音道。
“小三,人家都快要用山把你压扁了,若是让人家将地壳踏成一体,你就被镇压在地下了,纵然不死,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出来了,更不要提什么吃东西了。”
“呜唔————”
轰……隆隆隆隆隆隆……
吞天兽浑身都在抖动,并且越来越剧烈,计缘等人所在的观星台都开始出现龟裂,居元子只是往地面一拍,整个观星台居然脱离了吞天兽背部的基座,之前悬浮起一尺,并且裂开的部分也相互闭合,再次成为一个完整的方台。
地下的剧烈震动当然也传导到了上方,更是震得妖王双腿发麻发痒,使得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色,吞天兽的力量之强果然骇人骇妖。
“尔等精怪,用化泥之术!”
“遵命大王!”“遵命!”
妖王朗声传音,刹那间所有处在荒谷内外的精怪妖物全都听到了领命,纷纷领命施法。
在呜呜泱泱的一片或怪异或尖锐的声音中,地壳下方,尤其是吞天兽身躯下方,土层开始软化,变得极为泥泞。
“哈哈哈,离了坚实之地,我看你能使出几分力!”
妖王在地壳上方嘲讽般笑出声来,随后脚下再次重重一踏。
轰……
地壳再次入地数丈,并且开始相互融合,周围无数精怪合声施法念咒配合,使得这种融合更加迅速,上方甚至土石堆积起一些山峦的雏形,很像是镇山法,有力的同时也更粗暴。
江雪凌始终气息平稳,而计缘等三个观众更是还在倒茶,看到这一幕,计缘笑叹一声。
“这吞天兽看着身如山峦也十分可怖,但可是有几分像鱼的,化泥为浆,吞天兽非但不是无处借力,反而是在助它!”
“所以说妖物重力而难合道呢!”
练百平也笑了一声,他们话音才落,就感受到吞天兽居然主动朝着变得泥泞的地下泥浆处潜落下去,从而使得立足地壳之外的妖王都感觉脚下一瞬间有踩空的感觉。
‘怎么回事?’
心中这种想法才起来,又忽然听到某种水流滚动的声响自地底而来,下一刻,巨大的力量自脚底下爆发。
“轰隆隆————”“哗啦啦啦……”
地壳在猝不及防之间直接炸裂,无数泥浆混合着碎石土块呈现半球形往四面八方飞射,一条滚动在泥浆中的吞天大鱼扭动在泥水中,一举冲出了地底,一张幽暗如渊的巨口朝上吞噬而来,目标是谁不言而喻。
妖王在这一个刹那就已经飞天而起,吞天兽吞噬的幽光虽然传来一股诡异的牵扯力,但还不足以将妖王彻底拉入口中。
尽管如此,飞到天空中的妙云妖王依然是被吓了一跳,低头望去,只见许多被波及且没能及时退开的精怪妖怪们,正如同坠入水中漩涡的落水者,不断朝着吞天兽口中汇聚过去。
“大王救我……!”“大王!”
“啊……”
妖怪们的呼救声对于吞天兽和妖王来说都只是杂音,看着他们被吞噬也对妖王丝毫没有任何影响,但吞天兽脱困却让他十分恼怒,转头看向天空另一端的那个兽皮衣男子,虽然对方没出声,但总觉得他在笑。
“巍眉宗修士,你擅闯我妖族南荒,屠戮我妖族子民,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吞天兽身上的泥浆正在向着四方滑落,原本身上的一些看似可怖实则对本体而言可以忽视的伤口都在愈合,并且再次悬浮而起。
江雪凌站在前额处朗声道。
“我仙道与尔等妖魔本就两立,多说无益,你这妖王也不是耍嘴皮子当上的吧?”
江雪凌这话听在计缘耳中也令他眉头微皱,不得不说,在整个大方向层面上,仙妖不两立是许多仙道人物典型的思维了,连江雪凌也不能免俗,此刻说出来简直如同天经地义,而在计缘心中,严格来说这次他们这边不占理。
“你!简直找死!黄古妖王,还不出手助我,人家仙人都嗤笑我等妖族无人了!”
那兽皮衣男子也没有继续旁观的意思了,此刻也是狂放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都说巍眉宗在仙道中也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看起来确实是真的,今日你自己寻死,就成全了你,吼————”
吼声中,男子妖气几乎化为实质火焰,将整片天空都燃得如同火烧,兽皮衣开始不断延伸,身上的毛发也在不断长长,身躯更是向四方延伸膨胀,最终化为一只身躯百丈的巨大花豹,居然直接现出原形了,虽然比起吞天兽来依旧算是很小,可那恐怖的妖气席卷之下,气势比吞天兽强了太多。
“这吞天兽如此巨大,杀了之后,足够方圆千里妖怪饱餐一顿,吞噬其身中灵韵精华,沾一沾仙气,哈哈哈……”
“不错!”
两大妖王一个显出真身,轰隆声中直接窜到了吞天兽的背上,挥爪就是撕裂出一片血光,让吞天兽扭动挣扎;一个则直接从身后化出一把剑,犹如流星贯地般冲向江雪凌,妖气被其凝练出凌冽剑光,去势如虹难以抗衡。